「哦?什麼時候的事?」蕭堯的身子拖了那麼長時間,一般的大夫怕是沒有這個技術可以給他看好。

0

「大概兩年前吧!這位是我的未婚妻,李沐沐!就是她醫好我大哥的。」

見蕭炎終於介紹到自己,李沐沐也顧不得跟歐陽延鶴寒暄。

「見過歐陽大人!敘舊的話咱們一會兒再說,還請大人先去看看小兒的情況吧。」

「對對對!師父,先看孩子,先看孩子。」

杜太醫趕緊攙扶著歐陽延鶴進了房間…… 「這是沉醉。」歐陽延鶴到底見多識廣,他檢查了一下無憂的情況,又問了問無憂這幾天的癥狀然後說道。

「沉醉?這是什麼毒?」李沐沐看向杜太醫,杜太醫也搖搖頭表示自己沒有見過。

「這是東之國的一種毒藥,在北沁非常罕見,究竟是什麼人要給一個周歲的孩童下此毒藥?」

「中了此毒沒有解藥的話會怎麼樣?」蕭炎問道。

「其實這是一種最沒有痛苦的毒藥,中毒者就會如這個小娃娃一般,在外人看來猶如昏睡不醒一般,實際上是陷入了極美的夢境當中。

但是他的身體還在運轉,在長期的不吃不喝下他會越來越瘦,直到最後瘦的皮包骨頭,然後死去。不過你放心,他到死都不會感覺到任何的痛苦,就好像墜入了仙境一般讓人沉醉其中,所以才會給他起名叫沉醉。」

「那您可能調配出此毒的解藥?」不管這毒到底是什麼樣的,李沐沐只關心這毒到底能不能解。

讓她親眼看著無憂日復一日的慢慢消瘦下去,這跟凌遲她又有什麼區別,如果無憂真的就這麼死去,李沐沐敢保證,她一定會瘋的。

「恕老夫無能!」歐陽延鶴搖了搖頭,「此毒需要一味藥引方可解毒!但是這味藥引生長在東之國,沒有藥引的話,任何解藥附近去都會變成催命的毒藥。」

柳依依根本就沒有打算讓無憂活命!

她就是要讓蕭炎失去一切,然後孤苦伶仃的過完這一輩子!

如果不是因為蕭炎,阻礙了她丈夫和她兒子的路,她又怎麼會與虎謀皮,最後失去了她所擁有的一切!

所以她也要讓蕭炎什麼都失去才行!

「那我們就去東之國找藥引!歐陽大人,您將藥引告訴我,我們一定會把藥引找回來的!」

「不可能的!」歐陽延鶴繼續搖頭,「就算我暫時壓制住了毒性!可是東之國路途遙遠,就算你們取葯一切順利,這小娃娃也等不到你們這一來一回的時間啊。」

李沐沐聽了歐陽延鶴的話兩腿一軟,險些癱倒在地上,幸虧蕭炎在身後一把扶住了她。

「歐陽大人,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嗎?」蕭炎不死心的問道,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無憂去死,他卻無能為力。

