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是誰給**基因戰士注射穩定劑的?」

0

「是我。」一個男聲響起。

「能不能告訴,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他明明已經被注射了穩定劑,理論上是不可能再變身的,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華瑩瑩怒道。

「不知道,我明明注射了穩定劑?」

「你的意思是,穩定劑沒效了?」

「我根本就不知道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葉雄把對話聽得清清楚楚,扭頭看了一下那男研究員的模樣。

腦海里將剛才的情景回放了一遍,他的黑瞬間就黑了。

突然,他大步走了進去,來到那男子面前,冷冷道:「是你注射了穩定劑?」

「是的。」男研究員回道。

「能不能告訴我,你是怎麼給他注射的?」葉雄問。

華瑩瑩見他本來已經出去了,突然又進來,有些意外。

「我給他打了麻醉槍,再給他注射的。」

由於基因戰士太厲害,每次做實驗的時候,不敢近距離注射,只能隔著鐵籠給對方打麻醉槍,等對方麻醉之後,再進去注射穩定劑,然後再帶出來。

「打他哪個位置了?」葉雄繼續問。

「胸口。」

葉雄走到那名基因戰士身邊看了一下,果然看到他胸口有一個麻醉槍孔。

「功課做得挺足,看來只能檢測了,華組長,麻煩你抽他的血液檢查一下,看看有沒有穩定劑成份,如果沒有,那就明他撒謊了。」葉雄道。

「宋傑,抽他的血檢測一下。」華瑩瑩命令。

男研究員眼珠子骨碌轉動,突然伸手入懷。

葉雄身影一閃已經到了他面前,鎖住他的手,將他掏出的槍奪過來,指著他腦袋,冷冷道:「原型畢露了吧!」

男子沒想到葉雄這麼厲害,隔這麼遠出手比自己掏槍還快。

「誰派你來的?」葉雄問。

男子突然身體一陣扭曲,軟軟地倒在地上。

葉雄伸過去探脈,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他在嘴裡放了毒藥。」

葉雄站起來,心裡一鼓怒涌了起來。

獸組織這是要趕盡殺絕,一後路都不給他啊!

今天,如果不是他在,讓基因戰士殺出去,這裡的研究人員怕是死一半以上,那這個項目還沒開始就結束了。

「境外國家不想我們做出成績,殺人滅口。」

為了不讓剩下的研究人員產生恐懼心理,葉雄胡亂。

他可不敢被他們知道,這個項目一直有恐怖份子盯著。

半個時辰之後,辦公室裡面。

「你是怎麼看出,趙磊被人收買了?」華瑩瑩忍不住問。

蜜寵辣妻:老公輕一點 「剛才陳博士帶我進辦公室的時候,你們都在記錄數據,那叫趙磊的男子站得比較遠,最靠近門口的,顯然猜到有危險,隨時逃跑。出事之後,那叫趙磊的男子是最先逃出來的,所以我才懷疑他。」

「就憑這兩?」

「人在撒謊的時候,眼神跟姿勢不一樣,剛才你問他的時候,他的神態不自然,所以我更懷疑了,結果一試就試出來了。」葉雄回道。

「果然不愧是國安局的精英,觀察力不是一般人能相比的。」陳博士哈哈笑起來。

今天,葉雄一來不但給他帶了錢來,還揪出了一個叛徒,這讓他大開眼界。

「華組長,阿雄準備給我們項目投資三個億,我們不用再為錢的事情頭疼了。」陳博士道。

「三個億?」

饒是華瑩瑩生性冷漠,聽聞這麼一大筆錢,都震驚不得了。

她從國外回來,就是準備大展拳腳,哪知道回來之後,處處受制,連申請個資金都那麼困難,要各種審批報備,從申報到資金下來不知道要多久,讓她有種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感覺。現在多了這麼一筆錢,如果能讓她不激動?

