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個大男人的,能不能要點臉?」

0

無視掉她的問題,卿上邪不善的視線看向她側著的後背。

江緋色趕緊側著身子躲開卿上邪視線,冷冷的沖他低喝,「我什麼都不需要,我要也不是你這種混蛋幫忙。」

「哦?真是個讓人熱血沸騰的女孩兒,你這樣欲拒還迎,真是迷死人了,知道嗎?」卿上邪不走人,反而眼眸染上灼熱逼進。

「站住!我了不需要你幫忙。」江緋色身子一退,白皙的背部抵著光滑的更衣間壁面,警惕的望著態度惡劣的卿上邪,一口回絕。

「真的不需要?我覺得你非常的需要人幫忙。別著急,我會好好幫你,讓你跟我一樣享受一個愉快的過程!」

「你有病!」江緋色大罵卿上邪,指尖已經碰到包包邊緣。

就差一點。

在江緋色伸手要將包包勾到手中,伸手去拿手機給叔叔通風報信的瞬間,卿上邪挺拔的暗影籠罩,長手將她的手抓包包輕鬆提起來。

艹!江緋色忍不住在心裡爆粗。

包包被卿上邪拿在手中,直接掛在門邊。

故意的,讓她只能眼睜睜看著,卻拿不到。

「是不是想給穆夜池通知,讓她開火箭過來救你出水深火熱之中?你家穆總裁再厲害雷厲風行,也沒有特異功能,不會每次都巧合趕到你身邊狗熊救美。」

「你就是狗熊!一個披著人皮的狗熊養的廢物——」江緋色是真火大,一肚子火氣沒有辦法發泄。

她也不管身後的鏈子沒有拉上,伸手一巴掌朝卿上邪那張英俊的嘴臉打。

將軍夫人嬌寵日常 恨不得一巴掌扇飛。

「江緋色,你跟別的女人不一樣,也要用這種俗不可耐的手段?多掉價。」卿上邪對江緋色這一巴掌,沒有怎麼在意。

他身軀壓下來,溫熱氣息噴佛在兩人之間。

江緋色下意識別開臉,聽到卿上邪得逞的大笑,「就你這一招太過時……嗯哼——」大笑的卿上邪悶哼一聲,挺拔身軀微彎,臉色抽搐了好幾下,眼睛里迸發出陰狠。

真是個不要命的女人,竟然敢忽悠他算計他。

以為她識相,沒有辦法反擊,還是太看了江緋色,被她轉移視線,成績狠狠一腳踹他命根子,一擊得手,命中要害!

這麼致命的痛,卿上邪也忍不住皺眉捂住,眼睜睜看江緋色利落轉身,大力拉開門,拿了包包,沖門外大喊。

「救命啊!有沒有人,這裡有強!奸!犯!——」

江緋色故意搞事的尖叫,直衝雲霄,口齒清晰乾脆,傳出了這一塊空蕩,直接在外面長廊散開。

幾乎下一秒,門被人踹開,穆思年冷著臉衝進來,身後還有一堆看熱鬧或者黑著臉的某些人。

跟在穆思年身後的人迅速阻止人進入這件時裝店,將大門用力合上,也刷刷刷拉上落地窗的窗帘,阻止外人視線。

畢竟是卿上邪身邊的人,卿上邪yu火攻心做蠢事,這些人還是有點腦子,反應能力畢竟不是外面普通人可比。

穆思年把江緋色穩穩拉住,藏在身後,冷眉橫向對面打開門走出來,有些狼狽,臉色陰森暗黑的卿上邪。

卿上邪與自己的人站在一邊,臉色陰沉變幻看向江緋色與……穆思年?

