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我的條件是讓你也一起去。」蕭雲浩繼續把剛剛還沒說完的話說完了。小愛決定要跟蕭雲浩來一個場競賽,究竟這個男人不屬於她,還是日久生情這個說法真的存在。而蕭雲浩明白如果不讓這個女生徹底死心,她根本還活在那個自己的世界裡面。

0

「我不去。」裴薇然有些難受了,她是真的不想住到別人的家,還要跟自己的男朋友一起。這根本就不合常理,莫名其妙。

可是對於蕭雲浩來說,真正能夠治癒小愛的,只有讓她認清楚現實,讓她徹底死心。失戀被最愛的人跟最好的朋友背叛不是讓她活在自己世界催眠自己的借口。

「你不是也想讓小愛好起來嗎?」蕭雲浩的語言直戳裴薇然的心。裴薇然是最想讓小愛好起來的人,然而這荒謬的行為讓裴薇然有些不知所措。

蕭雲浩是沖著想要幫裴薇然完成心愿才下這個決定。從剛剛裴薇然的眼神中,就能夠看到她很心疼這個女生也很想幫助她好起來。

裴薇然陷入了沉默,到最後她同意了。於是跟蕭雲浩兩個人跟爸媽說了要出一趟遠門去旅行才僥倖過關到了小愛的家裡。

踏入小愛的家中發現原來小愛是個富人家的孩子,卻因為前男友的關係變得像個僕人一樣。原來兩個人的戀愛不是一味付出就可以的,原來是會被好心當狗肺的。

寬敞的大廳,整潔的家讓大家有些驚嘆。那天從江邊看到的小愛根本聯想不到她居然會是這個家的小公主。

在小愛父母的安排之下,裴薇然住到了客房,而蕭雲浩則是在小愛房間的隔壁客房。雖說都是客房,可是卻被刻意地分隔十萬八千里。這不是小愛安排的。在小愛有這個打算之前,小愛的父母已經有了私心。看到蕭雲浩這個男生的第一眼,兩位老人已經想要撮合自己的女兒跟相中的女婿了。

裴薇然沒有說什麼,她都明白,而她也相信自己的男朋友。

「浩,媽媽煮了飯,我們去吃飯吧。」小愛穿著剛換上的粉色小裙子嬌羞地拉著蕭雲浩。然而蕭雲浩很清楚自己的心,他稍微用了一點力把小愛的手從自己的手上抓了下來。

小愛雖然有些不悅卻不能說什麼,畢竟現在的蕭雲浩對她真的沒感覺。裴薇然看到這一幕沒有說什麼,她和蕭雲浩四目相對眼睛中透露著從來沒有過的堅定和信任。

這倒是讓小愛有些不舒服。本想著在裴薇然面前秀一波卻沒想到自己變成被秀的人了。

「走了浩,吃飯去。」小愛一臉不爽地又拉上了浩的手去了客廳。

裴微然雖然看到自己的男朋友被別的女生拉著手始終有點不開心,但是她很清楚蕭雲浩的為人。裴微然在他們的後面跟著走了去客廳。 到了客廳,裴微然沒有坐下她知道這個不是她的家,也沒有她的碗筷。她住在這裡的原因僅僅是因為蕭雲浩的原因。她拿著自己的錢包然後打算離開房子去買點東西吃。

「小然,你去哪?」蕭雲浩著急地站了起來,他看到裴微然落寞的樣子突然有些不知道自己究竟做的這個決定是對還是錯的。他想要幫助裴微然完成裴微然希望的事情,但是他更加希望裴微然能夠開心。此時此刻看到裴微然的身影,蕭雲浩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應該繼續治療小愛了。

「我出去吃飯,沒事。」裴微然淡淡地說了這句話。她知道飯桌上沒有自己的碗筷,也沒有自己的位置。在這個地方,她彷彿是一個灰姑娘。

說完,裴微然走到了門那裡,輕輕打開了門,然後穿上鞋子走了出去。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都要走了的蕭雲浩當然是忍不了。畢竟這個是別人的家,他也不好意思說什麼,但是他知道自己能夠做什麼。他離開了位置,對兩位老人家點了點頭表示歉意,然後跟上了裴微然的腳步。

「哎呀哎呀,都是阿姨的不對,薇然啊,忘了拿你的碗筷了。」小愛的媽媽當然是不能夠讓自己的准女婿離開這個家,離開她女兒的身邊啦,趕緊打了圓場沖入廚房給裴微然拿了碗筷。

