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才笨。」沈星不滿地嘟起嘴。

0

霍擎天趁機在那上面琢了一下。 沈星試著推了推霍擎天,男人像是一座塔似的。

她沒有成功。

「別亂動。」霍擎天雙手摁住沈星。

小女人不停地亂動讓他的身體也開始不安分起來。

「這裡是書房。」沈星提醒這個男人不要亂來。

何況外面還有一個小祈俊。

可是霍擎天卻湊到她的耳邊說:「嗯,就因為是書房,才……。」

他們還沒有在這裡體驗過。

霍擎天的唇離沈星的臉那麼近,呼出的氣息都噴到她的臉上:「想不想試試,或許、更刺激。」

沈星的臉騰的紅了。

季目瞪起,嗔了霍擎天一眼。

霍擎天也朝她挑挑眉,眼神里充滿了挑釁。

情陷99分女人 他們已經在一起這麼久了,都是合法夫妻了,卻每每提到這件事,沈星的臉都像是一個熟透的蘋果,讓霍擎天忍不住想湊上前去咬一口。

自然,下一步霍總裁更是不會委屈自己,他先是在沈星的左右兩邊的臉頰上各親了一口,然後才繼續開始他的攻略。

一步一步,霍擎天將沈星的城池防線攻破。

再沒有一絲阻隔。

書房,成了他們浪漫溫情的場所。

沈星還擔心被小祈俊聽到,忍著不叫出聲。

霍擎天捏了捏她柔軟的腰際,低首湊到她的耳邊說:「你放心,這裡的房間都是專業的隔音,你的聲音叫破天也不會有人聽到。

沈星不信,她起初還是咬著唇。

不肯鬆開口。

後來沈星漸漸地被霍擎天帶入了狀態,於是,輕聲低吟起來。

或許是因為第一次在書房裡,霍擎天今天格外有激情。

他根本沒有要停歇的樣子。

沈星由著他一遍一遍地折騰。

當霍擎天終於釋放圓滿后,沈星已經疲憊的一動不想動了。

她連手指都是僵的。

——最後的最後,她也是用力的,激情迸發的那一刻,是雙雙的沉醉。

男人輕撫沈星的紅潤臉頰。

她的鼻尖處有汗珠。

霍擎天輕輕幫她吻去。

「抱你回卧室?」霍擎天輕聲詢問。

沈星不語。

不是不想說,只是沒有力氣說。

這個男人,屬狼的嗎?

怎麼喂也喂不飽,每天吃還餓成這樣。

「好吧,抱你回卧室。」霍擎天自問自答。

從沈星那瞥他的小眼神里,他讀出了控訴。

「乖,辛苦了。」霍擎天邊說邊又在她的鼻尖處親吻了一下。

雙手從沈星的身下探過,然後,將她公主抱起。

「我不要洗澡。」

介於前車之鑒,沈星趕緊提出自己的要求。

「嗯?」霍擎天看了沈星一眼。

沈星連忙說:「我休息一下自己去洗。」

「哦——」霍擎天意味深長地發出一個音節來。

那語氣,好像是說「我明白了」。

霍擎天明白了什麼呢?原來是他覺得小女人還沒有到達極致,否則怎麼會有力氣自己去洗澡呢?

這都怪他。

他是收斂著的,根本沒有用上全部的力量。

如此看來,下一次他要好好的發揮一下。

沈星若是知道霍擎天有這樣的心思,恐怕她寧可臟著自己,也不會自告奮勇去洗澡了。 不過,這個孩子演計倒是不錯,完全騙過她了呢。

晚上,沈星將事情經過說給霍擎天聽。

霍擎天戳了戳她的額頭說:「不能怪人家聰明,只怪你太笨。」

沈星瞪著眼珠子要發怒,沒等她將話說出來。

霍擎天搶先一步,將她的唇含在嘴裡,將她要說的話也一併吃進肚裡。

待一記纏綿的長吻結束,沈星在霍擎天的胸前狠狠錘了一下。

霍擎天手捂胸口,作痛苦狀:「你這是要謀害親夫嗎?」

沈星依舊恨恨地,誰讓他嫌棄她笨。

不過,沈星心裡不得不承認,她被一個五歲的孩子糊弄了去,的確算不得聰明。

可是被這個男人嘲笑,心裡到底是不甘心。

霍擎天看出了沈星的心思,抬手在她的發頂揉了揉,說:「沒關係,就算你再笨,我也不嫌棄你。」

沈星的眼珠又瞪起,這個男人,真過分,還在說。

下一句,霍擎天再補刀:「大不了生個小笨笨,你們倆個我一起養。」

呵!沈星的鼻子要氣歪了。

男人依舊一臉笑意:「對了,我突然來了靈感,以後我們的女兒就叫小笨笨怎麼樣?這個名字可愛吧?」

可愛個頭啊!

