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有多想不開,還是想被吊在女寢樓下的樹上曬會太陽。」我真的是無語了。

0

「想辦法讓他們仨留在體育館里,最晚下午三點前打掃完就走!」

時間不緊,但任務重,重在要段時間裏聽謝雲志的話很難,所以不能強迫這些人,只帶走聽話的就好。謝雲志將所有體育館的人聚集在樓下,這還是他第一次作為領導,在這麼多老師學生面前講話,內心忐忑著,雙手也不自覺的在摩挲著,做小動作。

」很抱歉耽誤大家時間,如果決定離開的可以先走「

人群散去大半,百十來號只剩下不到三四十個還留着,第一排人里還是宿舍那幾人,只是沒想到不少女生也在裏面,就連帶頭說雲鶴寺被幫派佔領的那姑娘也在,眼神爍爍的盯着謝雲志。

」謝謝大家願意相信我,可我們還有一處主樓沒有清理,裏面有喪屍,也許還有我們的同學和老師,希望大家能出一份力,和我們一起去清掃,也為這片地方能平安做出一份力。「

我眼瞅著裏外熙熙攘攘的人群,翟教授和宋老師家人都沒有出現,決定不去管他們,反正距離下午三點還有一段時間,他們是走是留的和我關係不大,還是去看看宋師母和宋雲姐相對重要,畢竟老宋一家人對我們課程嚴厲點,私底下關係都還不錯。

老式的樓里,我敲響老宋家房門,隔了好一陣,才聽到宋雲抽泣的聲音說來了。

」培成「看到我站門外,宋雲哭泣的神態好轉一些,便暗淡下去。

」我聽教授說那邊還是我爸學生,沒想到是你。「

我尷尬一笑。

」是吧,我也沒想到。「接着又問到

「怎麼不過去?」

她一轉頭,看向屋裏

「聽到教授說我爸走了,我媽就暈過去了,還好教授有準備,好些人過來的,搶救好一陣才緩過來,現在也還睡着。」

說完又看向我,這個大四歲的師姐倒也不避人,拉着我說

「要不你去勸勸,反正都是自己家學生,你還幫我爸入殮,興許能勸過來。」

我連忙擺手,陪着笑說算了算了。

「等王瑞來吧,他那個中….呃…..長輩之友的嘴比我好使多了。」

「王瑞?」宋雲聽我提起,也跟着點點頭。

「是了,那傢伙畢了業也偶爾過來找我爸,那嘴巴吧能說。怎麼他也過來?」

我當下便將王瑞和他哥,以及雲鶴寺的事情挑了重點和宋雲說出,並說這次也是王瑞要過來接大家走。教授那裏雖然能說,但畢竟人老,對混幫派還是有些偏見,但小雲姐不一樣,她年齡和我們相近,對王瑞和我也不算陌生,這些過去的人里,總要有個家屬區的自己人聚眾調和,省的和劉晨鬧出矛盾。

聽完講述,她臉上久違的出現了一絲笑意,勉強揉着眼睛說。

「也行,挺好,起碼過去都是認識的人。教授和我說的以為你們都混幫派去了。還說讓我過去留個心眼」

「對對,我們也就是運氣好點,混到不至於,總的還是覺得大家在一起安全點。」

等話說通,我給王瑞打了電話,他也滿口答應着一定過來后,小雲姐也起身下了逐客令。

「我就不留你吃飯了,中午亂糟糟的,等過去了再做給你吃。」

巨大轟鳴聲從空中傳來,兩團漆黑的物體由遠及近。從昨天開始已經有人在想直升機什麼樣,一直到上午還有人小聲議論這件事,無非是能不能來,下來的人是不是軍隊。而當兩架上世紀的直8降落操場,螺旋槳掀起風浪的那一刻,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停在了這裏,議論驟停。

近20米的巨物被黑色油漆覆蓋,明晃晃的泛著亮光,機艙門開啟,兩小隊成員頭戴鋼盔,身穿墨綠迷彩,手握機槍迅速跳下艙門,將飛機門一側包圍。之後才是王瑞一副欠揍的表情出現。

「小弟,你哥哥來了!」

暴起,一陣風后,右拳打在他肚子上,王瑞難以置信的準備低頭看我,卻還是下意識捂著肚子跌落在地上,吃痛著打滾。

「看來你的這些兵也一般般啊,狗子!」

等手握機槍的士兵聽到王瑞嚎叫轉頭時,我才看到,士兵里,有個左眼帶疤的男人。他是劉晨的兄弟,也是夢境裏坐直升機接我走的人。此刻又是他,忽覺的命運就是各種巧合。

「向民叔,原來是你們啊。」

我微笑的伸手打招呼,幾個士兵才被男人呵斥放下了機槍。

「你是?」他有點難以置信,轉了幾個彎才終於響起。

「蘇培城!」

我笑着將狗子攙扶起,本身沒用什麼力,狗子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也僅僅是親切的打個招呼。向民叔認出了我,放下槍走過來,又仔仔細細的看了好久,才一把將我抱在懷裏。眼含熱淚的說。