裴微然轉過頭看了一眼小愛的媽媽,她自己心裡一清二楚,要是有心想留自己在吃飯,怎麼會忘了拿碗筷呢?裴微然也很明白小愛媽媽的用意,畢竟只有她離開才能讓蕭雲浩跟小愛兩個人獨處好好發展。

身為父母,都想要自己的兒女幸福,就算是父母自己出面當醜人,也沒有關係。小愛的媽媽雖然是自私,但也是完全為了自己女兒的幸福。裴微然換位思考了一下,如果是她,她也希望盡自己的努力來讓自己的孩子開心快樂的。

裴微然沒有拒絕,也不矯情了。坐了下來吃飯,這頓飯裴微然什麼話都沒有說,靜觀其變,聽著餐桌上小愛的父母給蕭雲浩推銷自己的女兒。

蕭雲浩也只是靜靜地點頭,不知道自己應該發表什麼意見,也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整頓飯下來別提有多尷尬。 大將軍 跟不是自己的父母吃飯,跟被別的女生纏住的男朋友吃飯,跟完全不認識的女生吃飯,一切都那麼的違和,一切都是那麼的不自然。

吃過飯後裴微然回到自己的房間,她打開了自己的手機,上了王者榮耀。看到自己的弟弟在線,裴微然至少覺得在這個房子裡面還有一絲絲的溫暖。

弟弟看到姐姐上了線於是把自己的姐姐拉進了組隊房間然後開始一路追問。

軒:姐!你怎麼可以拋下我們跟姐夫一起去旅行。

此刻的裴俊軒依舊以為自己的姐姐只是去了旅行那麼簡單,可是哪有旅行是這麼折騰人的。哪有旅行是主動把自己的男朋友讓出去的。裴微然也開始懷疑自己想要幫助小愛恢復會不會只是一個奢望。 小然:小軒,你說如果你喜歡的女生跟別的男生在一起了,你會怎麼辦?

裴微然確實今天是被看到的事情帶動了情緒。即使剛剛跟蕭雲浩有著無比堅定的眼神,還是會心痛。

軒:作為一個男人,我當然要衝過去把女生搶過來了。

正在上高中的裴俊軒是個青春期的大男孩。或許這就是這個時期的魄力。要是事情能夠這麼容易就好了。如果裴微然能夠一下子把蕭雲浩搶過來,小愛能夠自動痊癒那就好了。但世界上沒有這般兩全其美的事情,裴微然現在只能夠忍了。

軒:姐!不會是姐夫欺負你吧!你告訴我!我幫你揍他!

裴俊軒似乎是有些惱火了。即使自己的姐姐再怎麼欺負他,誰對自己的姐姐不好,裴微然跟那個人勢不兩立。就算那個人是蕭雲浩,是大神,裴俊軒也不會放過他。

小然:沒事,小軒別想多了,謝謝你

裴微然還是決定自己把事情忍住了。她想要小愛好起來,如果區區這種事情裴微然都不能堅持的話,她會看不起自己的。

她相信小愛的本質並不壞,只是因為被傷害的後遺症把自己封閉起來,讓自己只知道自己認為的事情。小愛把自己鎖在自己的空間,把所有的事物都想象成自己認為的那樣,所有的東西都那麼的美好。

裴薇然坐在床上看著陌生的傢具陌生的床鋪陌生的空間,她開始想很多東西。她生來便是這個性格,能夠幫助別人的話,別人總是會放在前面,而因為如此裴薇然常常忽略自己。她總是會先幫忙別人把事情做好,把自己的事情放在後面。雖然很吃虧,但裴薇然卻覺得是在鍛煉自己的能力。

不過這一次,她開始懷疑自己的決定是否正確了。

裴薇然整夜輾轉反側,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徹夜未眠。與其躺著浪費時間不如出去走走,反正這個家她也呆得不舒服。

悄悄地裴薇然打開了門。卻在門外看到了小愛躡手躡腳地準備溜進去蕭雲浩的房間。即使走廊很長,裴薇然一眼就看到了眼前的人是誰。她不想驚動誰,便偷偷地跟著小愛。看看她究竟想要做什麼。

進入了房間的小愛走到了蕭雲浩的床邊,看著床上的人冷酷的面孔,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有些讓人慾罷不能。

「為什麼你就是不能愛我呢?」小愛的聲音顫抖著。當她第一次看到蕭雲浩的時候,她就想到了自己的男朋友,當她看到了裴薇然便覺得這個女生就是搶走了她男朋友的閨蜜。至今她都無法忘掉這個事實。可是腦子中彷彿有一股聲音呼喚著她,告訴她這個世界有多麼的殘酷。