卿上邪陰冷的臉上,忽然笑了。

「穆家上不了檯面的三叔,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在這裡看到本尊,真是驚喜。」

這話得陰陽怪氣,聽著就讓人很不爽。

「你這種人上得檯面?果然是貴人多忘事,卿家大少剛才做了什麼事情不容人出來打你臉了?別跟個女人一樣做了表子還想給自己立貞坊,你卿上邪的不要臉都到這種地步了?」江緋色氣不過,站出來指著卿上邪控訴。

什麼上不了檯面,就他卿上邪這種行事作風,臉真大,氣死她了。

「傻丫頭,犯不著跟一隻狗生氣,你見過那個真正成大將的人做這些不入流的下三濫了?人家丟得起臉我們可沒必要自降身價。」穆思年淡笑,目色無波,卻宛如一道利劍,狠狠刺入卿上邪的心臟。

卿上邪咬牙,身後的人在他耳邊低語幾句,最終他忍了下來,沒有過去多話。

「穆家叔叔真不愧是穆家當寶貝供起來不讓露面的人物。作為輩,我還是敬仰穆家叔叔。」話鋒一轉,卿上邪微微皺眉,道:「起來,我很好奇穆家叔叔跟緋色的關係,什麼時候這麼親密,比起緋色和穆總裁這對情侶還要親密了。」

「關你屁事!叔叔我們走,別搭理這種沒安好心的人。這人啊,還真是跟出身什麼的沒有什麼直接關係,誰知道在高貴的家族養出什麼品種,心被人暗中跟瘋狗一樣到處亂咬亂犬。」江緋色挽住叔叔手臂,對卿上邪這話里話外的,直接譏諷回去。

「得對,被狗咬一口,我們總不能學人家亂咬人,還是丫頭懂事,以後見了瘋狗,要乖乖讓道,免得被噁心到。」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連話機會都不給頭上冒青煙的卿上邪。

眼看人家卿大少爺握緊手,一臉要發狂的模樣,江緋色便帶著叔叔,催他走快點。

走到門邊,江緋色忽然回頭,與拿著手機拍攝她和叔叔的卿上邪對個正著。

喲,就呢!原來還背後捅一刀。

這是想要搞大新聞,把這個當做證據污衊她和叔叔關係不正當嗎?

她冷笑,正要話,叔叔忽然扯了扯她……

由於xx問題不能顯示::大文學,繼續閱讀我是超級大美女,每天要美美的,做個精緻的女人,讓我身邊的每個人感受到我的美麗!詳情搜索微信公眾號我是超級大美女或者複製掃描下面二維碼快速加入!

溫馨提示:按回車[Enter]鍵返回書目,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下一頁。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叔叔?怎麼了呢。」江緋色被扯著回過頭,疑惑的問叔叔。

穆思年低眉,跟她示意門邊。

江緋色順眼看過去。

嘖——

以為是什麼事兒呢,原來是卿月月站在門邊,正在雙眼含著恨意盯住她,還充滿了諷刺與不懷好意。

「江緋色,好久不見你,沒想你比以前更加不知廉恥!」卿月月走過來,對江緋色直接開衝鋒槍,恨不得把世上最惡毒的詛咒潑到她身上。

江緋色勾唇,拉住叔叔手臂,懶得搭理卿月月。

卿月月這種架勢,一看就知道要準備撒潑,她沒有這種厚臉皮陪卿月月丟人現眼,還是跟叔叔離開比較舒服。

「站住!跑什麼,心虛事做多了就這麼見不得人嗎!」卿月月伸出手擋住江緋色和穆思年,宛如高貴的鵝,揚起她驕傲的下巴。

一眼,卿月月就驚呼出聲,「叔叔!穆家的叔叔?江緋色你好大的膽子,好不要臉的賤人,你竟然還敢腳踏兩隻船,暗中勾!引了叔叔,看我怎麼把你這張狐狸精的臉撕爛,來人,給我掌嘴。」

噗——

江緋色忍不住笑了。

沒有誰,我惹不起 穆思年擋在她面前,目光冷厲盯著卿月月那張扭曲的美艷臉龐,口氣十分嫌棄,「卿大姐好生教養,動不動滿嘴髒話,把心洗乾淨再出來丟人,兄妹兩人一個樣,卿家教出來的果然沒一個好東西。」

