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姐姐,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我都會證明,你是錯的!」

0

然而黑瞳根本就不想去聽。

對她而言,這些,都沒有意義!

更何況,誰勝誰負還不好說……

呯!

帝具八房死死的劈在村雨上。

兩柄刀刃摩擦出火星,姐妹兩人誰也不讓誰。

「不論如何,我都會將你帶回去的。」赤瞳見勸說無用,只能開始使用武力了。

「嘭!」

忽然,一道巨大的震動聲響起,讓地面震上了三下。

「帝國的子民啊,都住手吧。」

一道稍顯稚嫩的聲音擴散至整個帝都。

「陛下?」

所有禁軍在聽到聲音后都是一愣。

無數人將目光匯聚過去,就看到之前對戰的兩人竟然站到了一起?

沒錯,就是須佐能乎和至高王座站在了一起。

「革命軍的,也住手吧。」瑞南平淡的聲音從須佐中傳出。

兩方人聽到命令後退幾步,警惕的看着對方。

然而下一刻,小皇帝語出驚人。

「帝國的子民,從今天開始我就不是你們的皇帝了。」

「嚯?」正在抵禦夜襲成員的艾斯德斯瞳孔一眯。

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小皇帝就繼續到:「我將歸於瑞南大人的麾下,而瑞南大人也將成為新帝國的皇帝!帝國的子民啊,放下武器,和我一起為瑞南大人奉獻力量吧。」

「嘩~」

此話一出,無論是革命家還是帝國軍全部都是一片嘩然。

「什麼情況?為什麼瑞南會成為皇帝?」娜潔希坦驚疑不定道。

但很可惜,周圍的人也和她一樣,陷入了震驚。

「皇帝陛下,您在說什麼?!」奧斯內大臣懵了。

搞什麼鬼?我特么辛辛苦苦搞死你爹媽扶持你上位,不就是為了位於權利的巔峰嗎?

你這眨眼就投降了是怎麼回事。

「陛下,您可千萬不要被蠱惑了,他們是敵人,是企圖覆滅帝國的敵人!快,重新戰鬥吧。」奧斯內大臣攤開雙手,期待的道。

視線下移,看着那如同肥豬一般的大臣,瑞南眉頭一皺,冷哼一聲:「燥舌!」

提起手裏的須佐太刀。

噗!

血花四濺,帝國的邪惡,奧斯內大臣被一刀給切成兩半。

至高王座里的小皇帝看到這一幕神色不變,好似和他沒有什麼關係一樣。

但這一幕卻深深刺激到了其他人。

尤其是夜襲的眾人,全然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

黑瞳看向了同樣一臉不敢置信的赤瞳,嘲諷到:「姐姐,看來你選擇的人也是個慾望作祟的傢伙啊。」

「不可能,瑞南大人明明和我們說要建造人民自己做主的國家的!」

彷彿信仰收到了衝擊赤瞳不敢置通道。

曾經在夜襲里和他們暢所未來的瑞南,怎麼會變成現在這幅樣子。

就在所有人都嚮往那份未來的美好時,希望的寄託卻倒在了另一方。

「這種話放在穿越者身上是不實用的。」

就在赤瞳踉蹌著後退幾步時,整個人跌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

感受到背後的觸感,赤瞳瞳孔一縮,閃身一躍,跳到了一旁,舉起手中的太刀警惕的看着從次元通道內走出的四人。

「你們是誰!」

「你好呀,赤瞳醬。」凌淵笑着對赤瞳揮手。

「群主,請不要這麼輕薄,不然我會斬了你的。」

見到自家姐姐被調戲,黑瞳舉起八房,看着凌淵的下半身,瞳孔浮現一抹寒光。

凌淵:「……」

你這個言行不一的傢伙。 ,

第854章

這就尷尬了

宋三喜這會兒功夫,還沒從病態里擺脫出來。

趕緊的解釋了一番,自然講述病情。

反正,大家都是成·年人啊!

林洛嬌聽了個臉紅心跳,又哭笑不得。

宋三喜最後說:「這真是個苦惱的病,我和有容只能積極面對,不斷尋求治療。」

林洛嬌點點頭,轉過身去,一邊擠牙膏,一邊輕聲說:「其實,蠻好的」

然後,輕然偷笑。

宋三喜鬱悶的苦笑,輕輕的一戳她肩膀,「好什麼喲,唉,苦惱的很。」

「那有容妹子,豈不是幸福的苦惱著?」

宋三喜一笑,「林姐,刷牙。」

他,真不想說分著居呢!

「你叫我姐?」

「有容不叫你姐嗎,我跟著她叫的」

「呵呵,三喜哥,這樣也行?」

「當然,你叫我哥,我叫你姐,各叫各,不耽誤」

「嘻嘻」

「」

等到林洛嬌洗漱完畢,宋三喜抱她回卧室去。

放在沙發上,讓她趴著,準備檢查了。

林洛嬌很自然的,把睡袍擺弄了一下。

這樣,受傷的腰啊什麼的,都展示了出來。

宋三喜一看,那曼·妙無邊的線條,頓時閉眼。

仰天長嘆道:「我太難了!!!」

林洛嬌趴在那裡,回眸看他,興奮的笑了。

笑容,那般迷人。

可惜,他,沒看見。

但她,開心,享受這樣的時光。

「三喜哥,難什麼啊?是不是我的傷,恢復的不怎麼樣啊?」

宋三喜低頭,睜眼看看,感覺頭暈目眩。

鼻子,一陣陣發熱。

手上動作了,得先看看溝子做手術的地方怎麼樣了。

「不,挺好,這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林姐,回頭,兩隻蝴蝶變成一隻單飛了。」

「啊」

林洛嬌想起兩隻蝴蝶的梗,紅透了臉。

然後,宋三喜檢查了腰尾椎的部位,手很輕柔的按壓,詢問。

林洛嬌,心跳很快。

但,還是很配合宋醫生的。

等檢查完了,宋三喜轉身,去一趟衛生間吧!

林洛嬌趴在那裡,回頭看他。

怎麼都感覺,這腳步,像逃。

褲子,都要飛起來了。

她,又笑了

其實啊,男人,就得腰好,腿好。

她,過來的人,懂!

沒多久,宋三喜出來。

恢復了平靜自然,這感覺真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