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死吧!」秦毅卻沒有想要和這傢伙解釋下去的心情,立刻運起手中的力量。

0

下一刻,周圍的金色光芒更加濃郁,而那些血紅的火焰也任然在不斷的燃燒著。

「啊……」邪神本以為自己可以輕鬆對付秦毅的這攻擊,卻沒想到其中所包含的力量,竟然是他無法抗衡的。

一個不經意的瞬間,邪神就被秦毅的力量打在身上。

任何反抗都沒有作用,邪神引出自己身體裡面的血液。對著秦毅,祭出鮮血:「今天我們棋逢對手,但是誰死這還真是說不一定的事情!」

邪神自信只要他拿出了自己的滅神之血,就一定能夠放倒秦毅。

只是秦毅卻站在邪神的對面,一個微笑之後,也學著邪神的動作,從眉間逼出一滴鮮血來。

「難道你的實力已經是一個大帝了?」邪神忽然覺得自己的手有些酸軟。

如果一個是對付一個實力強大點兒的人,那麼他的血是絕對足夠了的。

可是如果對方是一個大帝,而且也祭出了大帝之血的話,那麼他應該是沒有任何勝算的。

「怎麼回事?」 本宮玩轉高科技 邪神再次抬起手來,就算沒有贏的可能,他也要試著最後一搏,或許能帶來什麼希望也不一定呢。

可是令他沒想到的是,在他運起元氣的那一瞬間,身體裡面就如同被掏空了一般。

而且,元氣在他的手上,似乎變得厚重起來,完全由不得他控制。

「啊……」邪神抵抗不了秦毅身上釋放出來的力量,被這力量重重的打在身上。

一瞬間就跌落在地上,口中的鮮血不斷溢出。

而他的肉體此刻也漸漸變得透明,整個身體就如同被風吹散的塵埃一般,漸漸的消散亞賽空中。

「臭小子你這算什麼本事? 少將的野蠻嬌妻 全都是利用別人的力量來和我抗衡,要是有真本事,就拋棄這一切和我痛痛快快的打一場啊!」

邪神任然是非常不甘心的,畢竟他才剛剛復活,九要經歷這樣的事情。

「你廢話真多!」秦毅運起強大的金色光芒,沖向邪神的胸口位置。

此刻,邪神身上所有的力量都被秦毅手中的金光給提取了出來。

而這力量落在秦毅手中的那一刻,瞬間被他凈化成自己的力量。

「你……」隨著身體的漸漸消散,邪神最後還來不及說什麼的時候,就已經消失在空氣之中了。

「你、你的實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安妙音上前驚訝的看著秦毅。

就算一切已經過去了,可是她心中的震驚卻還沒有完全過去。

畢竟當初她和秦毅相識的時候,秦毅的實力還沒有到達如今的境界。

這些年來她一直以為自己的機遇不錯,可是她的實力任然沒有到達能和門主抗衡的境界,更別說是後來出現的一定邪神了。

可是秦毅卻能和他們抗衡!

「我這段時間的經歷有些豐富,等以後有時間了我們再說吧!」對於過去的事情,秦毅不是很願意一直掛在嘴邊。

「對了,你知不知道這山上什麼地方有黑鳳羽這種東西?」

秦毅看了一眼這周圍的一片狼藉,他希望一切不要白費。但願能夠找得到黑鳳羽,這樣的話父親也就有希望了。

「你找這東西做什麼?」只是聽見秦毅的這句話之後,安妙音卻是整個人都警惕了起來。

「怎麼了?」 寵妃妖嬈:撲倒腹黑王爺 秦毅有些不明所以,這東西有什麼值得忌憚的嗎?

「屍骨門的門主就是因為修鍊邪功而需要黑鳳羽來調整自己的身體,難道你也是?」安妙音不在繼續掩飾,她需要直接問清楚。

畢竟她在來這兒之前,從來沒有見到過這傳說中的黑鳳羽。而這她所知道的黑鳳羽的唯一的功效就是調整被邪氣所影響了的身體。

而她親眼見證了屍骨門門主的邪惡,不願意秦毅變成下一個屍骨門門主。

「你放心吧,我沒事!」秦毅無奈的搖頭,眼神中卻都是溫柔。

「你放心吧丫頭,這傢伙只是想要黑鳳羽去救治他的父親而已。黑鳳羽不僅僅可以調整被邪氣所影響的身體,還能對一些身體上的傷進行恢復!」

青凌臉上的笑容非常明媚,他也有些欣慰竟然還有這麼個人願意關心著秦毅,這還算不錯。

「真的?」安妙音將信將疑的看向秦毅。

她不明白自己究竟應不應該相信他們說的話,但是當她接觸到秦毅臉上那一如既往的明媚笑容時,安妙音瞬間做出了決定。

「我帶你們去拿吧!」是啊!她在猶豫什麼呢?

