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生氣了,要不你說,怎麼你才能不生氣?」金泰妍輕聲開口。

0

鄭宰元眼角劃過一絲得逞的眼神,但還是板著臉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金泰妍臉色微紅,先是環顧了一下四周,確定沒人後,她踮起腳尖,湊了過去。

本來是想啄一下就撤開的,結果剛湊過去就被鄭宰元湊過來銜住了嘴唇。

當看到鄭宰元眼角的笑意時,她就知道自己又被這個壞傢伙給耍了。白白又被他欺負一頓。

良久唇分,金泰妍連著拍了鄭宰元好幾下才解氣。

「你自己去吧,我不去了!」金泰妍說著轉身就要走。

鄭宰元連忙上前攬著她哄著,不過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小短身剛才那慌張的樣子也不是裝出來的,可是那自己嘟嘴湊過來的樣子實在是太萌了。

好不容易以哄好,等到上車,當然還是鄭宰元開車。

「我剛才可是真怕你生氣。」金泰妍上車系好安全帶,呼出口氣。

鄭宰元揚了揚下顎:「有啥好生氣的,不是因為你,我可能連看都不會看他一眼,不過就是不相關的人罷了。」

金泰妍切了一聲,隨即又覺得這話好像有些熟悉啊,誰說過來著???想起來,這話,這語氣,這神情,簡直就是Jessica上身啊。不愧是親姐弟…… 「伯父伯母好!」

「你好你好,快進來吧。來就來了,怎麼還帶那麼多東西,志勇啊,夏妍吶,快去幫著拿一下。」一進家門,鄭宰元拎著大包小包,那邊金母看到了,連忙上前幫著拿,嘴上還吩咐金志勇和金夏妍。

「阿爸,偶媽,跟你們介紹,這是鄭宰元,我男朋友。」走到客廳,金泰妍低頭輕聲給父母介紹鄭宰元。

這會手上也沒東西,鄭宰元也能正式行禮。在高麗就是這一點,禮數什麼的非常多,不做好別人就會覺得你失禮。

「伯父,伯母,你們好,我是鄭宰元,你們叫我宰元就行。」

金父笑了笑,示意鄭宰元:「剛才聽泰妍說是你開車來的?從首爾到這也不近,累了吧?快坐吧。」

鄭宰元點頭,然後在沙發上坐下。

這時候金家的沙發,鄭宰元坐在了中間沙發靠左位置,金泰妍坐在他旁邊,但是也不敢離得太近。金父金母分別坐在兩側的沙發上,金夏妍則是挨著金泰妍,坐在了沙發扶手上,金志勇則在收拾鄭宰元帶來的東西。

金母一邊給鄭宰元削蘋果,一邊問道:「之前我們去拜訪靜淑的時候沒見到你,只見到了秀晶。怎麼樣,你父母身體還挺好的吧?說起來也好久沒見了。」

鄭宰元笑著說道:「內伯母,家父家母身體都挺好,我來之前還囑咐我一定要給你們二位帶個好。」

「呵呵,好好好,你替我們謝謝他們。那次我們去的時候泰妍她們也才剛出道,那時候也沒看到你,聽你父母說,你是去天朝了?」金父結果話茬問道。

「內,我16歲去的天朝,上學,工作,一直到現在。」鄭宰元笑著回答道。、

實際上這都是正常操作,第一次登門,人家父母肯定要問清楚。好在對於鄭家,老金家也算是知根知底,心裡放心的多。

「之前聽志勇說,你公司在天朝?」金父繼續問著,那邊金母已經起身去準備做飯了。知道家裡來客人,金母準備的很豐盛。

「對,在那邊創業,現在怎麼說呢,算是小有成績吧。主要是做電商生鮮,也做零售。」鄭宰元開口回答道。

「你也不用這麼謙虛,這麼年輕就能有這樣的成績,確實厲害。泰妍最早跟我們說的時候我們還不信,後來查了查才發現都是真的。反正像你一樣的同齡人,我就沒見過有這麼優秀的,這麼比起來,我們家志勇大你那麼多,到現在還是一事無成,真的要讓他好好跟你學學。」

金父這話說完,金志勇都傻眼了。

「阿爸,你們聊就聊,跟我有啥關係!」 神寵醫妃:王妃要上位 金志勇都無語了,怎麼還能躺槍呢?這都多大歲數了,還要玩別人家孩子那一套!