「不瞞兩位,我是**基因戰士,併發症已經開始了,估計最多能撐三個多月。如果你們能研究出疫苗,別三個億,就算三十億我也會想辦法。我的命就在兩位手上了,還望兩位儘力救我一命。」葉雄誠懇地道。

華瑩瑩跟陳博士相視一眼,眼神都露出為難之色。

「葉先生,雖然很殘酷,但我還是要實話實,想要在三個月之內研究出疫苗,基本上不可能。」

「也不是絕對沒可能,還是有機會。」陳博士怕葉雄撤資,補充一句。

「如果你們有疫苗的半成品數據呢?」葉雄問。

「要看半成品數據有沒有用,有用的話,前期可以少做很多工作,三個月研發出來也不是沒有可能。」華瑩瑩完,疑惑地問:「難道葉先生身上,有疫苗半成品數據?」

葉雄搖搖頭,沒得到數據之前,他不敢下海口,只能道:「兩位儘力吧,如果沒辦法,那就是天不留我,也沒辦法了。」

「你放心,我們一定會盡全力幫你的。」華博士保證。

葉雄頭,目光落到華瑩瑩身上,突然問道:「華組長,你認不認識華晶晶?」

「華晶晶是我妹妹。」華瑩瑩淡淡回道。

「果然如此。」

葉雄剛才聽她自我介紹的時候,就猜她是華晶晶的姐姐。

倒不是因為她跟華晶晶長得相似,而是因為她們名字太近似,晶晶瑩瑩,而且都姓華,讓人難免不想到一塊。

「你認識我妹妹?」華瑩瑩奇怪地問。(未完待續。) 「算是認識吧。」

對於這個模稜兩可的回答,華瑩瑩很好奇,不過葉雄沒有細,她也不好意思詢問。

「陳博士,我聽以前科學院有名博士叫什麼來著?」葉雄裝作沉思模樣,半晌才想起來:「對,華安國,就是這個名字,聽他在人類基因工程方面的能力很出眾,我父親如果能找到他,就有機會研究出疫苗。」

聽到華安國的名字,陳寒跟華瑩瑩臉上露出尷尬的神氣。

陳寒看了眼華瑩瑩,沒有話。

「叔叔十年前在一起科研事故中死了。」華瑩瑩神色黯淡地。

「你叔叔?」

「華安國是我親叔叔。」

葉雄裝作很吃驚的模樣,嘆道:「真是太可惜了。」

「他的死對於國家來,是非常大的損失。」華瑩瑩眼睛有些濕潤。

「看得出來,你很愛你的叔叔。」葉雄道。

「他是這個世界上對我最好的人。」華瑩瑩喃喃道。

「不是應該是父母最好嗎?」葉雄問。

「我跟家裡人關係不好。」華瑩瑩似乎不願意提起家人。

葉雄心裡疙瘩一下,華瑩瑩跟家裡人關係不好,不會是因為她叔叔的緣故吧?

只是此時此刻,他不便再問,再問下去很有可能會暴露自己的目的。

只能暫時將好奇心壓下去,只能慢慢跟華瑩瑩關係搞好,慢慢套問,反正自己成了實驗者,以後接觸的機會多得是。

接下來,葉雄在華瑩瑩的要求之下,將他身體各項能力做了檢查,記錄下來,便於每天檢測追蹤。

「從各項指數來看,你的身體狀況很不樂觀,以後要盡量守住精力,這樣會讓你的生命延續時間長一些。」華瑩瑩。

她的法跟古蒼山差不多,只不過一個是用古醫法探脈得出結果,別一個是用檢測數據得出結果,相對來,華瑩瑩的報告更專業一些。

「我現在基本都不動手,除非迫不得已。」葉雄道。

華瑩瑩想起他剛才動手,心裡有些內疚,不過話回來,這個傢伙現在這種身體狀況就這麼厲害,如果是全盛的時候,那該厲害到何種地步!