「既然你不能愛我,你也不能夠愛她。」邪惡侵蝕著小愛的理智。她坐在床邊上慢慢解開了自己胸前的紐扣。她已經神志不清了,她不知道究竟她把蕭雲浩當成是自己的前男友,還是真正愛上了現在眼前躺在床上的男子。 小愛慢慢俯下了腰,把頭輕輕地靠在了蕭雲浩的胸懷裡。輕度睡眠的蕭雲浩感覺有東西抵在了自己胸前,便立刻睜開眼睛一探究竟。不看還好,一看大吃了一驚。他立刻乍醒,坐了起來,把小愛推開。

「你在幹嘛!」蕭雲浩把被子裹在了小愛身上,他沒有想到小愛居然會做出如此舉動。如果這一幕落在了裴薇然的眼帘中,那可就不得了了。

「你們。。。在幹嘛。。。」裴薇然破門而入,她看著眼前讓人無法置信的情景,心像窒息了一樣。她從自己的房間走了一條長長的走廊,想去看看小愛要幹嘛,可是一到了門口就看到了令她心如刀割的一幕。蕭雲浩坐在床上,小愛站在冷冰冰的地板上被被子裹著,還隱隱約約露出了香肩。換做是誰都會想到去那種事情。

背叛是裴薇然無法忍受的事情,無論是自己有多愛的男人,她都不允許這種事發生。

裴薇然轉身就跑,衝出了這個陌生的地方。不知道跑了多遠,她終於停了下來。眼淚不停地往下掉,珍珠般大顆。

「我在這個不是我的家,看著陌生的女人纏住自己的男朋友,我忍受著別人父母厭惡嫌棄的眼神,我為了救人幫人我苦了自己,我究竟是為了什麼。。。」裴薇然喘著氣,仰望天空,盡量不讓自己眼淚掉下來。裴薇然曾經以為只要自己足夠大方,只要自己不介意那麼幫助小愛並不只是奢望。可是原來女人在自己愛的男人面前也是會自私也是會小氣的,理智在這全部東西面前不值一提。

「小然!」裴薇然自言自語地質問自己,突然背後傳來了一聲呼喚。是蕭雲浩沖了出來找到了她。他知道自己被誤會了,也很難在剛剛的情境中不被誤會。

「你別過來。。。真噁心。。」裴薇然忍著眼淚指著蕭雲浩讓他遠離自己。剛剛跟小愛還在曖昧,如果不是她衝進去撞破了一切,是不是今天晚上還會出人命,自己還要背黑鍋當后媽?

「小然,你聽我說,真的不是你看到這樣的。」蕭雲浩站在原地不動,他知道自己錯了,錯在答應小愛治療,錯在想要幫小然。如果不是自己走錯了這一步,他們還是像之前一樣幸福,根本不會有這出鬧劇。如果知道會鬧成這般田地,蕭雲浩打死都不會答應裴薇然的要求。

「姐姐!真的不是你想的這樣的。」小愛居然已經穿上了衣服也追了出來。現在可好了,小三,原配,男主人公全都到場了。怎麼,現在連小三也出來解釋,解釋他們剛剛的所作所為都是假的嗎?真的把她裴薇然當成瞎子了嗎?

「姐姐?我跟你毫無血緣關係,哪來的姐姐?」裴薇然她真的沒有辦法看著眼前的男女繼續淡定下去。「我當初是想要幫你才決定搬到你家住,可是我的良心被你們兩個當成了狗肺。也真的是可笑。小愛,你不是因為被別人搶男朋友才有了這樣的後遺症嗎?我以為你會憎恨搶你男朋友的這種人,原來你是喜歡這種人的,還要變成這種人。」裴薇然可笑地看了一眼小愛然後說道。

這種後遺症的人最討厭的就是被捅破過去,最不想喚起過去的記憶。裴薇然的話語就是揭開了小愛的傷疤。有時候激將法也是能夠治癒別人的。

「不!你別說了!我不聽!我最討厭搶東西的人了! 名門第一夫人 我沒有搶!我沒有!」小愛雙手覆蓋在耳朵上大聲對裴薇然吼著。裴薇然把最刺耳的事實都說了出來,把那些不願想起的真相都一字一句傳入了小愛的耳朵中。她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只是她以為是個夢埋藏在心底罷了。

「蕭雲浩,我們就此結束吧。我累了。」說完,裴薇然轉過頭準備離開。 「小然。。。你別走,我們真的什麼都沒有做。。。小然。。」蕭雲浩踏出一腳想要追可是卻被接下來的話狠狠地抨擊著心靈。

