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雲父頗為驚奇,也跟著放下碗筷。

0

深吸了口氣,唐宋輕輕拍著楊雲威的肩膀,輕聲道:「我想麻煩雲家主給我這個小弟安排一份工作,能讓他在雷城立足。他修鍊天賦一般,腦子卻不笨,只是不適合修鍊而已。」

楊雲威一顫,眼睛頓時就發紅了,顫動著嘴唇:「唐大哥……」

沒想到,唐大哥帶自己來雲家,居然是為了這事!

唐宋繼續道:「今天我也跟楊城主碰過面,想來想去,還是覺得雲家主這裡比較適合。一來我跟丫頭算是朋友,也好有個照應;二來也不會引來太大非議。雲家主你只需要給他隨意安排一份工作,讓他能安安穩穩在雷城就好。」

說得很直白,唐宋也不打算有什麼遮掩。來之前他就想過了,雲家是財政大臣,實力方面可能比較弱,地位卻又不低,適合楊雲威落腳。

雖然他也可以跟楊諾甚至林家說,可唐宋覺得楊雲威不適合那些……

雲父倒是沒想到他說得這般直白,不禁笑道:「唐先生到也是爽快人,我看楊兄弟為人也老實,倒也是不難。 寵妻成狂:閃婚總裁太霸道 只是……」

不等他說完,唐宋伸出手,將一枚丹藥輕輕放在桌上,鄭重道:「雲家主,我不喜歡拐彎抹角,就拜託了。」

看到丹藥,雲父豁然站起,兩眼差點沒飛出來,直勾勾的盯著那晶瑩透徹的小玩意兒。這東西他再熟悉不過,如此晶瑩透徹,怕是藥效不弱!

雲藝很不滿的鼓著嘴:「喂,你怎麼把丹藥拿出來了?爹我可告訴你,我就是吃了這丹藥才突破,這是唐大哥自己……嘿嘿,不能說。」

這話說得雲父腦子更是嗡嗡作響,就連雲母也是驚駭的站起來。都是修鍊之人,當然聽得出雲藝所說是什麼意思。

這人不但實力高強,還是個丹師?!

楊雲威更是感動,眼淚都快是落下來了,同時也是一陣肉疼。他都沒吃過丹藥,沒想到唐大哥竟然為了自己浪費這麼一顆丹藥!

好一會雲父才回過神,也沒敢直接拿起丹藥,抽搐著臉頰低聲道:「唐先生,這份禮物太貴重……」

唐宋鄭重的搖著頭:「雲家主,對我來說,讓我能安心最重要。我也沒什麼東西,這丹藥你收著。楊雲威的事情,就拜託你了。」

頭皮發麻,雲父實在受不了誘惑,硬著頭皮小心翼翼拿起丹藥:「唐先生放心,自當會安排妥當。楊兄弟在我這,不說多大出息,至少衣食無憂。」

唐宋鬆了口氣,右手又張開,最後一枚丹藥放在桌上,微笑道:「丫頭,這是你的那一顆。我看你現在也暫時不需要,就讓你爹先收著吧。」

又一枚丹藥,讓雲父的心臟狠狠抽了一下,差點沒給激動得暈過去,臉頰不自然的抽搐。

雲母拉長脖子:「這這,唐先生,怎……」

唐宋微笑解釋:「我答應過小丫頭的,她本該得到兩枚,吃了一枚,這是剩下一枚。這丹藥成效還算不錯,具體什麼等級我也不清楚。明日我便要前往帝都,所以得物歸原主。」

雲藝卻可憐巴巴的鼓著嘴:「唐大哥,你不帶我去么?」

唐宋微微聳肩:「這不是我能說了算,為人父母自當有自己的打算,我一個外人不能輕易說什麼。」

雲藝相當失望,卻也無奈。其實她知道唐宋說得對,畢竟跟唐宋認識時間不長,爹娘肯定不放心讓自己去,勸說也沒用。

「唐,唐先生,你,我……」雲父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手裡緊拽著丹藥,死死盯著桌上另一枚,不知道該不該收。

看他那樣子,唐宋哭笑不得:「雲家主,你放心收著,這是她的。雖然不知道丹藥等級,但可以保證沒什麼壞處,效果也還不錯。」

雲藝直接伸手抓住丹藥,然後強行塞到自己老爹的手裡:「爹,拿著,不要白不要。唐大哥他會煉丹,雖然剛學會,但以後肯定能煉更多。」

這話說得雲父兩人腦子更是嗡嗡的,剛學會煉丹就煉製出這麼好的丹藥?!

