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寒,你想我們做什麼,說來聽聽吧。」

0

明肅緩緩開口說道,當年他二十七歲學成歸國,出任大學教授,戰錚樺,傅英蘊,翟國強等等政客,都是他的學生。

明肅本人不喜政界那套虛與委蛇,他專心學術,心中卻是門清。

陸司寒是他教過最優秀的學生,而且其狡猾,精明程度,連他也不是對手。

這不,這一次又被他拖下水了。

「事情是這樣的,南初並不得我父親喜歡。」

「父親一直都希望我能夠找一位家世相匹配的女人。」

「我無奈之下,想著帶南初過過你們二老的眼。」

「如果能夠認個乾親那是最好不過,這樣父親也沒有阻止的理由。」

「這個要求不困難吧?」

陸司寒看向江安,詢問道。

「什麼?」

「南初這麼乖的女孩,戰錚樺不喜歡?」

「他想要什麼樣的仙女吶?」

「這人吶,真是越老越古板,比我們家老肅還討厭!」

「司寒,這件事情就交給你江姨,我明天就去找他理論理論!」

江安氣憤的說,認下乾女兒還不到半小時,但是她全然將南初當做自家人對待。

「謝謝江姨。」

「謝謝乾媽。」

姜南初起身對江安鞠了一躬。

她心中並不在乎戰錚樺能否全部接受她,但有江安出面,戰錚樺想必是不會做的太過分。

「司寒,我看我這個老師的確該退休,轉而喊你一聲老師了。」

明肅無奈的說,多智近妖完全成了陸司寒的形容詞。

餐桌傳來江安和南初的笑聲,一片和睦。

在明家用過晚餐,與明肅夫妻告過別,陸司寒牽著姜南初的手離開。

「司寒,我覺得老話說的真對,人不可貌相,不可道聽途說。」

「我一開始聽到明肅兩字,我還以為是兇巴巴的小老頭呢!」

「其實幹爹是很好說話,很和善的。」

路燈下,姜南初的影子被拉的長長的,她笑眯眯的說道,隨後似是想起什麼,踮起腳尖一口親在陸司寒的臉頰上面。

「我還應該謝謝你。」

「乾爸乾媽他們兩夫婦是很好的人,但我清楚如果不是因為你在中間,這一切不會這麼順利的。」

姜南初認真的說,這一刻她覺得好幸福。

她擁有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陸司寒比她足足大八歲,這並沒有什麼不好,所有的事情他都會安排妥當。

哪怕眼前是狂風驟雨,姜南初都不用害怕,因為有陸司寒會牽著她的手,勇敢直行。

「南初,我為你做的太多了,你只能用餘生來補償。」

「我要你一輩子在我身邊,不要長大,永遠愛我,永遠依賴我,」

陸司寒話音落,一把抱起姜南初往汽車的方向走去。

明家是他這段時間所想到的,最適合出面的人選。

明肅雖然從不理會政治,但是戰錚樺對他十分尊重,明天的一切應該能夠順利進行。

翌日議長府內。

戰錚樺得知明肅帶夫人過來吃飯十分高興。

左等右等到傍晚六點,姜南初率先進入大廳。

戰錚樺見到姜南初,一張臉立刻拉的老長。

「你進來過來幹什麼?」

「稍後我還要見一位尊貴的客人。」

「議長閣下,那可巧了,昨天我乾媽乾爸叮囑我來這,說是一起吃晚飯。」

「什麼乾爸乾媽的?」

「陸司寒和你又在玩什麼把戲。」

「趕緊出去,出去。」

戰錚樺完全摸不著頭腦,隨意的揮了揮手說。

姜南初眨了眨無辜的大眼睛,露出無措的表情,正好讓從外面進來的江安看到。

昨天認姜南初做乾女兒,今天看到她被人欺負,江安怎麼能忍。

「戰錚樺,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不過就是比我的乖女兒晚來一步,你就要趕她走。」

「之前電話聯繫的時候,可是很熱情的,想不到我們過來,你就開始翻臉不認人!」 “黃大仙!”

蘇夢妍指着那婦人,一聲大叫。

“哈?”

衆人大驚全都一臉茫然的朝着蘇夢妍看去。

這時,那個婦人也是猛地擡起了頭看向了蘇夢妍。

“何事?!”那婦人魔音嘯嘯道。

蘇夢妍聽到這聲音,也是心裏一陣發虛。這時他又提了提膽,指着她說道:“是你先偷人家的雞的!難道你就沒有錯嗎?!”

蘇夢妍一臉嗲怒呼哧呼哧喘着粗氣,那黃大仙此時好像也是被吼愣了。

過了一會兒,那黃大仙才冷哼了一聲,說道:“哼,你這女子!你怎知世間靈物之所有,貓鼠天性之規則?!”

黃大仙一聲爆呵,晴空中突兀炸出一道霹靂。

“咔擦”

一聲雷霆,嚇得周圍村民全都顫顫發抖起來。

“那你要怎麼做嘛!你的老婆孩子都歸西了,你就算殺他一百次,他們也沒辦法把你老婆孩子救回來啊!”

蘇夢妍絲毫不懼的吼道。

這時,黃大仙又慢慢的低下了頭,陷入了沉思。

這時趴在地上的小八又動作起來。

“弟子請黃大仙歸位~”

說着他和小媳婦兩人又一次擺到了下去。

“哼!”黃大仙一聲冷哼,瞥看着小八道:“孺子,汝是想由此不了了之?!”

“弟子不敢,此事確無其他妙法。懇求黃大仙歸位…”

小八虔誠的說着,再一次拜倒下去。

“哼!無其他妙法?!”黃大仙冷哼一聲,對着小八說道:“我宗脈不能斷,今日你卻斷我骨血。孺子,如若想讓我了卻此事,需向我供奉未經房事之女子一枚,以延續我族血脈。”

小八聽後心覺不好,又拜倒下去,虔誠說道:“敢問大仙欽點何人?”

