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是嗎,老師你不說我還沒發現呢,我一會回去就開始改。」吃過虧的葉穆這次學精了,直接順著唐悅說話。

0

似是被葉穆「良好」表現驚到了,唐悅再一次上上下下的仔細打量了葉穆一遍,「嗯,有進步,知道尊敬老師了。」第一次,葉穆得到了唐悅的表揚。

不等葉穆激動的對美女老師表示感謝,唐悅直接沖葉穆揮了一下手,「跟住我,今天晚上,我帶你去看一看這個城市的另一面。」 傲世帝妃:爺你太囂張 一邊說著,唐悅直接從窗戶一躍而下,辦公室里,瞬間就只剩下了一個獃獃愣愣的葉穆。

「喂,你快點啊。」似是對傻站著的葉穆感到不滿,唐悅此時又恢復了清冷的語氣。

「哦,來了,來了。」被催促聲驚醒的葉穆三步並兩步的的來到窗戶旁。看了眼站在下面的唐悅,少年不禁咽了口唾沫。 「下來了?不累吧?」教學樓下,與葉穆說話的唐悅的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容。

「不累,謝謝老師的關心。」知道此時如果服軟會更慘的葉穆使出了苦練十多年的不要臉神功。

「那就好,我們走吧。」

唐悅的一句話直接讓準備好接招葉穆愣在了原地,怎麼搞的,悅悅姐不會剛才跳下來的時候摔傻了吧,這麼好的整人機會,就這樣放過了?某慫貨對美女老師的表現很是不解。可有些事情註定是只能憋在心裡的,葉穆此時才不會嘴賤的去問為什麼呢。

尷尬的笑了笑,男孩撓著頭跟了上去。

不知是習慣還是怎地,出了教學樓之後,唐悅變得十分安靜,沒有再和葉穆說過一句話。時間,就這樣一點一滴的在沉默中悄悄流逝。

「那個,老師,我們不是要去狩獵嗎?」走著走著,發現方向有些不對的葉穆硬著頭皮問道。

「是去狩獵。」唐悅終於開口,可也只是簡單的幾個字。

「那,為什麼我們要往城區去呢。」 總裁的頭號寵妻 實在是沒聽懂唐悅解釋的葉穆又問了一句。

「因為這時候城區里人比較多。」唐悅此時笑得有些邪魅。

「人比較多?」

「別問了,一會你就知道了。」

聽了這話的葉穆直接安靜了下來,得,看來這姐姐今天是想給我賣個關子啊,不過,為什麼要去城裡啊,還有,為什麼她身上有一股奇怪的香味。

內心疑惑的葉穆不知道的是,他心裡的啟蒙老師此時已在心裡樂開了花。微微咬了咬嘴唇,唐悅總算是沒讓自己笑出了聲。嘿嘿,新人,今天就讓姐姐帶你重新認識一下這個城市的夜晚吧。但願,你以後不要睡不著覺啊。

心裡樂開了花的唐悅頓時感到身體輕盈了了許多,於是便不自覺的加快了腳步。這樣一來可苦了在後面緊緊追趕的葉穆,使出了吃奶勁的小葉同學悲哀的發現自己和唐悅的距離還是在不停的拉大著,萬幸的是葉穆同學對於什麼男性的尊嚴之類的東西不是那麼執著,「喂,悅悅姐,你等等我,我追不上你啊!」

跑在前面的唐悅沒有理會葉穆的抱怨,「努力一下,你是可以跟的上的,初生者雖然弱,但還是要比一般人強一點的,更何況,你是血族啊。」

「……」哏了一下的葉穆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反駁的話來。

我真的可以跟上嗎?似是被唐悅的話語觸動,葉穆開始用出全力奔跑。隨著雙腿邁的越來越快,葉穆的身體越來越熱,血液流動也越來越快。漸漸的,少年的臉色開始變得漲紅,這是吸入氧氣不足的結果。

