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這是做什麼啊,」丁當急了,忙上前去扶起閻羅王,「別跪啊,」

0

「讓他們跪著,」突然,青青冷冷地說道,「我可是菩薩,你也是陰陽王,他們這些小鬼見了我們,如何能不跪,哼,」

丁當一愣,回過頭,看著青青,

青青的臉色鐵青,雙手緊握成拳,目光里透著一股冷意,

不知道為什麼,丁當現在對這個女朋友感覺特別陌生,這,好像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柳青青了,

她變得陌生、冷酷、無情,

「青青,我們還是幫幫他們吧,你總不能一直看著他們在這裡跪著吧,」

「跪著又怎麼了,」青青卻根本不去看丁當,而是咬著牙,說道,「我在陰間的時候,被那惡魔追殺的時候,這些鬼們又都到哪裡去了,他們為什麼沒又一個人站出來呢,」

「青青,那,那只是你做的一個夢啊,那不是真的,」

「不,那不是夢,不是夢,」青青搖著頭,「那肯定是我前生,甚至前前生所經歷的事情,那個地方,那個流淌著紅黑兩色河流的地方,就是地獄,就是冥界,沒有錯,我被人追殺,我被那個黑暗魔君追殺,他騎著黑馬,拿著黑魔劍,在不停地追著我,追著我,可是,就沒有一個人出來救我,沒有一個,」

青青的眼神,變得非常的驚恐,她的聲音,也變得越來越尖利了,

「現在,你們遭了難,就想起我了,可是,我被人追殺的時候,你們在幹什麼,前世的我,超度了那麼多的陰魂,有幾個人感激過我,你們這些閻王爺,這些判官,這些將軍們,這些小鬼們,依舊過著你們逍遙自在的日子,什麼時候想過我的存在,你們吃香喝辣,我卻齋戒苦修;你們升官發財,我卻清貧度日;你們可以輪迴,可以脫離這無間地獄,我呢,我卻永遠只能守在同一個地方,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呆在那裡,如坐監牢一樣,受盡孤獨,誰可憐過我,誰又想過拯救我呢,

說著,青青竟然哭了起來,泣不成聲,

「青青,」丁當正想上前,卻被東方英給攔住了,


東方英給丁當遞了個眼色,並不說話,

丁當只得愣愣地看著青青,

他也搞不懂,在說話的這個人,是現世的青青,還是前世的地藏王菩薩,或者,是不知道多少世之前那個曾經被黑暗魔君追殺的少女,

「菩薩,請您原諒我們吧,」閻羅王頭也不敢抬,「我們愚昧無知,不知道感念您的大恩大德,請您原諒我們吧,我們以後一定改過,」

「晚了,已經太晚了,」青青擦掉了眼淚,「我歷經幾世修行,遭遇千劫百難,才證得菩薩的果位,你呢,不過是一世修行,死後就被封為閻羅天子,以我的修行,莫說是成佛了,就是代替世尊如來,也未嘗不可,可恨如來,放著我不用,卻將那個只會傻笑的彌勒佛當成了自己未來的接班人,還有觀音、文殊、普賢,甚至是那個唐僧和他的徒弟孫悟空,這些人,修行不如我,功德也不如我,卻成佛的成佛,享樂的享樂,好不自在啊,」

丁當越發吃驚了,他明白了:這時候的青青,其實就是前世的地藏王菩薩在借著她的口,說出了自己心中積壓已久的怨氣,

他又看了看旁邊的東方英,東方英也看了看他,只輕聲地說了一句話,

「讓她說下去,」

「難道,我不想成佛嗎,」青青越說越快,「在地獄這千百年,我超度了無數的鬼魂,可是,你們誰曾經感謝過我,現在,你們有難了,就急了想抱佛腳,可笑,那個獨孤宏就算是把你們都滅了,我看,也沒什麼不好的,」

「青青,」丁當再也受不了了,「你知道你到底在說些什麼嗎,你別忘了,人間有多少人供奉著地藏王菩薩,難道,他們還不夠尊重你嗎,」

「好笑,他們那是尊重我嗎,你可知道,他們在我面前,說的都是什麼嗎,」青青的眼裡,帶著幽怨的神情,「他們給我燒香,求的,無非是保佑他們在陰間的親人的鬼魂能夠享用他們燒的紙錢、紙衣和那些用紙捏的什麼陰宅和陰物,他們求我,無非是希望他們祖先的鬼魂能保佑他們在陽間也享受無窮無盡的快樂,他們那是敬重我嗎,不,那根本就是想利用我,」