「呵呵,天朝有句老話叫厚積薄發,感覺志勇哥就說屬於這種,將來肯定也會成就一番事業。」金父那麼說,他肯定不能順著回,所以趕緊吹捧一波大舅哥。

「就是不一樣,有禮貌,會說話。」說完金父看了看拿過之前金母削好的蘋果遞給鄭宰元的金泰妍,又開口說道:「以後要在天朝定居嗎?」

總算是問到比較關鍵的問題。實際上,這件事情鄭宰元和金泰妍兩人也都沒決定到底在哪定居。一個是金泰妍的工作,重心現在雖然在天朝,但是今後肯定還是要回到高麗的。另一個就是鄭宰元,目前天朝市場是主要,但是隨著每日生鮮的發展,下一步走進亞洲,肯定少不了高麗這一站。

最終兩人還是決定,如果真的是將來要結婚,那就兩邊都買房子,到哪就住哪。在相處方面,那就工作不忙的遷就工作忙的。

「跟泰妍商量了一下,因為現在我們都正是應該拼搏事業的好時候,所以定居的事情我們將來再考慮。畢竟,不是我有意跟您炫耀,至少買房子這種事情,不管是什麼時候,隨時都可以買。」鄭宰元笑著回答道。

這話說了金父也就明白了,想想鄭宰元這麼年輕就能有今天的成就,他的心必然是很大的。再過是幾年,可能成就會更高。只是,金父還是有些擔憂,自己姑娘跟了鄭宰元,現在還好說,但是將來萬一鄭宰元真的成長到需要仰望的高度,他擔心金泰妍到時候可能會受委屈之類的。

「他阿爸,開飯了。」金母的聲音傳來,暫時打亂了金父的思緒。

「知道了。」應聲后,金父示意鄭宰元:「宰元,咱們過去吧,泰妍她偶媽知道你來,準備了不少,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歡。」

金泰妍今天就沒怎麼說話,一個是她發現自己似乎不用插嘴,因為父母並沒有為難鄭宰元,好像都很滿意的樣子。第二個就是,鄭宰元一直對答如流,也用不到她幫忙。既然如此,那她就乖乖聽著就好了。

「伯父您太客氣了,只要是伯母做的,我肯定都喜歡。」在餐桌上做好,鄭宰元一邊給金父倒酒,一邊笑著開口。

那麼其實高麗和天朝也沒什麼區別,老丈人考女婿,這第一次喝酒,肯定要驗驗酒量。

一邊給大家倒酒,鄭宰元繼續開口說道:「我這會也沒夾菜,但只是這會聞著這幾個小菜的味道,就知道伯母的手藝絕對zzang!」

「哈哈哈,讓你說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快別忙活了,我們自己倒就行,你快坐下。」金母笑的嘴都合不攏了快。

那麼人都說丈母娘看女婿,本身就是越看越滿意。 重生之商業大亨 首先相貌方面,鄭宰元沒說的,再說經濟實力,家庭背景,個人能力,基本沒有能挑錯的地方。

「姐夫好厲害的,現在公司一樓大廳都掛著姐夫的照片呢。上面還寫著sm公司理事什麼的。」金夏妍笑著說道。

「呀!別亂叫!」金泰妍有些害羞的推了金夏妍一下。

金父金母倒是也沒在意,主要還是高麗對稱呼看的比較重,沒結婚就叫姐夫確實不太合適。不過怎麼說夏妍也是年紀小,也不用太在意就是了。

「你們公司不是sm么?怎麼會掛宰元的照片?」金父還是對事情本身比較關心。

鄭宰元笑著解釋道:「是前段時間我收購了sm的小部分股權,不過一直也沒什麼實職。」 「我也經常看新聞,sm好像市值40億米元吧?收購的話…..」金父有些欲言又止。鄭宰元主要業務都在天朝,為什麼收購sm公司的股份?看了看自己的女兒,金父也能猜個大概。

