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這麼久不見,來看看你們,順便有些事情想要和大長老商量一番!」

0

孔老三自然不會拂了兩個丫頭的心意,索性便順著對方的話頭說了句。

待到大長老將兩個興奮過頭的丫頭打發離去后,才大有深意的說了句,「這兩個丫頭,對你倒是喜歡的緊。

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說吧,老身也不喜歡拐彎抹角。」

不待孔老三開口,大長老便語氣一轉道。

聞言,道人沉吟半晌,緩緩點了點頭,「佛塔之行已然臨近,孔某卻只聞其名,對其一無所知,雖說大長老保證沒有生命危險,不過孔某並不喜歡這種兩眼一抹黑的感覺,若是方便的話,還望大長老能夠將佛塔的消息如實相告,這樣也能讓孔某心裡有些準備。」

「呵呵,老身已經說過,三年後

出發之時,自會將佛塔有關的一切消息如實相告,閣下難道連這點耐性都沒有了?」

大長老說著,搖了搖頭,一副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見狀,道人似乎早有所料,僅僅點了點頭,「如此,為了此行的安全,不知可否借用一下貴族的五彩鏡面空間?如今孔某距離金丹後期已然不遠,若是能夠在這最後三年得以突破……」

「呵……當初閣下救了青青、紫吟兩個丫頭,又幫老身煉製出了幾枚「分血歸元丹」,老身才破例讓你進入那裡的。即便是我們蚌女一族,能夠有資格進入五彩鏡面空間的也沒有幾個……你可聽聞過「五色神光」的傳說?」

孔老三話音未落,便直接被大長老生生打斷,聲音中甚至有些薄怒,只是說道最後,似乎又想到了什麼,語氣漸漸地緩和下來。

「五色神光?難道貴族的五彩鏡面空間,便是和這「五色神光」有關?」

孔老三眉頭微皺,搖頭問了句。

「你不知道也正常,這也算是我們蚌女一族的辛秘。傳聞宇宙未開之時,天地混沌如雞子,彼時陰陽未定,五行不分,萬物混雜一片。後來隨著天機演化,清濁漸離,陽清為天,陰濁為地。太陽聚日、太陰凝月,五行交融,演化萬物。而這「五色神光」同樣是先天而生,凡五行之力凝聚之物,只要被「五色神光」刷中,立刻便要回歸五行本源之氣,從天地間徹底消失。

後來這道天地所生的「五色神光」生出了自己的意識,化為五色雀鳥,遁破此界,逍遙而去。我們蚌女一族雖說實力不強,不過體內好歹也殘留著一些五彩雀鳥的血脈,這也是我們蚌女一族能夠在此界立足的根本所在。

和其他妖族不同,我們蚌女一族乃靈貝脫生,體內血脈不可再生,用一些便少一些,每當有族人死去,體內血脈都會結成靈珠,繼續傳承給下一代。當初破例讓你進入那裡,已經是我們蚌女一族最大的誠意了。

不過,為了兩個丫頭,閣下想再次進入五彩鏡面空間的話,倒也不是不可以,只要……」

大長老話音未落,孔老三已經緩緩搖了搖頭,臉上掛著一抹瞭然之色,「既然已經知道了這些,孔某自然不會在讓大長老為難,這便告辭了。三年後自當前來。」

孔老三說著,已經起身朝外走去,不過就在轉身的同時,似乎又想到了什麼,「苗兒和兩個丫頭頗為投緣,若是大長老不介意的話,可否讓苗兒暫且呆在這裡,三年後孔某自會將她帶走,如何?」

「呵呵,閣下既然開口,這點小事自無不可!」 「當初人、魔相爭,以人族最終勝利而告終,神州大地,人族獨大。一些人族先輩吸納天地靈力,成道做祖;一些人族先輩模模擬魔一族,吞納天地魔氣,化為魔道巨擘。洪荒末期,人族分離,爆發正、魔大戰,魔道戰敗,留下種種修鍊神通法術后,漸漸消散於天地間。

