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你們來白晝買衣服,直接報我名字可以拿VIP折扣!」

0

看某葵如此大方,眾人都笑呵呵地點頭。

就這樣,趙青葵和司寧告別眾人準備回白晝。

臨走前,三個女生還特為這些天的怠慢和魯莽向趙青葵道歉,某葵笑呵呵地拍拍她們的肩膀:「不怪你們,畢竟不知者不罪嘛,以後多宣傳宣傳寧寧家的未婚妻超厲害就行。」

「……」陳小麥。

「對了,還有一個秘密,其實這輛車是我的不是司寧的,哈哈哈……」

「……」陳小麥、李超菊、李月兒。

某葵補完最後一刀,看到幾人臉色都青了,這才滿意地回了副駕。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張凡心中微微一抖,暗暗嘆道:雲老頭十分詭異!

詭異在何處?

雲老頭的周身氣場,非同一般人內氣氣場那樣無形無色,而是能看得見,微微泛著白霧!像是鍋上的蒸汽,又像是天邊的薄雲!

古人煉者云:功虛於無形則天下無敵,氣濃於白雲則天下莫敵。

鍊氣煉到氣有形有色,古往今天,天下能有幾人?

這雲老頭上次與張凡交手,未見得如此厲害,難道幾個月沒見,老頭又長功夫了?

不會吧?

他賴以煉功的三陽石已經失去,他的功法只能維持在原態,更何談突飛猛進!

看來,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雲老頭新煉了奇異功法!

內家行內有一個共識,認為奇異功法多為邪術,雖然修鍊之時能暫時進步,但長遠看卻是難以為繼。煉者最後大多不得善終,或瘋魔失心而狂,或氣血衰竭而死,最次也是痴獃餘生而己。

但未死之前,卻可以橫行一時,天下無人能敵!

因此,幾內家高手人士,每逢邪異功法,往往在對手面前自願甘拜下風,以迴避鋒芒為先,不爭一時勝負,只待其日後對手毒功發作,自然自己了結。

想到這裡,張凡己定下了今天的戰術原則:能勝則勝之,不勝則跑之!反正雲老頭老朽年邁,腳步比不得我。

「雲老頭,久違了!」張凡拱手含笑道。

「張凡,沒想到吧?我們竟然在這裡相遇!」雲老頭長髯一捋,身子一挺。

他這個動作,是想學關公模樣。

不料,只學得關公外在動作,卻學不得關公內在神韻,在張凡看來,竟然像跪街乞討的破衣老丐一樣!

「我想得到你會來,三陽石之失,有如你失去了人生,你不可能放棄!再者,這裡處於郊外林深地廣,你打不贏就跑,這裡適合你逃遁罷了!」

「哈哈哈……」一陣長嘯,劃破郊外的寂靜,雲老頭底氣衝天,全身都在微微顫抖,一臉得意,「小子,錯了!大錯特錯了!我趕在這個地點找到你是計劃之中,我趕在這個時間面對你則是巧合之事!」

「巧合?」

「哈哈,本來我尾隨你,跟蹤到這林木基地,為的是尋個寬敞之處,與你好好決一場勝負。不過,看到你關門與女人行周公之禮,我便耐心等了一會兒。你知道這是為何?」

「因為你沒有女人,只有偷看解饞吧!呵呵。」

「哼,我年輕時,在我胯下被我強力摧毀摧殘的女人,何止百人!天下艷情我己享盡,煉丹采陰已經過去,豈能隨便浪費血氣?可惜的是你,剛剛苟合,此時氣血不濟,正是我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來吧,受死!」

張凡冷笑一聲:「說大話不怕風閃了舌頭?老不死的,前兩次被你僥倖逃脫,今天既然又來送死,我張凡就收了你這條狗命!」

「鬥嘴無益,看招兒!」

雲老頭按捺不住一腔仇恨,凌空一拳打來!

這拳帶著狂風,呼嘯刺耳,拳鋒上白氣騰騰,直向張凡面門而來。

五米遠的距離,只一閃之間便到了。

張凡眉目之間,感到一陣熱浪襲來!

有如眼前一盆炭火,撲面的熱為,幾乎要把眉毛燒焦!

不好!

百花純陽拳!

武林中最剛烈、最兇猛的內家無敵拳!

「……山野百花嫩蕊為食料,每日食之,飲山泉之水,以露洗面,呑吐谷底地華,汲取峰巔天精,化百草汁為血,凝百花蕊為氣……拳出如錐,拳收似蛇……」

張凡腦海記憶翻滾,師父講授過的「百化純陽拳拳譜」紛雜而來!

這是一款天下無敵內家拳,亦是天下第一邪拳。

它並非一般煉家子能為,須是有十年採花史的邪淫之人,才有能力化百花為邪氣,凝成無上剛拳!