「以後你每天來這裡,我叫人幫你檢測,這樣可以最快地知道你身體的惡化程度。如果做不到每天來的話,那就兩天來一次,不超過兩天時間。」

「我每天都會來,沒問題的。」

葉雄看了下時間,已經是中午了,當下道:「華組長,賞不賞臉,我想請你跟陳博士吃頓飯。」

華瑩瑩原本想拒絕,但是聽他連陳博士一起請,如果拒絕的話有不過去,於是了頭。

葉雄去找陳寒,讓他一起吃飯。

陳寒笑了笑道:「我這老頭子去,豈不是做電燈泡?」

「陳博士,只是吃頓飯而已,你想哪去了。」葉雄尷尬道。

「很多戀情都是從吃飯開始的,瑩瑩是個不錯的女孩子,表面上比較冷,那是因為家庭造成的。其實她心裡挺熱乎的,這種女孩,只要你能戳中她的心,追起來其實不難。」陳寒笑道。

葉雄臉黑了,這陳寒也半百年紀,怎麼思想這麼超前。

「陳博士,你別笑話了,我連命都不保,哪有心思想那麼多。」

「你要有信心,一定可以治好的。」

好歹,陳寒就是不想去,還這裡不能兩個人都不在,白天他跟華瑩瑩要有一個人守著。

葉雄無奈,只能回去跟華瑩瑩。

「要不咱們倆去吃好了。」葉雄試探地問。

華瑩瑩想了一下,了頭。

葉雄開著車子,跟她去附近一家酒店吃飯。

掠情豪門:拒做總裁妻 華瑩瑩把白袍脫下來,換上了一套紅色的衣服,風格沒那麼冷漠。

相比起她妹妹華晶晶,華瑩瑩不但外貌漂亮得多,性格也成熟內斂得多。

路上,葉雄一直在想怎麼向華瑩瑩套話,問一些關於華安國的事情,但華瑩瑩是非常聰明的女人,想不讓她察覺自己目的,得好好想想怎麼問。

兩人在附近一家酒店吃飯,剛完菜,葉雄電話響了起來。

看到那個熟悉的電話號碼,葉雄皺了皺眉頭,直接掛了。

剛剛掛掉,電話又響了起來。

這一次,葉雄索性把電話拉黑,看她怎麼打。

對於葉雄這種奇怪舉動,華瑩瑩雖然有些奇怪,但是沒有問。

半晌之後,從門口走進一名高挑的美女,她身邊站著一個高大帥氣的男人,兩人直接將葉雄這邊走過來。

「你不接我的電話,又躲著我,到底是什麼意思?」

來人赫然是葉雄最不想見到的華晶晶跟她的男朋友趙明,見到葉雄之後,華晶晶喝問。

「憑什麼我一定要接你電話?」葉雄淡淡反問。

華瑩瑩沒想到自己的妹妹會突然出現,一時之間有弄不清楚兩人的關係。

「憑……憑你把我睡了,怎麼,把我上了,穿上褲子就不認人了是不是?」

華晶晶完,目光落到華瑩瑩身上,冷冷道:「華瑩瑩,你不是自以為清高嗎,怎麼跟這種無恥的男人給約上了,看來你的口味也高不到哪去嘛?」

看情況,這兩姐妹的關係不但不好,反而有劍拔弩張的感覺。

這不,華晶晶一上來就給自己的姐姐下馬威了。

葉雄好不容易約華瑩瑩出來,本想好好套問一下華博士的事情,沒想到還沒開始就被破壞了。想到這陣子華晶晶像冤魂一樣纏著自己,他火氣騰地竄了起來。

咣!

一把匕首被他扔到桌面上。

「華晶晶,你不是陷害我,跟我上過床嗎。我胸口有顆痣,只要你能指出位置,我馬上自捅三刀,絕對不眨一下眼睛。如果你不出來,請你馬上滾出這裡,從哪裡來滾回哪去。」葉雄怒道。

