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

0

陸芷頓了一下,看了白雪一眼,沒有繼續說下去。

葉雄看看白雪,又看看陸芷,覺得兩女好像怪怪的。

「有什麼話,不方便說嗎?」葉雄奇怪地問。

「其實……白姐姐喜歡你。」陸芷突然大聲道。

這話不但讓葉雄嚇了一跳,也讓白雪嚇了一跳。

她本來以為陸芷會向葉雄表白,哪知道她居然幫自己表白,這完全讓她蒙了。

荒村亂葬 「胡說,我什麼時候說喜歡葉公子了,你別胡說八道……」白雪臉漲得通紅,也不知道是羞的還是氣的。

「葉公子,我姐姐這個人,你別看她外表散發著一股風情,其實她骨子裡很傳統的,人也很害羞,有些話在心裡,她也不敢說出來,所以我這個當妹妹的,只能幫她說了。」

「陸芷,你再胡說試試,看我怎麼泡製你。」白雪怒道。

「窗戶紙我已經捅破了,接下來就看你們的,我吃飽了,出去散步去。」

陸芷站了起來,摸了摸肚子,走出山洞,揚長而去。

山洞裡面,氣氛突然變得非常尷尬。

「葉公子,陸芷她人就這樣,喜歡亂點鴛鴦。」白雪訕訕地說道。

看著她那羞澀的模樣,霞飛雙頰,嬌艷欲滴,帶著說不出的風情。

平時看到她的樣子,葉雄都有點動心,更別提像現在這樣曖昧的氣氛之下,她嬌羞的模樣了。

葉雄覺得自己心底,一絲慾望在積聚。

「像白雪姑娘這樣的奇女子,葉某怎麼配得上。」葉雄道。

「葉公子,不是這樣的,是我配不上你才是。」白雪連忙道。

「如果我說,你配得上呢?」葉雄目光炯炯地望著她。

白雪凝視著他的眼神,開始她還躲著,但是片刻之後,她就勇敢地迎接對方的眼神。

兩人就這樣獃獃地對視著,白雪突然發現,對方的臉在慢慢靠近,就快就靠得很近。

可以感覺到對方的呼吸了。

白雪的心,沒來由一陣慌張,突然站起來,大步跑了出去。

「我去看看陸芷。」她逃得比兔子還快。

葉雄苦笑一下,覺得自己太急躁了。

經過剛才的試探,他可以感覺出來,白雪是對他有意思的,還差點沉淪了。

兩人認識的時間畢竟還短,才見過幾次面,相交不深,不知根知底。

出於女人的矜持,所以她剛才才跑得那麼快。

如果那麼容易讓他得到,她就不是白雪了。

葉雄倒了一杯酒,喝了起來,自飲自酹。

片刻之後,兩女還是沒有回來,葉雄當下將自己從死亡地帶得到的東西拿出來。

在死亡地帶,他一共得到四件東西。

一個小鐵盒,一個丹藥小瓶,一本小冊子,還有一件散發強盛光芒的黑色張弓。

最讓他感興趣,就是那本小冊子。

葉雄先將小冊子拿出來,看了一眼,上面寫著《裂元術》三個字。

細看之下,他頓時又驚又喜,這小冊,居然是修鍊第二元嬰的神通。

第二元嬰,顧名思議,就是內世界之內有兩個元嬰,一個為主,一個為輔,如果再時候能再找到肉身,就相當於自己有了一個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複製體,等於擁有兩條命。

這可是跟分身完全不一樣的,完全是一個人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人。

沉思片刻,葉雄馬上就覺得,《裂嬰術》非煉不可,因為兩個元嬰,作用實在是太大了。

正常的元嬰修士只有一個元嬰,元嬰不能離體,如果要離體,也不能離開很久,否則肉身會死亡,但是如果有了第二元嬰,另一個元嬰就可以離開,到時候就等於多了一門神通。

葉雄壓住內心的激動,將第二把黑弓長弓拿起來。

長弓的弦,是用特殊的物質做成,弓柄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的,體表上印了一些奇怪地銘文。

他將弓拿起來,拉了一下,將元氣凝聚進黑色長弓之內,很快長弓上面,就凝聚了一把元氣箭。

「這黑色長弓,也不愧是一柄不錯的兵器,但是比起菩提神劍跟偽天缽,還是差了一些。」葉雄摸索片刻,已經大概知道黑色長弓的威力,對於自己來說,沒什麼作用,但是送人的話,倒是不錯的物品。

接下來,他將小瓶子拿出來,看了一眼,頓時無語。

小瓶子裡面空空的,居然沒有丹藥。

「真蛋疼。」

葉雄將小瓶子隨手扔過儲物戒之中,然後拿起最後一個鐵盒。

這個鐵盒外表是玄鐵所鑄,十分堅硬,他打開來一看,只見裡面裝著一片破裂的地圖。

地圖只有一小塊,用跟《裂嬰術》一樣的特殊材料所鑄,從外觀來看,應該是四分之一地圖。

「這地圖在鐵盒之中,被小心翼翼地收藏著,肯定不是簡單之物,可惜只有一塊,如果有四塊湊在一起,就可以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了。」葉雄遺憾地說道。