看來,雲老頭所說的「何止百人」,並非誇大之詞啊!

張凡雖然剛剛與春花輸情輸意,一般男人事必然身體稍減功力,但以張凡「古元玄清秘術」的修鍊之境界,又是另外一個境界了。

他與女人在一起,並非一般俗人鄙男那樣損元損氣,而是化陰為丹,壯氣補血,事畢之時,非但不虛,反而益見神功無敵!

雲老頭本來以為,可以趁張凡事畢疲憊偷襲得手,未料張凡卻是已經到了另一番境界!

百花純陽拳繼續向前,張凡內氣收斂,向後托地一跳,閃過來拳!

隨即反手一掌,拍中對方手腕!

平常之人,被這一拍,定然筋斷骨折;

雲老頭卻是不然,小妙手著腕之時,雲老頭也知道厲害,腕子向下一抖,化去來力,卻是就勢發起第二拳,向張凡襠下襲來!

「草!」張凡身手極快,向後又是一跳!

雲老頭這一拳打空,「轟」地一聲,打在一個樹樁之上。

「咔」地一聲悶響,懷抱多粗的老槐樹樹樁上,形成一個碗口大的深坑!

而雲老頭的拳頭,卻未受任何傷損!

拳頭未受損傷,心靈卻是受到震撼,雲老頭不禁感慨:這個張凡,竟然能抵擋得住我這一拳?難道他的功力非我想象那樣平庸?

半個月前,煉成百花純陽拳之後,為試身手熱身,雲老頭接連找碴挑戰五名天下武林高手,均是一拳致勝,就連號稱陰陽無極拳王的大拳師,也被他一拳從嘴裡打進去,然後從後腦勺穿出去……

而眼前的張凡,不但躲閃從容,擋格之間,力氣不遜於雲老頭!

尤其是張凡身手敏捷騰挪,速度和反應,遠遠快於雲老頭。

雲老頭倒吸一口氣,內心在想:若是雙方近身纏鬥,我不佔優勢。但內氣修為,我卻未必甘拜下風,我幾十年修為之功,應該高於張凡!

若是雙方以內氣角力,我或可突破對方防線,令對方血氣崩塌而死。

想到這,雲老頭雙肩一聳,嘿嘿笑了起來:「小子,既然能躲過我百花純陽拳的攻擊,看來你修為頗有長進,何不與老夫對一掌內氣?」

「老朽,你也配跟我對掌?來吧,既然你找死,我就叫你嘗嘗什麼叫肝膽俱裂的滋味!」

張凡說罷,率先伸出雙掌,掌尖朝上,轟出一掌古元真氣。

雲老頭幾乎與此同時,也是雙掌一舉,隨即祭出一掌百花純陽風!

兩股真氣在空中相遇。

百花純陽風雖是新近煉成,但它是基於雲老頭多年修為而成,因此顯得更加成熟,更加剛猛。

古元真氣一遇到百花純陽風,立即顯得有些力所不逮。

張凡雙掌受到來自前方的巨大一推,推力經過雙臂,直貫於胸中,頓時,全身氣血被震,胸口一熱,差點噴出一口鮮血!

張凡的這一窘態,完全被雲老頭看在眼裡,他情知張凡已經內氣受創,心上一喜,笑道:「小子,看招!」

雙腕隨即一抖,自雙袖之中飛出兩隻毒鏢!

張凡眼神尖,眼前兩道黑影,直朝面門而來。

老死頭子!放暗器!

張凡暗罵一聲,頭向左一歪,「撲」地一口口風吹出去,左邊的飛鏢被強勁口風吹得偏離了方向,向身後飛去。

回過頭去,要吹另一隻飛鏢,已然來不及了。

那飛鏢已經閃電般襲來。

張凡不慌不忙,啟齒一笑,閉嘴一合,飛鏢已經穩穩地叨在嘴邊!

然後「呸」地一口,將飛鏢吐在地上。

雲老頭見雙鏢未能擊中,心中憤怒,腰部一晃,抖出衣內一套「蜂雲針」來!

這蜂雲針乃是由一百多根細針組成,針針都渨過五步蛇之毒,沾上死,碰上亡,被稱為「暗器王后」。

實戰之中,不用則己,用則必勝。

此組合毒針的厲害之處在於,以內氣鼓動,它們同時擊發,成扇形打擊對手,上中下,再加左與右,均無法阻擋躲避,除非對方有銅頭鐵罩,否則必然成為刺蝟一條!

。 「我等猜測入口後面便是魔族棲息的幽冥之地。」天罡雷聖說道。

越空聖者沉吟了下,搖頭道:「這種可能性並不大,若真的通向幽冥之地,魔族已然通過此處大舉進入我靈界了。」

「可能這入口近幾年剛剛形成,魔族還未發現,故而沒有過來。也可能他們早就派人來了,只是我等不知,又有魔主出手封印了入口。」寒楓聖者開口道。

「有這可能。」越空聖者點點頭,隨後又搖搖頭,「現在不敢妄下結論,你們召集那群小傢伙,就是為了過去一探究竟吧?

