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屍解大仙也不能嗎?」

0

合虛山,他派人三顧茅廬也未曾進入過山上一步,更未曾見到那位無咎道人的親傳弟子屍解大仙其人。

他也想過派人攻入合虛山,迫使那位屍解大仙就範。

可那山上,聽聞里裡外外被布下了三十二道有去無回的大陣。

何況,那種世外高人,如若得罪了一次,這一輩子也不要想再見到了,便是他這一國的帝王,又能奈他何。

後來,他又聽說,天虞國和中容國的兩位皇帝也曾派人去合虛山三顧茅廬,可一個個皆是鎩羽而歸,誰也未曾見到那屍解大仙一面。

這倒是讓他的心平衡了些。

青林一聽到景明帝提到屍解大仙,眉心蹙的更緊。

「如若他能煉製紫陽丹,恐怕,早就在江湖上引起了軒然大波,合虛山與鬼市也定不會如此平靜。」

「當年,師父就是因為怕這紫陽丹留下禍患,所以才一併帶走了。」

「既是這樣。」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景明帝聲音微輕,卻透著一股子淡淡的失落。

「既然道長已經出關,那冰夷大墓.」

景明帝話音還未落,門外郭大監便帶著太子走了進來。

「兒臣給父皇請安。」

景明帝止住了話,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太子。

「起來吧。」

「謝父皇。」

太子起身。

一旁的青林站起身。

「貧道參見太子殿下。」

太子點點頭,眸底陰暗的算計一閃而過。

「青林國師終於出關了。」

國師出關,那他是不是又可以故技重施。

畢竟,他剛剛在門外可是聽父皇說到了冰夷大墓。

——

青林進宮的行蹤就如同白府的消息一樣,被各方勢力掌握,送入了各自主子的陣營。

逸王府內,顏幽幽和什方逸臨剛剛安頓好十八條狼犬。

說是安頓,其實就是顏玉從中斡旋,畢竟逸王府地方有限,不可能放置所有的狼犬。

何況,這些狼犬在白府一直被白蒼雲餵食人肉,野性十足,別人根本近不得身,如若留在逸王府,隱患太大。

什方逸臨原本想是把這些野性的狼犬全都處死,可奈何他寶貝女兒和狼犬們定下了協議。

狼犬為他們提供白蒼雲殺人的證據,顏玉保證狼犬們不被處死。

左右權衡之下,什方逸臨給出了三條選擇。

十八條狼犬逸王府只能留下兩條,留下的兩條狼犬不能食生肉,更不能食人肉,一旦發現,立即處死。

其餘狼犬要麼交由官府處理,最終的結果就是這些狼犬被亂棍打死。

要麼送入軍營和軍營里的獵犬一樣接受訓練,每日的吃食只不過是由人肉換成了生肉。

顏玉把她爹的意見傳達給了『狼犬們』,在一陣嗷嗷的嗚鬧喊叫聲中,『狼犬們』給出了結果。

大惡和其中一條叫花斑的狼犬選擇留在了逸王府,其餘狼犬選擇進入軍營。

畢竟,不想被亂棍打死又自制力差的狼犬,是不能忍受沒有生肉的吃食,還要時刻擔心偷食生肉而被處死的結果。

就這樣,十八條狼犬一分為二,大惡和花斑留在了逸王府,其餘十六條在鐵籠子里原封不動的被抬上車進入了逸王麾下的獵犬營。

這邊剛剛安頓好狼犬,院外覃刈便急匆匆的走了進來。

「王爺。」

覃刈臉色嚴肅,連握著刀柄的手指都泛著白。

什方逸臨看了眼覃刈,又和顏幽幽對視一眼。

「清歡,帶玉兒回側跨院。」

「是。」

清歡點點頭,知道覃刈這種表情,肯定是有什麼要緊的事兒。

忙抱著顏玉出了後院,兩條狼犬也老實的跟在顏玉身後。

從此以後,顏玉就是它們的主人了。

幽蘭雅居正廳。

「說吧,什麼事?」

什方逸臨並沒有讓顏幽幽避開,他的事,他也沒有必要對她隱瞞。

「王爺讓屬下傳出的消息,已經傳進宮了,只是,還有一件事。」

覃刈頓了頓。

「國師青林出關,已經進了宮。」

「青林。」

最先驚訝的不是什方逸臨,而是顏幽幽。

「你確定消息沒錯,是青林?」

「回王妃的話,宮裡遞出的消息,絕對沒錯。」

顏幽幽轉頭看向什方逸臨,知道他與青林之間有化不開的死結。

此時的什方逸臨偉岸的身形直面皇城方向,原本柔和的眸底已經徹底冰了下來。

「十三年前,青林陷害本王的母妃,致使母妃被廢了妃位,遁入空門,日日青燈古佛,天天抄寫經書。」

「四年前,本王那位名義上的父皇,為了長生不老,聽信了青林的妖言,以母妃的性命為要挾,又差點把本王折在那冰夷大墓之中,讓本王身中火髓之毒,受了多年劇毒纏身之苦。」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女裝也好看