「兄弟,謝謝你!謝謝你!」

大概是感謝我從王源之手裏拿到了武器,又將出事的消息告訴了劉晨,好讓大家都有充足的準備時間。只是比起夢境裏他冒死十餘里從密支那到安縣救我,又能有多大情分。也環手將他抱住,輕輕的拍打男人的後背說到。

「叔啊,也謝謝你,接我回去。」

在王瑞和謝雲志見面前,他還有一個非常艱巨的任務,就是將宋老師的家人帶來。簡單的告訴他老宋為了學生犧牲自己,然後我和那學生將屍體掩埋的事情后,他激動的和我說要見見被救的學生。

「說什麼胡話,先去請師母和小雲姐上飛機!」

「小橙子啊,這你就不懂了,恩師如父,這是我乾爹救下的學生,我當然要見見,萬一長得還行,帶去我乾媽那兒能起到什麼好效果呢!」

漬!不爽的吐了口痰,揮手讓人將謝雲志叫過來,他還在體育館里組織人群分食物。這下兩邊的事情都被耽誤了下來。

人們依舊圍在兩架直8周圍駐足,只是沒有誰干冒險向前一步。大概是礙於手持機槍的士兵,又或者也在等謝雲志回來。

「嘿,蘇培成!」

機艙里,走出一道身影,戴着航空帽就停在艙門口,沒有下機。

我轉身看去,筆挺的站姿和腰間明晃晃的手槍讓我一愣。抬頭看向男人的面孔,卻發現沒見過。和向民叔打完招呼後走上飛機。

「041小隊,代號雲煙」

男人身出左手順勢將艙門關閉,整個空間閃起亮光,定眼一看,還有兩個武裝士兵坐在座椅上,也笑嘻嘻的看着我。

「043小隊,代號黃山」

「098小隊,代號五味子」

「蘇培城!」

這就算打過招呼了….

「坐!」代號雲煙的男人讓開一道,指著座椅示意。

我揉揉頭髮,有些好笑的隨便找了位置。先發制人道

「我差點以為軍火能被民眾掌握。」

「不,理論上確實可以。」

「根據戰時緊急條例規定,我們有權在緊急情況下調配,使用,分發武器及其他軍用物資,並在相同情況下無需向他人彙報。」

「所以,當劉晨過來要東西時候,你們就正好混進來做駕駛員?」

「不,是教官!劉晨自己要的,拿着徽章指名要小隊成員,而非普通作戰士兵。」

「那你們自己的任務呢?」

黃山想要搭話,被雲煙揮手叫停,他看着我面帶笑容的說道。

「041任務是,邀請你加入十人眾,043是保護地方平民,必要時強制加入軍隊並與098一起協管地方武裝。」

十人眾…..共和國最強戰鬥力成員,嚴格意義上並不是十個人,人很多,只是最開始創團的是十人,名字被沿用下來,如柳相國,雨果,都是其中一員。我思索著,按道理以我現在的能力可能夠不到入隊門檻,畢竟記憶里,當大家還處在一二階段掙扎,民眾還沒大規模覺醒的時候,十人眾里最差也要第四階段,裏面不乏第五階段的怪物。

「我沒理解,為什麼,就因為雨果博士見過我么?」

當這一句話說完,三人均大喊一聲,身姿筆挺的看着我,面露驚恐之色。五味子的槍都拔了出來,雙手顫抖著,看此場景,連我的後背都莫名感覺陰冷。

「什麼情況?」

詭異的氛圍持續大約三四分鐘,還是雲煙張了張嘴,緊握的雙拳緩慢舒展開。雙眼還緊盯着我,像是將我看光。

「你….什麼時候….」

「什麼時候….見過雨果博士?」

我沒明白他什麼意思,既然雨果也是團眾成員,大部分信息應該是共享的,可這三人明顯像是沒有看到共享信息似的。

「大概是爆發前,胖子去安縣找我時候,帶來的。」

「確定?」五味子脫口。

「對,我確定,如果不是除了我,胖子,尹盛源,包括尹家進老七都見過,甚至王源之團滅都是雨果說的。」

「不可能…..」

「不可能…..」

雲煙嘴裏嘟囔著,反覆都在重複著

「博士怎麼了?」

「你還記得雨果博士用過什麼能力么?」黃山謹慎的搭話。

「言靈,她親口說的,只一擊就將我震到牆裏,還有不知名的迷迭香。」

…..

