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刷!「

0

風狼矯健的步伐飛躍在路上,這是九階風狼,整個功德堂最好的坐騎之一,卻被習長老大方的送給了葉天。

身在高位多年,習長老這點權利還是有的,況且這風狼與那些大玄元丹般的寶物比起來實在算不上什麼。

在整個中域之中,九階的風狼實在是太多了,只不過葉天一直都圍繞在城內趕路,因此沒有遇到過。

在路途中,葉天再次掏出了那張暴風學院的內部地圖,細細的觀看起來。

暴風學院的構造完全是按照天圓地方來設計,整個領土為圓形,而在最中心乃是四大學院風別坐立與四個方向,組成了方形。

在這四大學院之間有摻雜著各大堂,勢力可謂是複雜。

天院坐立在象徵著高位的東邊,至於主院壓根就沒人能知曉,也許只有四大院主與習長老這樣的人能知道一些吧。

而現在葉天所在的地方乃是玄院與地院的交界處,與天院遙遙相隔,相距甚遠。

不過唯一值得欣慰的便是身下的那匹九階風狼,這妖獸的速度比葉天趕路不知快了多少倍。

但饒是如此葉天依舊得花上五天時間,可謂是辛苦之極。

在趕路的同時,葉天心頭暗暗發誓,待自己回到黃院以後一定要搞一個暴風天狼來,否則這樣趕路實在是太浪費時間了。

在一路思考與修鍊之中,五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而這期間葉天並不知道整個暴風學院因為他而已經沸騰了。

就在葉天離開功德城的第二天,他謀殺地院直系弟子司空典的消息便傳了出來,這則消息使得整個暴風學院都震動了。

而這些當然是暴風義刻意安排的,其實在他離去的那一刻就前往了黃院找暴風安討要說法。

只可惜性格固執的暴風安沒有給出任何的承諾,就連一絲歉意都沒有,於是兩人大吵了一架。

暴風義在離去之後沒多久就連同地院幾個德高望重的老師一同上述主院,希望黃院暴風安給一個說法。

只可惜這都上述四五天了,主院依舊沒有傳來任何的消息,甚至連一句安慰的話語都沒有。

這不由再次令暴風學院眾人疑惑了,莫非這次與暴風安之前上述一樣,石沉大海,沒有迴響?


主院什麼時候辦事效率這麼差了?

玄院主峰,一座巍峨的大山之上,一個面容陰冷的青年正昂首站在山頂,目光前方,眼中布滿了詭異神采。

「宮主,地院陸少華求見!」

就在這時,一個模樣謙恭的學生走到了他身後,躬身說道。

「陸少華?」

青年聽罷眉頭微微一皺,緩緩道:「這人死了主子,來找我幹嘛?莫非是打算投靠我們?」

「這事我也不知,不過看他那模樣好像不是如此!」

那學生淡淡分析道,在那青年面前就連頭也不敢抬一下。

「讓他進來吧,我倒要看看他想幹什麼?當初之事我還得好好和他算賬!」

青年眼中出現一絲狠辣,陰聲說道。

「是!」

學生應后就退了出去,與宮主就交談了這麼幾句話,他的背脊卻全都已經濕了,這是緊張所致。

學生退去片刻,一個滿面笑容的青年男子就行了進來,正是陸少華。

此刻的他完全沒有了當初的頹廢感,被蘇杭廢去的四肢也全都恢復了過來,只不過見他走路還是有些便扭,怕是留下了什麼頑疾。

「陸少華?你還來找我做什麼?當初我薛華宮一戰損失慘重,看在司空典也死了的份上我才沒有找你算賬。」

青年緩緩轉過比女人還要嫵媚的臉淡,一臉不悅的說道。

因為他正是薛華宮的宮主薛丁山,薛華宮在暗殺葉天的行動之中付出了最為高昂的代價,兩位圓滿境一階巔峰強者外加一個極為忠心耿耿的風瑞,這讓薛丁山生氣了好久,最終卻只能忍下來。

葉天此刻去向不明,而黃院主峰那種地方薛丁山是鐵定不會去的,就連暴風義這樣的人都沒能奈何得了暴風安,他薛丁山去了又有什麼用?

「宮主啊,我知道你此刻心中不好過,其實我陸少華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陸少華臉上出現一抹憂愁感慨,想起當初之事他就感到深深的恐懼,要不是後來暴風義出現,否則他定然要交代在那兒了。

不過說到此處,陸少華突然臉色一轉,痛恨道:「葉天傷害了我們這麼多,宮主莫非能夠忍下這口氣?正所謂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們定要給葉天那小子一點顏色瞧瞧!」

聽了這話,薛丁山眉頭一蹙,當初陸少華就是這麼和他說的,結果呢?

「你這次又有了什麼歪點子?」

薛丁山直接淡淡問道,語氣中帶著一絲懷疑之事,他不會再輕信陸少華的話了。

「我只想問宮主想不想要報仇,此刻乃是最好的時機了,比上次更為有利!」

陸少華突然詭異笑道。

「報仇誰不想,只是你們院主此刻都無法奈何葉天,我們又能做什麼?」

薛丁山臉上帶著一抹譏笑說道,彷彿是在諷刺暴風義的無能。

堂堂地院院主,居然連最為弱小的黃院都要不過,這簡直丟臉丟到家了。

聽聞了薛丁山的話,陸少華臉上也浮現了一絲尷尬,他哪裡聽不懂這話中的意思,不過還是強壓下火氣道:「宮主,話不是這麼說的,院主出面畢竟有著諸多的規矩,沒有我們這些學生直接找葉天算賬來得實在!」