但喉嚨和大腦傳來的抗議並沒有使少年退縮,此時葉穆的心裡只有一個念頭,「趕上前面那個女人的腳步!」

臉,越來越熱;血,越流越快;但少年堅定的步伐卻沒有半點的改變。就在葉穆眼神逐漸模糊的時候,「砰」的一聲,彷彿有什麼東西在少年體內炸裂。如果葉穆此時可以看到自己體內的情形的話,他就會吃驚的發現,自己的心臟真在源源不斷的向外泵出紫色的血液。

撲通撲通,伴隨著少年心臟的有力跳動,九滴紫色的血液從心臟內滲出。異常血液來到血管中的一瞬間,直接開始吞噬周圍的血液。本就到了身體極限的葉穆一個踉蹌向前方摔去,就在小葉同學平時引以為傲的那張臉要接觸到地面的時候,一雙潔白的小手將他扶住,「這就開始血液轉化了嗎?一直小心關注著身後的女孩輕聲呢喃。」

小心翼翼的將葉穆扶到路邊的長椅上坐下,凌雪有些緊張的看了看臉越來越紅的葉穆,「蘇媛這也太不負責任了吧,作為一隻從不亂咬人的吸血鬼,她怎麼能不等你源血轉換完成後再走呢。這下可好了,什麼亂攤子都丟給我了,我這是招誰惹誰了,我又沒咬你。」伸出小手,唐悅輕輕摸了摸葉穆的滾燙的額頭,不禁撇著小嘴抱怨道。

「還好,這小妮子還知道給你這個初擁者留下一滴自己的源血,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在葉穆被咬的地方看到一抹亮紫色的光芒之後,唐悅不快的小臉才稍微好看了一點。

安靜的坐在了葉穆的旁邊,唐悅開始靜靜的等待葉穆醒來。

九滴吸食了葉穆大半血液的紫色血滴漸漸變粗伸長,形成了一道道血氣。而蘇媛在葉穆被咬的地方留下的那滴源血也開始快速融化起來,一絲絲同樣亮紫色的血滴,不停的補充著少年不斷損失的血液。

外界,看到葉穆蒼白的小臉逐漸滲出一絲絲紅潤,唐悅提著的心頓時放了下來,「看來蘇媛那小娘皮有時候也挺靠譜的,她給我的催化方法真的有用誒。」不知不覺的,唐悅嘀咕出了事情的真相。

原來,因為有人追殺而急急忙忙逃走的蘇媛並沒有忘記這個和她有過一咬之情的少年,為了縮短葉穆源血轉化的時間,蘇媛今天中午特地給唐悅寄了一根生血香,以此來刺激葉穆源血的轉化。這也就是唐悅身上有一股特殊香味的原因。

然而,費了那麼大勁的蘇媛會只給唐悅找那麼一點麻煩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在九根亮紫色的血氣不停的吸收葉穆的血液時,少年的心臟仍舊在不停地跳動。「撲通撲通」一聲又一聲沉重的心跳聲過後,心臟再次泵出了一滴血液,一滴金黃色的血液。

金黃血液剛一被泵出,便直接朝著亮紫色血氣撲去,顯然,這傢伙是發現了周圍環境中最好的食物。

可亮紫色血氣又怎會是願意被他人吞噬的主?九根粗壯的血氣在一瞬間形成聯盟,合力對抗金黃色血滴的吞食。十道血氣直接在葉穆的身體里鬥成一團。

亮紫色血氣人多勢眾,金黃色血滴質量上乘,一時間,兩種血氣斗的難分難解。這樣的情形只持續了一小會,幾個回合過後,兩種血氣好像形成了某種協議似的,同時脫離了戰場,開始各自吸收起普通鮮血來。