墨錦城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因為他的潔癖非常嚴重,除了顧兮兮之外的女人凈身,他都會下意識的產生生理性的厭惡。

杜薇薇站在一旁,見墨錦城一直沒有動作,便主動走到他的身邊,有些戰戰兢兢的說道:

「三少,我知道你不願意,但是情勢所逼,你忍忍,我也忍忍。」

說完這話之後,她主動將手挽上了墨錦城的胳膊。

墨錦城的眉毛立刻皺了起來。

不過好在杜薇薇非常的有分寸,她的手並沒有貼上墨錦城的手臂,只是虛空的拉着他的衣袖。

這才讓墨錦城的臉色似乎稍稍變得好看了一些。

杜薇薇盡量讓自己身上的男孩子氣收斂起來,讓自己的儀態保持着端莊大方和優雅。

她扭頭和墨錦城對視了一眼,然後兩個人輕輕點頭,邁著優雅無比的步子,朝着游輪的入口那邊走了過去。

厲司景他們率先登船,伊萬有這樣一個大美人陪在自己身邊,這一路上昂首挺胸,下巴都快要抬到天上去了。

他就這樣享受着旁邊那些男人投射過來的羨慕嫉妒的眼光。

只覺得每一步都好像踩在棉花上似的,輕飄飄的。

而他們並不知道的是,當他們進了遊艇船艙之後,有一輛十分豪華的加長林肯緩緩地停在了港口。

車門被打開,顧斯年躬身走了下來。

他得意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裝外套,扭頭看上了車裏:

「已經到了,下來吧。」

坐在車裏的不是別人,正是如今紅極一時的大明星蘇蘇。

她臉上並沒有什麼太多的表情,在聽到顧斯年的召喚之後,拎着裙擺就走了下來。

顧斯年將自己的右手彎曲送到了蘇蘇的面前,用眼神示意她挽著自己的胳膊。

蘇蘇並沒有拒絕他,她十分配合的伸出了手。

就這樣,兩個人肩並著肩朝着路口走了過去。

因為從港口到那一個神秘的島嶼,大概還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

為了緩解氣氛,打發無聊的時間,船倉裏面正在舉辦酒會。

船艙的上空,悠揚悅耳的小提琴聲流淌著。

那些貴賓們領着自己的舞伴在舞池裏面翩翩起舞。

墨錦城他們找了一處角落,剛剛到達目的地,還沒來得及落座,杜薇薇就立刻將自己的手從墨錦城的胳膊上鬆開。

即便是坐在他身邊,她也會保持着一定的距離,讓兩個人都覺得沒那麼難受。

墨錦城一落座之後,就立刻將自己手腕上的腕錶錶盤給推了起來。

在這個錶盤上是一個非常精細的電腦顯示屏。

雖然說在整個船艙里每一個角落都已經安裝了屏蔽儀,屏蔽了跟外面聯絡的信號。

但是墨錦城的這個微型電腦還是能夠將整個航線全部都記錄下來。

無獨有偶,在行駛的過程中,墨錦城敏銳地發現,這條航線跟昨天陸行發給他的航線一模一樣。

男人幽深的眸子裏面有一抹凌厲一閃而過。

他飛快地將錶盤蓋了下來。

當他的手離開手背時,腕錶又恢復成了一塊平平無奇的手錶。

而另一邊,伊萬和厲司景他們兩個人才剛剛落座,突然身後傳來了一道清脆悅耳的女人的聲音:

「哥哥,你怎麼才過來呀?」

伊萬一聽到這個聲音,臉色立刻大變。

他下意識的站了起來,似乎是想要躲開。

不過那道聲音的主人似乎更快一步直接出現在他的面前。

那是一個二十歲出頭,金髮碧眼的女孩子,光是看長相和伊萬有七八分的相似。

這個女孩不是別人,正是伊萬的妹妹伊娃。

伊娃金髮碧眼,有着歐洲人立體深邃的五官及肩的金色捲髮。

再配上一襲華麗的禮服裙,讓她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個精緻的芭比娃娃。

「我不是說讓你在二樓等我一會兒嗎?怎麼這麼快就下來了?」

伊萬心虛不已,連壓低了嗓音質問。

伊娃一臉驕縱的瞪了他一眼:

「誰讓你瞞着我說你不會帶巴洛哥哥來的,他這不是來了嗎?」

伊娃一邊說着,一邊將目光挪到了伊萬的身邊。

當她看到做女裝打扮的厲司景之後,眼底閃過一抹驚艷,不過很快驚艷褪去,剩下的便是滿眼的愛慕:

「天哪,巴洛哥哥,沒想到你的女裝也這麼好看!果然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你簡直就是我們黑手黨顏值巔峰。」

厲司景一聽這話,那雙漂亮的桃花眼隨即危險的眯了起來。

他目光一轉,視線落在了正準備偷偷開溜的伊萬身上。

他長臂一伸,直接揪住了他的衣襟。

再開口的時候,他的眼神危險到了極點,額頭上也有暴躁的青筋鼓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