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立刻通知治安局與總隊,讓他們派人立刻將雷氏集團封鎖,絕對不能讓雷嘯天跑了!」

0

聽到證據確鑿,李珊珊狠狠一咬牙,直接吩咐面前組長派人對雷氏集團進行封鎖。

「是!」

聽到李珊珊下令,面前組長立正抬手敬禮,隨後轉身離去。

「雷氏?他們為什麼要偷雷凌的屍體?」花小蕊聽到此事物雷氏有關,她眉頭緊鎖,不解雷氏集團這樣做的目的。

「這個……我想應該與光明神社有關。」

「小蕊,這件事你交給我,一旦找到雷凌的遺體,我會通知你的。」

「現在很晚了,我派人先送你回去好嗎?」

李珊珊已經猜到雷氏的目的,但她沒有告訴花小蕊,反而提議要把花小蕊先送回家。

花小蕊神情失落,聽李珊珊的話,她心裡總覺得不安定,面對李珊珊的好意,她反而搖了搖頭道:「不了!我準備上樓看看我哥。」

說完,花小蕊轉身,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讓李珊珊很不放心。

「雷凌,你可真是害人不淺。」

李珊珊狠狠咬著嘴唇,看到花小蕊為雷凌傷心流淚,而自己如同心碎一般還要堅強,這一切都是因為雷凌惹的禍。

……

半個小時后。

李珊珊帶領醫院所有治安人員撤離,陸陸續續走出醫院大門上了車。

而,就在此時醫院樓下角落裡,雷凌的影子出現了。

他看著李珊珊帶人急匆匆上了車,他神色有些古怪,看著治安局的車輛浩浩蕩蕩離去,去的方向並不是治安局?

「這麼晚了,李珊珊不回治安局,難道還有什麼事情發生嗎?」

雷凌眉頭緊皺。

他不知道,自己這麼一折騰,害的愛著他的兩個女人一個丟了魂,一個拚命在想為他報仇。

想不通的他,咬了咬牙閃人來到路旁,攔下一輛計程車,緊跟著前方治安局的車輛而去。

不到一個小時路程,雷凌跟著治安局的車竟然來到了雷氏集團公司樓下。

雷凌沒有下車,因為在雷氏集團樓下圍滿了治安局與警武車輛,大樓個個角落都被治安局的人包圍。

陣容浩大,堪比治安局傾巢而出,由李珊珊帶隊,直接破門而入。

「好傢夥!雷氏犯了什麼事?」

計程車司機看到前方道路有人攔截,導致過往車輛擁堵嚴重,不由的驚訝的看向雷氏集團好奇道。

雷凌沒有吭聲,扔下錢便下了車,穿過擁堵的車輛,來到雷氏集團大樓的對面路旁。

「這次雷嘯天恐怕是要鋃鐺入獄了。」

「到是便宜了東方俊輝可了嗎?」

雷凌鄒起眉頭,雷嘯天與東方俊輝都是為了爭奪社長位置,才敢光明正大的動手。

現在,雷嘯天是跑不掉了,他覺得應該送給東方俊輝一份大禮才行。

想到這裡。

雷凌拿出手機,撥通了治安局的報案電話。

「喂?你好!這裡是治安局總隊,請問您有什麼需要幫忙嗎?」

電話接聽,裡面響起年輕女子的詢問聲。

「東江碼頭,發生命案。」簡短兩句話,雷凌隨手就掛斷了電話。

雷凌眺望一眼雷氏集團大樓,等到親眼目睹雷嘯天被戴上銬子,帶出公司大門后,他冷冷笑了笑轉身離去。

此時,剛剛走出雷氏公司的李珊珊,面容凝重看著前方雷嘯天時,她卻意外看到公司對面離去的雷凌背影。

「那……那個人這麼那麼像雷凌?」

李珊珊面露驚訝,瞪大眼睛看了許久,而心裡卻在提醒自己,雷凌已經死了,怎麼會出現在她眼前?

搖了搖頭。

在李珊珊再次看向前方時,雷凌的背影居然消失了?

「難道是幻覺?是我太想他出現的幻覺?」

李珊珊心裡犯嘀咕。

嘀嘀……!

就在低頭滿腦子都是雷凌背影時,身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這才讓他恢復清醒。

「喂?」李珊珊接聽電話。

「李局,剛才有匿名者報案,說東江碼頭髮生命案。」

電話中,傳來治安局人員的通知。

「東江碼頭?」李珊珊聽到后,急忙轉身向東方眺望,因為雷氏集團距離東江碼頭很近,「好!我立刻帶人過去看看!」

沒有廢話,李珊珊說了一句后,掛斷電話看向所有隊員道:「小林,你負責把雷嘯天帶回局裡,其他人跟我立刻前往東方碼頭。」

「是!」

李珊珊一呼百應,隨後只見她帶著一群人迅速上了車,直奔東江碼頭方向走去。

東江碼頭,位於東江與東海交匯處,是海上貿易的第一碼頭,一直由東方家來掌控。

李珊珊帶領隊員迅速趕來時,只見碼頭四周血跡斑斑,一具具屍體倒地不起,簡直如同一個屠宰場。

「怎麼會死這麼多人?」

「李局!你快看他們有槍!」

「李局,集裝箱里有違禁品!」

……

治安人員四散開來進行勘察現場,尋找是否還有倖存者時,眾人居然在個個角落裡,發現國家禁止物品與武器。

「真沒有想到,這個東方家居然是披著羊皮的狼!」

「立刻清點人數,將所有違禁品統計出來,將這裡死者身份全部核實清楚。」

李珊珊咬了咬牙。

好好的東江碼頭,竟然是一個最大的賊窩,要不是這次有人報案,誰能想到東方家在碼頭做了這麼多不為人知的事情?

