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覺得很感人嗎?她們終於得到了幸福。」

0

南宮墨一邊給她擦掉臉上的淚水,一邊笑著安慰:「既然是幸福你就應該笑,你看誰像你哭成這個樣子的?」

「我就是控制不住嘛,她們兩比唐僧西天取經都還要難,以後一定要順順利利的才好。」

「順利?那可未必。」南宮墨的臉色卻是嚴肅起來,除了在片場拍戲的時候他很少是這個樣子。

秋葵抬起淚汪汪的眼睛看他,「為什麼?」

「今天可是有一個難纏的人沒有來。」南宮墨掃了一眼全場,愛麗絲沒來。

「誰啊?」秋葵迷迷糊糊的哪裡會想那麼深遠。

「在海島上差點讓小錦兒一屍兩命的罪魁禍首,連殺人的事情都敢做,足矣見她對司厲霆的在意,現在兩人訂婚她卻沒有來這不是很奇怪?」

說到那個女人的時候秋葵小臉變了變,她不知道一個人得狠心成什麼樣子才能連孕婦都不放過。

而且那人自己還是一個女人,有一天她也會結婚生子,她居然會對孩子下手。

「墨,你別嚇我,她不會作妖吧?」秋葵本能就很怕這種心狠手辣的人。

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南宮熏在此刻開口:「我得到消息,邁克·伍德一天前從歐洲動身。」

「這不是愛麗絲她爸嗎?他居然從歐洲殺過來了,估計是要開大招了。」

「那個男人不簡單。」

南宮熏在歐洲呆的時間比較長,比起南宮墨他們更清楚情況。

「我知道伍德家族在歐洲比較厲害。」

「你知道厲害在哪?」南宮熏難得有興緻會多說幾句,平時你想要從他嘴裡套出一句話都不可能。

「哥,你就別賣關子了,明知道我們不知道嘛。」

「伍德家族表面上在做房地產等正常產業,其實背地裡做得卻是洗錢、販賣軍火,甚至走私……」

「卧槽,哥,那不是個狠角色嘛!」南宮墨皺了皺眉,怪不得愛麗絲出手這麼毒辣。

沾染這些東西的能有幾個人是善良的?

「嗯。」南宮熏淡淡道,就算是他在歐洲也很忌憚伍德家族,盡量不會和他們有任何牽扯。

在酒吧拼酒的時候愛麗絲對他輕蔑的態度也不是沒有道理。

他們黑白通吃,地基龐大,有幾個人敢招惹?

「這下小錦兒她們是惹上麻煩了。」南宮墨嘆了口氣。

秋葵也緊緊的抓著南宮墨的衣服,心中為顧錦捏了一把汗。

越怕什麼便越來什麼,當司厲霆說完這番話門口黑壓壓出現了一堆人。

「小子,你要拿命去愛她,那我女兒呢?」一道粗曠的嗓音在大廳響起。

所有人朝著他們看去,愛麗絲身穿一條黑色長裙,化著精緻的妝容。

頭上戴著紗帽,紗帽垂下來的網紗遮住她半邊臉,只露出她小巧的下巴以及塗著大紅色的嘴唇。

她挽著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說是中年,但男人的頭髮已經花白,要不是臉上並無皺紋,絕對要以為這是一個老爺子。

男人身材高大,長相頗為俊朗,畢竟愛麗絲長得也很美艷。兩人站在一起,要是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情人關係。 夜幕降臨,司厲霆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房間,開了一天的會他頭都大了。

開會不可怕,可怕的是某個「碰巧」坐在他旁邊的女人,一直在對他進行騷擾。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就是顧錦,兩夫妻一起來開會。

司厲霆看了看錶,時間差不多了。

敲門聲如約而至,唐茗站在門口,臉色還有些複雜。

「來得挺準時。」司厲霆開門將他迎了進來。

「三叔,真要這麼做?」

「到了現在你還沒有覺悟?」司厲霆已經麻利的收拾自己東西。

以他對顧安南的猜測,中午她能翻牆一次,晚上就能翻第二次。

既然她願來,自己就讓她有來無回!