這樣一來可就苦了小葉同學。因為金色血滴的加入,蘇媛留下的亮紫色源血再也不能保持血量的收支平衡。葉穆的臉頰,也又開始變得蒼白起來。

「誒,這又是怎麼了。」剛剛放鬆下來的唐悅又變得緊張起來。望著少年那越發蒼白的臉龐,唐悅直接急了,「這蘇媛怎麼那麼小氣啊,留源血也不留夠。」抱怨一聲,美女老師直接將自己的胳膊伸到了葉穆的臉前。

失血過多以至於意識不清的葉穆只感到一陣風從臉前吹過,接著鼻子中便傳來了一股讓他不能忍受的香氣,這是,食物的味道。

沒有任何猶豫的,葉穆一口咬了下去。深深的吸了一口,甜甜的液體直接充滿了葉穆的口腔。「嗯,啊。」吸到了鮮血的葉穆發出一陣陣舒服的*,弄了唐悅一個大紅臉,「色狼!」女孩輕啐一聲。

有了唐悅的支援以後,葉穆體內的情況頓時穩定了下來,金黃色血滴也在不斷的吸收之中變成了長條形血氣。漸漸的,十道血氣停下了對普通鮮血的吸收。

沒有任何爭議的,最強的金黃色血氣直接佔據了心臟這個最好的位置。被趕出來的亮紫色血氣則是隨便在外面找了個地方安息下來。此時葉穆的身體已完全步入正軌,最起碼,可以自己平衡血量的收支了。

「呼,終於好了。」看到葉穆臉色再次紅潤起來,唐悅放下了一顆緊緊提著的心。「唉,這次又讓蘇媛坑了啊!「複雜的看著小臂上的兩個齒洞,唐悅恨恨的呢喃。

「我,這是怎麼了?」血液停止流失一段時間后,葉穆漸漸睜開了昏睡的雙眼。

好了!唐悅此時的表情帶著一點詫異,這麼快就恢復過來了?這小子,還可以啊。至少是親王血脈,蘇媛還真捨得給他注入源血啊。

「悅悅姐,我這到底是怎麼了?」見唐悅雙眼出神,沒有一點理會自己的意思,葉穆就又問了一遍。

「額,哦,別急,這不是什麼壞事,只是血族都有的源血轉化罷了。」

「源血轉化?」葉穆更糊塗了。

「對,就是源血轉化,通俗點說,就是將你的血換成吸血鬼的血氣。」

「為什麼要換血呢?」

「源血轉化之後,你就能使用血族的一些特有技能了,再者說,源血還可以改造你的身體。咦,你師父難道什麼都沒告訴你?」唐悅顯然不會放過一絲打擊蘇媛的機會。

「哦,原來是這樣啊。」有點尷尬的摸了摸腦袋,葉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好了,別笑了,把蘇媛留下來的吸血刃拿出來,一會你要用。」

「額」,葉穆明顯愣了一下,「老師,你看今天我們都這麼累了,就不要再繼續了吧,看著您那蒼白的臉龐,我有點不好意思啊。」不知道自己剛才吸了人家血的葉穆腆著臉說道。 夜,昏暗而陰鬱,昏黃的月亮,發出微微顫動的幽光。此時,正是殺人放火,額,不對,應該是除魔衛道的好時候。

魔都的午夜,嘈雜而又繁華。建築物的陰影中,兩道影子正在極速穿行。

「老師,我們到底要去哪啊?」一道有些賤賤的聲音打破了兩者之間的寧靜。

「怎麼又這麼多廢話,是不是你覺得我們現在的速度有些慢了,」

「嘿嘿」又被唐悅教訓了的葉穆也不惱,撓了撓頭髮,傻笑的少年此刻清楚的體會到了源血轉化的好處。速度還是那個速度,但此時的葉穆卻與幾個小時前完全不同了。本來可以把少年累到休克的運動,此時卻再也不能讓葉穆喘一口粗氣。

「媛媛姐,我又一次愛死你了。」嘗到好處的葉穆不禁在心裡大吼。

「我說你小子別傻笑了,你這次身體強度之所以改變的如此之大,完全是因為這是源血的第一次轉化,是從零到一的突破,以後你再突破的時候,就不會有這麼大的改變了。」或許是葉穆高興的太過,前方的唐悅忍不住出言打擊,開什麼玩笑,你剛剛吸的好像都是本小姐的鮮血吧!