“就是她!”

黃大仙一聲冷喝,遙指蘇夢妍。

小八聽到聲音,猛地擺頭看去,發現這個時候蘇夢妍正一臉惶恐的看着黃大仙,接連又看向自己,很是害怕。

這時,小八嘴角抽搐。“霍”的一聲站了起來。

“去你大爺的!敢打老子女人的注意?!你反了天了你!”小八謾罵道。

“你!孺子,膽敢在我面前造次?!”

黃大仙冷聲爆呵。

衆人聽到這話,全都慢慢的後退起來,驚嚇的全都退居到了門口的位置。蓄勢待發,準備逃命。

“呵呵~”小八輕笑一聲,走到了蘇夢妍身邊。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蘇夢妍護在身後。

一臉戲弄的看着黃大仙,道:“造次又怎麼樣?!媽的,給你臉,你還上天了!”

小八破口大罵着。

這時,見那黃大仙轉瞬間,瞬間惱羞成怒,大吼着朝着小八撲了過來:“豎子,納命來!!”。

“我去你大爺的!”

小八見黃大仙迎面飄來,擡起一腳就將他踹飛到了三米開外。

“哈?”全場譁然,滿是不敢相信的神情。

見這時,那個黃大仙附身的老婦人捂着肚子靠牆一點一點的站了起來。

“豎子,你!你!”

“呵呵~我怎麼樣啊?”

黃大仙氣得話說不出,小八一副不把他當回事的樣子說道。

“你,汝之豎子,天道必滅!”

黃大仙一聲爆吼,雷凌涌動。周圍人瞬間膽寒。

但是小八並不爲所動,沒有後退反而朝着他走了過去。

一步一步慢慢的將黃大仙堵在了牆角。

“啪”的一聲抽在了那黃大仙的臉上。瞬間將黃大仙抽懵了。

“尼特孃的挺能嘚瑟啊!閻王爺讓你在這兒打雷下雨,你還用這個嚇唬起人來了你!”

“哈?”所有人都看呆了。這小八到底什麼來頭,先前還對着他虔誠膜拜,現在怎麼還打動手了?

見那黃大仙被抽了一巴掌,瞬間老實了。舉起雙手護在身前,戰戰兢兢一臉驚恐的看着小八。

“吾,小仙不知您大駕光臨,還請恕罪~”

黃大仙說着慢慢的拜服了下去。

“呵呵!”小八笑着又一把揪起了它,抓着衣領拎在手裏,一副兇惡的樣子看着他它。

“怎麼?這就完了?”小八一副凶神惡煞的看着黃大仙。

見這時,黃大仙已經被小八的眼神給嚇傻了眼,連連哽咽。

“吾,不不不,小仙不知道您之尊容,還請見諒!”黃大仙說着就要拜服。

小八見狀,又用了揪了他一把,將他凌空揪起,呵道:“別說那些沒用的!來點實際的!”

“不,吾不追究了!”黃大仙惶恐道。

“你不延續骨血了?”小八冷聲問。

“額,吾,元壽還升到了兩百有餘,來日定將有我祖女輩,骨血之事不足以慮。”

“這就完了?”小八得之進寸道。

“額…從今日起,幽谷村定將風調雨順,並且小仙再也不來這兒覓食了。”

“哼!這還差不多!”

小八說着,將那黃大仙慢慢的放下了來。

黃大仙一着地立馬撲倒在了地上,虔誠十分,絲毫不敢造次。

“好了,你退下吧!切記你今天說的話,如果膽敢再次害人,定讓你灰飛煙滅!”小八揹着手凜然道。

“是,小仙記下了~”

黃大仙說完,化作一道青煙從那老婦人身體內冒出,飄蕩着離去了。

“媽!”

小媳婦見老婦人要到,連忙跑過去一把扶住了她。這才讓老婦人沒有摔倒在地。

這時,小八淡淡的說道:“你們殺了它一家,她這一嘴牙齒,就當償命了。你們也要謹記,世間生靈不可以隨便屠殺。否則必然招災惹禍!”

小媳婦聽到小八這話,頓時戰戰兢兢。

將老婦人安頓好後,連忙拜倒在了小八的面前,叩首道:“是~我記住了….”

“哼~”

小八輕輕一笑,拉起蘇夢妍的手,排開衆人走出門外。

回到了蘇夢妍奶奶的家裏。

鮮妻買1送1:寶貝,叫老公! 一關門,小八心裏一陣暗爽。雖然這種情況他已經經歷過無數次了,從小到大一直在裝B,但是依舊讓他感覺非常的通體舒坦。這種被人膜拜的感覺,百試不爽!

進門後。

蘇夢妍無語的看着旁邊一臉猥瑣“嘿嘿”傻笑着的小八,不知是該高興還是該憂愁。

果然,下一秒,背後傳來了“砰砰砰”的敲門聲…. 第489章我終於要娶到你了

戰錚樺聽著江安的訓斥聲,滿滿的都是不解。

「議長閣下,江姨是我的乾媽,明先生是我的乾爸。」

「對,沒錯。」

江安一口承認,緊接著陸司寒與明肅也進入客廳。

「今天過來不僅僅是吃飯,還為了給我寶貝女兒找回場子。」

「錚樺,我聽說你現在也搞起門第之間了,這可不利於你的議長形象。」

江安幽幽的說,語氣中威脅意識十足。

「我哪會有這麼迂腐的思想,都是孩子們誤會。」

「江姐,明老師,趕緊坐。」

戰錚樺笑著說,但表情絲毫不見半分喜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