「蕭雲浩,我愛你,我真的很愛你,所以究竟你們做了沒做都無所謂了。我以為我能夠大方地把小愛治好,是我錯了。如果你真的喜歡我的話,我求求你放過我吧。這份愛裡面蘊含的東西太多了,對不起,我沒有辦法承受。不要追了,這漫長地賽跑已經讓我快窒息了。」裴薇然說完,留下蕭雲浩怔住在原地,沒有繼續往前走了。

她漫無目的地走著,不知不覺,走到了回家的路上。她站在門外不知道究竟該開門還是等著。她騙了自己父母說跟男朋友出去玩,可這不到兩天的時間,卻又回來了。還跟自己的男朋友分手了。

「咔嚓」門打開了,自己的弟弟出現在眼前。

「姐?你怎麼在這?」裴俊軒突然發現自己的姐姐在眼前還以為最近打遊戲打太多眼花了,可是當確認了那真真切切是自己的姐姐以後,裴俊軒立刻不讓裴薇然在夜裡受涼,把她帶入自己的房間詢問這個時間為什麼自己姐姐居然會在這裡。

「我跟蕭雲浩分手了。」裴薇然淡定地說著這句話,可是裴俊軒卻一點都不淡定。這才多久,剛剛見了家長地他們居然那麼快分手了。換做是誰都出乎了意料吧。裴薇然沒有跟裴俊軒再說什麼,裴俊軒也不敢問下去。

裴薇然打開了王者榮耀,這個時候也只能靠遊戲暫且來麻痹自己的心情了。裴俊軒看到裴薇然打遊戲,他也打開了界面。無論自己的姐姐再坑再菜都好,裴俊軒也無怨無悔地陪伴著自己的姐姐。在沉默中他們開了遊戲。裴薇然卻不用甄姬這個英雄了。甄姬華麗的藍色裙子承載著太多的回憶。她選擇了完全陌生的明世隱。或許明世隱這個英雄才是最配得上裴薇然的性格吧。明世隱跟著一個英雄,沒有應有的名分,加速度加攻速卻從不會被感謝,因為這是他應該做的。大招卻是用自己的生命來給輔助對象加血。裴薇然也是如此,一心想著別人但從來不在乎自己究竟有沒有受到傷害。沒有人頭,沒有經濟,沒有野怪,輸出基本上少於百分之五,她就是一個毫無存在感的英雄。但是她不知道的是,這局遊戲非她不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過度悲傷的作用,在簡單的描述下,裴薇然已經非常熟悉這個英雄,而且跟著軒打野。裴俊軒知道裴薇然打輔助便選擇了大野。他打著高端局的已經非常熟悉輔助跟打野這個套路了。況且自己的姐姐跟著別的打野也不知道他們的素質如何。

打了一盤遊戲以後,裴薇然已經覺得有些得心應手了。於是在沉默中再次開啟了遊戲。整個氛圍都是悲傷的。以前的她雖然是打中路的,自己一個人一路,卻又說不出的快樂。打野的雲總會在關鍵時刻出來保護她為她抗住一切,也會抓人讓她好推中路。然而現在跟著自己的弟弟就是輔助一下在關鍵時刻補補血加攻速,沒有了刺激心動的感覺了。 一個晚上下來,裴薇然沒有說話,打了一整晚的遊戲。裴俊軒即使很累,也看得出來自己親姐姐的不快樂,就這樣陪了她一晚上。

太陽已經逐漸升起,刺眼的陽光從屏幕上反射到了裴薇然的眼中。她眨了眨眼睛轉過身去擋住了太陽也把背對著裴俊軒。他看到了遊戲好友排行榜上面永遠的第一,顫抖的手指點開了雲的資料,心痛著地點下了刪除好友的按鍵。

眼淚掉落的聲音在安靜的房間裡面格外大聲,裴俊軒跟著聲音的方向爬了過去,看著自己姐姐。

「姐,你沒事吧。」裴俊軒擔心地問到。這是她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姐姐這個樣子,紅腫的雙眼,面上掛著淚痕。

「陽光太刺眼罷了,沒事。」裴薇然簡單地解釋了一遍,當然裴俊軒也不是傻子。誰都看得出來這是因為傷心落淚,陽光當作借口也太過硬扯了。裴俊軒沒有繼續問下去,一個早上,裴薇然就坐在裴俊軒房間閉著雙眼,誰也不知道她是睡著了,還是在回憶。

