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

0

「咔!」

說着葉靈萱便是伸出右腳直接將葉澤的四肢踩斷,等拿慘叫聲響起的時候,眾人才緩過神來,紛紛倒吸一口涼氣,用一種驚懼的目光看着擂台上的那道倩影。

台下的葉宏,握緊拳頭,咬緊牙關,眼眶微紅,直接躍上擂台聲音帶着些許沙啞:「靈宣小姐,現在可以了吧。」

「抬下去吧。」

葉靈萱微微擺了擺手,看都沒看一眼,走到擂台前:「和墨哥哥打,拿出真才實學來將其打敗,我高看你們一眼,若是耍什麼下三濫的手段,葉澤就是下場,他或許不是第一個,但也絕對不會是被人抬下擂台的最後一個。」 許是應了昨日的天色,仁京市的大雨直接下了一整夜。

早上八點多,天依舊是灰濛濛的。

江蕪的戲份被安排在了下午,本想睡個懶覺,但被江小乖的哼哼唧唧聲給吵醒了,無奈直接早起,帶著它一起出門買早餐。

就,還是沒有養成自己做早餐的習慣。

薔薇叢經了一夜的風雨,花瓣都被打落,地上鋪了淺淺一層粉色,像是天然的地毯。

江小乖新奇極了,四隻小腳試探著踩在軟乎乎的花瓣上,一邊跑跳一邊抬頭看江蕪。

她今天穿了一身薑黃色的針織短袖,搭配牛仔短褲,頭上別了同色系髮夾,看上去又清新又有活力。

帶著狗狗一起打包了早餐,江蕪本打算原路返回,不料一轉身,裝上了一個打扮新潮的男生。

之所以說是男生,還是因為對方看起來實在是太稚嫩了,十七八歲的樣子,打著耳釘,髮型后撩,露出了飽滿的額頭。

看上去有些狂放不羈。

「不好意思。」江蕪頷首致歉,把即將撒丫子跑的小乖給拉了回來。

「沒關係。」肖肆琛打眼一瞧,一臉滿不在乎,可就在江蕪轉頭要走的時候,一把扯住了她的肩膀。

「等等,你是江姐姐嗎?」

許是感覺有點冒犯,肖肆琛連忙收回了手,只是臉上控制不住地熱了熱,飄了兩朵可疑的紅暈。

「我們應該不認識吧,哈哈。」

江蕪尬笑,畢竟她還戴著口罩呢。

「你可能不認識我,我叫肖肆琛,是易策的小歌手,也是你的粉絲哦,你這裡……」

肖肆琛指了指自己的眼角,「有個痣,有點紅紅的顏色,很好認的。」

江蕪下意識摸了摸眼角,同時也對眼前這人生出了幾分警惕,還是先走為敬吧。

「謝謝你的喜歡,不過我還有事,就先走啦。」

「好的江姐姐,我不耽誤你的事兒,我們加個微信吧,上次看了你飛出去的視頻我就想拜你為師了!」

肖肆琛耳朵紅紅的,一臉崇拜,活像個迷弟。

江蕪麻了。

她出圈的方式,還真有點特別。

不過陌生人的微信她不打算亂加。

江蕪沖肖肆琛歉意笑了笑后才開口解釋,「可能不太方便,下次有緣再見的話再加吧。」

肖肆琛撓了撓頭,被拒絕倒是沒有覺得尷尬,只是腦中突然閃過一個不得了的念頭。

江姐姐她……她不會是對男人沒有興趣吧?!

所以面對自己的帥氣一點也不ca

e。

肖肆琛感覺自己真相了,聯想到早上的熱搜,心中懷疑更甚。

「好吧江姐姐,以後會有機會再加。我看出了,你一定會大火的!」

「就是,就是我想冒昧問問,您和織織前輩是今天熱搜上的那種關係嗎?」肖肆琛應該是頭一次八卦,還有點放不開。

江蕪前行的腳步頓住。

哪種關係?

發生了什麼事?