正道人族獨霸洪荒,隨著時間的推移,正道人族內部矛盾逐漸激化,佛、道漸漸分離,背道而行。近古蠻荒時期,佛道相爭,佛教不敵,道教獨大。

如今的神州大陸,人、妖二族並存。」

碧波如洗的海面之上,孔老三、梵苗兒、蚌女一族的大長老、朱芍、溫黃一行五人盤踞在一片十丈大小的五彩扇貝上,扇貝浮在海面,以一種浮光掠影的速度朝著某個方向疾馳而去,一眼望去,如同綿延在海面上的五彩絲線,速度快的不可思議。

孔老三話音剛落,一旁的大長老便點了點頭,望向道人的目光中透出點點讚許的意味,「不錯,能夠了解到這些已經很不容易了。近古蠻荒時期只是一個大概的推斷,具體多少億萬年誰也不清楚。彼時乾坤陰陽未定,生靈的實力境界並未受到這方天地的壓迫,生靈的實力要比現在強得多。當初此界陰陽初定、五行流轉。卻有傳聞中極樂世界的佛陀化身降臨此界,傳下十方佛法,凝聚了大批信眾。

後來,佛陀化身依託信眾之力,在此界中央、傳聞中茫茫無盡的湮天大洋中心處,以巨輪狀的鐵神山包裹,依託天地洋流自然之力,凝聚了一座高達十六萬八千由旬的須彌山,一半沒於海面之下,一半插入蒼穹虛空之上。按照現在的說法,一由旬約莫三千三百六十丈。 史上最牛帝皇系統 可想而知,這座已經建成了的須彌山究竟是何等的偉岸。如果還存在的話,可以說是此界第一神山!」

大長老說著,似乎身臨其境般,眸子中閃過絲絲嚮往。

「哦?這座須彌山究竟有何奇異?後來為何又消失不見了?大長老說的這些,和我們此次佛塔一行有何關係?」

孔老三想了想,索性直接開口道。

「呵……相傳須彌神山有八山八海繞其四周,由四寶所成,北面為黃金、東面為白銀、南面為琉璃、西面為頗梨。而須彌山四方的虛空色,也由這些寶物所反映。方形金山與須彌山間的香水海,充滿八功德水,金山外隔著湮天大洋。

其山直上,無所曲折,山中香木繁茂,山四面四突出,有四大天王之宮殿,山基有純金沙。此山有上、中、下三級「七寶階道」,夾道兩旁有七重寶牆、七重欄、七重羅網、七重

行樹,其間之門、牆、窗、欄、樹等,皆為金、銀、水晶、琉璃等所成。花果繁盛,香風四起,無數之奇鳥,相和而鳴,諸鬼神住於其中。

以上九山、八海及風、水、金三輪所支持。

二十八天之上的須彌山山頂,更有忉利三十三天,其內宮殿無數,乃二十諸天護法天神所居。而我們此行的這座佛塔,據說乃是忉利天覆滅后,須彌山山頂倒塌的一座浮屠智慧塔沉澱后形成的,據說其內藏著無數的兇險、機緣、智慧。具體老身也說不明白,等你去了便知。」

並沒有理會孔老三的催促,大長老不緊不慢的說著,瞥了一眼思索中的道人,繼續開口道,「開始,須彌山並沒有這麼大,不過這座神山好似有情眾生一樣,能夠自我吞噬成長,不過近百萬年的光景,已經成長到不可思議的程度。更是有著吞併神州四部,煉化一界的態勢。

加上佛陀化身仿照天地輪迴,創造輪迴六道,一旦讓其完成,此界便要納入一佛世界的一部分,芸芸眾生從此入佛門,修佛理,再不能存有其他念想。如此一來,便遭到了道教修者的瘋狂反對。」

聞言,孔老三點了點頭,「這便是近古蠻荒時期,佛道相爭的根本所在?」

「沒錯,你了解到這些便足夠了,這也算是自古流傳下來的一些辛秘,當初我們蚌女一族的先祖,那頭先天所化的五色雀鳥,便是被佛陀化身帶離此界,若非我們體內尚有一絲雀鳥傳承,怕是根本不會知道這麼多。」

