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我不能站在路箏那邊。」施安安斬釘截鐵道。韓佳麗讓她公開站隊,她不願意。

0

「為什麼?」

「如果我要站的話,白天在直播的時候就可以。但是,韓姐你不了解師妃,從出道開始,和她對上的人,哪個贏過?這次的輿論風向也有些奇怪,師妃那麼有錢,輿論卻還是這樣子,這怎麼想都不對。」施安安還是忌憚師妃。

「那你就想眼睜睜放過眼下這個機會?」韓佳麗有些不太甘心。

她自從到環球后,手邊帶著的藝人,一個起來的都沒,上層已經開始質疑她的能力。她現在有些迫切的需要施安安的成功來證明自己。

「韓姐,」施安安看著她看了一會兒,突然道,「你是在擔心我再次被師妃壓的出不了頭嗎?」

不然按照韓姐的性格,她絕對不會這麼急躁。

韓佳麗一時語塞。

這話題再繼續說下去就要傷感情了,施安安強行壓下心中的酸澀,道:「其實要炒作也不是不行,不過我不站路箏。你直接讓人去盤點我和師妃之間的恩怨吧,不管最後路箏如何,我也不會受到太大的波及。」

韓佳麗知道這件事如果不說的話,會大大影響她們之間的感情。

稍微頓了下,她道:「對不起,今天的事也確實是我太過急躁。我得到一個消息,師妃她是邵總的未婚妻。

她對你的敵意這麼明顯,等到她真嫁給邵總的時候,那麼公司里沒有人會為了一個沒什麼名氣的小演員而去得罪總裁夫人。所以如果在這段時間內你紅不起來的話,以後你只會更難。」

施安安不由恍惚了一下,最後苦笑道:「有些人真是好命啊,她要做什麼,所有人就得給她讓道。」

但心裡的不甘也很快激起了她的鬥志,「韓姐,我們是最親密的夥伴,我好就是你好。這次我之所以否定你,是因為我知道師妃是一個有仇必報的人。我現在還沒成長到能和她掰頭,就先別去做那麼冒險的事情。」

韓佳麗見她已經決定了,知道自己不好再勸,也就同意她的看法。

半小時后,在批判師妃才是政治正確的大軍之中,一小股人開始談論起師妃和施安安之間是不是有恩怨。

接著有網友乾脆把這兩人放到一起,說兩人同時出道,而今前者也就有錢,後者則拍了大片,高下立判云云。

施安安的這點小動作給師妃知道后,覺得有些無趣。

「我還等著她去站路箏呢,結果她膽子就芝麻點大。行吧,收網吧。」

隨著師妃的一句話,建造師妃大理別莊的某國內知名工程團隊終於發聲:「之所以沉默這麼久,是我們讓專門人員去檢查了師小姐的廚房,剛剛才得到檢查結果。

路箏先生用的高壓鍋會爆炸,原因是出氣孔全都被堵塞。而堵塞物也很有意思,竟然是膠水。

在查到這裡的時候,我們都差點真以為師小姐和路箏先生有仇。但隨著我們在觀看十來遍視頻之後,發現了一個疑點。

高壓鍋這東西並不是現代人們烹飪的首選,這東西放在最角落裡,路箏先生不用那些簡單輕便的廚具,最後卻選了這個,這不得不讓我們起疑。

接著,我們後來又有了新的發現,在視頻13點18分45秒的那個地方,路箏先生手指頭上的透明凝固液體應該就是膠水吧?」

隨著這條微博的出現,很快第一神回復出現了:「你們快去看視頻,看完你們會回來點贊的。」

在那精確到秒上的視頻里,路箏的手指雖然只有短暫的兩秒出鏡,但上面確實粘著一點膠,這是當時醫生給他擦藥膏的時候所拍下來的。

在第一神評論坐穩第一的寶座之後,第二條神評論也出現了:「你們也真是不容易,明明是一搞房子的,愣是被逼成了專案調查局組。」

隨著這條微博評論轉發點贊越來越多,於是越來越多質疑的聲音出現。

「手指頭上有膠水,高壓鍋孔里被膠水堵住,按照你們的陰謀論,看來得是師妃摁著路箏的手往高壓鍋里擠膠水才會這樣。」

「賊喊捉賊?真是萬萬沒想到事情竟然會反轉成這樣。」

「這要不是攝像頭把手指上的膠水給拍到了,那師妃豈不是背這個鍋背定了?」

「卧槽,這才是真正的陰謀吧!我以為只有女人才會勾心鬥角,今天算是長見識了。」

眼見著輿論風向在變,路箏這邊也很快給了回復,他一點都不慌張,「中午在燒烤店的時候,我用膠水粘了東西。」

大家再過去一看,路箏果真用膠水在店裡粘了下板子。

那這樣說來,他手指頭上會有膠水也情有可原。

五分鐘后,工程團隊再次發聲,「我們剛剛和燒烤店老闆溝通過了,那支膠水失蹤了。」

路箏見到這回復后,面有得色,他飛快地轉發了工程團隊的微博,並道:「與沒證據的其猜來猜去,不如報警吧。」 路箏的發言不少人都看到了,手機前,肖晗也在皺眉。

「還真是囂張哪。」他不喜歡路箏,在剛出道的時候,他就曾吃過路箏的啞巴虧,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找回場子。