我滴媽呀,還讓不讓人活,就這丹藥成色,香味,一看就知道是上等丹藥!

腦子猛地清醒,雲父忽然鄭重道:「小女這一路,就拜託先生照顧了。」

唐宋猛地一抽,差點沒給吐血。要不要這麼現實,剛才還猶豫不定,現在馬上一臉堅定。

雲藝也是翻著白眼:「爹,你不是不想讓我去么?我跟唐大哥才剛認識……」

「剛認識怎麼了,唐先生一看就是為人正派,你跟著唐先生好生學習,一路少惹是生非。唐先生,小女就拜託了!」

雲父說得那可真是大義凜然,沒有絲毫臉紅的意思…… 我嚇了一跳,身子慌忙外後倒深怕土罐炸開之後傷到自己,難道是我在哪個步驟上出了差錯?不然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我都是嚴格按照蠱書上面的要求一步一步弄的,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

但事情並沒有往我擔心的方向發展,土罐只是劇烈的搖晃了一會,就恢復了平靜沒有了其他的動靜,就只是開始繼續冒起一股股白煙。現在這又是什麼狀況?我心裏納悶,想到。趕緊拿出地上的蠱書認真的翻看起來,在書裏翻了一會就看到對現在這個情況的解釋。

蠱書裏說到剛剛的兩種情況都是正常的情況,土罐會搖晃,是因爲土罐裏的蠱蟲卵在孵化過程中產生的能量,只要等到土罐裏不再冒白煙了就可以打開土罐了,看看蟲蠱卵有沒有孵化成功。

我帶着忐忑的心情盯着地上還再冒着白煙的土罐看,期待着自己這第一次孵化蟲蠱卵的成果。等了大概半個小時左右,土罐裏冒出的白煙開始慢慢減少減淡,而且之前那股難聞的氣味也聞不到了,反而是從土罐裏飄出淡淡的甜香味。

心裏頓時大喜,我記得剛剛看到蠱書裏說只要白煙過後散發出來了甜香味,那說明有七成的機率是有蠱蟲卵孵化成功了。這下我更是迫不及待了,想要立馬把土罐給打開看看裏面的情況。

等了一會,白煙徹底不再冒出來了,我立馬把土罐的蓋子給打開,往土罐裏面一看,發現那些白色的蠱蟲卵都已經裂開了,但是我卻沒看到有孵化出來的小蟲蠱,我心情一下子沉了下來,十分的失落,難道失敗了,連一隻小蟲蠱都沒成功孵化?

就失落的時候,忽然看到蟲卵中有兩個小身子在蠕動,仔細一看才發現那裏竟然爬着兩隻孵化成功的小蟲蠱,只是它倆還太小了,剛剛一時間竟然沒發現。

我又仔細在土罐裏找了一會,發現了除了那兩隻小蟲蠱之外,沒有其他的蟲蠱了。

上百隻蠱蟲卵我這次只成功孵化了這兩隻小蟲蠱,第一次就能成功孵化,我還是挺開心的,就是數量有些少了,但是心裏沒有一絲氣餒,有了這次的經驗,自己下次肯定能做得更好。

這時候陳柏也正好推門進來了,小黑貓跟在他身後。“怎麼樣,有沒有眉目了?”他開口問道,過了一會似乎聞到了屋子裏的甜香味,有些疑惑。“這是什麼味道?”