他將鐵盒跟黑色長弓收起來,然後將黑臉的儲物戒拿出來。

當他看到黑臉儲物戒裡面的東西之後,他頓時大喜。

戰巫傳奇 裡面不但有大量的元石,還有魔族的天魔功功法,還有各種各樣恢復元氣的丹藥。

把裡面的東西整理一遍之後,白雪跟陸芷從外面走了進來,

白雪似乎恢復了過來,變成以前的彬彬有禮,不再像剛才那麼局促不安。

顯然,她已經學會了怎麼面對葉雄。

「兩位姑娘回來了,坐吧!」葉雄指著面前的位子說道。

兩女坐了下來,胡芷笑道:「葉公子,你剛才是不是把我白雪姐姐嚇壞了?」

葉雄頓時非常尷尬,白雪不會把自己剛才想親她的事情,跟陸芷說了吧?

「你別胡說,我就是覺得跟葉公子呆在一起,你肯定會胡思亂想,所以才把你給拉回來,讓你知道我跟葉公子之間是清清白白的關係,不像你想的那樣。」白雪連忙解釋,她怕葉雄誤會她什麼都跟陸芷說了。

「給機會你們二人世界,又不珍惜。」陸芷拿起酒杯,大聲喝道:「來,咱們繼續喝,不醉不歸。」

「不醉不歸。」

三人一直喝到深夜,這才停下來。

兩女都有了幾分醉意,全都躺在旁邊的地上,沉沉睡去。

葉雄在洞口布了一個禁制,這才看著旁邊地上躺著的美女。

非禮勿視,非禮勿動人。

葉雄給自己洗了腦,壓下去不良思想,這才倚在石壁上閉眼睡覺。

(本章完) 第二天一早,葉雄跟兩女道別。

兩女依依不捨,但是她們也知道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她們又不是葉雄的誰,肯定不能呆在葉雄身邊,分離是遲早的事情。

「葉公子,你準備去往何處?」白雪問。

死亡地帶的事情一了,葉雄就準備往趕百花仙域,但是不用告訴她們,畢竟自己的行蹤太敏感了。

黑臉死了,現在魔淵恨不得扒自己的皮,知道自己的下落,對於她們來說,並沒有好處。

「我準備找個地方修鍊,但是還沒找到地方。」葉雄說道。

「如果你有時間,可以隨時來滄瀾帝國百里家找我,我隨時歡迎你。」

「白姑娘,它日有空,我一定前去拜訪,再見。」葉雄轉身欲走。

「等一下。」白雪喊住他,從身上掏出一個儲物戒:「我這裡有些元石,你帶在身上,可能有用。」

百里家是滄瀾帝國的大家族,富可敵國,既然她有心相贈,葉雄也沒有推卻,收了下來。

「多謝白姑娘,告辭。」葉雄說完,化與一道流光衝天而起,瞬間就消失在天際。

百雪獃獃地看著他離開的方向,半晌都沒有反應過來。

「多情自古傷離別,唉……」陸芷長長地嘆了口氣。

「你又欠揍了是不是?」百雪紅著臉,柳眉倒豎。

「葉公子這麼好的人,你現在不把握,以後一定會後悔的,不信你等著瞧好了。」陸芷嘻嘻笑道。

白雪伸出拳頭,準備開揍,嚇得陸芷咯咯地笑了起來,一溜煙逃了。

……

魔族,魔仙堡。

魔仙堡是魔族的大本營,是一個十分神秘的地方。

無數正道修士,都想找到魔仙堡的位置,但是沒有任何人知道。

對於正道修士來說,魔仙王居住的魔仙堡,就是個傳說,甚至有些人懷疑,魔仙堡根本就不存在。

魔仙堡上空,凝聚著一團濃密的烏雲,黑暗遮天,電閃雷鳴。

無數巨大的雷電從烏雲之中降落,落在魔仙堡周圍,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

魔仙堡中間最大一間城堡之內,此時正站著三人。

最中間是一名身穿黑色長袍,長袍銹著很多的血色長邊的老者。

從正面來看是老者,但是從背後來看,會發現是一個貌美如花的女人。

這人,赫然是一個雙面人。

此刻,女人那邊那張臉緊閉著,好像睡著了一下。

場下站著兩人,右邊的是魔淵,左邊的是魔樓。

看兩人恭敬的模樣,就知道雙面人就是赫赫有名,統一魔族的魔仙王。

「魔淵,黑臉是不是那個叫葉雄的人殺的?」魔仙王怒道。

正魔兩道,一直在斗,除了明面上的斗,還有暗地裡的斗。

飛升榜是正魔兩道,一直都十分關注的一個榜單,因為榜單上的正魔兩道數量,代表著正魔兩道的後起之秀誰多誰少,誰弱誰強。

一直以來,魔族在飛升榜,都穩穩壓住正道,除了魔族上榜的人數比正道多之外,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黑臉一直都霸著榜單。