「孔某還有個疑問,按照大長老所說,當初佛陀化身應該是神通無量之輩,道教修者又如何能夠與之抗衡?」

「呵呵,佛道相爭當然不僅僅是在此界,即便上界也是一樣,有佛陀化身降世,道教人族自然也有著其他大能跨界相助。兩教相爭,綿延數十萬載,最終須彌山被毀,佛陀化身離去,佛教徹底失勢,此後數千年,整個神州大地的佛教信眾被斬殺殆盡,除了偶爾一些古迹外,再無殘留。」

「原來如此,大長老可知那佛陀來處的極樂世界又是怎樣的一種存在?」

孔老三面上露出一抹明了之色,想了想,最後又追問了句。

「極樂世界……按照佛教的說法,極樂世界應該就是苦海的彼岸,不過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老身也不知道。」

大長老說完,瞥了一眼孔老三,眉頭微微一皺,「此次我們前往幻宸境,那裡是蛟龍一族管轄的範圍,你最好將容貌改換一下,否則,出了任何事,老身也護不了你。對了,傳聞你殺了蛟龍一族的三太子,

若身上有蛟龍一族的精血,不妨給老身一些。」

「哦?大長老從何處聽聞的這些?」

聞言,孔老三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也沒有否認,手掌一翻,一隻泛著寒氣的墨色瓷瓶便朝著大長老的方向飛去。

「這些可夠?」

見狀,大長老呵呵一笑,點了點頭,「我們蚌女一族雖說一直盤踞在流漿海溝附近,不過流螢島一戰,倒還是聽說過的。和妖族相比,你們人族雖說勢弱,不過卻好似有著天道的眷顧,當真讓人羨慕不來。」

「天道眷顧?呵呵,若真是如此,西嶺妖洲怕早就改成西嶺人洲了!」

孔老三搖了搖頭,臉上掛著不以為然的神色,顯然對大長老這句話極不贊同。

「天道冥冥,誰知道未來的命運將會如何?三萬年前,妖族勢大,就在你們人族亡族滅種之際,恰好天降魔劫。那場劫難中,你們人族雖說死傷慘重,不過妖族更是元氣大傷。如此,你們人族繼續傳承了三萬年之久。這次流螢島之戰也是一樣,那柄邪劍早不出世晚不出世,偏偏你們北海人族走投無路之時橫空而至。若非得天所眷,哪有這麼巧合的事!」

大長老搖了搖頭,似乎在感慨命運的無常。

「呵呵,這些在我看來都只是巧合罷了,與其感慨這些,不如講講佛塔一行的規矩吧?想要進入佛塔,需要什麼條件?還有,進入之後應該要注意些什麼?」

孔老三毫不在意的搖了搖頭,對天道眷顧一說絲毫不以為意。

「佛塔每隔千年開啟一次。要說規矩嘛,只有一條:生死自負。另外,想要開啟佛塔,需要八族血脈,蛟龍精血便是其中之一。只要是八族後裔,皆可直接傳送進入,當然,其他海族也能進入,不過卻需要躲過那些無處不在的海底黑洞,兇險之極。 巔峰肉身 此行,老身還有要事,不能隨你們一同前往。你就代表我們蚌女一族,其內雖說兇險無數,不過只要不進入最後三層,便一切無礙,不管你在其中有任何所得,老身可做主分你一半。

唉,若非當初祖上定下的規矩,我蚌女一族可懶得去參加什麼佛塔盛會。老身可不願意這些孩子們為了一些身外之物置身於險境。」

大長老說著,撫了撫身側朱芍、溫黃兩位蚌女的長發,有些憐惜的搖了搖頭。

此刻,孔老三眉頭微皺,望了望四周海域,有些疑惑的開口道,「此行並非前往幻宸境的方向,大長老是不是走錯了?」

「呵呵,不急,我們先去和雷鰻一族匯合,再一同前往……」 距離流漿海溝西南約莫一千三百萬裡外,有著一片綿延三萬里的海底銀珊林。四周被三條斷裂淺薄的海脈包裹著,一眼望去,銀茫茫一片,無數雷鰻一族的生靈穿插其中,粗略一掃,足有十萬之巨。