我趕緊從地上站了起來,拿着手中的土罐遞到了陳柏的面前。“師父,你看。”

陳柏低頭看了一眼我手中的土罐,沒一會眼中露出驚愕之色。“你竟然把蟲蠱卵孵化成功了!?”

他不敢相信的擡頭看着,眼中帶着驚愕之色等着我的回答。

“雖然成功了但也只是孵化出了兩個小蟲蠱而已,把這土罐裏的其他蟲蠱卵都給浪費了。”我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說道。

陳柏臉上卻沒有絲毫責備我的意思,反而是露出微笑拍了拍我的肩膀。“很不錯了老三,我已經打聽過了,第一次試着孵化蟲蠱卵就能孵化成功的人沒有幾個,有些甚至要試過三四次之後纔能有成功孵化出來的,你第一次就成功孵化出了兩隻,很厲害了。”

聽到陳柏的話,我心裏也很驚訝,沒想到自己孵化出兩隻小蟲蠱已經是很厲害的了,剛剛我還以爲自己這次是算失敗的。

有了這番話,我心裏的信心更足了,下次肯定能做得更好。

“你能成功,估計和你體內有金蠶蠱也有很大的關係,畢竟金蠶蠱對宿主的蠱術實力也有很大的影響。”過了一會,陳柏想了想說。

小黑貓也很爲我開心,望着我叫着,還跑過來在我腳邊不停的蹭着。

“當然,你也不能驕傲,要繼續努力,爭取取得更好的成功。”怕我驕傲了,陳柏有一臉嚴肅的說道。

我趕緊點頭讓他放心,自己會努力的。麻婆說過這本書她會收回去的,所以我一定要抓緊時間練習才行。

陳柏說過今天再找新的蟲蠱卵來給我,現在讓我先把這兩隻孵化出來的小蟲蠱放置好,弄好之後就下樓去,他們在樓下等我。我剛想問他怎麼了,他和小黑貓卻已經走出房間,下樓去了。

沒辦法,我只能趕緊把兩隻小蟲蠱從土罐裏抓出來,小心翼翼的把小蟲蠱放大到一旁,然後開始清理那些土罐裏殘留下來的蟲蠱卵,清理完了蟲蠱卵,再在土罐裏抹上一些水,按照蠱書上的說法弄了一點粉末撒在裏面,然後把兩隻小蟲蠱重新放回了土罐裏。

剛出生的蟲蠱是不能進食,至少也要等到三天以後才能給它們餵食。這可是我第一次親手培養的蟲蠱,我對們兩個可謂是格外的關心,就怕它兩出什麼意外,又把蠱書裏說的那些注意事項檢查了一變,沒什麼問題之後我才把土罐的蓋子給蓋上。

蓋上蓋子,還要畫一張蠱符把蠱符貼在蓋子上才行,蟲蠱和一般的蟲子不一樣,很有可能趁人不注意跑出土罐,所以必須用蠱符貼在蓋子上防止它們跑出來。

蠱符我也沒畫過,就模仿着蠱書裏的模樣在黃符上畫了一個,也不知道管不管用。陳柏和小黑貓還在樓下等我,我也來不及管這麼多了,只能把已經模仿畫的貼到了土罐上,貼好後就把土罐放好走出了房間。

走下樓去的時候,陳柏和小黑貓正坐在客廳裏,見我下來了陳柏站了起來,說走吧,劉宇他們還在等着我們。我問他劉宇他們在哪,他說先別問那麼多,去了就知道了。

再出門的時候,小黑貓突然又化成了人形,陳柏皺了皺眉頭,問她怎麼又化成人形了,不是讓她不要這麼隨便的化成人形的麼。秦筱筱有些不滿說我們這是要去和外人吃飯,不變成人形怎麼行,我們帶着一隻黑貓才奇怪吧。