然而就在昨天,一個叫葉雄的傢伙把黑臉殺了,奪得飛升榜第一的位置,這對於魔族來說,是一個重創。

魔仙王知道之後,馬上就把魔淵跟魔樓叫過來,打聽怎麼回事。

「回殿下,屬下打探得知,是他跟滄瀾帝國百里風雲的女兒聯手殺的。」魔淵回道。

「他現在何處?」

「殺了黑臉之後,他就消失了,屬下正加派人手,打探他的下落。」魔淵回道。

「你打探個屁啊?」魔仙王指著魔淵的鼻子破口大罵:「飛升榜上,咱們魔族佔了五個名單,現在第一跟五都讓人幹掉了,你連對方的影子都找不到,你這個天魔殿主怎麼當的,是不是不想幹了?」

因為激動,魔仙王聲音特別大,身體都顫抖起來。

後面的那張臉,突然輕輕地睜開眼睛。

「夫君,不是跟你說過,別動肝火嗎,怎麼又發這麼大的脾氣?」女人臉說道。

「這兩個傢伙,越來越廢,不罵都不行。」魔仙王怒道。

「你先休息一下,我跟他們聊聊。」女人臉說道。

魔仙王當下轉過身,讓女人臉對著魔淵跟魔樓。

「屬下見過魔仙女王殿下。」魔淵跟魔樓同時說道。

魔仙女王跟魔仙王兩人同體,心靈相通,對於剛才的話,她知道的清清楚楚。

「魔淵,你應該知道黑臉的死,對咱們魔族的名聲打擊有多大吧?」

「屬下明白,屬下現在已經加派了人手去找他,只要一找到,屬下就會親自出手,無論如何,也要將他斬殺。」魔淵大聲道。

「一名區區飛升榜的傢伙,用不著你親自出手,如果你出手,豈不是抬舉了他。」

「女王殿下,你別小看這個傢伙,他的實力絕不一般。」

「讓魔天賜去,你覺得可以吧?」魔仙女王問。

聽到魔天賜的名字,魔淵跟魔樓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目光之中,看到相同的訊息。

此時此刻,除了天賜,沒有誰更適合了。

「天賜能去再好不過,這次他就算有十條命,都不夠。」魔淵說道。

「天賜有追蹤術,只要得到對方的本命元氣,天涯海角也能找到對方,我就等著看他怎麼從飛升榜上消失。」魔樓說道。

「你們兩個都下去吧,以後別再出現這樣的低級錯誤了。」魔仙女王道。

「是,女王殿下。」兩人異口同聲地說道。

……

兩個月之後,穿過無數的星域,葉雄終於來到了百花仙域。

在半空之中,看著面前一望無際,數百上千的紅綠相間的星球,葉雄不由得感慨不已。

單單從外觀上看,百花仙域的星球,就比起其餘的星球,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其餘的星球遠遠看去,灰濛濛一片,死氣沉沉的,但是這百花仙域,每一個星球,哪怕隔得老遠,都能看到無窮的生機。

「不愧是整個仙魔界靈氣最濃郁的地方,難怪有如此多的修士喜歡在此修鍊。」

「難怪魔族不惜代價,都想從死亡地帶找到一邊通往百花仙域的路。」

百花仙域距離死亡地帶很近,如果按直線來算的話,十天時間就趕到了,根本不用繞著趕這麼久的路。

(本章完) 葉雄從身上拿出裝著幽冥本命元氣的瓶子,很快面前就出現一面水鏡。

「幽冥,我到百花仙域了,你現在在哪個星球?」

「你還記得我?」幽冥冷哼一聲:「我還以為你只顧著跟百里家的小姐快活,把我忘記了呢!」

葉雄尋寶的時候,跟白雪聯手殺黑臉的事情,肯定被傳出去,畢竟他當初放走了很多人,不然的話,幽冥不可能知道。

「你在吃醋?」葉雄笑道。

「誰吃你的醋了,你身邊再多女人,又關我什麼事。」幽冥哼了一聲。

「都比得上百年陳醋了。」葉雄笑道,然後解釋:「我跟白雪之間是相互幫忙的,如果我們不聯手,我哪能殺得了黑臉。」

「你現在厲害了,現在都飛升榜第一,現在大把女人自動投懷送抱。」幽冥生氣地說道。

葉雄有些奇怪,幽冥這是怎麼了,以前的她沒這麼大的醋意啊,就算他知道自己跟某個女人有暖味,她最多也就是生氣不說話,不理會自己,從來沒試過說這麼尖酸刻薄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