銀珊是一種低矮的海藻類植物,類似於連接成片的細竹,其內中空,每逢雨雷之時,這些銀珊便會化作赤紅之色,將雷霆之力儲存起來,用作平的消耗。這些銀珊,也是雷鰻一族的主要食材。

此刻,就在這片一眼望不到頭的銀珊林上空百丈處,一枚巨大的五彩扇貝靜靜地懸停著。不多時,便有一大一小兩條長過十丈的雷鰻暢遊而來,剛到近前,雷鰻周銀光一閃,直接化作一位人族老者和一位人妖臉的海怪模樣。

剛剛化形,一個閃已經遁入扇貝當中,繼而彩光一閃,直接遁出水面,朝著無盡海幻宸境的方向直直而去。

眼前兩位,正是雷鰻一族的妖祖黃風,其子黃昆。

見到孔老三,黃昆眸子一亮,三步並作兩步已經來到近前,還未等孔老三反應過來,後者已經獻寶似的從口中吐出一藍一褐兩塊三尺大小的獸皮,「嘿嘿,孔老大,你看看這是什麼!」

說著,已經將兩塊獸皮遞到道人手中。

見狀,孔老三也不客氣,直接便展開細細的探查起來,不過隨著越來越深入,臉上的表也越來越驚訝,足足三個時辰后,待到將兩塊獸皮上的內容盡數瀏覽過後,才輕輕放了下來。

足足一盞茶后,緩緩點了點頭,「兩張獸皮一攻一守,的確是不可多得的戰陣之法,若真能按照其上所說,凝聚成型,怕是不在任何神通法寶之下,幾乎能夠以一人之力硬抗億萬戰靈,不再懼怕任何圍攻之法。」

聞言,黃昆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不錯,這種戰陣若能祭煉得法,能夠發揮出的威力極大,不過……」

說到這裡,黃昆卻是止不住的搖頭嘆息。

「不過,不管是作為攻伐大陣的「八寶渡靈開天陣」,還是作為護持大陣的「鐵輪神山菩提陣」,最少都需要上億生靈為載體,並且還要心念唯一、舉止如一、令行齊一。傳聞中,佛陀能夠以口綻蓮花的妙術引導眾生做到外,孔某還從未聽聞有哪種神通能夠做到這一步。當然,若說用傀儡之術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不過億萬傀儡,即便海族生靈無窮無盡,怕也不會如此喪心病狂吧!」

不待黃昆繼續說完,孔老三便介面道,語氣間同樣有些無奈。

「即便能夠做到這一步,接下來還需要讓它們誦持「八寶妙法化生咒」,待到億萬生靈盡數做到心念唯一的地步后,此陣才算有了布置的條件。接下來還有舉止如一、令行齊一。呵呵,這種條件,怕是根本無法達成。」

說著,黃昆頗有些不甘心的握了握拳,「據其上記載,「八寶渡靈開天陣」一旦煉成,便能將億萬生靈凝聚成輪、傘、長、螺、花、罐、魚、蓋等八寶之態,演化凈土,渡萬靈,擁有無窮偉力;「鐵輪神山菩提陣」則是仿照護持須彌山的鐵輪山凝聚成型,一旦祭煉成功,則擁有亘古不朽之力。」

「你說的不錯,這兩道戰陣的確非人力若能達成,不過,若是有著cāo)控人心的手段,倒也不算太難……」

孔老三淡淡的開口道,望著手中的兩塊獸皮古卷,眸子中透出幾分思量。

「cāo)控人心?呵呵,這的確是傳說中佛門那些禿驢的手段!」

黃昆有些意興闌珊的搖了搖頭,「這兩張獸皮就送給你了,此次佛塔一行,全賴孔老大照應了!」

聞言,孔老三心頭一動,倒也沒有客氣,「這些獸皮孔某的確有些興趣,不過我這人從不喜歡佔人便宜,這些靈石你暫且收著。至於佛塔一行,我們既然同行,自然要守望互助!」

孔老三說著,手掌一翻,一枚沉甸甸的儲物袋已經落在手中,輕輕一拋,便落在對方懷中。黃昆也不客氣,直接大口一張,將儲物袋吞入腹中。

遠處,一直關注著兩人的雷鰻妖祖黃風見到這一幕,暗暗點了點頭。

五彩扇貝的速度極快,依託周五彩霞光的寂滅之力,將前的五行之力生生刷滅,繼而依靠後靈力的推動,隨波逐行,速度之快,超乎想象。

當初孔老三、熾雲被雷妖族一路追殺,足足逃遁了七十餘年,才堪堪達到幻宸境的邊緣,如今再次來到這裡,僅僅只用了不到二十年的時間。

只是當一行七位來到這裡后,看到的,卻是一個四分五裂的幻宸境!