沈星恨不能再給他一拳。可是這個男人防著她呢,大手一把將沈星的小手握在自己的手裡。

放在唇上吻了下。

「你說好不好?」沈星直朝著天花板翻了一個大白眼。

這個男人給將來的女兒起這麼一個糟心的名字,還好意思問她好不好?

霍擎天朝著沈星的小腹看去,然後,竟然將自己的耳朵貼在上面,聽了聽,又將頭抬起,對著沈星的小腹輕輕地說:「寶貝,你喜歡這個名字嗎?」

沈星真是無語了。

她能說這個男人幼稚嗎?

他真的是霍氏的總裁?

沈星用手推了推他,你起來,這樣壓著我不舒服。

「嗯嗯,你說得對,萬一女兒已經來報到了,這樣會傷著她呢。」

霍擎天一臉認真的說。

沈星不想再跟他交流了。

她在想他們之間會不會產生了代溝了,怎麼溝通起來這麼不靠譜呢?

孩子?孩子在哪裡?

這個男人怕是想當爸爸想瘋了?

突然,一陣電話鈴聲響起。

是沈星的手機。

她側身拿過自己的手機,是沈江誠打來的。

沈江誠自從出院以後還算安分,每月沈星按時給他轉生活費,雖然對他來講那點錢無法過從前富裕的生活,但是維持日常普通的開支是不成問題的。

沈星不知道沈江誠為什麼這麼晚了還打來電話。

「喂?」了一聲。

「我是你爸爸。」聽筒那邊的聲音一副沒有好氣的樣子。

沈星在心中撇了撇嘴。

她當然知道是他。

「我沒錢了,你能不能多給我點錢。」沈江誠理直氣壯。

他公司沒有了,存款沒有了,現在的沈江誠,沈星是他唯一的生活來源。

「上周剛剛把錢轉過去。」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請溫柔 沈星說。兩萬塊錢不可能這麼快就用完。

「我花完了。」

花完了?沈星眉頭微皺。 到底怎樣花才能在一周之內花完兩萬塊錢?

「那是你一個月的生活費。」沈星在電話里提醒沈江誠。

「我請朋友吃飯,花光了。」沈江誠心中有氣,那點錢哪裡夠他用,一兩頓飯就沒有了。

如今用點錢還要看沈星的臉色,這對於一向耀武揚威的沈江誠來說,無疑是一件比較痛苦的事情。

可是他也無可奈何。

公司現在全在沈星的掌控下,他連股東都不是了。

「你再給我打二十萬。」沈江誠沖著電話大聲喊。

二十萬?

「你要那麼多錢做什麼?」

「做什麼?沈星,你是我女兒,我跟你要二十萬怎麼了?多嗎?以後你每個月最少給我打一百萬才夠花!」沈江誠電話里振振有詞。

「哦,你好像還有一個女兒哦。」沈星對著電話輕聲說。

她對於沈江誠的胡攪蠻纏她已經見慣不怪了。

所以並沒有因為沈江誠在電話里大吼大叫就影響心情。

「你是長女,你養我是應該的!」電話里的沈江誠依舊理直氣壯。

「哦,你在綁架我的時候,要挖我腎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我是你的長女呢?」沈星如今心平氣和的來說那些事,就好像是在說別人的故事。

可那些是她自己身上真真實實發生過的。

不僅今生,連同前世,沈江誠何曾將她當成過他的女兒?

冷情女王:我的平民大小姐 當成女兒,怎麼會對她不聞不問,任憑喬菲折磨她?

當成女兒,怎麼會一而再,再而三的要她死?

「你是我生的,我讓你活你就活,我讓你死你就得死!」沈江誠從來沒有認為自己有什麼不對,沈星是他的女兒,她就必須聽他的,服從於他。他想怎麼樣,沈星就必須怎麼樣。

呵!沈星心中冷笑。

果然啊,他的心裡還是這樣想,還是沒有一絲悔過,沒有對她生出過一分親生女兒的心思。

還有必要再繼續通話下去嗎?

沈星黯然掛斷電話。

她想起周若雲,那樣一個溫婉美好的女人,當年是怎麼嫁給沈江誠的呢?

沈星想不出原因。

電話再度響起。

依舊是沈江誠打來的,響了十幾聲沈星也沒有接。

霍擎天旁邊看著,有些心疼小姑娘。

他伸出胳膊將沈星攬進自己的懷裡,說:「要不要我出面警告他一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