「只是小部分,沒多少錢。」鄭宰元笑著說道。

「太好了!有姐夫…..額宰元oppa在,我肯定能出道咯!!」金夏妍拍手叫道。

鄭宰元剛要說什麼,金泰妍瞪了他一眼,然後對著金夏妍說道:「想得倒是挺美!我同意你練習,不代表會同意你走後門。這一行,沒點真實力,出道了又有什麼用?」

「是啊夏妍,泰妍說的對,不能因為你姐在sm,甚至宰元還成了理事,你就忘記了自己的初衷。我還是那句話,能出道就出道,不能出道就回家。」金父也對金夏妍說道。

「內內內,阿拉掃。」金夏妍委屈的撇了撇嘴。

不過鄭宰元偷偷對她挑了挑眉毛。

實際上,他倒不是很在意出道不出道,至少對於金夏妍來說,有自己在,她是一定能出道的。就算在高麗不行,給她弄到天朝安排上個選秀啥的都沒問題。前段時間企鵝的人還來找鄭宰元談過,說是要製作一個綜藝,就像選秀一樣,問能不能請個sm的資深idol去當導師,這事他還沒跟sm商量呢。

金夏妍雖然年紀小,但是機靈的很。接到鄭宰元發來的信號,她立馬偷偷眨眼回應,並且還偷偷趁大家都不注意的時候,給鄭宰元比了個愛心。

鄭宰元忍著沒笑出來,但是這小姨子他挺滿意,雖然長的不如小短身,但是挺可愛的不是么?

一頓飯吃完,該問的金父金母也都問了。他們不反對,自然也就決定讓兩人繼續處著看。剩下一切就是順其自然了,反正現在年輕人交往都有些隨意,但願鄭宰元和自家女兒互相都是真心的吧。

吃完飯,今天肯定是不能連夜回漢城。好在家裡也有客房,所以鄭宰元今天晚上肯定就住在這了。

「呀!你剛才跟夏妍偷偷使眼色,別以為我沒看見!」一邊幫鄭宰元鋪客房的床單,金泰妍負擔叫道。

鄭宰元也不承認:「我哪有?」

金泰妍輕哼一聲:「不承認是吧?」鋪好了床單,金泰妍伸手擰了鄭宰元腰間一下。

他順勢拽過她的小手,直接整個身子壓了上去。

兩人倒在床上,金泰妍嚇的都不敢出聲。

「呀!別讓阿爸歐媽看到了!」金泰妍擋著他越來越近的臉頰,小聲道。

「那你還敢不敢再掐我了?」鄭宰元輕聲在她耳邊開口,還順勢輕輕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呃…….不敢….不敢了。」金泰妍身體猛地一顫,然後連忙開口說道。

鄭宰元這才滿意的放開她起身,結果剛一鬆開,小短身直接跳了起來錘他。

「讓你欺負我!讓你欺負我!」

鄭宰元笑著承受,半晌等到她打累了,才扭過身攬著她坐在床邊。

「我覺得你把夏妍的事看的太嚴重。我不可否認,你出道的時候確實很困難,而且少時也經歷了許多難以承受的事情。但是,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有我在,夏妍出道不會有任何問題。」他輕聲說道。

金泰妍搖了搖頭:「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可是,這個圈子,哪怕後台再厲害,最終站在一線的還是idol本身。有很多東西,哪怕你明白這些都是公司的策劃,或者說都是為了讓你更火而做出的安排。可是你要承受,這就像是成功的代價,也是個優勝劣汰的過程。有許多idol就在這種過程中撐不住,結果就……..」

金泰妍沒說完,但是鄭宰元也聽懂了。

「你的意思是,你怕夏妍也會承受太多?」他輕聲問道。

金泰妍嗯了一聲:「夏妍年紀還小,從小就順風順水,家裡人也慣著她。如果真的讓她承受打擊,哪怕最後真的火了,那可能她的心靈也會受到創傷。」

「我覺得你這是過於擔心了。人生下來,就必然要成長,從學說話,再到上學,再到走入社會。外界的幫助暫且不說,但是人自己是要去體會每一個階段的過程的。就夏妍來說,也許她並沒有你想象的那麼脆弱呢?你作為她歐尼,要做的事情應該是正確的引導她,而不是為了保護她,直接一刀切,那就有些矯枉過正了。」鄭宰元十分認真的說道。