就這樣裴薇然就畏畏縮縮地在家呆了一個假期。她的父母看到她回家的時候就想到事情不簡單。裴薇然沒有詳細說就用自己中途不舒服的借口忽悠過去了。為人父母如果連自己的兒女有心事都看不出來那實在是太糟糕了。

裴爸媽明知道自己的女兒肯定跟蕭雲浩之間有什麼情況不過也不知道怎麼開口去問這個問題。整個假期裴薇然就出了每天正常吃飯就是躲在房間里。有時候看看醫科的書學習一下,有時候看著王者榮耀的界面發獃。誰都不知道她的腦子裡在想什麼也不知道她究竟有什麼打算。

外表假裝沒事發生一樣可是心裡卻苦得沒辦法說出口。整整一個假期,裴薇然沒有跟蕭雲浩聯繫,而蕭雲浩也是消失得無影無蹤的。裴薇然冷靜下來分析整件事情,她可能潛意識裡面也覺得其實蕭雲浩也是莫名其妙地被小愛設計。很多次裴薇然都想要去找蕭雲浩兩個人坐下來好好談一談,但是裴薇然卻不知道用什麼理由去找蕭雲浩。明明當時是裴薇然狠狠地把裴薇然踹開了。即使心中有再多不舍,裴薇然始終沒有辦法先開這個口。

假期很快就過去了,人生中讓裴薇然最煎熬的日子也過去了。她相信只要開學了,就能夠讓自己忙起來不用去想那些別的亂七八糟的東西了。裴俊軒每天都想要開導自己的姐姐可是也是被拒之門外。裴俊軒無奈之下想要去找蕭雲浩,可是他曾經的好兄弟已經一個多月沒有上王者榮耀了。這段時間,蕭雲浩消失得徹底,裴俊軒真的是為他們兩個的感情操碎了心。他也恨這個姐夫為什麼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不跟小舅子說,也不做任何的挽回。

「我回來了。」裴薇然拖著自己的行李箱子走進了宿舍。一臉疲憊的樣子看著久違的室友李雅婷。 李雅婷一見到裴薇然回來了立刻迫不及待地沖了過去抱住她然後滔滔不絕地跟她說自己跟韓雨學長的進展。或許是太興奮了,李雅婷沒有留意到裴薇然的黯然失色。

「你們要一直好好地在一起,答應我。」裴薇然雙手握住了李雅婷的手,眼神中透露著真誠。她真的不想要自己的好姐妹跟她落到一樣的境地了。

「小然。。。你怎麼了?」李雅婷一臉錯愕地盯著裴薇然。小然這個狀態不對,以前總是活潑好動的,怎麼回宿舍以後就不怎麼說話而且臉比苦瓜還苦。

裴薇然也不想隱瞞自己的閨蜜,只是簡簡單單地告訴她事情的經過。聽到裴薇然和蕭雲浩分手的消息,李雅婷簡直不能再驚訝了。沒想到如此般配的兩人居然那麼快就分手,而且居然是因為一個有後遺症的女生。

「雅婷,我總覺得作為一個讀醫科的人需要救死扶傷。可是,作為一個女朋友來說,我實在是沒有辦法忍受。你會覺得我很自私嗎?」裴薇然嘆了一口氣,這段日子她總在掙扎。

「別想太多了,新學期不是要開始了嗎?」李雅婷拍了拍裴薇然的肩膀盡量安撫她。可是她心裡也明白,裴薇然真的很愛很愛蕭雲浩也很愛遊戲裡面的那個雲,不然也不會一直執著到現在。

新的學期開始了,裴薇然總是假裝自己沒事一樣地上課下課吃飯睡覺,偶爾跟裴俊軒打打遊戲。大家都以為她沒事了,可是只有潛意識知道她從未放下過。新學期的課室最近的路是要從校園北門走過去,但開學那麼久裴薇然每一次都早一點從宿捨出發,繞過北門去上課。北門對於大部分學生來說就是捷徑,對裴薇然來說那是她跟蕭雲浩網友見面確認關係的地方。裴薇然不想看到熟悉的椅子熟悉的花草樹木,彷彿那些東西都印上了蕭雲浩的俊臉。

走到學校公告欄附近,裴薇然看到了人潮洶湧彷彿被什麼吸引了一般。她不以為然,心想著應該跟自己沒有什麼關係。後來聽到他們議論聲以後,裴薇然停下了腳步。

「看!這裡寫著南醫大學居然要跟上潮流舉辦電競比賽欸!」一位同學激動地說著。她手指指著一張海報,微微顫抖著。裴薇然順著她的手指看向了公告欄。上面幾個大字寫著,「南醫大學校園電競比賽。你跟你的隊伍也能夠成為下一個王者!」裴薇然看到這個宣傳單張心裡居然有些心動。可是自己的實力懸殊,一個菜鳥青銅怎麼可能成為下一個王者。自己的水平自己心裡清楚。