「這是……」

眼前所見,實在有些超乎想象:劍氣縱橫三萬里,一劍寒光十九州。原本渾然一體的幻宸境,明顯是被兩道驚天劍芒斬成了四部分。

此此景,孔老三第一時間便想到了當初流螢島一戰時,

忽然出現的那道裂海邪劍,也只有它,才能做到如此地步。

「幻宸境難道遭遇了大敵?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黃昆有些不可置信的驚呼道,就連側的妖祖黃風、蚌女一族的大長老同樣面露驚色,只是很快便反應過來,「先下去看看吧,問問什麼況!」

大長老說著,五彩霞光微微一卷,便朝著下方疾馳而去。

按照之前的約定,孔老三等人要在幻宸境中停駐兩年,之後憑藉蛟龍一族的傳送法陣直接渡到佛塔所在的無盡海邊緣、靠近南海之地。

兩年時間的話,倒是足夠做許多準備了。

巨大的五彩瑪瑙打造的酒樓中,化暴水烈猿的孔老三一邊聽著周圍海族的交談闊論,一邊暗暗思索著接下來的行動。來到幻宸境中已經足足七天了,這段時間中,道人已經將這裡的況摸了個七七八八。

正如孔老三所想的那般,約莫三十年前,邪劍從天而至,滔天凶焰實非生靈之力所能抵擋,僅僅兩劍,便將整座幻宸境撕裂開來,並且吞噬了蛟龍王的神魂,bī)得蛟龍一族遁走遠海。如今的幻宸境,由虎喙鳶、赤血鯊、龍象龜三大海族共同打理。

巨型五彩瑪瑙晶石打造的長街商鋪、白玉琉璃、七彩景燈鱗次櫛比,即便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大災,這座存在三萬年之久的幻宸境,依舊透出奢華、大氣、迷離的味道。

「七彩寶」,原本由蛟龍一族管轄,幻宸境中佔地面積最大、物品種類最全,同時也是最為豪奢,最為氣派的一座臨街商鋪此刻已然化作一片飛灰。

劍光之下,除了這尊亘古長存的馱海巨黿毫髮無損外,其餘一切皆化為了虛無。三十年過去了,由於劍氣不滅,整座幻宸境依舊維持著四分五裂的狀態,根本無法修復。

距離七彩寶原址西側十五丈外,一座由三大海族共同建立,無論規模、氣勢、奢華程度絲毫不輸當初七彩寶的「三寶海樓」雄偉矗立著。

「三寶海樓」包羅萬象,其內物品一應俱全,並且還兼顧一些其他功能,算是如今幻宸境中的標誌建築。

剛剛踏入大,一股濃烈的香味兒撲面而來,孔老三鼻子抽了抽,實在有些不習慣這個味道,直接便朝著樓內一位侍女打扮的海族走去,悄悄說了兩句什麼,卻見後者神色一喜,領著道人便朝著二樓行去,一副急切匆匆的模樣。 卷翠珠簾,缽體大小的珍玉嵌在四周,淡淡的幽香繚繞,給人一種舒適到極點的享受。面前,拳頭大小的琉璃盞中盛滿了淡青色的靈液,味道香甜,類似於果酒。孔老三一邊靜靜地品著靈液,一邊觀摩著四周奢華到極點的裝飾,只是內心深處,卻一片平靜。

不多時,一位背負寶甲,子有些佝僂,化作人族模樣的大妖走了進來,看到孔老三的模樣眉頭悄然一皺,不過還是笑呵呵的招呼道,「原來是暴水烈猿一族的道友,幸會幸會,老夫祖緣,忝為龍象龜一族的外門管事,道友有什麼需求,儘管說來便好!」