「是啊師父!您再想想辦法!無憂還這麼小,他還沒有好好的看過這個世界。」

杜太醫也幫著求情。

「不是我不幫你們啊…」當初沒有救蕭堯歐陽延鶴就覺得愧對蕭家,如今面對的是蕭炎的兒子,但凡有一絲辦法,歐陽延鶴都不會放棄。

「歐陽大人!如果我們帶著無憂一道去東之國的話,能不能來得及?」李沐沐身為一個母親,不到最後一刻是絕不會放棄自己的孩子的。

「時間上倒是來的及,只是…」歐陽延鶴還是有些擔憂。

「還請歐陽大人將解毒的方法還有藥引告知,沐沐感激不盡。」李沐沐噗通一聲跪在歐陽延鶴的面前,表示著自己的決心。

「是啊,歐陽大人!但凡有一絲可能,我們都要去試一試。」蕭炎也跪下請求歐陽延鶴。

「哎~你們這是幹什麼…罷了罷了,死馬當做活馬醫吧。」歐陽延鶴其實已經對無憂不抱希望了,畢竟二十年前的那人就是沒有等到藥引,就那麼死去了。

可他又不能不成全李沐沐和蕭炎的一片愛子之心。

歐陽延鶴將解毒的藥方寫下來交給李沐沐,然後又將所需的藥引跟他們二人交代清楚。

「東之國的海里生長著一種植物,模樣與靈芝相似,但是因為生長在水中,所以被我們稱之為水靈芝!這種植物即使在東之國也非常的罕見,所以你們一定要找仔細了才行。

記住,一定要讓孩子先服下水靈芝,才可以給他解毒,不然這會要了他的命!」


歐陽延鶴有些不放心,再一次的叮囑他們。

「多謝歐陽大人,」李沐沐小心的將藥方收好,「我們明日就出發!」

現在時間緊迫,李沐沐他們現在相當於與死神賽跑。

「不急!」歐陽延鶴反而阻攔他們,「既然做到了這個地步,我乾脆好人做到底。」

「我祖傳的金針之術可以暫時壓制這小娃娃體內的毒性,這樣你們在路上也可以方便許多。只是有一點,如果一年之內不能給他解毒的話,就是神仙也回天乏術了。」


「這…」孩子能醒過來最好,但是只有一年的時間,這讓蕭炎實在是有些猶豫不覺。

「既然你懂醫,那你肯定知道,要是讓孩子這麼昏迷著,他可能連半年都挺不過去。」歐陽延鶴這句話是對李沐沐說的。

李沐沐當然知道歐陽延鶴說的是實話,雖然她可以給孩子輸液,但是也多支撐不了多久,一年的時間,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恩賜了。

她一定會在這一年的時間裡給無憂找到水靈芝!

「還請歐陽大人費心,需要我們準備什麼,您儘管開口。」李沐沐直接應承了下來。

「你們同意了就行,剩下的我交代小杜去做就行~你們去準備準備,五日之後即可出發。」

李沐沐趕緊命人將歐陽延鶴的住處安排下。

從第二日開始,歐陽延鶴每日一早一晚都來給無憂施針,李沐沐還好,王春桃每次看到無憂身上扎滿了金針都難過的不能自已。

李沐沐只好讓李文博攔著,不讓王春桃再來。

一連施了三天的針,第四天一早,無憂就醒了過來。

無憂一睜眼就感覺到身上的疼痛,而且肚子裡面餓的要命,可是小小的人兒話都說不全,只能用哭泣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李沐沐沒日沒夜的守著無憂,無憂醒來的第一時間李沐沐就把他抱到了懷裡,小無憂趴在李沐沐的胸口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直到哭得沒了力氣,他才漸漸止住了聲音。

「快讓孩子吃點東西吧。」王春桃看著無憂紅著小鼻子,窩在李沐沐的懷裡哭的一抽一抽的,整個心都揪到了一起。

得了消息的眾人早就趕了過來,看到無憂確實醒了過來,眾人才露出了多日以來的第一個笑容…… 醒來后的無憂格外粘人,不論別人怎麼哄,小無憂就是窩在李沐沐的懷裡不肯離開。

「不…不…娘…娘親。」

無憂的小手緊緊摟著李沐沐的脖子不撒手,李沐沐哪裡還肯放下無憂,眾人無法,只得由李沐沐抱著,王春桃喂著給無憂用了小半碗粥。

「娘親…要…要…」無憂指著王春桃手裡的碗還想要喝粥。

「無憂,聽話,乖~你剛剛睡醒,不能吃太多哦~」

無憂不懂李沐沐是為了他好,只知道娘親不給他吃,小嘴一癟,又要哭了出來。


「要不,要不再給孩子吃點吧。」王春桃一看無憂又要哭,心裡那叫一個難受。

「是啊是啊。」一直在李家守著的蕭夫人也給自家孫子幫腔道。

無憂一聽外婆讓吃,張開雙臂對著王春桃說道:「婆婆抱,婆婆,抱!」

王春桃趕緊放下碗去接孩子。

「娘,我這也是為了孩子好。孩子餓了好幾天,突然暴飲暴食會傷到脾胃的。」李沐沐趕緊讓下人將粥撤走,「要不您跟伯母帶著無憂到花園裡去玩會兒吧。明日我們就該啟程了。」

李沐沐知道王春桃和蕭夫人捨不得孩子,就讓她們跟無憂多待一會兒。

李文博也捨不得自己這個可愛的小外孫,但他還有話要跟李沐沐他們說,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王春桃跟蕭夫人把孩子抱走。