「額,老師,你的意思是說我這身體強度以後還能繼續增強?」顯然,葉穆同學並沒有察覺到唐悅話中包含的深深怨意。

奧特曼戰記 「當然了,要是每隻吸血鬼的身體強度都和你這初生者一樣,那他們就不要混了。」

「老師的意思是說血族靠身體強度來戰鬥?」

「你以為呢,其實吸血鬼也就是生物系的一種罷了。」只不過你們會的暗黑魔法多一點,唐悅在心中暗暗嘀咕。

「生物系?難道媛媛姐就是一隻大蝙蝠成精?」葉穆同學直接發揮了自己腦洞大的優勢。

「我不知道,你自己去問吧。」雖然唐悅此時此刻很像對眼前這個二貨說一聲「yes」,但內心的理智還是阻止了她。開什麼玩笑,萬一這小子以後嘲笑蘇媛的時候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名字帶上了,那小娘皮還不得和自己拚命啊!

「真的?」葉穆還是不相信唐悅的話。

「你這孩子跟誰學的啊,怎麼這麼多話!」被問急了的唐悅直接拿出了教官的架子,一句話出口,剛剛還一臉懷疑的葉穆直接恢復了正經狀態。變臉的速度看的唐悅一愣一愣的。

無奈的搖了搖頭,唐悅再次向前方跑去。接下來的行進都是在平靜中度過。

「到了。」跑了良久,唐悅在一間酒吧前招呼葉穆停了下來。

「就是這?」好久沒說話的葉穆忍不住問了一句。

「就是這。」

「那我們為什麼不打車來?」

「……」

唐悅此時心中的那個恨啊,你說這熊孩子怎麼那麼多問題啊。打車,要是能打車來的話你以為我願意跑路啊!這不是全為了讓你的源血完成第一次轉化嗎!小臉憋的通紅,唐悅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半個字來,沒辦法,不能說,招恨那。

最後,美女老師只能留給葉穆一個看似不屑的背影。

魔都的酒吧很亂,至少葉穆現在所在的這家很亂。現在是夜裡十點多,對於喜歡夜生活的人來說,這個時間才是他們精彩生活的開始。

今天酒吧里的人很多,在舞池中間里形形*的妖媚少女不停的在隨著震耳的的士高音樂,瘋狂的晃動自己的身軀,白皙的軀體在搖曳的燈光里格外的引人注目,長長的頭髮在左右上下的來回擺動。曖昧的氣息籠罩著整個酒吧。

「天哪,我這不是在做夢吧,我,我被唐悅老師親自帶到酒吧里來了。」獃獃地站在酒吧門口,葉穆的聲音里充滿了難以置信。

酒吧門口不算是太吵,再加上葉穆說話的聲音本來就不是太小,於是這幾句話就一字不落的全都落進了唐悅的耳朵里。冷艷的美女老師直接被弄成了一個大紅臉。對啊,我可是他的老師啊,我怎麼能帶他來這啊,這不是誤人子弟嗎?可是,只有這裡才是目標最容易出現的地方啊。啊啊啊啊,怎麼辦,到底要不要在這繼續待下去啊。

