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賠償就能解決問題嗎?」柳秀眉忍著怒火,輕聲問道。

0

年輕人微微抬頭,當看到柳秀眉后,眼睛瞬間張大。

美,真他媽的美。

「不如這位美女是……」

年輕男子臉上立即換上笑容,眼中閃過一道驚喜。

「我是孩子的母親!」柳秀眉冰冷地回答。

對於年輕男子的目光,柳秀眉很反感。

做為一個過來人,一個已經婚女人,他在想什麼,自己怎麼會不知道。

年輕男子聽后,臉上的笑容更濃了。

她竟然是孩子的母親,漂亮、成熟、少婦,哈哈,這不正是自己所喜歡的類型嗎?

「真是對不起,雖然此時事故不是我的責任,但是我還是願意賠償一筆費用,不知美女有沒有時間,我們找個地方聊聊賠償的問題怎麼樣?」

年輕男子咽著口水,貪戀的目光不時地在柳秀眉身上打量著。

「你說謊,安安當時站的位置是人行通道,是你開車撞倒路邊的護攔,撞過來的。」柳母大聲說道。

「哼!老傢伙,這裡沒有你事,還有你別亂說話。」年輕男子狂妄地冷哼,隨即對著柳秀眉笑道:「美女,走吧,咱們聊聊!」 「就在這裡談,我哪也不去!」柳秀眉冰冷地說道。

「美女,我可是誠心誠意要和你談的,既然你們不想談那就算了。」

年輕男子微微一笑,雙眸中閃過一絲冰冷。

「憑什麼算了,你撞了人還有理了是吧?」

柳秀芳上前,擋在了柳秀眉身前。

誰也不傻,男子的目光那麼明顯,在場的人誰都能看得出來。

說是找地方談事,可他的目的一定是要打柳秀眉的主意。

「哈哈,我公立誠說的話就是理。」

年輕男子大笑。

「沒錯,我們少爺說的話就是理。這是調解書,只要你們在這上面簽字,這張卡里的錢就是你們,這裡可是二十萬塊呢。」

一個穿著西服的中年男人掏出一個透明的文件夾,文件夾裡面是一紙調解書和一張銀行卡。

中年男人嘴角上揚,冷笑地繼續說道: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京都公氏財團的律師。京都公氏我想你們應該聽說過,希望你們不要誤了自己也誤了孩子。」

京都公氏財團!

那可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大財團,資產更是達到驚人的地步。

「那又如何,你們想要以勢壓人嗎?」

顧銘站了出來。

冰冷的目光掃了那個律師一眼,扭頭看向公立誠,「公立誠是吧?不要以為自己有身份有錢,就可以胡來。你記住了,這裡是申海,不是你們京都!」

公立誠不屑的一笑,咧嘴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小子,你很狂。竟然敢挑釁我們公家,你很不錯。小爺今天就要讓你知道,得罪我們公家的下場!」

說罷,公立誠手一揮,跟在身後的保鏢立馬沖向了顧銘。

「啊……」

柳秀眉三人頓時大叫起來,嚇得抱在了一起。

看著衝上來的保鏢,顧銘冷笑不已,一群普通而已,他一根手指頭都能應付過來。

顧銘不退反進,眼中閃爍著一陣寒芒!

「草,給我打,打死這小子!」公立誠站在一旁大聲叫喊,又蹦又跳的,顯得十分激動。

這時,保鏢們已經衝到顧銘面前,紛紛出拳。

「不要,我同意簽字!」

柳秀眉見顧銘被圍,哭泣地叫喊起來。

惡魔總裁:借腹生子 「現在同意晚了,除非你陪小爺一夜,沒準小爺一高興,就放了你們呢!哈哈哈!」

公立誠並沒有去看顧銘,咧著大嘴,盯著柳秀眉。

柳秀眉越是哭泣,公立誠就感覺越興奮,恨不得現在就拿下柳秀眉。

砰砰砰……

陣陣猛烈的撞擊聲傳來。

「小子,這回知道和我做對的後果了吧?」

公立誠大笑地回頭,下一秒,臉上的笑容凝固。

「這,這不可能!」

公立誠看著地上躺著的保鏢,大吃一驚。

「現在輪到你了!你現在跪下道歉,並且進行賠償的話,我會放過你,否則,你的下場比他們還要慘!」

顧銘冰冷地盯著公立誠,慢慢向他走去。

「讓我下跪,我看你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我可是……」

公立誠的話還沒說完,下一刻,就感覺自己的身體騰空而起。

隨後,強烈的疼痛席捲全身。

砰!

公立誠直接撞到了牆上,順著牆壁落下。

「道歉不道歉?」

顧銘慢慢走了過去。

「小子,你死定了,我已經將剛才的情況全部錄了下來,你就等著做牢吧!」

中年律師跑過去,將公立誠扶起,沖著顧銘揚了揚手中的還在拍攝的手機。

「那又如何!」

顧銘閃身上前,一把搶過手機,用力一握。

咔嚓!

