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地球人好樣的~」

0

看到岳飲川獲勝,買地球人贏的頓時歡呼起來,這贏得很輕鬆,很漂亮,看起來還是留了一手,不然就不是重傷那樣簡單了。

「塔塔族,你們真是廢物,連個地球人都打不贏,要是然我數錢了,我真的非好好教訓你們一頓不可~」

「後面幾場可不能再輸了~」

至於買塔塔族贏的人,則是一個個對著塔塔族這邊怒吼起來,有人憤怒的扔東西,有人用言語威脅。 塔塔姆鐵青著臉,自己的人敗的如此乾脆利落,這塔塔族的臉面算是徹底的丟到了宇宙的深空里了。

「塔克~第二場你上,這一場一定要贏~」

塔塔姆拍了拍身邊的一個人說道,塔克算是眾人當中實力僅次於塔塔姆的人了。

「放心吧~」

塔克鄭重的點點頭,看向王影等人,似乎在思考著等下出手的會是誰。

「去看看那個廢物死了沒有~」

看了看擂台上得意洋洋的岳飲川,再看看自己猶如一灘爛泥一般倒在地上的族人,塔塔姆真是氣急敗壞。

他的身後,兩個塔塔族人來到擂台上,仔細的一番查看,微微鬆口氣,只是受了傷,但並無生命危險,對方顯然是留情了。

「第二場誰想上去試試?」

岳醉看了雷正、王影、羅莎莉、阿米爾、渡邊花道等人,笑著說道。

同境界的較量,大家還真不虛,都是領悟出一絲奧義的天才,除非遇到了同樣領悟一絲奧義的人,否則基本上是不可能輸掉的。

「我來吧~」

這時來自印度的阿米爾笑了笑站出來,只見他身影閃動,手持一柄長棍就來到了舞台上。

他赤膊著著上半身,全身的肌肉非常的勻稱、結實,寬闊的肩膀和腰部呈現出一個完美的倒三角,再加上古銅色的皮膚,耳朵耳垂部分又比較長,比較厚,眉心處還點了一個紅點。

嘴唇微微有些豐厚,高鼻樑、眼睛深邃,看起來就好像是從佛國走出的佛陀一般,就差去剪光頭了。

「我叫塔克~」

這邊塔克也是來到了擂台上,這一次,塔塔族的人沒有絲毫的大意和情敵了,也是自報了自己的家門。

「我阿米爾~」

阿米爾現在還不是很懂宇宙通用語,所以也是用英語說了出了自己的名字,反正這名字的翻譯上,基本上都音譯。

「阿米爾~」

「阿米爾~」

聽到阿米爾的聲音,周圍觀眾區買地球人贏的開始大聲的叫喊起來。

「塔克,幹掉這個地球人,你們可能再輸了~」

「再輸的話,我輸掉的錢都會找你們塔塔族加倍的要回來~」

買了塔塔族贏的人則是開始給塔克加油。

塔克整個人都變的平靜下來,手持短劍,靜靜的看著阿米爾。

阿米爾嘴角帶著笑容,看起來就好像是佛陀一般慈悲,莊嚴,讓人忍不住要對他頂禮膜拜。

突然,塔克全身一下子湧現出極其濃郁的白光,這白光非常的刺眼,以至於如果有人用眼睛看著它的話,整個人的眼睛一下子就會變成白茫茫的一片,什麼都看不清楚。

「哦?」

「光明系的元力修行者~」

擂台下,岳醉眉毛一揚起,終於遇到一個修鍊光明系的元力修行者了。

「利用光明系元力瞬間製造白光,以此來讓對方看不見自己,然後再進行偷襲進攻嗎?」

岳醉幾乎瞬間就弄清楚了對方的套路。

事實上正如岳醉所預料之中的一般,發出刺眼的白光,塔克整個人全身湧現出濃郁的白光,猶如一道銳利的白光朝著阿米爾攻擊過去。

阿米爾的眼睛自然是被白光刺的看不清任何的東西,不過他也學了夜空傳授的小衍訣秘術,知道了神念的簡單運用。

即便是不用眼睛,在他神念的籠罩下,他也依然可以將周圍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速度很快嘛~」