「老師,獵物在哪?」正當唐悅腦海里一黑一白兩個小人打的不可開交時,某狼直接直接將頭伸到女孩肩上「哈」了一口。

被突然傳到耳垂上的熱氣嚇了一跳,唐悅差點沒一腳將葉穆踢出去,「喂,熊孩子你想幹什麼啊!」氣惱的吼了葉穆一句,唐悅直接給面前的男孩來了一記腦瓜崩。

「電視里不都是這樣演的嗎?再說了,這裡聲音那麼大,不伸過去你也聽不見啊。」捂著被敲得生疼的腦袋,葉穆有些委屈的說道。

「我是異能者,我能聽見,下次不要再伸過來了,聽到沒有?」一眼看穿葉穆那點花花腸子的唐悅直接拎起了小葉同學的耳朵。

「哎呦,疼,悅悅姐,疼,聽到了,我都聽到了,放開好不好,太疼了。」

看著葉穆那呲牙咧嘴的樣子,唐悅頓時感到心情舒暢了不少,再次用力的拽了兩下,女孩才依依不捨的將玉手收了回來。

嗯,手感真不錯,蘇媛那小妮子有時候也挺靠譜的哈。回味著手上的感覺,唐悅現在越來越理解蘇媛為什麼願意去咬一個小屁孩了。

「悅悅姐,我可是你親學生啊,你怎麼下的去手啊。」用那隻剛揉完腦袋的右手小心翼翼的揉著被擰的發紅的耳朵,小葉同學不禁小聲抱怨。

「好了,別貧了,下面我跟你說說你今天的任務。」繃住快要咧開的嘴角,唐悅嚴肅的對男孩說道。

一聽唐悅要交代任務,葉穆頓時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樣子,滋溜一聲豎起了耳朵。認真的樣子看的唐悅一陣點頭。

「咳咳」裝模作樣的清了清嗓子,唐悅開始交代葉穆今天的行動方案,「其實吧,今天你只需要去做一件事情。」說到這,唐悅頓了一下,臉上露出躊躇的神色,看的旁邊的葉穆十分著急,「悅悅姐,到底是什麼事情啊?」等了老一會都不見唐悅下決心說出來的葉穆終於忍不住問道。

「額,說了你可不準再給我大呼小叫了哈。」

「姐,你放心,我絕對不那樣了。 獨寵狂妻:腹黑國師請走開 再那樣您擰我,還是右耳,您看怎麼樣。」

聽到葉穆的保證,唐悅嘴角不禁掀起一抹弧度,「這可是你說的哈。」

「額,可不可以不擰啊。」隱隱約約察覺到自己好像上當了的葉穆此時有些虛了。

「不行。」

「好吧,你告訴我吧,我盡量忍住。」

「唉,其實也沒什麼了,就是舞池裡的這些女孩子中有一些會是我們今晚的目標,你要將她引出去,然後狩獵,清楚了嗎?」

「這,這不就是去舞池裡泡妹子嗎,哦,不,這不是普通的泡妹子,這是老師親自帶我來泡妹子。」許是唐悅的一番話給了葉穆過於巨大的衝擊,已經和老師約法三章的葉穆最終還是忍不住說了一句口花花。

然而不遵守承諾的後果真的非常嚴重,話音剛落,小葉同學的右耳就再次傳來陣陣疼痛。「老師,我錯了,不敢有下次了。」使勁的踮起腳尖,葉穆再次發出了一陣陣殺豬般的嚎叫。

「你上次好像也是這麼說的吧。」

「老師,這,這也不能全怪我吧,你說的話可不就是這個意思嗎。」許是耳朵上的疼痛給了葉穆勇氣,出乎意料的,葉穆同志在唐悅面前「硬」了一回。

「什麼這個意思那個意思的」俏臉一紅,唐悅手上的力氣又加重了幾分,「我告訴你,我是你老師,我是永遠都不可能帶你去做那種事的,明白了嗎。」唐悅此時已經有點惱羞成怒了。

