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大人,小民斷不敢隱瞞!」龐箭說著,一下子癱軟在了地上。

0

…………

隨著侯山離開了江州書院,江州書院的頭頂上的一團烏雲才算離開。整個書院的氣氛也一下子輕鬆了不少。

子易的卧室。

徐先生在一邊坐著,子易剛剛蘇醒不久。

「子易,你平時素來冷靜,為什麼這次會這麼衝動,竟敢直接頂撞侯山?」

「徐先生,我,我也是一時擔心輕語的安危,唉!」子易哪裡能不知道侯山的厲害,可是當時也是情緒激動,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你好生休息,別的事情先不要管了!哎!」

徐先生這句話里的休息,不只是休息身體,還有一重是,在江州書院的身份,恐怕也要休息了。

江州書院完全是由侯山在背後提供著極優秀的資源,為的就是侯輕語。

而今侯輕語出事,只怕以後江州書院的地位,在江州來說,也要一落千丈了。

孫正浩的住處。

龐箭扶著孫正浩重新躺下,孫正浩背後的傷口很深,每一個動作都要疼的齜牙咧嘴。

「正浩,也能為你了,忍著這麼重的傷,剛剛愣是沒有表現出什麼來!」

孫正浩面色慘白,微微的搖了搖頭,沒有說什麼。

不多時,尚娟跟李燕來了。

「孫大哥!你沒事吧!」尚娟一進門,立馬焦急的喊道。

「我不礙事!」孫正浩擠出一絲微笑,淡淡的說道。

「嗚!擔心死我了!」尚娟一時間竟然流出淚來。

孫正浩朝龐箭努了努嘴,示意龐箭還在,不要太過於關心自己。

可是尚娟此時情緒爆發,哪裡顧得了那麼多。

「這個胖子能有什麼事情,一看就躲在那個角落裡!不然怎麼會一點傷也沒有!」

龐箭的確心中有愧,尷尬笑笑,也不說話。

李燕則是一顆心都牽挂在了唐玉的身上,心裡不斷的安慰著自己,「侯老師一定會被救回來的,唐玉也一定會沒事的!」

隨後姜蓮兒也來了哭了一番,整個江州書院都籠罩在一股慘淡愁雲之中。

傷情最嚴重的還是唐玉他們這個班,幾乎人人都有所抵抗,也幾乎人人都帶傷!

…………

而從江州書院離開的兩位將軍,在回到了各自的軍營之後,也迅速的展開了行動計劃的布置!

買個爹地寵媽咪 很快的整隊整隊的軍士朝著江州城各處出發了!

消息靈通的人,也都知道,江州恐怕出了什麼大事!

讓侯山非常震怒的大事!

江州城外某一處。

那些黑衣人此時也都換上正常的衣服。

權寵京華 「隊長,我跟老三他們出去看了,所有的路口都封鎖了,跟軍事預料的一樣。完全沒有機會能夠撤出去!」

「嗯,你們繼續保持對外界的消息靈通!我們不著急!」隊長緩緩的說道。

在他們的計劃中,對於侯輕語本來就是劫持,根本不想帶離江州城!

而更高級的計劃,他們也沒有權力知道。

地牢之中。

唐玉緩緩醒過來,發現自己被吊在牆上,手腳都被鐵鏈鎖住。絲毫動彈不得。

定了定神之後,發現了鎖在一邊地上的侯輕語。

「侯老師!」

「侯老師!」

唐玉叫了好幾聲之後,侯輕語才算醒來!

「小玉!發生什麼了!這是哪裡?」侯輕語聲音溫婉,沒有一絲冰冷。

唐玉心裡明白,侯輕語又被另外一個人格主導了。

「我也不知道,被抓了起來之後,醒來就在這裡了!」

這一個人格下的侯輕語,可以說是比較不那麼堅強的,算是比較柔弱。

因為她被鎖在地下,雖然離不開這個牢房,可是還能夠在這個不大的空間裡面自由活動。

「我們怎麼辦?」侯輕語一時間居然有些六神無主,可憐兮兮的看著唐玉。

說著,侯輕語開始翻動起鎖著唐玉的鐵鏈來。

「他們既然敢在江州城裡襲擊書院,而且沖著你侯大小姐來的,自然是有備而來的,不可能會給我們留下這種機會的!」

唐玉苦笑著搖搖頭,故作輕鬆的說道。

對於牢房這種環境,唐玉可算是深惡痛絕。

而侯輕語查看了半天之後,發現鎖著唐玉的鐵鏈,都是精鋼鑄成的。

無論是鎖還是借口,都是嚴絲合縫的,就算是侯輕語這種不善於金鐵工藝的人,也能看得出,這絕對不是容易毀壞的。

哪怕是她實力被封印之前,也未必能夠掙開這種鐵鏈。

女人就要狠 「侯老師,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靈骨上的封印,應該又多了一重吧!」

侯輕語聞言,心神沉入靈骨,隨後神色一慘。

「你說的沒錯!」因為唐玉自己也發現,他的靈骨也被某種其他的靈氣封印在了靈骨之中,完全沒有辦法調動!