如果真的是秦毅也修鍊了邪功,她也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救治。而救治的前提還不是要替秦毅調整身體嗎?

在安妙音的帶領下,秦毅很快就找到了傳說中的黑鳳羽。

當看到這小小的東西時,秦毅的心裏面還是非常高興的。畢竟這東西他可是期盼了許久的,如今終於拿到手了,但願一切可以如願以償吧!

「我現在就回去救治我父親,如果能夠救治好他的話,所有的事情就都可以落幕了。」他秦毅唯一的心愿就是要讓自己的加人長生不死,讓他們永遠陪伴在自己的身邊,也讓自己有能力去保護他們。

而這些願望眼看著就要實現了,至於長生不死這個遠大的夢想,他會帶著大家一起修鍊的。

等將來有了一定的成就時,一切就會順理成章的達成了。 「秦大人回來了!」相比於來時的路,秦毅返回時就快了許多。他才剛剛到達天外天華夏的門口時,就已經有一群人圍上來了。

而秦毅也是喜笑顏開的樣子,他再次從自己的空間裡面掏出一些丹藥分發給大家。

「我只是回來看你們一眼,以後再這天涯城中,有蘇家保護著你們。你們就只需要好好的去修鍊,提升自己的實力就行了。」

「這段時間你們確實也有了一定的進步,我希望這樣的事情能夠一直持續下去。這樣的話,我們夏族人才會有希望!」

終於在這些人的身上,秦毅看到了星星點點的希望。

又或許是被壓抑久了吧,這群人拼搏的精神都得唱得不錯。秦毅可以看得出來,他們的實力之所以能夠在短時間之內這麼突飛猛進,一定是他們日以繼夜的修鍊而得來的結果。

「秦大人你就放心吧,我們一定會抓住每一個修鍊的機會的。從此以後我們夏族人也不會再受到任何人的欺負了!」

在許久的壓迫之後,才終於贏來的這點兒尊重和幸福生活,他們是無論如何都一定要爭取的。

「報告!」這時候門口跑來一個氣喘吁吁的人,對著秦毅就是一個恭恭敬敬的鞠躬。

「有什麼事直接說吧!」秦毅有些被這個人的態度給嚇到了。

「秦、秦大人,我們在天涯城郊區中發現了郝琳!」那人急忙抬起頭來,萬分驚喜的看著秦毅。

「你說什麼?」郝琳?

當初他被天涯學院的那些所謂的神君追殺的時候,就是郝琳在幫助自己解脫的。

來到這裡之後,他就已經在留意有關於郝琳的一切消息了。

可是,他卻驚訝的發現,郝琳活不見人死不了屍的。

所以他還以為郝琳早就已經遭遇不幸了,卻沒想到如今會突然有郝琳的消息了。

「我說……」

「現在就帶我過去看看!」還等不及那人回話,秦毅就大跨步的走出了大門而去。

那人一愣之後,也快速跟上了秦毅的腳步。

「在哪兒?」兩個人快去來到郊區,看著這裡一片荒蕪,秦毅有些不悅的皺了皺眉。

夏族人是沒有理由騙自己的,那麼這就只能說明郝琳確實是出現在這裡過,可是此刻卻什麼都沒有了。

就連人的氣息都沒有,這也不排除是有人故意用郝琳的消息將他給引出來的。

可是她想不清楚會是什麼樣的人,竟然知道他在尋找郝琳,而且還這麼準的就讓夏族人來給自己報信了。

這個人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和夏族人有所聯繫的人。

「出來吧!」秦毅緩緩閉上雙眼,感受了一下周圍的情況。

他驚訝的發現這裡是沒有人,可是卻有一些怪異的東西。

「你沒有想到吧?你一直在尋找的郝琳,其實就在我們元家人的手中。而你們夏族人,就算是得到了你的恩惠如今也已經過上了好日子了。可是,卻還是改變不了骨子裡面的賤,只要有點兒錢,就會不顧一切的衝上來為我們賣命。哈哈……」

元家的元傑從地下緩緩冒出個頭來,看著外面的秦毅。

他忽然覺得整個人的心情無比的暢快。

「原來你們元家還沒有死絕呀?但是我以為全都死光了呢!」秦毅有些不在意的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力量。

不知道這個對付邪神都那麼強悍的力量,在對付這種尋常人的時候,會是什麼樣的呢!