陳柏被她說的還不了嘴,就沒再繼續說下去,走出屋子到外面去打車,我和秦筱筱也趕緊跟了上去。

我心裏有些納悶,我們這是要和誰去吃飯? 餐桌上的氣氛又變得活躍起來,雲父不是一般的高興,恨不得喝點小酒。雲母也是樂呵個不停,夫妻倆確實有點現實。

不過唐宋也理解,這個世界的背景就是這樣,現實沒什麼不好。

吃過飯又坐了一會,看著天色不早,唐宋才跟楊雲威離開。

目送著唐宋兩人消失在夜色中,雲父由衷感慨:「這唐先生,真乃神人。本是高手,卻文質彬彬,沒有絲毫傲氣,倒是少見。」

雲母左右看了一下,低聲道:「老爺,那丹藥……」

「娘,丹藥好著呢,反正我吃了,挺好吃的。」雲藝咧著嘴嬉笑。

雲父會心一笑,他雖不會煉丹,可他是財政大臣,雷城大部分丹藥都要經過他的手購買,自然分辨得出好壞。

那兩枚丹藥絕非一般,也許不僅僅是能從靈士突破靈師,運用得當,指不定能從靈師突破到靈君……

想著,雲父轉身沖著雲藝鄭重道:「丫頭,跟著唐先生好生學習,將來指不定你也能成為丹師。」

實在沒忍住,雲父頓時神清氣爽的笑起來,笑得很怪異,讓雲母兩人驚愕相互對望……

想想雲父都感覺爽,女兒跟著一個靈王丹師,這是什麼概念,以後丹藥不用愁!

那可是靈王,還是個能煉製出上等丹藥的丹師,雷城之內沒有第二個。跟這樣的人往來,簡直賺大發了。

至於女兒的安全問題,雲父自然也考慮了。從唐宋給楊雲威安排工作,他就推測唐宋這人其實很正派,也確實只是把女兒當朋友看待……

穿過昏暗的街道,晚風吹得有點涼。

楊雲威緊了緊身子,忍不住低聲道:「唐大哥,你的恩情,我怕是這輩子都還不上了。」

唐宋微微搖頭,輕聲道:「我知道你心裡想什麼,那丹藥你吃不了。你的丹田沒辦法承受藥效,吃下去只會爆體而亡。而且這麼貴重的丹藥放在你身上,會給你帶來殺身之禍。」

楊雲威轉過頭,嘴唇顫動,鼻子又是一陣發酸。剛才他確實在想,這麼好的丹藥唐大哥為什麼不給自己吃,反而送給別人。如今唐宋這麼一說,他頓時就明白了。

丹藥雖好,也得能承受才行。

唐宋輕輕拍著他的肩膀微笑道:「別想太多,生活不僅有遠方,也有眼下的安定。以後,你留在雷城好好混,不說成為高手,至少混出個模樣。」

「唐大哥,我……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謝謝你。」楊雲威的眼淚不爭氣的翻滾下來,「唐大哥,我,我會記著的。」

唐宋摟著他的肩膀:「看你說的,我們從一個鎮子出來,也算是有緣。沒能幫你提升實力,我很遺憾,能給你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楊雲威真沒辦法提升實力,他的心境實在太差,強行提升反而會讓他崩潰,遲早會死在修鍊上。

唐宋不是沒想過幫他洗滌丹田,可一個人心境跟不上,丹田再厲害又有什麼用?

一夜無話,次日大清早,驛站就開始熱鬧了。

昨天測試實力,今天分組對戰,說是要趕在天黑之前出發趕往帝都,時間安排非常緊湊。

當然,這些跟唐宋也沒什麼關係,等到陽光明媚他才從驛站出來。昨晚研究了很久的煉丹藥方,把昨天在寶靈方看到的藥材特性基本整理了一遍。順帶著,用昨天剩下的藥材煉製了一枚丹藥,成色卻比昨天的那四顆差了不少。

「唐大哥,」楊雲威遠遠地跑過來,看起來倒是精神了不少,「唐大哥,我已經跟周管事說了,不參加選拔。雲家主說,等你們走了,我就去雲家報到。」

唐宋微笑點頭:「挺好,現在城主府那邊是不是很熱鬧?」

看得出來,這小子也看開了,眼神已經沒有之前那麼糾結。

「熱鬧得緊咧。」楊雲威咧嘴笑道,「分了好多組,來回對打,那場面……黑嘿,得虧我退出,要不然這會兒都被打得起不來。」

想了想,唐宋大搖大擺往前走:「走,想辦法弄點錢,要不然回頭你沒飯吃。」

楊雲威頓時迷糊了,上哪弄錢去?