丁當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情緒激動的青青,已經聽不進任何人的話了,

「你們,都給我回到陰間去吧,」青青最後說了一句話,「我是不會幫助你們的,你們是生是死,與我無關,」

那些鬼族都抬起了頭,看著這個冷冰冰的女人,

他們,都感覺到了一股寒氣,一股冰冷的寒氣,

這個長得如此漂亮的美女,甚至,比他們這些鬼魂還要冰冷?????? 第282章地藏王的威風

「弟兄們,咱們不要再給她跪了,」那個鬼將軍程熊霍地站了起來,「她說了那麼多,無非就是不打算幫著咱們,咱們也不求她了,哼,怕個毛啊,老子回去跟獨孤宏拼了,最多就是戰死在沙場,有什麼啊,是爺們的,就跟我殺回去,」

「殺回去,殺回去,」有幾個激動的鬼也高舉起了雙手,

「程熊,這不是你逞英雄的時候,」閻羅王惱怒道,「就憑你們這幾個人,怎麼是獨孤宏和他手下的些虎狼之師的對手啊,你們這不是以卵擊石嗎,」

「以卵擊石怎麼了,老子在這裡受這女人的氣,比死還難受,」程熊瞪圓了眼,「我們求了她半天,她把我們都當個屎呢,奶奶個熊,老子我不受這窩囊氣了,」

「大哥,她說不定根本就不是地藏王菩薩的轉世之人呢,她要是真的那麼厲害,就拿出那定魂禪杖來,給我們看看啊,」有個鬼兵道,

「是呀,這小丫頭大概是故弄玄虛吧,她明明就不是地藏王菩薩的轉世之人,根本呢沒啥本事,怕露了餡,就故意扯這扯那的,我看啊,她就是怕了,哈哈哈,小姑娘,你還是趕快嫁人,回家生孩子去吧,」另一個鬼兵也大笑了起來,