卿月月驚呆了。

她不可置信的看著面前這個渾身不可招惹的強勢霸道男人,那種與穆夜池不一樣,卻同樣迫人的威壓,將她壓得動都不敢動。

被罵了,卿月月不敢拿出對江緋色的優越感,只能幹癟著嘴巴一個字都罵不出口,支吾的咬住下唇。

「滾開,表裡不一的東西,別髒了我們緋色的路!」穆思年揮手,將擋在他們面前的卿月月不客氣推開。

卿月月撞到門上,整個人氣得發抖,指著江緋色你你你半也不出話來。

江緋色跟叔叔瀟洒走出門口,還不忘記回頭對卿月月比了個氣死人的手勢,給卿月月一個噁心的囂張的放肆的鬼臉。

在卿月月氣得臉色鐵青,扶住卿上邪時,江緋色和穆思年已經走出大門。

門外卿家保鏢排排站,一臉殺氣。

「惡狗擋道?」穆思年皺眉,拿起電話要打,身後出來的卿上邪揮手,讓屬下推開,給穆思年和江緋色讓出一條路。

「算你識相,否則今不是你們算計成功,而是你們把卿家的臉丟盡。」穆思年丟下話,帶江緋色離開。

兩人很快走出大門。

「他們以前就是這麼欺負你?」走出門后,穆思年低頭看著心情還不錯的丫頭,低聲問她。

江緋色攤手,聳了聳肩,「也不算是,以前他們要算計我的時候,我一般都不搭理,只有……」只有牽扯上穆夜池的事情,她才會上當受騙。

也正是因為每次卿月月他們欺負她成功都是因為穆夜池,後來她看到他們共舞,知道他們定有婚約,卿月月跟穆夜池表白,才那麼生氣,那麼冷漠的把穆夜池拒之門外不讓他靠近半分。