阿米爾微微一笑,卻是將計就計,裝著一副根本看不清楚,不知所措的樣子。

「得手了~」

塔克看到阿米爾的樣子,心中一喜,手中的短劍朝著阿米爾殺了過去。

「呼~」

眼看著就要攻擊到阿米爾的時候,阿米爾嘴角笑了笑,全身湧現青色的光芒,手中的長棍后發先至,直接一棍子重重的砸到塔克的身上,直接將他給擊飛,和前面的塔塔族人一樣,重重的落到保護光幕上面,口吐鮮血,滿臉的難以置信。

剛剛阿米爾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要知道光明法則的修鍊者本身就非常擅長速度,無論是逃跑還是攻擊,速度都極為的驚人。

剛剛已經離的很近、很近,他有足夠的自信,對方即便是在最後時刻,因為感受到了鋒利的攻擊,也肯定是來不及反應。

但是他錯了,阿米爾的速度比他更快,快到他都沒有來得及反應整個人就已經飛了出去。

「他難道了領悟了風系法則當中的某種奧義?」

塔克想到了一種可能,頓時眼睛就瞪得更大了。

「哈哈~」

「又贏了~」

「地球人好樣的,再贏一場的話,我請你們喝酒~」

「乾的漂亮,一招就干趴下了對方~」

隨著刺眼的光芒消失不見,眾人也是再次看清楚了,阿米爾什麼事情都沒有,塔克卻是已經身受重傷,無力的攤到在地上。

頓時買地球人贏的忍不住歡呼起來,五場比賽已經勝了2場,只要再勝1場,地球人就贏了,他們就可以獲得4倍的盈利,一個個都變的興奮、激動起來,紛紛為地球人加油。

「靠~麻蛋,你們這群塔塔族的垃圾,沒實力還敢去惹事,你們要是再輸了,讓老子數錢了,我真的要拔掉你們的皮。」

「廢物~」

「地球人都打不過,你們真是廢物~」

至於大部分買塔塔族贏的人則是憤怒的罵了起來,有人甚至朝塔塔姆等人扔東西,一時之間,讓塔塔姆等人的臉上就更加難看了。

「塔塔姆,怎麼回事?」

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的傳來,讓塔塔姆整個人都喜出望外。

循著聲音看了過去,赫然是兩個和塔塔姆等人長相差不多的塔塔族人。

不過這兩個人的身上都穿了綉有紫色眼睛的標誌的衣服,顯然都是洛薩家族分家的正式成員。

塔塔沙和塔圖~

塔塔族的超級天才,也是洛薩家族分家的正式成員,像塔塔姆這些人都因為這兩個人才能夠來到這裡,就如同王影、岳飲川這些人的家人一樣。

他們雖然也可以生活在洛薩家族內,但卻不是洛薩家族的正式成員,地位有著天壤之別。

隨著塔塔沙和塔圖的出現,周圍原本對塔塔族罵罵咧咧的人也是一個個都識趣的閉上了自己的嘴巴。

周圍的這些人都不是正式的成員,和塔塔沙、塔圖這種分家正式成員相比,地位相差深遠,更何況,塔塔沙和塔圖兩個人是屬於群星院的天才,是洛薩家族重點培養的天才。

只要不中途夭折,基本上至少也能夠成為元境的強者,得罪這樣的強者可不是明智的選擇,即便是自己的家人或者族人當中有這樣的高手或者天才,但畢竟不是自己。

「大哥、二哥~」

塔塔姆一見兩人,鐵青著的臉立刻笑了出來,迎了上去,接著簡單的將事情的起因經過說了出來。

「你也真是沒有腦子,這些地球人被招收上來,這說明他們當中肯定是有天才的,應該在空境領悟了一絲奧義,你們哪裡會是他們的對手。」

「這不踢到鐵板上才怪。」

塔塔沙仔細的聽完,再看看王影、雷正等人,頓時忍不住罵道。

