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怎麼頭有點暈暈的?」

0

葉飛摸了一下腦袋,然後便是倒在沙發上,嚴雅莉看到葉飛倒下,便是看了看,她嘆息一聲,然後便是脫下自己的衣服,只留下內衣穿著,嚴雅莉邁著玉腿朝著葉飛走去,她緩緩的壓住葉飛。

然後解開葉飛的扣子,葉飛假裝昏迷,不知道這個妞要幹什麼,這是要睡自己啊,此時葉飛上衣的扣子已經被解開了三個。

葉飛直接睜開眼睛,和嚴雅莉四目相對,而嚴雅莉正解著葉飛的扣子,她渾身上下只穿了內衣內褲,二人相互看著,嚴雅莉的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啊啊啊!」

嚴雅莉連忙雙手捂著身體,她背對著葉飛,整個人蹲下,給葉飛留下一個光潔的背影。

「你怎麼沒有昏迷,你你你……」

嚴雅莉的語氣都顫抖無比,她感覺好尷尬,好丟人,這一切葉飛竟然都知道。

葉飛拿起一隻龍蝦開始剝著。

「說,幹嘛?」

葉飛的語氣冷了很多,他不知道嚴雅莉這是要幹嘛,嚴雅莉沉默著,只有葉飛剝龍蝦的聲音。

「我嚴家的羅漢翻天印對我們嚴家人來說至關重要,我希望你得到我的身體后,就不要把我們嚴家的東西流傳出去,還有你在我嚴家留下的那幾個大字,也毀了吧,我嚴家很丟人的。」

「我願意用我的身體作為籌碼,換你平息憤怒。」

嚴雅莉站起來,整個人面對著葉飛,她的臉色紅潤無比,身體白皙,脖子以下不可描述,葉飛淡淡的看了一眼,便是站起來。

「神經病!」

葉飛站起來就離開這裡,屋內啪的一下就關上了,嚴雅莉看著葉飛離開的背影,內心有些悲涼,她本想先斬後奏,等葉飛醒來,生米煮成熟飯,再和葉飛談條件,可是現在葉飛直接離開了。