肖肆琛見她一臉迷茫,趕緊邁了兩大步跳到了她身前,「喏,昨天夜裡的熱搜啊~」

江蕪打開了手機。

江蕪合上了手機。

「沒有的事兒。」她輕飄飄地笑了笑,面上儘是裝出來的淡定。

「真的嗎?」肖肆琛半信半疑。

「我們是純潔的社會主義姐妹情。」江蕪一臉肯定,點頭說道。

說完也不管肖肆琛是何反應,拉著江小乖急急地沖向了家中。

乖乖喲~

昨晚一起吃飯,和宋織織做了一堆亂七八糟的自拍動作,包括一張和宋織織撅嘴親親的照片。

結果這孩子直接給發到微博了。

看看評論,一堆吃瓜群眾嚷嚷著「故鄉的百合花又開了」、「吱唔cp是真的!」

更讓人震驚的是,她倆的超話「吱唔西皮」直接給炸了一樣,瘋狂漲粉。

心塞啊心塞。

就怪自己和宋織織倆傻缺,回家了以後倒頭就睡,誰想著看手機了?

江蕪生無可戀,打開了手機流量一瞬間「嗡嗡」的聲音差點把她給震暈了。

曼姐給她發了二十多條消息,了了打了五六個語音電話,就連蕭執……也發了幾條意味不明的消息。

江蕪懊喪地拍了拍腦門,還在路上,就迅速給曼姐回了個電話。

「曼姐我錯了。」認錯賊快,極其上道兒。

「哼,我以後得叫你小麻煩精了。」曼姐陰陽怪氣道。

江蕪扣手指,弱小,又不敢吭聲。

「現在打電話幹嘛?事情都解決了,你缺那點流量錢嗎?」曼姐緩了緩,恨鐵不成鋼地問道。

「不缺。我是真的沒看到,昨天~就是去慶祝一下織織殺青而已。」

江蕪心虛極了,聲音都是小小的。

「小江姐你都不知道,剛發出來的時候微博都炸了。幸虧曼姐及時幫你公關,聯繫了頌華那邊的人,不然你倆的粉絲在立場上還是要撕一撕的。」

廖了了插嘴道。

江蕪汗顏,豈止啊,她和宋織織在外可是對家,估計現在兩家公司的臉面上都不好看。

嚶嚶嚶,太造孽了這也。

「實在不好意思啊曼姐,我以後會注意的。」江蕪充滿歉意地說道。

「你倆以後就走姐妹人設,唉,這也是權衡利弊的結果,私心上呢,我們這邊還是支持你的。」曼姐解釋了一番商量的結果。

江蕪眼前一亮,本來想著以後要避開了,沒想到還能有這等好事。

意外之喜!

又聽著曼姐囑咐了幾句,她才樂呵呵地掛了電話。

「小乖啊小乖,你說我這是不是走狗屎運了,穩拿小幸運劇本。」江蕪心情很好,跟小乖嘀咕了兩句。

小乖看了看自己的小尾巴,又仰頭看了看一臉高興的主人,繼續伸著舌頭呼哧呼哧喘氣。

重新回到家,江蕪才想起來給蕭執回復一條消息。

他可能熱搜剛出沒多久就發了消息,後面可能看著事情沒那麼大,就沒有電話通知江蕪。

蕭執的最後一個問題和剛剛的小孩問的一樣,都是奇奇怪怪的。

「你和宋織織是我以為的那種關係嗎?」

江蕪很快回應:「當然不是,你們可能不了解我們女孩子的相處方式,親親抱抱很正常的。」

不知道蕭執在幹什麼,江蕪還沒把豆漿遞到嘴邊,「叮咚」一聲,信息又來了。

「我進了你們的超話。你們兩個日常的相處也很不尋常。你已經好多天沒聯繫我了。」

最後一句話,江蕪竟然品出了一絲委屈來?

「可是~我~倆~真的~沒你想的~那種~關係~啊~」

解釋到心累,江蕪只能用一堆波浪號表達自己的真誠。

這一邊的蕭執,在接到江蕪消息的那一刻便打斷了執行部長的工作彙報,轉頭膽顫又心驚地和江蕪聊了起來。

生怕從江蕪口中聽到什麼驚天動地的消息。

江蕪不接受自己的喜歡,但是起碼還有機會,如果……

她喜歡女生。

那就全然沒有希望了。

心一直提著,頭上籠罩的烏雲越來越重,辦公室內的溫度也越來越低。

執行部長拿著文件站在原地抹了一把冷汗。

蕭執認命點開了息屏的手機,在看到消息的那一刻緊繃著的心突然放鬆了下來。

寒冰消融,百花盛開。

形容的就是他現在的心情。

激動的心,顫抖的手,蕭執忽略一眾高層緊張的眼神注視,緩緩地在手機上打出了一串字。

「好,我信你,等我殺青,可不可以請你給我慶祝?」

如果直白的方式她不喜歡,那就用潤物細無聲的靠近來證明吧。

良久,蕭執收到了回復。

「好呀。」 是捨生取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