金泰妍聽到后,一直看著鄭宰元。其實鄭宰元說的話,她並不是想不到。可是說白了,終究還是自己經歷了這一切,害怕妹妹重蹈覆轍。尤其是曾經一度有一段時間,她自己是真的屬於一種抑鬱崩潰的階段。那種生活的日子,她只是回味起來就害怕。

可是鄭宰元說的那些,也確實是對的。自己不可能照顧金夏妍一輩子,她總要去走自己的路。

「而且,有我在呢不是?你們承受的那些,我保證夏妍肯定不會承受。」鄭宰元繼續說道。

「這可是你說的,將來夏妍要是受一點委屈,我….我就…..我就…..不要你了!」金泰妍抬手拍了他一下。

說完也不等鄭宰元說話,直接大聲喊道:「金夏妍!別偷聽了,給我進來!」

等到門緩緩打開,鄭宰元無奈揉了揉額頭。這可真是親姐妹,自己都沒發現,金泰妍是怎麼知道金夏妍在外面偷聽的?

「歐尼!~~」金夏妍討好的攬著金泰妍的胳膊。

「剛才說的你都聽到了?」金泰妍淡淡的說道。

「嗯~~」金夏妍點頭,說完又甜甜的對著鄭宰元說道:「謝謝姐夫~!姐夫賽高~!!姐夫最zzang了!」

「哈哈哈!」那小模樣給鄭宰元逗的不行。

金泰妍也是無奈抬手拍了她一下,然後才說道:「我先跟你說好,你姐夫照顧你,但不代表你能放鬆練習,知道嗎?」

「內!歐尼!我會好好練習的!」金夏妍笑著點頭。

鄭宰元這會更注意的,反而是金泰妍的那一句,「你姐夫」

「其實,我倒是覺得,也不一定就要跟著sm的組合出道。如果去限定的組合,結束以後個人solo,是不是會更順暢一些?」鄭宰元拖著下巴開口道。(有請宇宙少女或者某箭少女金夏妍?哈哈哈哈!) 第二天一早,鄭宰元和金泰妍就離開了。走的時候金母給鄭宰元帶了好多自己腌制的小菜,說讓他帶回天朝吃。他推脫不掉,最後還是道謝收下了。

「快到年底了,公司事情已經壓了很多等著我回去處理。這次你solo恐怕我也沒法陪著你了。」高速上,鄭宰元開著車,對著旁邊的金泰妍有些抱歉的開口。

「我又不是小孩子,才不要你陪~!」金泰妍輕咬下唇開口。

聽得出金泰妍語氣中淡淡的失落,鄭宰元一瞬間真的很想乾脆公司別管了,就陪著她。可是….理智還是告訴他,做應該做的事情,別太放縱自己。

鄭宰元剛想開口再說些什麼安慰一下她,車載收音機里突然出現的聲音,讓兩人都不約而同的靜靜聽著。

「那麼接下來,一首來自少時隊長金泰妍的最新solo主打曲,《I》,凌晨公布音源時就橫掃了各大榜單!讓我們一起來聽一下吧!」

「撒下陽光的Sky,蒼穹之下的孩子(I),如夢般Fly,MyLifeisaBeauty!」

「這歌感覺只有你能唱。」鄭宰元笑著說道。

金泰妍昂首挺胸開口說道:「那是當然!」說完好似乎自己被自己的樣子逗樂了,又低頭kkkk的笑。

哪怕在確定關係,甚至是已經發生關係的今天。鄭宰元總覺得自己還是看不透她,她就像是一塊寶藏,不管你怎麼挖掘,似乎都挖不完。

「要不,我還是留下來……」鄭宰元話還沒說完,金泰妍立馬嬌聲開口:「不行!不能因為我耽誤你的事業,那我真是罪惡大了!」

說完金泰妍伸手捏了捏鄭宰元的臉頰,笑著開口:「或許是徹底被nuna迷住了?用天朝那句話怎麼說來著?英雄難過美人關?」

「呀!開車呢!」鄭宰元連忙拍開她的手,無奈說道:「你還真是學漢語了你,這都知道!」

金泰妍咯咯笑著:「我現在每天都在學漢語,進步神速好嘛?」

兩人就這麼聊著,不知不覺下了高速,回到了漢城。

之前已經訂好了機票,所以鄭宰元直接開著去了機場。兩人在車上好一頓廝磨,最後鄭宰元才戀戀不捨的下車,然後拿著行李箱亦步亦趨的離開。

金泰妍沒下車,雖然是在停車場,但還是有風險。她從窗邊遠遠的看著他,眼中也滿是不舍。熱戀期的戀人都是這樣,在一起時,感覺時間過的特別快,可是每到分開之時,哪怕再心存理智,心裡終究都是難捨的。