遠遠地就能聽得到城主府方向熱鬧非凡,可唐宋並沒有過去,而是帶著楊雲威到寶靈方。

讓楊雲威在外邊等著,唐宋自己一個人走進去。裡邊還是昨天那青年,抬起眼皮見到他,青年立即露出不屑的冷笑:「我說吧,純粹是浪費藥材,浪費錢!」

沒理會他,唐宋走到櫃檯前邊左右看了一下,輕聲道:「我要賣丹藥。」

這話一出,青年頓時抽了一下,面色發黑。可他還是強忍著火氣,冷哼著:「拿來,我看看!」一臉嫌棄外加鄙夷,認定了唐宋的丹藥會很差。

唐宋卻沒有拿出,搖著頭:「你不行,我不能給你,你等級太低,得找個能說得上話的人。」

「你……」青年更氣了,毫不掩飾的嘲諷,「真把自己當回事,這麼短的時間怎麼可能煉製得出丹藥。我可告訴你,這裡是寶靈方,不是什麼人都能撒野的地方!」

唐宋也沒動怒,慵懶的靠著櫃檯:「我知道,你們這個寶靈方背景複雜,沒人能惹。不過我說的是實話,你等級太低,不行。」

青年勃然大怒,周身氣勢順勢迸發的壓制過去:「放肆,竟敢到寶靈方撒野,你找死!」

也就一個一段靈師,算個毛!

唐宋慵懶的打著哈欠,絲毫沒有受他的氣勢壓迫影響,大聲喊著:「來個能說話的人,他沒什麼腦子。」

這話說得青年腦子一熱,著實沒有顏面的揚起手想要攻擊。恰在此時,唐宋雙眸忽然盯著他,威壓順勢迸發,強行將他籠罩起來。

青年臉色猛地一變,駭然的張大嘴巴,身體卻動彈不得了。

這人,竟然是高手?!

撇著嘴,唐宋滿是不屑:「你是真蠢,昨天發生這麼多事,你一點消息都沒有,蠢到家!」

青年被壓製得臉色發白,冷汗不自主翻騰下來,心頭更是驚駭。好強大的威壓,感覺就像是,身上壓著一座山……

恰在此時,二樓上傳來一個男子的笑聲:「唐先生倒是有雅興……」 收回威壓,唐宋抬頭看著裡邊的樓梯,一個灰衣中年人面帶微笑的走下來。

青年總算得以喘息,臉色極其蒼白的往後踉蹌,整個人都虛了,驚恐的看著唐宋。怎麼也沒想到,這人竟然如此恐怖!