「我這不是經常被人欺負,也想找個人出出氣嘛~」

塔塔姆被塔塔沙罵,也是沒有絲毫的脾氣,無奈的說道。

「有這時間還不如去好好的修鍊,如果能夠領悟出一絲奧義來,也可以進入群星院,成為分家的正式成員。」

塔圖看了看塔塔姆,無奈的搖搖頭。

其實這種現象到處都是,不僅僅是塔塔姆這些非正式的成員,即便是群星院當中,天才們彼此之間也是互相打來打去,實力強的欺負實力弱的。

洛薩家族這邊對此根本就不管,甚至還在背後推波助瀾,弱肉強食,這就是森林法則,想要過的好,你就必須要努力去修鍊,將自己的實力變強。

洛薩家族重視天才、培養天才,但採用可不是溫室里種花朵的培養方式,相反,從一開始,洛薩家族這邊就是採用最簡單、粗暴、有效的方式。

讓這些天才直面暴風雨,夭折了無所謂,反正天才很多,繼續搜羅就是了。

而能夠在暴風雨之中頑強存活下來的,必然能夠逐漸的成為縱橫宇宙的超級強者,也只有像黑血、阿克蒙德、瑪雅、達卡萊這樣的元聖級強者才能夠對洛薩家族起到真正至關重要的作用。

至於家族內部彼此互相之間的一些小爭鬥、小摩擦之類的,家族根本就不管,聽之任之,甚至還鼓勵和支持內部之間的互斗。

畢竟內部之間的互斗,大家彼此之間還是會遵守一些基本的原則,死傷雖然有時候難免,但大多數的情況下還是可以控制住。

彼此間適當的競爭和爭鬥,可以激發大家的活力,也可以營造出一些宇宙的森林法則,讓這些天才提前適應下宇宙的殘酷。

這也算是一種培養的手段~好處也是很多的。

「不過你說的也對,也是該好好的教訓下他們,弄個墊背的出來,不然大家都以為我們塔塔族是好欺負的。」

塔塔沙看向王影、岳醉等人,笑了笑。

PS:求訂閱,求收藏,大家來起點支持下老牛啊~ 塔塔沙和塔圖兩人看向王影、雷正、岳醉等人,而王影、雷正、岳醉等人自然也是注意到了他們兩個。

他們兩個人身穿洛薩家族分家正式成員的衣服,一出場,整個擂台區都變的安靜下來,想不引人注意都難。

「分家的正式成員,實力也僅僅只有空境,看來應該也是領悟了一絲奧義的天才。」

王影看了看對方,笑著和身邊的岳醉、雷正等人說道。

「早知道我就不先上去了,虐天才才有意思~」

岳飲川撇撇嘴,有點後悔先上去了。

「誰虐誰還很難說呢~」

雷正看了看塔塔沙和塔圖,兩人看起來似乎很不好惹,要不然周圍這些原本囂張的人也不會變的如此安靜。

這分家的正式成員,都是天才,自然也是高手,同境界當中很少有人會是他們的對手。

「等下誰上去試試?」

岳醉看了看身邊的幾人,笑了笑問道。

在幾人說話之際,這邊塔圖一閃而逝,出現在擂台上面,人雖然矮小,可是氣勢卻相當的驚人,伸出一根手指頭指著王影等人。

「你們誰上來?」

「當然,也可以一起上來,我並不介意。」

「好囂張~」

「要不是我已經出戰了,我真想上去一鎚子錘死他。」

岳飲川頓時忍不住大呼小叫起來,論囂張,岳飲川今天算是碰到對手了。

「我去試試看~」

雷正笑了笑,身上紫色的光芒一閃,整個人猶如一道閃電,幾乎和瞬移一般快速,立刻就出現在了擂台之上。

塔圖看到雷正露出的這一手,臉色微微一變。

他有自信和驕傲的資本,他之所以口出狂言要一挑多,那是因為他在法則奧義的領悟上已經有了一定的水平,同樣的因為在群星院當學習、修鍊,對於法則奧義的運用上,他相信他足以輕鬆的碾壓王影等人。