嚴雅莉內心很亂,葉飛會不會認為自己是隨便的人,會不會給一個不好的印象,自己這樣做也太有失身份了。

「這是什麼?」

嚴雅莉忽然看到桌子上的一道符咒,她緩緩的拿起來,那道符咒上拆斥著力量。

嚴雅莉緊緊的握著葉飛留下的符咒,她心情複雜。

「他是正人君子,還是我魅力不夠?」

嚴雅莉皺著眉頭喃喃自語,葉飛剛才完全可以繼續裝昏迷,但是葉飛卻沒有那麼做,嚴雅莉有些搞不懂葉飛了。 ,

第611章

「我媽早幾年就過世了。家裡,就我和我爸。還有個,不怎麼來往的姐姐。你的條件,完全符合我爸的標準,他一定不會有意見的。」

「哦那我,也得先見見王叔叔嘛!」

「不用了。我要給他老人家,一個驚喜。剛才,他還打電話罵我廢物。我看,到時候辦了證,把你領回家,他還敢說我廢物不,哼哼」

說著,王輝還有點小幻想。

眼前的未婚女友,他還是蠻驕傲的。

畢竟,他覺得褚艷第一次成為女人,是他辦的好事。

實際上,不然也。

褚艷見狀,甜甜的笑了,「好嘛,咱們就一起給王叔一個驚喜嘛!」

「嗯,必須給啊,驚喜到他驚嚇,說呀,這麼漂亮的兒媳婦啊,還是個醫學博士,嘿嘿」王輝,激動,得瑟。

褚艷挺高興,「走吧輝哥,我送送你」

「好!」

「臉上感覺怎麼樣?」

「有你,好多了」

「」

王輝車子開出地下車庫。

剛出去,迎面來的是王文洪的車。

他愣了一下,停車。

那邊,王文洪也愣了一下。

王輝放下車窗,「爸,你到這裡來做啥?」

「關你屁事!公幹!」王文洪看著這廢物兒子包著臉,那狼狽,讓他很不舒服,「你到這邊來做什麼?」

王輝可不想女友在這裡的事,讓老子知道。

便撒謊說:「哦,我到樓上找朋友談點事,剛談完」

正撒著謊,後面有車在按喇叭催了。

他馬上道:「爸,不說了啊,回頭聊」

「滾!」

王文洪黑著臉罵了句,直接進地下車庫。

當然,來這裡,他是戴了墨鏡的。

他的身份不一般啊,讓人認出來可不好。

到了地下車庫,他打開手套箱。

裡面,四部手機。

其中一部,是用來聯繫褚艷的。

王文洪的女人,一人一部手機聯繫。

他想著這是工作日,估計褚艷在上班。

所以,打電話叫她回來。

剛才怒氣沖沖,都忘記打電話叫了。

這邊,褚艷送完王輝,回來。

在沙發上坐了會兒,發了會兒呆。

然後一通收拾,回醫院去。

哪知道,剛到地下車庫。

一出電梯門,便看到王文洪的車子開過去。

嚇的她小臉都變色了,趕緊出電梯,從消防樓梯,向上爬到了一樓。

心臟撲撲跳啊!

還好,心思穩住了。

很快,手機響了。

她馬上接聽。

「趙老闆啊,又想人家啦?」

王文洪氣上了火,嗓子都有點啞,「嗯,是我。你在上班?」

「是啊!在上班呢,好忙啊」

「回來,我都到地下車庫了。」

「啊?這可不成啊,趙老闆,人家今天剛剛來了親戚啊」

「馬的,真是晦氣!」

王文洪氣的,直接把電話掛了。

他這種人,混圈子,混那種職業的,真的很封·建·迷·信。

一慣以來,將女人生理期,視為不潔。

碰不得,手都不能沾,敗運氣。

褚艷長出了一口氣。

哪知道,王文洪又把電話打過來了。

褚艷,只得接了。

沒等開口,王文洪道:「我上樓去一下,給你放張卡在房間里。密碼是你生日,裡面有一百萬。」

「啊?趙老闆,你真好,知道我需要錢」

「別說這些了。今天多的都損失了,我不在乎這點錢的。」 那人不是別人,正是昨天悄悄給他別的統領犯罪資料的牛通。

讓他去調查東谷,肯定很合適。

蕭何立刻打電話把牛通叫來自己的辦公室。

起先牛通也是不敢去,在蕭何威逼利誘,並保證他的安全之後,他才終於肯去調查東谷!

……

「蕭大哥,謝謝你!」申雅緻流著眼淚感激蕭何:「如果沒有你,我昨天可能就已經被侮辱了!」

蕭何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笑著道:「早就跟你說過,有麻煩就來找我,你為什麼不聽話?以後不要這樣了!」

「是!」申雅緻像是犯錯的小孩,低下腦袋。

「你今天還有別的事情嗎?」蕭何又詢問。

申雅緻低聲道:「我昨天去唱歌的那個酒吧已經關門了,我要重新找個工作!」

蕭何語氣嚴厲的對她道:「你不能再去那種地方上班。我先送你回家……工作的事情我會幫你解決!」

「蕭大哥,謝謝你!」申雅緻又感激道。

「不要跟我說這麼客氣的話!」蕭何有些憤怒的道:「你父親曾經是我的袍澤,你是她的女兒,我於公於私都應該幫他照顧你!」

「嗯!」申雅緻低頭回應道。

蕭何馬上打電話叫人安排了一輛車,然後他親自開車送申雅緻回家。

申雅緻現在過的十分凄慘,她繼父公司被衛家的人弄倒閉后,她以前當明星賺的錢全都用來還債了。

她和她母親現在住在郊外的城中村,那裡環境十分的糟糕,但因為在龍都附近的原因,房租也不便宜……不然她也不會到酒吧那種地方去唱歌掙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