「知,知道了,可是,我到底要做什麼啊。」「硬」了不到一秒的葉穆再次「軟」了下來。

「我告訴你,讓你進舞池不是讓你去胡搞,你要遵從自己的感受明白嗎。」唐悅幾乎已經是在吼了。

「遵從我內心的想法?」葉穆還是有些不明白。

深吸了一口氣,平靜下來的唐悅放開了葉穆的耳朵,「你們吸血鬼有一種特殊的感覺,憑藉這種感覺,你可以識別一個人身上的血氣波動,從而找出人群中的血奴。」

「我可以認出人群中的血族?」

「不是血族,是血奴,更準確的說,是周圍一切等階比你低的血族生物。當然,以你初生者的實力,也只能識別出血奴了。」唐悅不會放過任何可以打擊葉穆的機會。

「那具體要怎麼識別呢。」彷彿沒有聽出唐悅話中的調侃,葉穆仍是一副好問乖寶寶的樣子。

「具體的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蘇媛曾經跟我說過,血族的一切都來源於對血氣的運用。所以我認為這種識別功能應該也與血氣有關吧。」攤了攤手,唐悅做出一個我也無能為力的表情。

「也就是說,一會在我泡妹子,額,不對,在我尋找狩獵目標的時候,一直注意體內血氣的波動就行了。」

「我是這樣想的。」

「嗯,我知道了,可是,這舞池裡只有女性血奴?」了解了一切重要的事情之後,葉穆又問了一個無關緊要的話題。

「怎麼可能,男的也有不少啊,怎麼,你想去試試?」

「不,不用了,我還是去尋找女性目標吧。」實在忍受不了唐悅那古怪的目光,葉穆胡亂應了一句之後,直接轉身向舞池跑去。 混雜的空氣中瀰漫著煙酒的味道,音樂開到最大,幾乎要震聾人的耳朵,男女都在舞池裡瘋狂的扭動自己的腰肢和臀部,打扮冷艷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人堆裡面玩,用輕佻的語言挑逗著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子。女人嫵媚的縮在男人的懷抱裡面唧唧我我,男人一邊喝酒,一邊和女人鬼混。

「冷靜,冷靜。」艱難的穿行在人群之中,葉穆不停的提醒自己不要受周圍環境的干擾。可是每當小葉同學閉上眼睛感受血氣的異動時,周圍不停襲來的勁爆音樂總會將他的注意力吸引到別處。

「難怪悅悅姐說那些血奴喜歡到這裡來,這酒吧里的音樂就他喵的是一層天然的掩護啊,這叫我怎麼找啊!」失敗了無數次的葉穆不禁在心底里哀嚎。

正當葉穆內心崩潰想要放棄的時候,一股奇特的香味吸引了他的注意。「嗯,這難道就是血奴的味道嗎?」動了動鼻子,少年環顧四周,努力的尋找著香氣的源頭。

將前後左右各嗅了一遍之後,少年終於找到了香氣的來源,在鼻子的帶領下,葉穆艱難的朝著香氣傳來的方向走去。

「就是這了。」費力的擠到地方之後,葉穆開始變得小心翼翼起來。這裡是酒吧的座位區,離舞池不是很近,剛剛還震耳欲聾的音樂聲此時已小了許多。

「真是一個調情的好地方啊。」看著周圍一對又一對卿卿我我的情侶,身為單身狗的葉穆心裡不禁有一點小小的吃味。不過小葉同學的情緒很快就穩定了下來,咱是來干正事的人,一想到這點,少年直接把腰桿挺得筆直,繼續跟隨鼻子走了下去。

隨著少年一點一點的向前行走,空氣中那股特殊的香味變得越來越重。隱隱約約的,葉穆遠遠的看到了一個獨自坐著的背影。

是個女的,站在酒吧的一株綠植後面,葉穆開始暗暗觀察不遠處的「敵人」。唐悅在交代任務的時候,特意囑咐過葉穆,要儘可能的將血奴引到酒吧外擊殺,以避免給酒吧內的普通人造成傷害,因此,承諾過謹遵悅悅姐法旨的葉穆開始了自己的撩妹活動。

「我這一切都是為了除魔衛道!」胡亂找了一個使自己稍微好受了一點的借口之後,早已整理好自己衣領的葉穆有些激動的朝著那個看上去還不錯的背影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