「有一個好消息還有一個壞消息,你想先聽哪個?」唐玉為了緩和氣氛,故作輕鬆的說道。

「好的!」侯輕語見唐玉不慌不忙的,情緒也慢慢的緩和了下來。

「好消息就是他們抓了我們應該只是為了要挾你爹,短時間我們不會有危險!」

「那壞消息呢?」侯輕語連忙問道。 看著侯輕語著急的模樣,唐玉從容一笑。

「壞消息就是……」

「是什麼,你說啊!」看著一副賣關子表情的唐玉,侯輕語著急的問道。

「就是,在這個地方,恐怕你不能隨時洗澡了!」

唐玉說完,侯輕語愣了一下。

「都這個時候了,你居然還有心思開玩笑!」

「反正憑我們自己肯定出不去,要麼等人來救,要麼就等死。開開玩笑緩解一下心情,也是不錯的嘛!」

唐玉故作輕鬆的說笑著,可心裡卻一點也輕鬆不起來。

因為他知道,敢綁架侯輕語,一定不是一般的個人,背後肯定有一個嚴密龐大的組織。

而這種組織所要求的事情,肯定絕對不是什麼小事情!侯輕語的安全一定會有保證,而唐玉自己呢?

這就不好說了!當這些人發現唐玉沒有什麼利用價值,恐怕就會讓唐玉身首異處。

「有人來了!」唐玉突然聽見外面有腳步聲。

侯輕語緊張的看了唐玉一眼,隨後把目光轉向了牢門。

「嘎吱……」

老舊鐵門一聲響動,暗黑色的鐵門底部開了一個一尺見方小窗口。

隨後,兩個裝著飯菜的碗被放了進來。

「嘎吱……」

那個小窗口再次合上。

「侯老師,這個我吃飯還要勞煩你餵給我……」

唐玉手腳都被鎖在牆上,也就只能張張嘴,吃飯這個動作,無疑是奢求。

「哼哼,你不是可有能耐了嘛!我不管!」侯輕語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唐玉一陣哀求之後,侯輕語壞笑著道。

「若要我喂你吃,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出去之後,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飢腸轆轆的唐玉連忙問道。

「什麼條件我還沒有想好,到時候再說!你就說你答應不答應吧!」

在這一場交易當中,唐玉完全沒有資格拒絕,被迫答應了侯輕語一個條件。

……

「唔,呸呸呸!好難吃!」侯輕語吃了一口自己的飯,幾下全部吐了出去。

而看唐玉卻嚼的津津有味。不由皺眉道:「這個飯,你能吃的下去?」

「味道的確差了一點,可是想要活著,就要吃飯……」

這飯其實並沒有那麼難吃,而且葷素都有,只不過是侯輕語平日里吃慣了好的,猛然吃這些東西,一時間難以接受而已。

唐玉把一碗都吃完了,侯輕語也就勉為其難的吃了幾口。

而過了一開始的那種驚異,牢獄生活可謂是無聊至極。

過了兩三個時辰,侯輕語坐不住了。

「喂!有人嘛?我要方便……」

侯輕語對著鐵門朝外面大喊道。

可回應她的,只有從外面傳來的淡淡迴音,完全沒有人理會!

「侯老師,你朝那邊看,看到那個木桶沒有。」

侯輕語朝著唐玉眼神的方向看了過去,一個到膝蓋高低的木桶,被放置在牆角。

「不是吧,難道要在這裡方便?」侯輕語一臉不可置通道。

不過在強大的生理壓力下,從小錦衣玉食,凡事有人伺候的侯輕語,還是無奈的接受了這個現實。

「嘿嘿,如果在這裡方便!不是便宜了你這個小可愛了嘛!」侯輕語突然站起來,走到唐玉身邊。

一臉玩味的看著唐玉,手在唐玉的臉上輕輕的蹭了蹭。

「我不看。」唐玉一臉正色道。

「喲呵,我又沒說不讓你看,你緊張什麼啊!」侯輕語說著,還用手指頭在唐玉身上來回戳著。

「姐姐我要方便了哦!」侯輕語突然妖媚了起來,手指頭在唐玉下巴上一勾,轉身坐到了那個木桶上。

唐玉轉過頭,緊閉雙眼。

心裡默念,「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可眼睛能夠避免看到,耳朵就不行了。

「呲溜溜……」

一股水流聲響起,唐玉腦海中不可避免的出現了侯輕語那完美的身材……

而且,還勾起了一股唐玉想要方便的慾念。

等到水流聲結束,聽見侯輕語站了起來。

唐玉低聲道:「侯老師,我也想方便一下,能不能幫幫我……」

說出這些話,唐玉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略微臉紅了一下。

可隨之而來侯輕語的表現,卻讓唐玉更加的尷尬了!

「沒問題啊!要姐姐怎麼幫你啊?幫你扶著它?還是幫你脫褲子啊!」

「額,幫我把木桶拿過來就好了……」

「額,侯老師,要不幫我把褲子稍微往下拉一拉?」

侯輕語笑容詭異,眼神玩味的幫唐玉把褲子拽了下去。

「看不出來嘛!很有本錢嘛!」

「別緊張,你不是要方便嘛,怎麼不出水!?」

「那我可要把木桶拿走了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