手機被他握得粉碎。

閃耀的羅曼史 這一幕讓公立誠和中年律師感覺到驚恐。

溺愛之寵妻成癮 如果換成公家其他人,或許只是一笑而過,因為明勁高手就能做到。

可惜公立誠並不知道這些。

雖然他是公氏財團的三少爺,但是他是個徹頭徹尾的紈絝,除了花天酒地外,任何事都不知道。

也就是丈著公家三少爺的身份,沒有人敢動他。

否則,他都死上上千次了。

「我告訴你,我們可是公氏財團的人!」中年律師喊道。

這時,柳秀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急忙上前接住了顧銘。

「顧銘,算了,他們是京都公氏財團的人,咱們得罪不起!」

「這世上就沒有我顧銘得罪不起的人,公氏財團又如何,他們要是想死的話,我成全他們!」

顧銘冰冷冷地盯著公立誠。

柳秀眉知道顧銘的脾氣,想再次勸解,卻被顧銘給打斷了。

「柳姐,你放心吧,他們還不能把我怎麼樣。」

說著,走到公立誠身前。

一把抓住他的手。

「剛才是這個手指指的我是吧?我最恨有人用手指我了,所以,它沒有留著的必要了!」

只見清脆的咔嚓一聲,公立誠的手指被顧銘直接掰斷了。

「啊……」

十指連心,強烈的疼痛,讓公立誠大聲慘叫。

「小子,我不會放過你的!」公立誠惡毒地說道。

「是嗎?」

顧銘上前,直接一腿踢出。

公立城頓時飛了出去,在十米外的地方停了下來。

中年律師早已被嚇得丟了魂,恐懼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噗通一聲,他直接跪下。

「別打我,我知道錯了。」

顧銘沒有理他,將公立誠拉了回來。

「跪下道歉!」顧銘冰冷地說道。

「我不,我要……」

顧銘一巴掌扇向公立誠,頓時牙齒飛出,口吐鮮血。

「跪下!」

公立誠真的怕了,恐懼的目光看著顧銘,顫抖著身體,跪到了柳秀眉面前。

「我錯了!我不應該開快車,不應該沖向人行路,不應該撞到你的孩子……」

公立誠哭泣地道歉。

柳秀眉看著顧銘,心中五味具全,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談談賠償的問題吧!」顧銘輕聲說道。

「我願意賠償五十萬,不,一百萬!」

公立誠看著顧銘那恐怖的眼神,立馬提高了賠償金額。

「柳姐,把卡號給他。」

顧銘點了點頭,一百萬的賠償很合理。

其實多少錢不重要,顧銘要的只是對方的一個態度。

如果剛開始,公立誠態度稍微好一些,也不會鬧成現在這個樣子。

公立誠哪裡還敢廢話,直接轉帳,將一百萬打到了柳秀眉的帳號上。

「我可以走了嗎?」公立誠小心翼翼地看著顧銘。 「滾吧!記住了,我叫顧銘,是我打的你,你想報仇的話就來找我!如果讓我知道你找她們母女的麻煩,別怪我不客氣!」

顧銘冷哼。

公立誠急忙點頭,「不敢,不敢!」

說完,在保鏢們的攙扶下,離開了這裡。

醫院外,悍馬車內。

「我要殺了他。錢律師,給我爸爸打電話,讓他派人過來,我要殺了那小子!哎呦,疼死我了!」

公立誠坐在車內,大聲叫喊,滿臉是血的他,此時更加猙獰恐怖。

將軍夫人嬌寵日常 錢律師急忙掏出手機,拔了出去,將情況彙報給了公立誠的父親。

電話那頭聽后,咆哮不止,掛掉電話后,立即派人向申海市趕來。

公立誠走後,柳母擔憂地看著柳秀眉,雖然心中感激,可是事情鬧到這個地步,她真的不知道應該如何收場。

她並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婦人,公氏財團是個什麼樣的存在,她每天在電視上都能看到。

像她們這樣的普通百姓,怎麼能夠斗得過那樣的龐然大物。

兩個小時后,安安終於從搶救室內推了出來,轉入了高護室。

師雅與顧銘打了個招呼后,便離開了。

她想跟顧銘多聊幾句,但是她還有工作要忙。

安安傷的很重,可是這對顧銘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在慈悲手的治療下,安安的傷被他徹底治癒。

不過孩子受到了驚嚇,這是顧銘無能為力的事情。

時間一晃,到了晚上。

由於柳秀眉要留下照顧孩子,顧銘只好一人離開病房。

好久沒有見崔婷婷了,顧銘還是很想念她的。

前段時間去了秦思雨家,回來后又去了東瀛。

馬上他又要去昆城。

真的是好忙呀!

忙的他都要忘記崔婷婷了。

來到師雅和崔婷婷二人的房間。

正好聽到崔婷婷說話的聲音。

就是不知道師雅在不在?

顧銘悄悄地推開門,看見崔婷婷背對著門,坐在椅子上,正打著電話。

「媽,我準備留在申海了,是,我知道!那行,我先掛了,你們照顧好自己!」

留在申海?

這還真是個好消息!

顧銘聽好微微一笑,大步上前,直接捂住崔婷婷的眼睛。

「猜猜我是誰?」

顧銘的突然出現,嚇了崔婷婷一跳。

當聽出是顧銘的聲音后,崔婷婷瞬間激動,身體不由地抖了一下。

「你還知道來看我呀!是不是已經把我給忘記了?」崔婷婷沒好氣地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