華晶晶沒想到陷害不成,被葉雄突然來這一招,一下子唯唯諾諾,不出話。

「不知道怎麼回答?」葉雄哼了一聲,冷笑:「其實你可以跟我上床的時候,眼睛一直閉著,或者沒開燈。這麼簡單反應都沒有,看來你的撒謊水平不怎麼樣啊!」

「你……混蛋。」

華晶晶氣得胸口激烈起伏,一時之間不出話來。

「趙明,你不是喜歡我嗎,考驗你的時間到了。」華晶晶怒道。(未完待續。) 第一張牌上面畫的是一個頭上生著一對巨角,上身赤膊的怪獸正端坐在石椅,正看著眼前的兩個被鐵鏈所束縛著的一男一女兩個光屁、股小人發出猙獰的微笑。

瞿小凡看到這樣一個恐怖的畫面不由得小臉上立時閃過一絲驚恐,生怕這其中會是什麼不好的寓意。

許玉揚卻嘿嘿一笑:「不錯不錯,小凡妹妹,惟一,你們現在是不是覺得彼此越來越離不開對方了?」

「這張牌的意思就是你們現在就像這兩個小人一樣,彼此牽絆,誰也離不開誰!」

周娜娜嘿嘿一笑:「可是這兩個小人卻沒有穿衣服呀!是不是說明小凡姐和惟一已經羞羞羞了。」

瞿小凡臉上一紅,剛要回頭卻聞許玉揚道:「小凡不許你亂動。」

張妍看到這裡驚呼一聲:「哎呀,玉揚姐,當天你昏迷了,王醫生來接您的時候我也為自己抽了一張牌就是這一張,一模一樣的呀。」

「可是為什麼我的王醫生就變成魔鬼了?還要傳統別人吸我的血?」

許玉揚沒有好氣的看了張妍一眼,「你當天抽的那雖然也是這一張,可是你拿在手裡時是倒著的呀。」

「當時我雖然昏過去可是魂魄就在你旁邊,你可倒好連牌都不認識還以為是亞當和夏娃? 寅胥少主的鏡像世界 虧你想得出!」

「都教你你幾遍了還不認識?能拿惡魔當戀人,沒送了你的小命就不錯了,告訴你以後不懂就問我,別自己瞎猜!」

「不然可別怪我以後不再理你了。」

張妍一吐舌頭,「呵呵一笑這不是有玉揚姐和神仙姐姐救我嘛,玉揚姐您放心以後什麼事我都想你請示絕不敢擅自做主了!」

許玉揚道:「小凡現在你來看開第二張牌。」

瞿小凡再次照做,卻見這回的畫面卻是十分清晰的一男一女的光屁、股小人站在陽光普照的大樹下,一位美麗的天使正在半空中歌唱,而在兩個人深厚的樹下還有一條鬼鬼祟祟的毒蛇在遊走。

只是瞿小凡翻開的這張牌卻是倒著的,那對沒羞沒臊的戀人和天使都是大頭朝下的。

張妍立刻驚呼道:「哇,這回這個亞當和夏娃,我認識了,他們象徵著美好的愛情,這回一定不會錯了。」

瞿小凡的臉上也閃過一絲欣慰的微笑,頰上紅雲又起。

許玉揚卻哼了一聲:「小妍妍就你知道的多,你要是再多嘴信不信我讓三爺把你嘴封上,或者把你趕出去不讓你再看了!」

張妍嚇得一咧嘴不再做聲。

許玉揚則接著道:「雖然小妍妍說得沒錯,這張牌是所有牌里預測愛情最好的牌,現在能出現預示著你們會有一個美好的愛情。」

瞿小凡聽到這裡樂得嘴都合不上了,與沈惟一深情對視,看樣子馬上就要親到一起了,身後的袁姍姍、周娜娜也在呵呵傻笑,為兩個人感到高興。

許玉揚卻微微嘆了口氣:「但是很遺憾這張牌是倒著的,這樣就是在說你們雙方,或者有一個人在這段感情中有意的逃避著自己的責任與義務。」

瞿小凡聽到這裡臉色頓時一變,眼角閃出一絲差異的光芒,看著許玉揚剛要開口,卻被許玉揚用手在唇邊一指。

「小凡妹妹別著急,一會有讓你提問的時間!」

瞿小凡只得不再作聲,許玉揚道:「小凡現在你可以翻開第三張牌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