這次路箏和師妃直接鬧得沸沸揚揚的,雖然肖晗對師妃好感度不高,但是相對比路箏,他更希望師妃能勝一籌。

李聞新看了他手機一眼,「你也在關注這事?不過,話說回來,當初你借給施安安的錢,她還了沒?」

算下來,這都借了快兩年了,還半點消息都沒。

「沒有。」肖晗有些不太好意思去催,「而且她現在應該也沒什麼錢,再等等吧。」

李聞新搖了搖頭,又說回了師妃,「這次怕是師小姐要栽。路箏他從來不會做沒把握的事,也幾乎不會讓人抓住馬腳,否則的話他早就被人給踩了下去。現在他能這麼囂張,完全是認定師小姐拿不出證據。」

肖晗稍稍沉吟了一下,道:「你說,廚房裡會不會有監控?」

當初在流星雨劇組的時候,師妃可是讓人裝了一堆監控。

「有可能,」李聞新道,「但是可能性不大。而且這個時候如果把監控拿出來的話,就顯得太過刻意了。路箏到時候就算被罵,師小姐也一樣會被質疑。」

如果能尋找其他的突破口,還是先用其他的突破口比較好。

……

就和李聞新說的那樣,路箏卻是有恃無恐。

接下來無論工程組這邊提出什麼質疑,路箏在提出報警的話之後,便再沒回復過。

而他的粉絲們,也因為他這一份態度,而堅定不移站在他這邊。

漸漸的,工程組沒了聲音。

一夜風波過去,第二天,路箏微博再次更新:「據說師妃小姐買了幾十份保險,走到哪都會安裝監控攝像頭。既然師小姐你有監控的話,不如公布一下如何?」

這條微博一出,網友們還沒覺得有什麼,但是王蕭華李聞新卻感受到了一股咄咄逼人的味道。

「這是在試探嗎?」顧景希也注意到了這件事。

成神風暴 欲擒顧愛 「不完全是,」王蕭華道,「或者說是一半在試探,一半在給這件事情定性。師小姐如果拿不出監控的話,那這個鍋她就背定了。」

因為隨著路箏這麼一說,網友們都會更傾向於師妃手裡有監控視頻。她不拿出來,就說明她不敢。

「真是太大膽了。」李聞新也在煙頭。

「這人就不怕得罪師妃?」肖晗道。

「他怕什麼?這件事情從一開始發生的時候,他就已經和師妃站在了對立面,反正都已經得罪了,還不如豁出去利用這件事,讓他的人氣再上一層樓。」

說到這,李聞新突然道:「聽說路箏背後也有金主,他應該是不怕吧。」

在所有人因為路箏的主動挑釁,而將目光放到師妃這邊看她如何應對時,師妃卻是剛從床上爬起來。

「好舒服。」她已經很久沒有睡得這麼香過了。

一直到她洗漱完,小陳這才將從昨天晚上到現在所有的事彙報了一遍給師妃聽,最後道:「我們廚房沒有安裝監控。」

師妃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不屑道:「他算什麼東西,值得我去和他對質?」

「老闆您的意思……」

「沒有監控,我一樣能弄死他。」 直播完節目后,施安安和韓佳麗當天就回到了京里。

她們接下來還有很多工作安排,時間根本不容耽誤。

不過第二天她們到公司之後,卻意外的碰到了小陳。

「我想和兩位談談。」小陳即有職業素養,微笑都露出標準的八顆牙齒。

「和我們談談?」韓佳麗和施安安相互看了一眼,最後還是和小陳來到了公司樓下的咖啡廳。

三人先後坐定,小陳從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到她們兩人的面前。

「這是什麼?」韓佳麗隱隱的猜到了小陳來找她們的目的。

「我想同你們做一筆交易。」小陳道,「這文件裡面是即將開拍的一部電影,大ip,大製作,施安安如果同意接下來的交易,那這資源就是她的。」

施安安明白過來,「你是為了路箏的事?」

小陳微笑,並沒有做正面回答,「施小姐你是聰明人。」

施安安臉色變了又變,她有些恨恨的看著小陳。

她明明不想這樣,可是師妃卻要一直把她往那條路上推。

「施小姐你不必這樣看著我,倘若你不願意,我們不會勉強的。」小陳笑道。

這會兒,韓佳麗已經把那文件給看完了。她沉思了一會兒,道:「我們安安真的可以當女主角?」

這文件裡面確實是電影合同,同時也是大製作。她剛剛把合同上的條款從頭到尾仔細看了一遍,並沒有發現任何不對的地方。

可以說,只要他們簽下這部電影,那施安安就又多了一份資源。

「合約上白紙黑字寫著呢。」小陳道。

韓佳麗把合同交給了施安安,「你也看看吧。」

施安安卻又推了回去,一臉拒絕。