大約又過了五六分鐘,安靜的氣氛被門外牆門聲打斷,五味子轉身掃過艙門,又看我一眼,才變為笑嘻嘻的模樣,踩着輕鬆的步伐拉開艙門。

「抱歉,再等一小會。」

轉身,關門,嚴肅的表情躍然於臉。

「看來我們需要向總部重新彙報了!」他說。

「什麼情況?」突如其來的三人讓我差點以為雨果難道叛變了?

「抱歉」雲煙的表情鬆懈下來,整個人都很疲倦。黃山則默默的坐回座位,從口袋裏掏出一包小熊貓,點燃。098的五味子也搖了搖頭。

「我們這裏只有雲煙有許可權說,如果他不願意,我們都必須緘默。」

我看向雲煙,他也看看我,故作輕鬆的說道。

「具體情況需要向總部彙報后,才能告訴你。不過….一些歷史消息,倒也不是特別重要。」

他鬆口,沉悶的呼吸幾次后才張嘴。

「雨果博士,十人眾里排名第三,能力是催眠。出生不詳,死於2001年3月,由十人眾親自下葬。」

他說完,詭異的看向我。

這次,換我瞪大雙眼,腦袋裏一枚手雷炸裂,除了空白再無其他,雙耳蜂鳴聲迴響,全身戰慄,四肢也發冷。

雨果死了?

。 就在袁術拿下益州,準備籌劃下一步行動時,大司馬兼鷹眼組長陸遜發來稟報,說是曹操和西涼馬騰已然結成政治聯盟。

可想而知,在聽說這個消息后,袁術也是挺驚訝的,經過前幾次交戰,曹操已經被他給打殘,龜縮在關中,袁術根本就沒把他當回事。

沒想到的是,那老傢伙大概也是意識到自己即將遭遇危機,這才跟西涼馬騰結成聯盟。

曹操那奸詐腦子外加西涼騎兵,袁術不難估計出來,這將會成為自己的心腹大患啊!

可想而知,袁術當然不想要坐以待斃的,直接讓陸遜派遣鷹眼組成員前往涼州和關中打聽情況……

關中,長安,秦王府。

已經被漢獻帝封為秦王的曹操,原本想法是拿下西涼,以此來擴充自己版圖。

奈何在估算了西涼各大軍閥之間的實力,又估算自身實力后,曹操悲哀發現,以自身勢力根本就是拿不下來西涼。

沒辦法,既然硬得不行,曹操只能夠來軟的,派遣梁習為天子使者進入西涼,講述稱帝逆賊袁術的可怕之處,表明自己想要與西涼諸位好漢結盟,共同抵抗袁術!

以馬騰、韓遂為首的西涼各路軍閥,雖說皆是只知道武力解決問題的魯莽匹夫,但他們卻也懂得唇亡齒寒道理。

在張魯歸降、劉璋被滅后,在他們眼中「天下」的群雄只剩下他們跟曹操,若是曹操再被滅掉的話,豬腦子都能想到,下一個被滅的該是他們啦。

更何況馬騰曾派馬超帶兵入侵漢中,在馬超回到西涼后,言明自己曾跟仲氏將領交戰。

那一刻,馬騰就清清楚楚明白,自己跟袁術的梁子已然結下。

於是乎,面對曹操結盟的請求,馬騰和韓遂等人想都沒想也就答應了。

既已結盟,曹操也不帶墨跡,直接就要出兵乾死袁術。

他讓馬騰韓遂率領西涼軍閥去進攻漢中,而他則率領秦軍則是出武關進攻荊州南陽,如此兩路夾擊,必定能夠讓袁術首尾不能相顧,袁術若保漢中,必然丟失南陽,若是保南陽,必然丟失漢中。

想到袁術為因為二選一感到苦惱和頭痛,曹操心中隱隱十分得意。

在通過潛伏進關中和西涼的鷹眼密探得知曹操計劃后,袁術笑了,這個曹孟德,果真是狡猾。

可惜呀,他再怎麼狡猾,還是有一點兒沒有想到,那便是雙方實力。

以袁術目前的兵力,大可以派遣一上將守在一方,然後自己去另一方不就得了。

大致估算一下,袁術終究覺得曹操威脅比較大,於是也就決定,由他帶着太史慈、黃忠、關羽、張飛還有十萬仲氏騎兵前往南陽去防禦曹操進攻,派大將軍呂蒙、虎衛將軍趙雲、后將軍張綉領二十萬獨立團士兵、十萬黑山軍留守漢中……

陽平關前,馬騰和韓遂二人率領十萬西涼騎兵抵達,此次他們倒是備足了糧草,打算著若不能夠把陽平關拿下的話,便不回去也。

馬超上次心不甘情不願退回西涼,這次終於能夠得償所願,便是直接騎馬來到陽平關下,破口大罵道:「趙子龍,汝不是很能耐嘛?朕要能耐的話就出來,跟我大戰上百回合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