吩咐眾人後,李珊珊一步一步來到冷凍庫近前,她看到四周死的人穿的都是迷彩服,一眼看出這不是普通人。

就在李珊珊好奇,想要打開冷凍室大門時,突然一個金色光點引起她都注意。

那是燈光照耀下反射的光點,她好奇的來到一位死者身體近前,蹲下身子看到死者的手腕上,竟然插著一根金針!

李珊珊吃驚,看到金針瞬間,她第一個想到就是雷凌。

沒錯。

她曾親眼目睹雷凌用金針傷人。

「難道雷凌還活著?」

「那他為什麼不回來找我?」

「還是我想多了?」

李珊珊情緒有些激動,她當然希望雷凌還活著。

只是憑藉一根金針,她不敢肯定,但覺得除了雷凌,還有誰擅長使用金針?

「報!」

「李局,在你周圍幾個人經過核實,他們都是退伍軍人,與醫院地下停車場那四人可能是一夥的。」

李珊珊蹲著身子,看著那根金針發獃時,有人跑到李珊珊面前彙報冷凍庫周圍死的幾個人的身份。

「一夥的?」

「那就是說,與雷氏的人,在醫院停車場交手的就是這幾個人了對嗎?」

聽到來人彙報,李珊珊神情緊繃,急忙起身問向彙報的隊員。

「嗯……應該是這樣。」

「李局,你覺得有什麼不對嗎?」

彙報人員,看李局情緒有些不對,他有些擔心的開口問道。

「如果與雷氏交手的人,就是這些人,那就是偷走醫院的雷凌,就是這些人對嗎?」

「那也就是說,雷凌之前就在東江碼頭,而屍體上的金針就是雷凌?他……他真的活著嗎?」

李珊珊越想越不敢相信。

按照邏輯推斷,她可以肯定雷凌還活著,甚至可能這些人都是被雷凌給殺的。

想到這裡,李珊珊忍不住開心的笑了,同時她控制不住自己喜悅,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李局?你怎麼了?」

看到李珊珊情況不對勁,弄得彙報人員不知所措,開口關心的問向李珊珊。

。 「才過了幾天,這鯉魚精怎麼又私聊我了?得到了妖丹,不是應該在吸收煉化,然後為渡天劫做準備嘛?」

有些疑惑,不過,羅天沒有立馬點開看,暫時收了起來,看向了龍佳怡。

「我等下有點事,佳怡小姐,要是還要事要說的話就直言,要是沒有,我可真得撤了。」

「嗯……你走吧。」

龍佳怡點了點頭。

「那我就先走了。」

見狀,羅天也是禮貌的躬了躬身,而後去結了賬,離開了咖啡廳,豪不拖沓。

而在羅天離開沒一會兒,福伯走了進來,緩步來到了龍佳怡對面,緩緩坐下。

「小姐。」

「福伯,你說這羅天,到底有什麼秘密?他的背景也調查了,沒什麼奇特之處。」

福伯坐的很正,背脊挺直,顯得很挺拔,加上那不怒自威的神情,顯得特別有威嚴,不過,這時福伯卻是語氣略顯鄭重的說道:「可能有什麼隱藏的秘密,咱們沒調查出來,但是小姐,剛才在暗中,我感覺到那羅天實力好像更強了。」

「什麼?」

聽到這話,龍佳怡眼中浮現一抹驚異。

點了點頭,福伯輕聲道:「之前,那羅天的實力,可能和我差不多,頂多強那麼一點點,憑藉經驗,我能擊敗他,但現在,我感覺自己已經不是對手了。」

這一點,剛才福伯一開始還以為是錯覺,但在羅天和龍佳怡聊天的過程中,福伯才終於確定,羅天的實力又強了不少。

至少,達到了外勁巔峰,可能只差一步,就能踏入內勁的層次。

而福伯練武這麼多年,也才堪堪達到外勁巔峰。距離內勁層次還有一段距離。

可羅天才多大?

在他們的調查中,才22歲,就已經擁有這般實力。

如何不讓他們感到震驚?

「看來,這羅天身上的秘密很多啊。」

龍佳怡眸光閃爍,以她的身份背景,自然也見過很多實力強大的人,就她家中,父母,或者老一輩身邊,就有著不少高手在保護。

可是,羅天這個年紀,就擁有這種實力的,就算在京都,也沒有多少人。

「小姐手上的這鏈珠,佩戴了這些天,具有什麼效果,小姐應該最清楚了。」說著,福伯還看了一眼龍佳怡手上的珠鏈。

聞言,龍佳怡也是抬起手,輕輕摩挲著手腕上的鏈珠,眼中驚嘆之色更濃了。

自從佩戴了之後,這麼些天,無時無刻,都有一絲絲溫熱的氣流流淌進她的肌膚之中,然後擴散到全身。

原本早年的一些暗疾,竟是這些天中,有了好轉。

精神也比以往好了許多,就算是連續熬夜,都不會感到疲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