祖緣淡淡的開口道,聲音說不上絡,卻也不顯得冷淡,給人一種恰到好處的感覺。

「這些材料不論多少靈石,有多少要多少。」

孔老三也懶得廢話,手中摸出一根白色的玉簡,直接便拋給對方。

下意識的接過手中,祖緣點了點頭,「老夫需要一些時間,閣下稍待!」

說著,已經將玉簡貼於眉心,這次足足半刻鐘后,待到孔老三將面前的靈液一飲而盡,見到對方還在仔細探查,不由得撇了撇嘴。

「呼……道友需要的靈材著實不少,老夫已經仔細看過了,近五百種靈草靈藥,老實說,我們「三寶海樓」雖說匯聚四海,不過能夠拿得出來的,僅僅只有不到兩百種,玉簡中的靈材太過珍貴,很多都不是我們西嶺特產。」

又過了半個時辰,待到祖緣抬起頭,面色有些難看的開口道,望著眼前這位大妖的目光中,明顯透出幾分探究的意味。

「哦?能夠拿出來兩百種?有多少儘管取來,靈石不是問題!」

孔老三有些意外的開口道,平靜的聲音中,透出絲絲欣喜之意,原本按照道人的估計,「三寶海樓」只要能拿出百餘種,便算是謝天謝地了,如今看來,自己還是小覷了海域的富饒程度。

祖緣點了點頭,不過面上卻是呵呵一笑,「實不相瞞,這些材料的價值太過珍貴,就如玉簡中記載的星灼石,巴掌大小的一塊,便要三萬靈石,按照玉簡中的量來算的話,單單這一項,便要三百萬靈石左右。加上其他一百八十四種靈材,即便按照最低的價格來算,也要三億七千四百二十八萬靈石,這還是老夫主動給抹去了零頭。當然,若是道友用上品或者極品靈石來付的話,老夫可以再便宜一些。」

聞言,孔老三面色

如常,隨手一翻,一枚早已準備好的儲物袋便朝著對方拋了去。見狀,祖緣面上閃過一抹明顯的驚訝之色,望了望孔老三的方向,又掂了掂手中儲物袋,似乎仍舊不可置信,直到心神沉浸,如山的靈石出現在眼前時,才堪堪反應過來。面上閃過一抹大喜之意,「呵呵,沒想到道友家竟如此豐碩,是老夫怠慢了,道友稍待片刻!」

祖緣抱著儲物袋,宛如抱著個金娃娃,那股小心翼翼的謹慎勁兒,看得孔老三直搖頭。只是此刻道人心頭同樣有些無奈,即便當初從蚌女一族搜颳了不少,經此一次后,也已經所剩無幾了,如今上滿打滿算,也只有十萬靈石左右,想要再做些其他事,可就有些不方便了。

就在道人心思浮動間,拳頭大小的卷翠珠簾波動間,一頭與自己一般無二,渾粉毛,奇形怪狀的暴水烈猿走了進來,不由分說便如纏人的水蛇般朝著自己上貼來,口中直呼著「郎君」之類的污言穢語。

這般模樣,明顯是想要「色」自己。見狀,孔老三眉頭大皺,還不待對方靠近,直接一巴掌給扇出了門外,血跡飛灑,死活不知。

足足兩個時辰后,待到祖緣再次踏入雅閣,一張老臉滿是糾結的神色,「抱歉抱歉,實在是下人自作主張,還望道友勿怪。」

說著,一個托盤已經奉了上來,「一百八十五種靈材,一樣不少,並且都是足年足分,葯完好。道友可仔細檢查一下。另外,這一壇「碧波靈液」便算給道友壓驚了,還望道友勿怪!」

祖緣說著,又從后取過一隻頭顱大小的碧色酒罈,直接便遞了過來。

待到將所有藥材檢查完好后,孔老三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錯,的確都是一些上等靈材。另外,不知貴樓能否煉製人族陣法?」還有,我這裡有殘缺的古陣,若是貴樓有誰能夠修復的話,價格好說!」