「哼!你真是夠狂妄的,我們元家從來都不缺人。你以為你殺了幾個,就已經將我們全部殺光了嗎?告訴你,只要我們願意出錢,就算是你們夏族人也都會為了我們賣命,將你帶來這裡不是嗎?」

元傑一邊悠悠然的說著這句話,一邊朝著帶秦毅來這裡的那個夏族人看了兩眼。

「我……秦大人,我沒有!事情不是他說的那樣,我真的沒有接受他的好處!」那個夏族人瞬間反應過來,這元傑說的似乎是他。

可是他是真的沒有做這種缺德的事情啊!而且,剛剛他也確實見到了郝琳啊!

只是秦毅卻是不以為然的笑了笑,一把將那個夏族人抓到自己的身後去。

「我知道我們夏族之中一定是有你的內奸的,但是卻一定不是這傢伙。」

被秦毅抓到後面去的人驚訝的看著秦毅,就這樣就相信他了?可是他似乎還沒有進行辯駁呢!

「看來你很自信嘛,不過他也確實不是我的內應。你說說看吧,今天你想要怎麼死?或許我會因為你的這點兒智商而成全了你也說不一定呢?」

元傑似笑非笑的看著秦毅,這樣的結果也還算行。

「我想先見見郝琳!」秦毅環顧了一下四周。

這個元傑剛剛的出場方式有些特殊,竟然是從地底下出來的。這就說明這傢伙是會遁地的。那麼很有可能郝琳也被他給藏在了地下了。

「一個卑賤的夏族女人而已,送我玩我都會嫌棄弄髒了我自己!」元傑聽見秦毅的話最後,立刻大手一揮,就從地上將郝琳給抓了出來。

「可是卻沒想到你們夏族人對她還蠻有興趣的!」

說完這話之後,元傑更是運氣身上的一道力量就要衝向郝琳的身邊而去。

可是他卻沒有想到的是,這力量在還沒有接近郝琳的瞬間,就已經被秦毅給攔截了下來。

「郝琳?」秦毅一個閃身,瞬間就來到了郝琳的身邊。他驚訝的發現,郝琳的身上此刻氣息已經微弱到了幾乎沒有的地步。

更重要的是,郝琳整個人都失去了血色。一張臉更是蒼白得可以。

「你們究竟對她做了什麼?」秦毅非常心疼的看著郝琳,快速將自己的金光注入到郝琳的身體裡面去。

同時,他快速的利用元氣以及掏出隨身攜帶的銀針來,對著郝琳就是一陣治療。

「哼!將死之人而已,你竟然願意為了一個將死之人做這麼多?你是不是瘋了?」元傑有些瘋狂的笑著。

同時,元傑還快速的運起自己的力量。一瞬間飛沙走石,周圍地上的東西都隨著他的力量而涌動起來。

「今天我就要讓你們好好的見識一下,什麼叫做絕望!」力量運起以及打出的那一瞬間,元傑整個人都飛到了高空之中,他俯視著地上你一切,尤其是秦毅和他懷中的郝琳,此刻在他的眼中就如同一個渺小的螻蟻一般,十分不起眼。

緊接著,他所運起的所有力量,從四面八方猛然湧向秦毅的身邊。

而秦毅目光一凝,一把抓住郝琳和剛剛跑來報信的夏族人,瞬間就飛到了高空之中,站立在元傑的對面。

見到秦毅飛起來的那一瞬間,元傑有些震驚。

從一開始他打聽出來是夏族人滅了整個元傑,而且還佔用了元家所有的資源去發展夏族事。

他一直都以為一定是有人在這些夏族人的背後幫助他們。

否則的話,這些卑賤了這麼多年的夏族人,怎麼可能會做到這樣的程度,將他們元家都給滅了。而且,還是沒有任何徵兆的。

「你沒想到的事情還很多,不僅是這麼點兒!」秦毅任然是不在乎的,他運起手中的力量猛然衝擊到了元傑的身邊。

同時他的身後就如同被火燃燒了一般,整個人的身體都被這血紅的火光給照亮了,一切都在他的面前變得通紅起來。

而剛剛被元傑弄出來的飛沙走石,這一刻在秦毅的手中都漸漸變得血紅,而後在秦毅的面前就這樣燃燒了起來。

「你不可能有這麼厲害的實力,你說這一切酒精是怎麼回事?」不可置信,對於此刻的元傑來說,除了不可置信之外,他都沒有任何可以想到的了。

「滅掉你們元家的人是我,拿走你們元家所有一切的人也是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章你們元家的其他人一樣,在我的手中堅持住一兩分鐘呢。」

秦毅不顧一切的將自己身上所有的力量都注入到元傑的身體裡面去。

元傑一開始非常享受這一切,他笑看著這一切,非常震驚的看著秦毅。

這個人果然是個廢物,腦子都是不清醒的。竟然將自己的元氣輸送給他,這是想要讓自己輸得更加痛快點兒嗎?