…………….

「嘖嘖嘖,果然陷入愛情的男人也很痴情啊。」

鄭宰元怔怔的抬頭,調侃他的除了沈薇也沒別人了。

此時已是12月中旬,在鄭宰元的辦公室,沈薇上身紅色絲質上衣,下身包臀短裙加「光腿神器」打底褲,搭配一雙極為精緻的高跟鞋,修長的腿形顯露無疑,氣質盡顯。

「啥?你說啥?」鄭宰元開口問道。剛才他正在想什麼時候帶金泰妍回家,所以也沒聽到沈薇說的什麼。

沈薇抱肩搖了搖頭,隨後輕聲說道:「沒什麼,就是來跟你彙報一下,冰東七新鮮的店我們收購過來以後都整理好了,隨時都可以營業。然後下面各個地區分公司都把業績報送上來了,財務那邊正在匯總,他們讓我問問你,需不需要你過一遍,然後再給他們整理。」

鄭宰元擺擺手:「不用了,讓他們整理完,總數給我就行了。對了,年會的事情怎麼樣了?」

沈薇開口回應道:「年會按照你定的元旦當天,已經把通知發下去了。不過,企鵝那邊也發來邀請,說讓你去參加他們北分年會。」

「回絕吧,自己家年會都還顧不上呢。今年的年會,我們一定要辦好。通知下面所有公司,所有人必須來,不管你在哪個城市,今年我們要做個集結,總結今年的成績,展望全新的未來。」鄭宰元鄭重說道。

「那今年年會的主題?」沈薇點點頭,隨後又問道。

鄭宰元略微思索片刻,然後開口:「就叫,生鮮怒放吧。」

「還有,今年年會要做大,讓公關部注意,請幾個關係好的媒體來,好好報道報道。還有,我跟sm商量了一下,到時候可能會有藝人來表演,屆時也要做好宣傳。」鄭宰元繼續開口說道。

沈薇聽到後點點頭,然後才轉身離開。

對於鄭宰元來說,2015年即將結束,嶄新的2016即將到來。這一年,就每日生鮮來說,已經完成了登頂國內第一的成績。而對於鄭宰元來說,這一年他也成長了許多。當然了,最大的收穫,肯定還是他擁有了一個女朋友,而且還是鬧木鬧木可愛、漂亮的女朋友。

不過,在新的一年,除了生鮮電商平台的發展之外,依託新收購的冰東七新鮮門店外加每日生鮮便利購,鄭宰元準備正式下場傳統零售行業了。如果之前是小打小鬧,那麼這次聯合企鵝一起下場,就是真的準備吹響號角,向傳統零售領域進發。

此外,之前每日生鮮雖然攤子鋪的大,但說實話,基本都是輕資產為主。這次,鄭宰元就是要用實業對每日生鮮進行充填。但是充填實業,需要的就不是花里胡哨的營銷理念,而是真金白銀。所以,C輪融資的進度需要再次加快,哪怕他和曾閔再多出讓些股份也無妨。

除了實業、電商之外,鄭宰元還有些別的想法。今年跟sm的合作比較成功,至少給每日生鮮帶來的效果是肉眼可見的。這還僅僅只是一個金泰妍,如果是整個少時,甚至sm旗下的藝人,全部通過雙方合資的公司來運營的話,那利益是十分可觀的。

重要的是,現在鄭宰元有些想把這家合資公司變成高麗來天朝發展藝人的橋頭堡,這樣一來,把住這個關口,收穫的效果肯定會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但是,利益大,風險也大。究竟怎麼去運作,還是得拉上靠山一起入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