小陳見狀,道:「既然兩位的意見存在分歧,不如好好商量一番。在今天中午之前,我等你們的電話。」

說著,小陳把文件收了回去,起身走了。

她一走,韓佳麗就道:「這個劇本非常好,很適合你。等到《俠之大者》播出之後,如果這個片子能接上的話,能有利於你再進一層。」

施安安卻是撇過臉,「你知道她們是要我做什麼嗎?她們這是要我去指證路箏。」

「那又如何?」韓佳麗無所謂,「路箏自己也沒多乾淨,這些年來,他做過的噁心事不少。」

「但是也不該由我來。我真要這麼做了,以後可就是真正兩面三刀的小人了。」施安安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臉。

她不想這樣。

韓佳麗見她這樣子,本想勸說什麼,卻也知道,如果自己再勸的話,她和施安安的關係怕是要加速破裂,儘管她很希望施安安能爭取這次機會。

「那這件事就否了吧。當然,你甚至可以把這件事公布到網上去。」韓佳麗道,在這樣的關頭,如果再出現這樣的新聞,她師妃也洗不白。

「剛剛小陳從頭到尾都只是暗示,沒有說半句要我指證的話,就算放到網上去,也濺不起多大的水花。」施安安搖頭道,「算了,我再好好考慮下吧。」

理智上,她同意交易很符合她的利益;但是情感上,她卻知道,如果自己同意了,那以後大概和這個圈子裡其他的人沒什麼區別了。

……

中午十二點一到,小陳手機響了。

是施安安打開的。

她說她要仔細看下合同。

接著,下午一點,在路箏粉絲還囂張的要所有污衊偶像的人拿出證據的時候,施安安微博更新,指證路箏把燒烤店的膠水帶在了身上。

全網嘩然。

接著,路粉手撕施安安,網上再次一片腥風血雨。

兩個小時后,施安安放出了幾張照片,照片內容是路箏放膠水進口袋的過程。

「原來她真的有證據。」 事情的反轉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施安安拿出證據來之後,一半人調頭噴路箏,一部分人質疑照片的真實性,一部分人跳著罵施安安兩面三刀。

在小陳感嘆施安安真有證據時,師妃卻是笑了一聲,「證據有可能也是捏造的。」

「那路箏不會否定?」

「他沒法否定。」施安安的髒水潑在路箏頭上,路箏要否定,那就得查一下那支膠水到底在哪。

可實際上膠水就是被他拿了,無論他能不能證實施安安的照片,對他來說,路都堵死了。

施安安這個「證據」,算是神來之筆。

所以師妃從來不會因為施安安被自己一時給打壓住了,就掉以輕心。

人最可怕的地方,不在於一開始有多強,而在於會越來越強。

在施安安的舉證讓路箏陷入麻煩的境地之後,接著網上另一位小有名氣的藝人隔空嘲諷路箏終於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結果這條微博一出,後面竟然一連串的三四到十八線小明星轉發。雖然沒說什麼內容,但是其中含義不言而喻。

這一回,路箏早上還囂張的不得了,下午就被啪啪打臉。

而隨著他微博的沉默,原本還相信他的粉絲漸漸躁動起來。再加各種他從前打壓其他藝人的實錘頻頻傳出,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路轉黑、粉轉黑。

作死後我成了病嬌的小祖宗 然而,這還不是給予路箏的致命一擊。

這些不過都是網上的嘴炮而已,挺過了這個風口浪尖,就不痛不癢。真正的打擊到他的,是被翻出來的幾年前的一場人命官司。

當時路箏去拍戲,結果同組某位19歲的新人失足摔死。這事因為那位新人名氣不大,新聞也只是一筆帶過,影響不是很大。

現在突然舊案重提,路箏被帶走,他的經紀人也被隔離。微博無人打理,網上鬧的再凶,他們也都回復不了。

李聞新他們一直在關注這件事,原因很簡單。

路箏是頂級流量,肖晗這兩年資源不錯,已經進入一線。兩人年紀名氣相當,自然要爭奪資源的蛋糕。

如果路箏這次收到影響,肖晗或許會成為收益者。因此李聞新全程關注這件事。

他從路箏兩個小時都還沒做回應時,就察覺到事情不對。當即聯繫朋友,去打聽路箏是怎麼回事。

圈內的人,都各自有自己的關係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