不過,看到雷正上場的這一手,他瞬間就知道,眼前這個地球人實力應該極為強大,單單是這速度就非常的驚人。

「我叫塔圖,你叫什麼名字?」

他都非常認真地看著得正,報出了自己的名字。

「雷正,請多指教。」

雷正笑了笑,將手中的彎刀抽了出來,顯得非常重視眼前的對手。

塔圖鄭重的點點頭,伸手一番,手中多了一柄青色短劍,整個人的氣勢瞬間凝聚,猶如一把衝天利劍,散發出強大的氣場。

「咻~」

只見他隨手一抖,青色的短劍上面,一道道風刃湧現出來。

同時是空境,同樣是風系的元力修行者,塔圖發出的青色風刃數量極其的龐大,瞬間就有上百道風刃,從各個角度朝著雷正激射過去。

而這僅僅只是他非常隨意的一手攻擊而已,青色的風刃激射出去。

塔圖手中的青色短劍也如同清風,無聲無息,似乎沒有一絲波瀾,但是卻是迅疾無比的朝著雷正激射過來。

他的速度極其的可怕,比起前面那個塔塔族快了何止幾倍,小小的擂台,幾百米的距離,幾乎是眨眼及至。

前面的風刃這才剛剛要落到雷正的身上,後面,他手中的短劍就已經帶著鋒芒壓迫過來。

「好可怕的風刃,隨手就能夠發出上百道風刃,不愧是分家的正式成員,空境就領悟了一絲奧義的天才~」

「這次,恐怕地球人這邊是要輸了,面對這樣的天才,輸了也是正常。」

周圍的擂台區,觀戰的人看到眼前的一幕,頓時一個個也是忍不住瞪大了自己的眼睛,這分家正式成員出手的機會可是非常難得,非常值得好好的學習。

特別是一些修鍊風系元力的人,更是目不轉睛,生怕錯過了其中的每一個細節。

「天才就是天才,要是我,即便是全力去攻擊,我也很難一次性就激發出上百道風刃,而且這風刃的速度和攻擊力更是完全無法相提並論。」

「地球人還不躲避,到時候說不定要出人命啊~」

有人看著被風刃籠罩的雷正,忍不住搖頭說道。

擂台之上,雷正手持彎刀,全身湧現出濃郁的紫色光芒,伴隨著濃郁的紫色光芒,有一道道雷電從中湧出,不然的纏繞,讓雷正整個人看起來就好像是沐浴在雷電之中的神靈一般。

只見一道道雷電從雷正的身上升騰而起,形成一道道雷電之鞭,這雷電之鞭在雷正的身邊不斷的纏繞,非常隨意的抽打,伴隨著嗤嗤的聲響,一道道激射過來的風刃都被這雷電之鞭輕易的抽的粉碎。

同時一道雷電之鞭猶如靈活的雷蛇一把,朝著激射過來的塔圖狠狠的抽打過去。

塔圖只感覺自己身邊的空氣似乎都要凝固一般,隱隱之間有一絲絲的雷電之力激射過來,讓自己的身體產生微微的酥麻感覺。

「還有兩下子嘛~」

塔圖嘴角了笑了笑,身影閃動,猶如一道青澀的柳絮一般,輕輕一飄就躲過了雷電之鞭的攻擊,手中的長劍再次襲殺向雷正。

因為他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以至於看起來在雷正的身邊出現了幾道他的身影,這是他留下的殘影,速度快到眼睛都來不及捕捉到畫面。

「鏗~」

塔圖速度快,雷正的速度也快,雷系和風系,還有光明系的修行者,速度方面都是極為的驚人,非常的快速。

兩個人以快對快,彼此互相激戰,兩道身影在擂台上面不斷的閃動,一道道兵器相擊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同時,伴隨著聲音的響起,雷電之力和風之力在擂台上面不斷的激蕩,產生可怕的能量衝擊波。

不過好在有防護罩的保護,能量衝擊波在防護罩上面激蕩起一圈圈的漣漪,擂台的大地上面,時不時一道道鋒利的光芒閃過,在上面留下一道道痕迹,接著很快就恢復如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