「大膽,你們竟敢詆毀本座,找死,」突然,青青怒吼一聲,手中,一道寒光一閃,

只看到一道白光,從她手中發出,將那個在叫囂著「回家生孩子」的鬼兵給震出老遠,重重地摔在地上,

青青的手裡,突然出現了一根長長的黃金禪杖,


她舉起禪杖,朝著地上,就直直地杵了下去,

金光,從那金黃色的禪杖的頂端發了出來,將周圍照得如白晝一樣,

「啊,」那些鬼看到這耀眼的金光,都驚呆了,

「啊,頭疼,頭疼啊,」有些鬼已經抱著頭,跪在了地上,

還有的鬼,則站立不穩,嘔吐了起來,

青青又搖晃了一下那禪杖,一種人耳聽不到的聲音,就傳進了鬼族的耳朵里,

這聲音,就如同幾千個和尚在同時念經一樣,震耳欲聾,

丁當和東方英是聽不到的,他們並不是鬼族,不過,看到這一幕,兩人相視一下,都露出了驚訝之色,

「怎麼樣,你們現在相信本座就是地藏王菩薩了嗎,」青青收回了禪杖,那金光頓時消失了,

「您真是地藏王菩薩啊,菩薩在上,小王得罪了,得罪了,」閻羅王又撲通一聲跪倒了,

那些站起來的鬼,也再次紛紛跪下了,

唯獨那個鬼將軍程熊,卻並沒有跪下,而是鐵青著臉,一言不發,

「程熊,見了本座,你為何不跪,」青青大聲喝道,

她的聲音,變得堅定有力,也變得低沉渾厚了許多,如果從音調上聽,這不像是個女子的聲音,卻像是個飽經滄桑的老年男人的聲音,

丁當知道,這時候的青青,已經完全是地藏王的真身了,

「我為什麼要跪,如果你是真菩薩,我可以向你下跪,但是,你根本就是假的,」程熊還是昂著頭,「哪裡有菩薩不拯救蒼生的道理,」

「混賬,」青青大怒道,「你不過是個小小的鬼將而已,膽敢冒犯本座,你就不怕死嗎,」

「程熊,你還不趕快給菩薩跪下啊,」閻羅王也不敢抬頭,只能側著臉,說道,

「我就是不跪,」程熊卻高揚著自己倔強的頭顱,眼皮都不眨一下,「以前的地藏王菩薩,救苦救難,無怨無悔,現在的你,小肚雞腸,你根本就是個頭髮長、見識短的婦人而已,」

「你,你敢說我小肚雞腸,」青青抓狂了,「混蛋,我就讓你領教一下本座的厲害,給我跪下,」

說著,青青伸出了手,就在空中捏了一下,

那個還挺著腰的程熊,只覺得肩膀一陣酸麻,似乎有什麼力量朝著自己壓了下來,

他使出渾身的勁,要扛起來,可是,那股力量就如泰山一樣,狠狠地砸在他的肩膀上,

他膝蓋一軟,一條腿就跪在了地上,但另一條腿還在死撐著,

「你還不下跪,那就讓本座給你更厲害的吧,」青青念動咒語,「去,」

程熊的身上,突然如被蜜蜂,無數的蜜蜂給蟄住了一樣,又痛又癢,

他咬著牙,怒吼一聲,「我程熊可不是孬種,你整死我,我也不會向你這臭女人下跪的,」

「混蛋,」青青憤怒了,


就在此時,她的身後,突然湧起了一團半黑半紅的雲霧,

那層雲霧,越來越濃烈,就如同黑雲一樣遮住了半個天空,

「啊,怎麼,怎麼會這樣啊,」東方英看到之後,大驚失色,

「怎麼了,」一直不做聲的丁當,終於開口了,

「她,她身上怎麼會有魔煞之氣,難道,她是佛魔雙修嘛,她,她有學過魔功嗎,」東方英臉色變得更難看了,

「佛魔雙修,」丁當一愣,不過,他馬上明白了,

青青是風魔的徒弟,這風魔是魔,傳授給青青的,肯定就是魔功,這青青還不是佛魔雙修嗎,

其實,丁當自己也是佛魔雙修,甚至,可以算是佛魔妖三修的,他既可以變成蜥蜴人,也可以變成黑暗魔君,當然,他也可以靠著六字真言打敗對手,

「不好,這程熊要頂不住了,」東方英倒吸了口氣,

丁當朝青青那邊看了一下,只見憤怒的青青伸出另一隻手,就朝著程熊打了過去,

一道陰風,從青青的掌心裡,就朝著程熊吹了過去,

眼看,程熊就要被這陰風掌給打中了,可就在這時候,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青青打出的那掌風,竟然被程熊身前的一道牆,一道冰牆,給擋住了,

青青一愣,轉過頭,看到了丁當,

丁當正伸出手,手心正對著程熊的方向,

「丁當,你在做什麼,你在幫著他嗎,」青青惱羞成怒,「你別忘了,你是來保護輔佐我的,你竟然胳膊肘向外,幫著外人來對付我嗎,」

「青青,到此為止吧,」丁當道,「青青,你不覺得自己這樣做,實在太過分了嗎,你不幫鬼族也就算了,為什麼還要殺害他呢,他就算是說錯了話,可也是無心之過,你就放過他吧,」

「哼,」青青一收掌,那陰風就消失了,

丁當長出了一口氣,也收回了掌,

「我們走,別跟他們在這裡浪費時間了,」青青生氣地轉過頭,就要離開這裡,

「且慢,」突然,東方英叫住了青青,

青青轉過頭,看著他,

「柳姑娘,我知道你以前受了不少苦,」東方英卻笑了笑,「難道,你就不想報仇嗎,」

「報仇,」

「是啊,你既然知道你以前是被黑暗魔君所殺的,那你現在大仇未報,仇人未滅,怎麼就這樣甩手走人呢,」東方英那犀利的目光,直視著青青,


東方英是個經驗豐富的人,長期遊走在陰陽兩界,讓他對於人性和鬼性都有了深刻的理解,

果然,他這話起到了效果,青青停住腳步,愣愣地站在這裡,

「你大概還不知道吧,鬼王獨孤宏曾經與魔國密謀結為聯盟,相約一起與天庭叫板,假如獨孤宏不滅,你的大仇,也就無從報起了,」

「什麼,你,你是說,獨孤宏是和黑暗魔君是一夥的,」青青睜大了眼睛,

不只是她,丁當、閻羅王和他的那些鬼族們,也都驚呆了,

獨孤宏與魔國有串通,

這,這是真的嗎, 第283章不堪一擊的二十萬大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