「沐沐啊~我給你們路上的一切都打點好了,進了城就去咱們李家的店鋪,他們都會為你們提供補給的。」

秦翔失蹤后,秦錦彥將很大一部分的店鋪都還給了李家,沒想到這就派上了用場。

「我知道了,爹。」

「還有,還有,這是爹給你們準備的銀票,不論多少錢,只要對方肯賣,一定要把水靈芝給無憂買來,銀子要是不夠,你跟爹說,爹有辦法。」

李文博一直秉承,能用錢解決的事都不叫事,他相信水靈芝雖然稀少,但總有人會願意出售,不論多少錢,他就是把李家搬空,也要救無憂的。

「謝謝爹。」李沐沐接過李文博遞過來的厚厚的一摞銀票,覺得心裡沉甸甸的。

那些店鋪到了秦翔手中,幾乎都被搬空了,現在各處店鋪全都百廢待興,正是用錢的時候,李文博卻將銀子都給了自己。

李沐沐粗略的數了數,全都是五百兩一千兩的銀票,大概得有幾十萬兩。

「爹…這恐怕是家裡能拿出來的全部積蓄了吧!我不能…」李沐沐想要將銀票還給李文博。

「銀子重要還是孩子重要?!你就聽爹的,把錢收好。」李文博攔住了李沐沐伸過來的手。

蕭炎也在旁邊說道:「這是伯父的一片心意,咱們就手下吧!你放心,我已經跟大哥打過招呼了,伯父這邊有任何需要,只管去找他就是!」

蕭家是武將之家,蕭舜天有一貫清廉,他蕭家雖不至於拿不出幾十萬兩銀子,但是讓他們短時間內湊齊著實有些困難。

所以蕭炎只能接受未來岳父的一片好意,之後李家有任何銀錢上的需要,蕭家也是可以幫得上忙的。

「是啊~有事我就去大公子了!窮家富路,你們多帶些銀子傍身總是沒錯的。」

李文博和蕭炎都這麼說,李沐沐只得將銀子收下。

李文博這邊交代完事情,趕緊跑去看無憂去了,說句不好聽的,如果李沐沐他們失敗的話,這可能就是他們最後一次跟無憂相處了。

「沐沐。」剛剛送走了李文博,張慧心就來了。

「大…您來了。」李沐沐猶豫了一下,她跟李文博和離之後,她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張慧心。

似是看出李沐沐的窘迫,張慧心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道:「就算我跟你爹和離了,你也可以叫我一聲大娘,還是說,我跟你爹和離了,你就不拿我當一家人了?」

「當然不是。」李沐沐趕緊連連擺手,「您始終都是我們的家人。」

「這就對了!」張慧心拉過李沐沐的手,輕輕的拍了拍,「仲景他給你們準備了一些路上常用的葯,托我帶給你。他說你本身就是大夫,這些只是他的一點心意罷了。」

仲景是杜太醫的名字,無憂醒過來之後,杜太醫就送歐陽延鶴回家了,他怕趕不上李沐沐他們明天的出發,所以就托張慧心將葯帶給她們。

「大娘,謝謝你們。」李沐沐是真心的感謝她們,杜太醫純粹是因為張慧心的關係,又是幫他們請名醫,又是幫他們準備藥品的。

「只是我們明日就出發了,恐怕趕不上您跟杜太醫的喜酒了。」李沐沐有些遺憾的說道。


「沒事,等你們回來再說吧!我與仲景商量過了,這一年我要在佛祖跟前誠心的為無憂祈福,成親的事,等你們回來了再議吧。」

「那怎麼行!杜太醫好不容易盼到您跟我爹和離,您就算想幫無憂祈福,成親之後也可以啊。」

李沐沐不想張慧心再因為她們而耽誤了自己的幸福。

「仲景已經同意了!左右不過是再多一年的時間!我們都這個歲數了,早一天晚一天沒有什麼差別,再說!這點時間都等不了,那怎麼行呢!就當是我給他的一個婚前的考驗吧。」

張慧心有些俏皮的對李沐沐說道,李沐沐知道說來說去,他們還是為了無憂,只能將這份感激默默的收在了心裡。

李沐沐有些感慨,自己當初在現世的時候,雖然整日里穿梭於戰場與軍區之間,但她始終是孤身一人,每晚回到家裡,迎接自己的不是溫暖的家人和冒著香氣的飯菜,始終都是空蕩蕩的房間和冷冰冰的空氣。

她來到這個時代僅僅兩年的時間,不僅有了父母,孩子,最愛的人,還收穫了一群關心自己的家人,這大概就是上天對自己的補償吧。

所以她現在所經歷的所有不幸和坎坷,大概也是上天對自己的考驗吧。


「沐沐,別擔心!無憂會好起來的。」蕭炎走到李沐沐的身邊對她說道。

李沐沐轉身環抱住蕭炎,「我知道!無憂一定會好起來的……」 第二天一早,蕭炎一家三口就在眾人的相送下離開了北沁的皇城。

「小將軍留步!」馬車剛準備出發,就被人叫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