「欸!你看!這裡寫著有一個隊伍還空缺著三個位置!而且不是南醫大學的學生都可以參加欸!」裴薇然也繼續順著叫喚聲把目光往下移,看到了組隊規則。只要隊伍裡面有四個是南醫大學的學生就可以任意拉一位隊員。當然,是要正規的選手,不能是代打,不能開掛。裴薇然繼續閱讀招募信息。這個隊伍已經有兩名成員確認了,且都是南醫大學的學生,所以需要另外兩名或者三名南醫大學的學生就可以組成隊伍了。裴薇然有些疑惑,怎麼這個宣傳海報就只有一支隊伍在招募,主辦方知道這件事情嗎?

然而隔壁那位激動的女生為她解開了重重疑惑。

「我聽說顧夜,顧神就是在這個隊伍裡面。不知道蕭大神會不會就是那另一位呢?」女生興奮地吶喊著。「蕭大神」蕭雲浩,對於裴薇然來說確實是一個久違的名字了。這個假期她有多麼希望能夠聽到蕭雲浩的聲音,看到蕭雲浩這個人。 聽到這個女生的分析,裴薇然不知怎麼跟著興奮。她一直都沒有放下過蕭雲浩,這些可以表面偽裝來騙人,可是心終究對感情是真誠的無論怎麼自欺欺人都不能騙過那顆跳動的心臟。裴薇然已經雖然激動,卻不敢輕易再相信了。她真的害怕遇到蕭雲浩了以後,蕭雲浩會再次離她而去,她已經經不起這些悲痛了。與其讓這樣的事情發生,不如現在直接讓希望破滅。裴薇然抑制住自己的興奮,不去想蕭雲浩這個人了。

可能緣分就是天意弄人,當裴薇然準備離開的時候,又有最新消息侵入了人群中讓整群人炸裂了。「聽說他們缺一個中路,一個射手跟一個坦克。」缺中路,這不就是裴薇然的位置嗎?裴薇然雖然知道是自己的位置但是還是搖了搖頭,她的能力根本不能夠佔一席之位,而且這或許就是上天給她開的一個大玩笑罷了。

走到教室找了一個空位置坐下以後,裴薇然的手機忽然震動起來。她一臉煩躁地解鎖了手機看看究竟是誰給她發了那麼多信息。這老天爺真的很喜歡開玩笑。她打開手機,是李雅婷發來的信息。

李雅婷:薇然!聽說學校舉辦了王者榮耀的比賽!你要不要去參加呀?

裴薇然:不去

裴薇然違背了自己的心,違背了自己的意願說了謊。自從跟蕭雲浩說了分手以後她進入了自我保護的狀態。把自己好好地包裹在自己的結界裡面,像個孩子一樣跟外界脫離關係。她知道只要她不踏出去,不走那一步,她就不會受到傷害。

李雅婷:可是韓雨要去,我想陪他去

裴薇然:那就去唄

裴薇然這個好閨蜜真的是好閨蜜。明明知道她失戀了還要各種撒狗糧。什麼人嘛,誰叫李雅婷是她閨蜜呢。裴薇然嘆了一口氣,雖然自己失戀,但她真心希望李雅婷能夠跟韓雨幸福一輩子。即使自己感情路上不順,她想自己的好閨蜜能夠開開心心順順利利的。

李雅婷:可是你知道我對遊戲競技一竅不通。。。。。

原來是李雅婷這個遊戲小白對電子競技什麼都不懂,所以才想要找裴薇然來陪同她去給她講解。裴薇然這下真的是頭都大了,怎麼當她準備放棄一切,放棄蕭雲浩的時候,身邊所有事情都是關於他。

裴薇然:不去

裴薇然想要躲開,她不想重蹈覆轍再狠狠摔一次了。她真的已經夠難受的了,為什麼還要她繼續再經歷一次。

李雅婷:小然,你最好了嘛

李雅婷見道理講不通便轉換了自己的方式,從講道理變成了撒嬌。她知道裴薇然最受不了的就是撒嬌了。

裴薇然:雅婷,我不想再摔一次了,很痛

李雅婷看到裴薇然的這一句話覺得裴薇然真的怕了。以前只要李雅婷說自己的要求,裴薇然基本上不會拒絕,只要不過分都會答應。然而這一次裴薇然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絕說明她真的很害怕受傷。如此認真的話,李雅婷都有一些於心不忍再叫裴薇然陪她去了。可是有些事情,如果不當下解決,就只會讓以後越來越痛。就像傷口一樣,不把腐肉切除,未來就會演變成發炎截肢。

李雅婷:薇然,你怎麼知道這一次一定摔呢?