可是卻不料,他下一刻身體裡面開始傳來異樣。緊接著整個人的身體都發生了變化,從身體裡面的血脈開始,似乎正在一寸一寸的斷裂。

「這怎麼可能,你對我做了什麼?」 重生為後之皇后在上 元傑此刻被反應過來,秦毅這是想要用一種特殊的方法來殺了自己。

而他剛剛竟然傻傻的認為,他的力量正在不斷的變強。

「死!」秦毅毫不猶豫的將自己的力量運轉起來,下一刻元傑的身體在他的面前爆炸開來。一時之間,空中忽然散落著一塊塊的血肉。

元傑就連喊叫都來不及,就已經在秦毅的面前變成了一塊塊的肉散落下來。

跟在秦毅身邊的那個夏族人,此刻被秦毅放置在地上,可是整個人卻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只是愣愣的站在那裡,獃獃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現在立刻回去!」秦毅抱著郝琳一陣心疼不斷閃過,他快速的朝著夏族所在的方向而去。

只留下那個夏族人在原地獃獃的看著眼前的一切,而後邁著小碎步跟上秦毅而去。 「郝琳?」秦毅剛剛回到夏族的地界上,當族長看到秦毅來的那一瞬間眼中都是驚喜的。

可是,當他看清楚秦毅懷中抱著的人時,一瞬間老淚盈眶的看著眼前的秦毅和郝琳。

「郝琳……」族長顫抖著聲音看向秦毅,他非常痛苦的望著眼前的一切。

顫抖著雙手去觸摸毫無血色的郝琳,他心心疼不已。

雖然他們夏族人的生活一直以來都是不如意的,雖然他們一直以來都是在痛苦之中生活著的。

可是,郝琳這丫頭卻一直以來都非常的懂事。

而且,這些年來他也是非常疼愛郝琳的。這段時間以來,他一直以為郝琳已經遭遇不幸了,可是卻沒有想到的是郝琳竟然還活著。

只要郝琳還活著,那麼無論如何他都一定會好好的去疼愛她的。

「可是琳兒現在的身體狀況怎麼樣了,會不會是受到了什麼不可恢復的重傷了?」族長非常的擔心。

夏族的眾人這時候也是非常的擔心,看到郝琳回來他們都是非常開心的。可是卻沒想到郝琳竟然受了這麼重的傷,不知道會不會因為這樣的傷兒讓他們好不容易見到的郝琳再次和他們離別。

「族長你放心吧,郝琳一定會沒事的。我一定能夠將她的身體給治療好,還你一個健健康康的郝琳!」

秦毅深深的看了一眼郝琳,這丫頭就算是身體裡面受到了這樣嚴重的傷。可是卻還沒有死,這足夠說明這丫頭的意志力是多麼的強大了。

而且,這丫頭就算是面無血色,可是看上去卻任然是美麗非常的。

「我……相信你!」族長伸手緊緊的抓住郝琳的手,他害怕郝琳真的會出現什麼意外。

可是,他卻不得不放開自己的手。然後深深的看了秦毅一眼,他有些不舍手中的郝琳,可是卻又不得不放手。

畢竟,一旦耽擱了一下,都很有可能會錯過了郝琳生存的機會。

腹黑老公追萌妻 「你們放心吧,我的醫術雖然不敢說獨一無二的厲害。但是卻也絕對不弱,只要我出手。郝琳一定沒事!」他的醫術雖不敢誇大,但是卻足夠他去自信的了。

秦毅抱著郝琳就進入了自己的房間,一時之間整個房間裡面立刻圍繞著一股暖流,同時秦毅的身邊還圍繞著不少的金色光芒。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終於在一夜之後,秦毅緩緩的睜開雙眼。看著眼前一切的變化,心裏面漸漸流過一陣暖流。

「我這是在哪裡?」而之前還一臉蒼白的郝琳這時候也漸漸的睜開雙眼,當看清楚眼前的一切時,她有些不可置信。

這段時間以來,她生活的環境可從來都沒有這麼好過。

如今忽然變成這樣,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你是……」當郝琳轉過頭來,看到站在他面前的秦毅時,她除了震驚之外,還是只有震驚。

「你沒死?」驚訝之餘,郝琳更是快速上手去抓了一下秦毅的臉龐,感受一下究竟是不是真的沒死:「還是我已經死了,現在的我們都是死人了?」

秦毅被這丫頭的認真給逗樂了,一忍不住就伸出自己的手去不自覺的捏了下郝琳的臉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