但是,如此一群年輕的靈仙,你們真的放心?若那裡真是幽冥之地,恐怕他們有去無回。」

天罡雷聖回道:「既然讓他們去,自然會給予些保命的手段,而且這也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歷練機會。靈界要的不是溫室中的花朵,而是歷經風雨後怒放的鮮花。」

「呵,這歷練的確難得。」越空聖者嗤然一笑,便不再說話。

之後,天罡雷聖召喚秦楓等人上前,說道:「剛才越空聖者已經再次探查確認,對面的確充滿魔氣,疑似魔族棲息之地,爾等此次前往務必小心,不需要戰鬥,只需要探查情報。

為安全起見,現給予你們一些寶物,希望能對你們的任務有所幫助。」

說罷,他一揮手,多出數十個空間儲物器,紛紛落到每一個人面前。

秦楓伸手接過飄到自己面前的空間儲物器,掃了眼裡面,發現有著三件東西。

這時,天罡雷聖再次開口道:「裡面有著三物,其一為鎖靈玉,可以隱蔽爾等氣息,躲避過魔族查探,除非有高級靈仙專門針對,或是遇上靈聖,不然一般魔族難以發現爾等神族身份。

其二為萬里傳音符,稍後爾等各自滴血認主,便只有你們自己可以使用此物,不怕被魔族搶去。此符可以鎖定爾等位置,在那裡你們可以相互知道其他人的情況,而且可以相互傳音,隨時尋求幫助,另外也可以傳音給我們,傳遞消息。

其三為寒源靈珠,寒楓聖者煉製而成,蘊含寒屬性,可以化為強大的防禦罩,也可以用來困住敵人,作為爾等保命之物。此物最多可激發三次,對上六重天靈仙沒有絲毫問題,高級靈仙也可擋下數息。」

聞言,秦楓等人欣喜不已,有了這三件寶物,對於此行倒是有了不少保障。

「再提醒下諸位,此入口對面疑似魔族棲息的幽冥之地。何為魔族,想來諸位都已知曉,其可怕也有所了解。此行,爾等務必齊心協力,務必小心謹慎,不需與魔族戰鬥,只需探查清楚消息,趕回來即可。」天罡雷聖神情嚴肅地說道。

「謹遵宗主之命。」一群年輕靈仙紛紛應道。

天罡雷聖點點頭,對另外幾名靈聖道:「好了,該我等出手了。」

隨即,幾名靈聖進入洞口,去穩住入口上的封印之力,打開一條通道。 唐三看到墨白要跑,自然想追。

可是看到老師玉小剛等人都被千仞雪他們最後都攻擊給牽制住了,要是追上去的話,就只有他一個人追上去。

面對敵方好幾名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唐三也不敢追上去,只能止步,滿懷不甘的看着墨白跑掉。

墨白一行人,撤退的途中,薩拉斯和執法隊的人就和墨白他們分開了,回到聖殿去了。

他們回去,基本上也是安全的。

哪怕出了千仞雪謀害雪夜大帝這種違逆之事,武魂殿的所有分殿和人員在天斗帝國都還是安全的。

哪怕天斗帝國因此向武魂殿宣戰了,武魂殿在天斗帝國境內的所有分殿,短時間內都不會有事。

因為武魂殿分殿要是出事,混亂的只會是天斗帝國,而且造成的混亂還不會小。

沒人給百姓覺醒武魂了,所有魂師也領不到補助金了,等等等等。

所以薩拉斯他們回去,基本上沒什麼危險,墨白回去的話就不同了,墨白的身份不同,所以墨白這次沒打算回去了,而是和千仞雪一起離開。

墨白這次外放,可以說是以失敗告終了。

沒能配合好千仞雪拿下皇位,就是最大的失敗了。

雖然這歌不敗再怎麼也不能把過錯歸咎在他的身上,可是失敗了就是失敗了。

和薩拉斯還有執法隊成員分別之後,墨白和千仞雪兩人就在刺豚斗羅和菊斗羅的護送下撤離天斗帝國。

「墨白殿下,之前是怎麼回事?」

路上,菊斗羅忍不住問了墨白一聲。

之前墨白在和唐三的戰鬥中,表現得實在太過遜色了一點,他看出來墨白之前是出狀況了,可是不知道究竟發生什麼狀況了,才會導致墨白髮揮不出來的,這才好奇的問了一聲。

聽到菊斗羅的話,刺豚斗羅河千仞雪也看向墨白,想知道究竟怎麼回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