「只有什麼?」

江緋色收起臉上的笑意,搖了搖頭:「沒有什麼了,這都已經是很多年的事情,我也記不太清楚了,只知道時候他們幾個都不懷好意,對我不是很友善。」

穆思年微微皺眉,看到丫頭眼角閃了一下。

知道她有些事情不想出口,他也沒有繼續追問,就剛才卿月月兄妹的出現漫不經心問了句,「你跟卿上邪之前是不是認識,他對你話那種口氣,不是第一次見面。」

「對啊,起這個我就來氣。」江緋色板起臉,道卿上邪,就一肚子火氣:「叔叔你應該也記得,穆夜池那子跟卿月月被傳得沸沸揚揚的婚約一事。」

「嗯,記得,這畢竟是被人流傳了很多年,還非要那子跟卿月月生一對地造一雙,金童玉女。那子被這個陰影纏了很多年,夠可憐的。」穆思年有點幸災樂禍的笑。

江緋色噎了下,就不知道他們叔侄兩人哪兒來的仇恨值,死活不願意對方好上半句,明明就不是他們嘴裡嗆聲的那樣冷漠。

男人之間這種事情她也搞不明白,無視。

「既然叔叔你知道,那應該也記得他們舉辦過一次訂婚宴。」

「哦——」穆思年意味深長的笑:「就那次十里婚紗?玫瑰鋪滿,七彩氣球一路歡送卿月月下嫁穆夜池那子?」

江緋色:「……叔叔你什麼時候這麼八卦,你關注的重點錯了!」

穆思年低笑,眉目溫朗,氣質爾雅。

「瞧你著急的樣,想什麼?」

「就那次啊,我跟卿上邪見的第一次面,我被他從身後伸手扶住。」

「吃你豆腐了?不要臉的東西,真丟了他的身份,丟了軍人該有的威嚴!」穆思年口氣惡劣,十分生氣。

「沒有了,怎麼可能被他吃豆腐,不過他就用這個來當借口,跟我有什麼肌膚之親爾爾,那次我不知道他就是卿月月哥哥,沒有怎麼在意。」

「這之後,這個混蛋就纏上你了?你沒有跟穆夜池那子過這件事嗎?」

這……好像還真沒有過。

「他應該知道,上次卿上邪用茉莉威脅我過去,是他去救了我。」

穆思年抓住江緋色香肩,轉了個圈,面對面,語重心長的:「丫頭,你要知道那子挺高傲的,估計他心裡在意這事,但他不,等你自己跟他。」

江緋色:「……」

「你可以不,不要慣著他,不然以後有你苦頭吃,慣壞的孩,可不是那麼好哄的——」

著著,這又損起來。

江緋色聽著好笑,打斷了叔叔的得意,「叔叔你還買不買衣服了?」

「不了,我怕有陰影。」穆思年停了下,解釋道:「我剛才問了人,這一代最近才被卿家盤下來,打算作為卿家大少爺副業起步點,打入商業圈。」

「這不是明擺著要跟穆家作對嗎?」

「錯,他們目的不在穆家,是想要打垮穆夜池那子。」

「那等什麼啊,咱們趕緊過去穆家,跟老爺子和穆夜池這事兒。人家都要打到門口了,穆家那邊一點風聲都沒有嗅到,二叔他們還跟卿家合作陷害穆夜池,他一人難敵四拳……」

「噓,別著急。」穆思年勾起嘴角,「急也沒有用,別太低估那子,只怕卿家的如願算盤真要開刀,只會落入那子的圈套。」

「真的假的!」

「你都不相信他?」

「才不是,我覺得他在怎麼厲害也是一個有血有肉的男人,他也會累會有疲倦的時候,叔叔你真的不考慮回來幫幫他嗎?我相信叔叔你有這個能力。」

「謝謝,不過丫頭你這樣,恐怕那子聽到了會傷心的喲。丫頭你是為他考慮心疼他,但他是個男人,是個頂立地的男子漢,尊嚴啊,那可是傲嬌得容不下褻瀆。」

江緋色撇嘴,「切,在怎麼厲害,再怎麼威風八面,首先,在我江緋色眼裡,他是個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其次,他在外面在怎麼高冷行事雷厲風行,在我這裡,他也只是我的戀人,我將要嫁的男人。最後,不管他是什麼身份,他在我江緋色心裡不是一個日理萬機的智能機器,他是我江緋色的未婚老公。」

穆思年微微一笑。

「笑什麼笑,好端端的,笑我矯情嗎!」被叔叔這麼笑著,江緋色才想起自己的這番話有點煽情,臉瞬間熱了起來,羞羞嫩嫩的,特別嬌媚動人。

穆思年輕咳一聲,「沒有什麼,我們不是在穆夜池那壞子嗎,丫頭你繼續。反正那子也不知道怎麼珍惜你,丫頭你使勁兒的吐槽他,他有什麼對你不好的,都給叔叔聽。」

江緋色:「……叔叔你這話好奇怪啊。」

「哪裡奇怪了?那子就不是什麼好人,更不適合當老公,丫頭你長點心眼啊。」

「穆思年!!!」

穆思年話還沒有完,兩人身後傳來冷森森的怒喝聲,如雷貫耳,令人心尖都被冰箭刺穿了般,打了一個哆嗦。

而這麼熟悉的聲音,有這麼怒火,兇巴巴吼穆思年。

自然沒有別人,只有穆夜池——

穆思年很遺憾的看著滿臉無語又哭笑不得的江緋色,「看來,咱們的浪漫晚餐沒有了,看到某個人,叔叔就知道多麼美好的事情都變成了垃圾場。」

「什麼浪漫!你什麼浪漫,什麼又是垃圾場!穆思年你給我馬不停蹄的滾!」

真生氣……

穆思年大笑,轉過頭,眯起深邃黑眸,看向如同猛獸衝過來的穆夜池。

「給我死開,離我的女人遠一點!」人沒有到,穆夜池霸道的聲音就吼了過來,恨不得腳下生風,把穆思年這個死不要臉的人踹到月球。

「這麼生氣做什麼,有沒有搶你的女人,哦不對,你的女人?誰是你的女人?你到底在鬼叫鬼吼什麼,人家會傳出去你堂堂一個大總裁大街上跟罵街女人一樣撒潑無賴,丟人。」

「你管我!」

由於xx問題不能顯示::大文學,繼續閱讀我是超級大美女,每天要美美的,做個精緻的女人,讓我身邊的每個人感受到我的美麗!詳情搜索微信公眾號我是超級大美女或者複製掃描下面二維碼快速加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