等中年人走過來,唐宋才拱手道:「閣下應該是寶靈方的管事吧?」

中年人笑眯眯的點頭:「鄙人徐江,負責雷城內所有寶靈方的事務。唐先生,樓上請!」

倒也是乾脆,唐宋也沒啰嗦,大步走上去。至於對方為什麼會認識自己,不用說,肯定是昨天在城主府傳出來的。

寶靈方這麼大的背景,怎麼可能連這點消息都打聽不到。一個四段靈王出現,他們如果連一點動靜都沒有,那才是讓唐宋失望的……

到二樓一個雅間坐下,徐江始終保持著笑容:「昨日聽聞雷城出了一個大人物,我還有些不信。如今一見,果真令人震驚。唐先生年紀輕輕修為如此高深,實屬罕見。」

唐宋微微聳肩:「這些客套話就不用了,我的情況估計你們早就摸清楚。我說了,我只是想學習煉丹,所以才參加選拔,並沒有別的意思。」

如果他是寶靈方的管理人,昨天下午就已經把底細摸清楚了。更何況,寶靈方有權從楊諾那裡得到消息……

「唐先生倒是聰明。」徐江的笑容更是濃厚,「方才唐先生說要賣丹藥,可是昨天回去煉製成功了?」

唐宋也沒隱瞞,假裝伸手進入口袋掏出丹藥放在桌上:「喏,那麼多藥材就凝聚成這一顆,具體功效我也不知道,所以想來問問。」

看著拇指大的丹藥,徐江反倒愣住了,似乎沒想到唐宋還真能拿出來,一時間心頭還真有些吃驚。

轉念想到對方的實力,徐江又覺得理所當然了。輕輕拿起丹藥打量一番,隨後又湊到鼻子跟前嗅了嗅,輕笑道:「看樣子唐先生對煉丹頗有研究,第一次煉丹竟然能煉製成功,倒是罕見。」

唐宋不以為然:「我要真精通煉丹,還會煉製出這破爛玩意?」

「額,呵呵……」徐江不由笑起來,這丹藥成色確實不怎麼樣,裡邊還有黑點,只能算是殘次品。

他又怎麼會知道,唐宋就是故意的,要不然暴露得太多,引來麻煩。用一枚劣質丹藥前來打探一些消息,何樂而不為?

故作苦惱,唐宋嘆了口氣:「煉丹,確實沒那麼簡單。折騰一晚上,浪費兩百耀得出這麼一個玩意,還不知道效果,真讓人鬱悶。」

徐江將丹藥重新放在桌上,笑容總是那麼自然:「這丹藥雖然算不上成功,藥效卻不弱,想來唐先生損耗了不少元氣。只是具體功效,還得經過檢查。」

唐宋抓了一下頭髮,問道:「你就說,這丹藥能不能換點錢就行。」

想了想,徐江耐心的解釋:「唐先生,我也如實說。你這丹藥確實不算成功,不過蘊含著你濃厚的元氣,效果應該不會太差,比得上一枚五品丹。只是副作用不知,也從未有人用過,所以價值不會太大。」

五品丹,意思是說,這世界的丹藥是分等級的,最差可能是六品?

唐宋暗暗盤算著,表面則是一臉失望的樣子:「能多少價值就多少吧,我也好再買一些藥材,繼續努力。」

徐江又拿起丹藥嗅了嗅,尋思了一會才伸出手:「三百耀!」

握草!

唐宋嘴角一抽,差點沒高興得叫出聲。這麼劣質也能賺三百耀?

特么這生意也太好做了,昨天兩百耀的藥材弄了四顆成色不錯的丹藥,現在剩下一些殘渣居然還能換三百耀,簡直不要太容易!

如果把昨天的丹藥也拿來賣,保不準能賺上千耀……

徐江還以為他不滿意,抿著微笑:「唐先生不必沮喪,你沒有任何基礎,光憑一身修為能煉製出丹藥已經是奇迹。他日若是能進入青華宗,自當能成為大丹師。」

「哎,」唐宋重重的嘆息著,「你說得對,煉丹太複雜了,損耗也非常大,不容易啊……」

不容易啊,兩百換三百,中間還白得四顆上等丹藥,真是不容易!

腦子一轉,唐宋忽然低聲問道:「徐管事,你是丹師吧,教教我怎麼分辨丹藥成色?」

然而,徐江卻微笑搖頭:「唐先生,我不能教你。丹師有丹師的規矩,等你真入了門,自然會有人教你。」

唐宋也沒太在意,站起身來:「也行吧,那我繼續自己摸索……」

看來,這世界的丹師真的很自私。他們把控著關於丹藥的一切,包括藥方跟分辨。

對方明知道自己實力強也不願意說,可想而知有多嚴密……

唐宋奇怪的是,自己沒有入門卻能煉製出丹藥,為何徐江沒有任何拉攏的意思,就一臉耐人尋味的笑容。按道理說,他都說是奇迹,應該挺激動才對,從頭到尾卻一臉的淡定,完全沒看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