「不要再和我繞彎子了,我沒有這麼多時間陪你,有什麼話儘管說!」

薛丁山已經漸漸聽出了什麼,這陸少華定然又有了什麼鬼點子,此刻拉著自己加入呢。

「呵呵,既然如此,那我就直白說了,此刻不止是我和你要對付葉天,還有一個更為強大的存在要對付這小子!」


陸少華詭異的笑道,在說道那個強大存在時臉上滿是驕傲。

「強大存在?」

薛丁山聽罷身子微微一頓,頓時就想到了什麼,忍不住道:「你是說雨天門門主司空華?」

「沒錯,正是司空華門主,他已經決定集結雨天門之力對付葉天,不知道到時候宮主有沒有興趣加入呢?」

陸少華臉上布滿了自信的笑容,他相信只要說出司空華的身份,薛丁山必定會倒戈的。

果然,薛丁山的臉上確實布滿了震驚之色,但是片刻就搖頭否定道:「司空華與司空典關係並不好,怎會無緣無故為他出頭,你休要騙我!」

其實這司空典與司空華乃是堂兄堂弟,同屬於司空家族的子弟,只可惜司空典在任何方面都無法與司空華相比。

司空華早在青年之時就被暴風義所看重,作為直系弟子培養,且在三十年前的四大學院比試中取得第二名,修為在圓滿境四階巔峰,一手創立強大勢力雨天門。

在雨天門面前,薛華宮頂多算是二流,因為薛丁山的實力比司空華整整少了一階。

而司空典擁有這般傑出的堂哥便心生了嫉妒心理,處處與司空華作對,因此兩位本該十分要好的堂兄堂弟關係變得極為分離。

其實司空典完全是因為司空華的關係才被暴風義勉強收為直系弟子的,此刻死了只不過是暴風義顏面上的事情罷了,遠沒有眾人所想的那般重要。

而司空華在整個暴風學院也有著不小的名氣,因此薛丁山聽到他的大名才會這般驚訝。 「陸少華,你所言可是真的?這司空華門主為何突然要對葉天動手,我看他對其堂弟並不關心啊!」

薛丁山認真的問道,假如司空華真打算出手,那他薛華宮也得表個態了,就當是與天雨門表示友好也無妨。

有的時候,一個人的勢力大到了一定程度,那便可以影響大勢,假如司空華真帶著雨天門與葉天作對,那黃院也不一定能全部承擔下來。

畢竟雨天門就等於地院的地頭蛇,由第一直系弟子司空華帶領,它代表著地院近一半多的力量。

這股力量團結起來能給黃院帶去很大的壓迫。

而薛華宮此刻遠遠沒有達到這股層次。

「當然是真的,我陸少華從不說假話,難不成特地大老遠跑來騙你不成!」

陸少華一臉信誓旦旦的模樣,同時解釋道:「這次的事好像是司空家族的授意,因此司空華門主才會出手,否則他鐵定不會管葉天這破事,你要知道葉天再天才,但在他面前依舊是被碾壓的存在!」

「司空家族的授意?」


這話使得薛丁山更為疑惑了,司空家族在中域之中屬於一個中等的勢力,大約能與四大學院中的玄院比肩,再高就不行了。

但饒是如此也極為的了不得了,畢竟暴風學院乃是中域三大巨頭之一。

「沒錯,也許是因為司空典的死有違他們的臉面吧,因此他們才打算做了葉天!」

陸少華直接介面,自我猜測道。

「這倒是有可能,司空家族極重臉面,做出這樣的事倒也不算奇怪!」

薛丁山聽罷淡淡點頭道,對於司空家族他也是了解過的。

「是啊,正是如此這次司空華門主才打算親自出手,哪怕殺不了葉天也得好好的侮辱他一下,好討回司空家族的臉面,同時讓眾人都知道司空家族的人都不是這般好殺!」

陸少華繼續解釋道,其實他這一切都猜得很對,司空家族此刻正是這個想法,因此才會讓司空華親自出手。

「看來這事確實值得商議了,假如司空華門主打算對付葉天,那我薛華宮定然會參加!」

薛丁山點了下頭笑道,這是他這幾天來聽到的唯一一則好消息。

「哈哈,那簡直太好了,我定然會將這事回報給門主,門主肯定會很開心的!」

陸少華哈哈大笑道,其實他早已經換了主子,卻在此刻才顯露出來。

在這裡他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萬一薛丁山與司空華關係不好,那他再表明自己的身份,那不是完蛋了嘛。


「呵呵,這次算是好消息,不過現在葉天人都不見,司空華門主打算何時出手呢?」

薛丁山突然想到了什麼,認真問道。

在對付葉天的事上他已經吃過一次虧了,這次無論如何也不能再失敗,否則薛華宮的威嚴還何在。

就之前暗殺的事情就已經打去了薛華宮許許多多的人氣,更有許多人直接退出了這個勢力。

因此這一次不僅是一場對葉天的報復,更是薛華宮重新立威的開始。

「這點就不勞宮主擔心了,咱們門主在暴風學院內也算有些手段,找區區一個葉天還是方便的,到時候你直接等通知就行了!」

陸少華神秘一笑,卻並沒有說出司空華的具體打算,因為此刻就連他自己也不甚清楚。

「好,那到時候通知我,此事我答應了!」

薛華宮在考慮再三之後終於答應了下來,有了司空華這般的強者加入,葉天定然在劫難逃。

……

而此刻的當事人葉天卻全然不知這些事情,他已經來到了天院主峰之下,正準備上山呢。

「站住,你是什麼人?天院主峰不可亂闖!」


還未上山,一個學生就將葉天攔了下來。

對於這些主峰,他們的守衛都是十分嚴格的,一般人都不可以上去,否則上面的絕世強者還如何清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