李雅婷:你我都知道你放不下他,那為什麼不勇敢一次去嘗試呢?

李雅婷知道自己說得沒錯。有些事情不勇敢去追尋可能就會白白錯過了。裴薇然跟蕭雲浩本身就是金童玉女,已經比般配更般配了,他們就應該永遠在一起的。愛情本身就不是一帆風順的,有風浪有平靜,但更重要的是經過了風風雨雨兩個人依舊在一起。 說實在的,裴薇然因為李雅婷的話語有些動搖了。她很清楚自己根本從未放下過蕭雲浩,甚至說分手或許只是氣話。可能只是想蕭雲浩去哄她,去追回她罷了。但蕭雲浩沒有,自己也沒有勇氣去找對方。

強婚:帝少寵妻上癮 裴薇然猶豫了,然而想了很久。這些事情彷彿就是在催促她去找蕭雲浩一樣。從開始的組隊,到聽到招募,到後來韓雨去參加。這一切好像都是註定的一樣,讓裴薇然打消了放棄的念頭。

裴薇然:好,陪你去

裴薇然想著說,只是陪李雅婷去看比賽而已,有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也未必會遇到蕭雲浩,勸自己別想太多了。

裴薇然坐在椅子上雙目無神地看著前方。又是解剖課。她把手機放好進袋子裡面然後穿上實驗套裝準備上新學期新的解剖課。拿著手術刀,裴薇然回憶起那天她跟蕭雲浩在實驗室的點點滴滴。他是怎麼抓著她的手讓她不要害怕的,是怎麼安慰她的。那些都如此真實,彷彿還在昨天。一眨眼,他們就新學期開始,而且還分手了。裴薇然想到這裡,眼淚又真實地掉了下來,被實驗室眼鏡穩穩地接住了。此時此刻,她才意識到就算自己有多麼失敗,以為自己放下了蕭雲浩,是有多麼自以為是,多麼自欺欺人。

裴薇然吸著鼻子解剖著眼前的動物。如果不知道還以為她是看到自己在解剖可愛的小動物而感到悲傷。雖然這些小動物都是走了流程在死亡以後當實驗,可是解剖這個過程依舊有些殘忍。裴薇然的眼淚很快就浸透了實驗眼鏡,模糊了視線。她突然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動作,放下了手術刀,脫下手套,衝進了廁所裡面。

對著鏡子,眼淚不停往下掉。終於,她哭了。她總覺得蕭雲浩會回來找她講和,會哄她,會跟她再解釋。但裴薇然終於意識到那些都只是她的幻想,她的奢望罷了。蕭雲浩消失得徹底,無影無蹤,沒有像她想象的一樣去認錯。她也明白衝動究竟有多可怕。如果當初裴薇然沒有那麼決絕,是不是他們的關係不會走向分手。

她看著面前跟她長得一摸一樣的裴薇然,她心裡產生了怨恨。她恨自己要選擇醫科,有著這樣的醫者仁心。為了救人,幫人,她看著自己的男朋友被人搶走。不,並不是搶走,更貼切地說,裴薇然是把自己的男朋友送給別人了。是不是讀醫科不能談戀愛?裴薇然開始懷疑自己懷疑自己的學科懷疑人生懷疑這個世界。她以為能夠一箭雙鵰,幫助小愛的同時能夠跟自己的男朋友美滿幸福。現在看來,她野心太大了。可裴薇然冷靜下來覺得她好像並不後悔選擇醫科。她只後悔遇到蕭雲浩以後卻又因為小小的誤會就把他狠狠踹開。她恨的是自己把這份愛拱手讓人。如果能夠重來,裴薇然一定把蕭雲浩好好緊緊死死地拴在身邊。她恨自己用命中注定來安慰自己來逃避自己的懦弱。 裴薇然洗掉眼淚,把自己的面具戴上。只有她自己知道這五分鐘在廁所的她有多麼的痛苦有多麼的難受。走回實驗室,她重新帶上了手套,手握手術刀,繼續認真解剖,彷彿剛才的一切都是虛假的。因為生活多麼苦多麼讓人失望,前面的路還是要繼續走,要加油呀。

李雅婷:薇然,韓雨說今天下午要去一趟,你陪我吧

裴薇然:好

下了實驗課,裴薇然整理好自己的東西背著袋子就往宿舍走。剛出大樓,裴薇然就感覺到屁股有一陣震動。掏出手機一看,就看到自己的好姐妹給自己發消息了。裴薇然沒有多問,直接答應了。反正自己下了課沒有事情做,陪一下自己的姐妹有何不可。

裴薇然:什麼時候?