惹上冷魅總裁 「我只是覺得這樣對一個姑娘家……有點不太好。」唐茗像極了一個彆扭的小孩。

司厲霆則是一臉平靜道:「上一個被這麼對的姑娘家已經成為了我老婆,我搶了你一個今天就還你一個。」

「三叔,你真不要臉!」唐茗無可奈何。

「蘇夢和白小雨爬上你床的時候遵循你同意了?」

「這倒沒有……」

「顧安南上我床我同意了?」?「也沒有。」

司厲霆拍拍他肩膀,「國內那些名媛願意,你願意碰她們?」

「不願意。」

「這不就對了,等你兩廂情願,這丫頭早就是別人的老婆了,加油,不要讓我失望。」

司厲霆拿好東西準備出門,「想想蘇夢是怎麼對你的,你就怎麼對她,這個丫頭要壞多了,比起她,我更擔心你。」

唐茗要是再霸氣一點,當初蘇蘇說不定就是他的了。

對不同的女人就需要不同的手段。

司厲霆和唐茗交換了房間,這就是他的鬼主意,顧安南不是想上床,他可是給了她機會的。

泡在浴缸里,司厲霆給顧錦發了視頻通話過去。

都一天沒看到他的大小寶貝了,諾諾純真的笑顏,顧錦軟軟的身體。

視頻並沒有接通被顧錦掛斷了,司厲霆不悅的皺眉。

顧錦害怕他看出自己的背景不是在家,她只能掛斷給他打電話過來。

「蘇蘇,為什麼不讓我看你?」接通電話就聽到司厲霆充滿幽怨的聲音。

「厲霆哥哥,我在外面跑步。」

「都幾點了還跑步?」

「你不在我睡不著,運動一下有助睡眠。」顧錦只好睜著眼睛說瞎話。

阿彌陀佛,厲霆哥哥對不起,以後我再彌補你。

「這麼晚了,雖然是在別墅,也難免會遇到壞人,早點回家休息。」

「嗯,你在幹嘛呢?」顧錦對司厲霆的行蹤了如指掌,她還是想要問一句。

「剛回酒店準備休息。」

「那你就早點休息,明天還要開會。」

顧錦生怕多說多錯,趕緊準備結束話題。

電話掛斷之前她聽到司厲霆的聲音傳來:「蘇蘇,我想你了。」

安靜的夜,男人的聲音帶著輕嘆,在這樣的夜裡顯得異常柔和。

顧錦嘴角微勾,「我也是。」

掛了電話,顧錦的心裡暖暖的,此生她能找到一個這麼愛她的男人她真的覺得自己很幸福。

這個電話讓本來還有些不安心的顧錦徹底放心下來,全世界最好的司厲霆絕對不會背叛她。

夜已深,唐茗洗好澡躺在床上,腦子一直在糾結著一件事,她會來嗎?

也不知道到了幾點,他聽到院子里中傳來細微的聲音,唐茗猛的睜開了眼睛。

看到一個小身影跳到院子里,看得出顧安南的身手很好。

很快她就熟門熟路的拉開了卧室的門進來,屋中沒有開燈,她只看到床上有一個人,並不知道他是誰。

唐茗看著某個小女人在窗前興奮的搓了搓手,擺明了很興奮的樣子。

你敢天長,我必地久 興奮的是她是想上了顧錦的男人?而並不是因為她喜歡這個男人。

唐茗想到這裡眼眸暗了暗,究竟她是在怎樣的過去才會導致她一心想要佔有別人的老公?

也許她想佔有的不只是司厲霆,而是顧錦所擁有的一切。

才這麼想著,唐茗看到她緩緩俯身,像是一隻貓一般鑽入了被窩裡面。

他的心臟在狂跳,這種感覺和以前被白小雨撩撥的不同。

如果那是為了解決生理需求,那麼這就是內心深處的期待。

一隻小手慢慢撫上了他的身體,一般一顆顆解開他睡衣的紐扣。

唐茗喉結滾動,手指抓著身下的床單。

唐茗似乎聽到她在耳邊低喃了一句:「一個大男人皮膚這麼好。」

他忍著笑意,原本想著一個殺人兇手肯定是十分惡劣陰暗,然而這幾次交手,他只覺得她很可愛。

意外贈品 就像是一隻貓,時而活潑時而可愛,要是惹急了她就會亮出她鋒利的爪子。

如果是司厲霆這會兒早就撲上去將女人就地正法了,唐茗的性格和他有些差異。

他努力控制著自己的呼吸平緩,不打擾這隻正在偷腥的貓兒。

唐茗幾度抬起了手指,思慮再三還是放下。

經過蘇夢和白小雨之後,他對女人其實有一些陰影。

雖然知道顧安南和她們不同,想著之前自己被蘇夢騙,此刻他卻成了蘇夢。

顧安南以為自己是司厲霆,他暫時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要了她。

唐茗略一翻身將她攬入懷中,顧安南身體緊繃,像是貓咪被嚇壞了。

剛剛被自己在手中把玩的男人突然壓過來,單手禁錮在她的腰間,鼻端全是他沐浴液的味道,夾雜著男性灼熱的氣息。

顧安南立馬連動都不敢動了,唐茗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所以這丫頭也就是一個嘴炮小王子?