手掌一翻,便將儲物袋收入袖中消失無蹤,繼而又回到桌前坐了下來,這般模樣,明顯還有其他生意。

見狀,祖緣面色一喜,同樣坐在對面,只是聽到孔老三所言后,原本期待的神色逐漸多出了一抹沉吟,好半晌后才緩緩點了點頭,「我們龍象龜一族中的確有位長老對陣法一道頗有研究,不過……」

「道友有何問題儘管明言。」

見到對方並未一口回絕,孔老三面色一喜,直接開口道。

「問題倒是沒有

,不過那位子古怪,即便我們本族道友找他煉製陣法也是時時拒。我倒是可以幫忙引薦一番,不過究竟成與不成,老夫可不敢保證。」

「原來如此,那一切就拜託道友了!另外,不知這裡有沒有五行精氣出售?」

「五行精氣?呵呵,道友倒是給老夫出了個難題。五行精氣雖說算不得什麼了不起的東西,不過想要獲得,只有憑藉水磨的功夫,花費大量時間去提煉凈化,一般況下根本不會有人專門煉製這種材料……」

說道這裡,祖緣似乎又想到了什麼,「道友若真想得到五行精氣的話,我這裡倒是有個機會能夠獲得水之精氣,不過現在還不能確定,道友不妨留個住址,一旦確定的話,老夫也好及時通知道友,如何?」

聞言,孔老三自無不可的點了點頭,「如此,便多謝道友了,不知那位陣法大師住在何處?若是道友有暇的話,不如這就前去吧!」

「也好!」

說著,兩人也不遲疑,直接遁出「三寶海樓」,朝著幻宸境之外西北方向疾馳而去。

距離幻宸境約莫六百裡外,有座無名的黑石島礁。島礁不大,露出海面的部分僅僅三十餘丈,不注意的話根本看不到。水面之下,與海底海脈接連一體,中間以三條粗大的鐵鎖相連,這般模樣,像是一個氣球。

這座島礁,根本就是漂浮在海面上的存在。只是從虛空望去,眼前除了湛藍的海面外,察覺不到任何存在。

「這裡是……」

半個時辰后,兩道人影堪堪來到這裡,隨著祖緣嘴唇翕動間,僅僅一盞茶的功夫,原本碧波無恙的海面上,忽然泛起絲絲漣漪,同時,海面水波竟如同退潮的河水般,朝著四周飛快的退了去,露出一大片懸浮礁石。

見狀,祖緣也不客氣,招呼一聲,直接便朝著島礁上落了去,后,化為暴水烈猿的孔老三緊緊隨著。

「七長老可在?老夫祖緣,此次登門主要是受人所託,幫人引薦,這位暴水烈猿一族的道友想要煉製一陣法,另外,手中還有一殘缺的古陣想要……」

祖緣話音未落,一道充斥著不耐的憤怒聲已經從島礁深處傳來,「殘缺的古陣?哼,若真是古陣,一切好說,若非古陣,哼!」

聲音落下的同時,石壁之上黑光一顫,直接消失的無影無蹤,同時,一道黑黝黝的丈許洞口落入眼帘! 足足三個時辰后,兩道流光破海而出,朝著幻宸境的方向緩緩飛去。

此刻,孔老三臉上透出一抹掩飾不住的遺憾,而旁的祖緣則是一臉歉然,有些不自然的開口道,「實在是抱歉,老夫也沒想到七長老會直接拒絕,讓道友白跑一趟,抱歉抱歉。」

「道友不必介懷,起碼「殺」「幻」二陣,七長老還是答應幫忙煉製的,這無名陣圖也是在下無意中謄錄下來,本來也只是抱著萬一的希望,這個結果,也算在預料之內。」

孔老三tian)了tian)嘴唇,頗有些不甘心的說道。想到先前那位七長老剛剛接過當初自己在火山底謄錄的七枚疑似上古傳送祭壇的陣紋后,便乾脆利落的直接拒絕,甚至連理由都沒給一個,道人便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留下「羅剎天殺地幻鎮靈大陣」的煉製之法及兜里最後十萬塊靈石、約定三個月交貨后,兩人便直接破海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