李雅婷:你在哪?韓雨說在醫學樓隔壁

裴薇然:行,我在生物樓,我現在過去

裴薇然回復了一句李雅婷然後把手機再次放回自己屁股的口袋裡面,直徑往醫學樓那邊走過去。生物樓轉個彎就到醫學樓了,再隔壁就是學生休息大廳。大家有的聽歌有的看書有的學習有的打遊戲。裡面專門有一個大房間可以供舉行派對,各種小型大型活動。裴薇然走到裡面卻沒有看到韓雨,於是她便走到沙發上坐下來整理自己的筆記。

「你好,同學。請問你有男朋友嗎?」正當裴薇然在專註整理筆記的時候,一個男生走到了裴薇然的隔壁然後問了一句。裴薇然白眼差點都翻到天上去了。怎麼都9012年了,這個年代還有人用這麼老土的搭訕方式。

「有。」裴薇然沒有給任何機會給對方。此刻她只是想儘快甩掉這位莫名其妙的男子。裴薇然頭都懶得抬起,冷冰冰地回復了一句。她有多麼希望自己真的有男朋友,多麼希望現實告訴她,她其實跟蕭雲浩沒有分手,依舊在一起。

「欲擒故縱?我喜歡。」也不知道那個男生是怎麼想的,說自己有男朋友就是欲擒故縱了?裴薇然的白眼直接翻到後腦勺了。眼前的男生究竟是有多麼難纏,而且邏輯是真的有問題。對於這樣的男生,裴薇然真的很想一本本子拍過去把他拍清醒。作為一個學醫的人,她也很想開這位男生的腦闊看看裡面究竟裝了草還是水還是排泄物。

「同學。。。」裴薇然有些不耐煩了。她準備抬頭驅逐這位男生。這個男生真的好喜歡曲解別人的意思,不知道強扭的瓜不甜嗎?裴薇然已經想好台詞去趕走這個男的,可是沒想到。。。

「在我面前跟我女朋友搭訕真的好嗎?」一把聲音突然從天而降,裴薇然再熟悉不過了。那個是她思思念念整個假期的人。裴薇然猛地一下抬頭,看到了朝思暮想的男人。終於,她見到了他。他出現了。那個讓她感到幸福感到心動的人。他們之間有著尷尬,有著打打鬧鬧,有著安慰。也是因為這個人,裴薇然明白了心痛是什麼感覺。明白自己究竟有多麼懦弱,明白原來在感情面前自己也會小家小氣。 裴薇然最近淚腺特別發達,一看到了蕭雲浩,眼淚又忍不住地往下掉了。裴薇然不敢相信這一切,沒有想到蕭雲浩會以這樣的方式降臨。她真的想衝進蕭雲浩懷裡狠狠地垂著他的胸口問他這些日子究竟去哪了。為什麼沒有一絲的消息。

「我不信,我看電視劇看得可多了,男生都喜歡出頭,我才不信你們兩個是情侶。」那個男生看到蕭雲浩的出現,不但沒有退縮,反而是更加討厭了。這隻蒼蠅非常不怕死,生命力強大,兼非常十分超級無敵不要臉。

可是此刻裴薇然哪有時間,哪有閒情逸緻去理會這個男生。她的眼裡只有蕭雲浩,那個讓她想了很久很久的人。

看到裴薇然哭了,蕭雲浩知道自己做這個決定是對的。他走到裴薇然的面前,輕輕地摸了摸她的頭,感受著屬於她的溫度。無聲的安慰比任何言語都來得有用。「我先進去了。」蕭雲浩說完以後往大廳的大房間走去。背過裴薇然的瞬間,他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就像是一個陽光大男孩一樣,像個得到了糖果的孩子一般。

蕭雲浩走著走著突然停了,彷彿有些什麼事情放心不下一樣。他突然轉過頭跟裴薇然說了一句。「還有,不準隨便跟別的男生聊天。」這句話很明顯就是跟那隻蒼蠅說的。霸氣地把話撂下以後,蕭雲浩又繼續走去了。

裴薇然愣在原地,這實在是太撩人了。怎麼感覺,一個月沒見了以後,蕭雲浩更加迷人了,這就是所謂的行走的荷爾蒙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