嘴上說的天花亂墜,其實身體倒很誠實。

難道她從來沒有經歷過這些?想到這裡唐茗覺得自己像是撿了一個寶貝,他更加捨不得去傷害她。

感覺到懷中的小東西身體一直都很僵硬,但她也沒有做什麼,只是靠著他而已。

唐茗也沒有動她,只是假裝睡著一般輕輕的抱著她。

顧安南的身體在僵硬了一會兒之後軟了下來,她有些奇怪,這個男人究竟睡著了沒有?

如果說睡著了,他身體有著明顯的反應,要是沒有睡著,他為什麼只是抱著她什麼都不做?

這樣的結果是她從來沒有想過的,顧安南產生了茫然,她是誰? 艱難愛情ii:神祕總裁的真假新娘 她要去哪?她應該做點什麼?

想著想著顧安南有些犯困竟然就睡著了,唐茗感覺到懷中小女人的呼吸均勻,她就這麼睡了?

顧安南睡得香甜,唐茗卻沒有睡意,他在腦中不停的幻想著她以前過著怎樣的生活。一個連親姐妹都可以殺害的女人,此刻竟然會有這麼乖巧睡在他的懷中。 邁克身材保養得極好,很多中年大叔都是大腹便便,而他的身材和比爾不相上下。

比爾由於長期生病,加上性格溫雅導致他的氣場是屬於溫柔謙和的那種。

邁克則是有著很強的攻擊性,兩個男人氣質迥然不同。

愛麗絲的出現讓大家想到了之前流傳的伍德家族和史密斯家族強強聯手。

一個佔據歐洲市場,一個乃是美國領頭家族。

如果這兩個大家族聯手將會帶來怎樣的後果?

半年前大家議論得最多的就是這件事,不過後來也沒有聽到史密斯家傳出什麼消息,大家也就忘記這件事了。

現在看到愛麗絲大家才想起原來還有這一出,看來今天是要上演一出大戲了。

比爾見狀不對,臉上也是十分嚴肅的表情。

「邁克,好久不見。」

從比爾的口氣來說似乎他和邁克似乎是很熟悉的,不過場中氛圍有些偏冷。

「比爾,好久不見,你就是這麼對我的?」邁克面露不善。

「在電話中我給你解釋過了兩個孩子的事情,希望你能理解。」

「比爾,在我的字典里沒有理解。小子,這就是你喜歡的女人?」邁克極其囂張的看著顧錦。

司厲霆將顧錦攬在身後,眼神之中也是滿滿的忌憚。

錯上總裁房 「是,她是我喜歡的女人,邁克叔叔要是過來喝杯喜酒的我很歡迎。」

邁克卻是冷冷一笑,「如果我是來砸場子的呢?」

「大門在那邊,好走不送。」司厲霆毫不留情。

「小子挺橫的嘛,怪不得我女兒這麼喜歡你,難得她有看得上人的一天。」

顧錦盯著邁克,上一秒他還是一臉張狂,彷彿一隻張牙舞爪的獅子。

這一刻他的臉上竟然帶著笑意,上前一步到了自己面前。

「小丫頭,開個價吧。」

顧錦一臉問號的看著他,「什麼價?」

「把這個男人讓給愛麗絲,你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怎樣?」邁克似乎早就習慣了這樣講價還價的生活。

「如果他只是一件貨物,那麼今天我可以讓給愛麗絲,很顯然他不是,請恕我做不到。」

邁克又看向司厲霆,「小子,只要你選擇我女兒,我給你一半的家產。」

嚯,這話一出來周圍的人又驚訝了,一半的家產是個什麼概念?

別說是這輩子,就算是十輩子都不可能用完的錢。

在場的男人恨不得代替司厲霆去答應邁克了,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人都是有野心的,誰會嫌棄錢多?更何況邁克擁有的可不是錢而是地位。

就算顧家也算是不錯,和伍德這種幾百年的大家族比較還是有些差距。

「史密斯,我是真的愛你,跟我走吧。」愛麗絲朝著他伸出手,她很想要擁有眼前的這個男人。

司厲霆表情淡淡,想都沒想過就直接回答:「抱歉,我已經擁有這世上最珍貴的寶貝,這輩子我不會再放開她。」

邁克沒想到自己以一半價格來誘惑他都沒有成功,沒有生氣反倒是哈哈大笑起來。

「好一對鴛鴦,我倒是要看看你們的手能牽得了多久,小子,你玩弄我女兒的感情,這筆帳我會向你討回來的。」

邁克的臉上笑容頓收,再次看向司厲霆的時候已經是一頭狼的神情。

這人一會兒風一會兒雨,反倒是有些像精神分裂者。

司厲霆巍然不動,目光冰冷桀驁,渾身散發著強大的氣場,一字一句道:

「邁克叔叔,第一,我從來沒有玩弄過你女兒的感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