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瘋了嗎?」李麗內心不禁暗道,此時同時抬頭望向前方。

0

如今之際,她只能等葉飛出來之後,她利用秘法,儘快傳送離開此地,否者今日二人,怕是都得葬身於此。

而此刻半空之中,那位長袍老者,眼中有寒芒閃過,身上的氣勢隨之一凝。

「雕蟲小技,臣民何在,還不速破此陣。」半空之中,那老者隨之低喝一聲。

他身為此地宮主,自然不會首先出手。

「弟子領命!」

話語落下,之前那位通神中期的男子,此刻連忙移步向前,抬手抱拳之下點頭稱是。

說罷,那中年男子,體內的靈力隨之轟然爆發,抬手之下一把泛著幽光的長劍,隨之已然落入了掌中,可謂是氣勢如虹。

「斬。」中年男子面露嚴肅之色,同時猛然斬出一劍。

「呼嘯……」

一道斬痕,隨之劃破半空。

通神境中期之力,自然不容小視,刺耳的破開之聲傳來,那一劍之力隨之穩穩斬落而下。

「砰,轟隆!」兩股力量碰撞,恐怖的爆響聲,隨之橫掃四周。

隨之,反震之力,在同一時間襲卷而來,可見半空之中,那位出手的通神中期男子,身形被瞬間震退,同時噴出一口鮮血。

而前方,那道金色的屏障,竟是沒有絲毫撼動之意。

「嘶,臣長老一劍之力,竟然破不了防禦!」

「這怎麼可能……」

下方四周,魔魂宗弟子,此刻一陣嘩然,眾人的來內傷均是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人群之中,隱藏在其內的李麗,此時雙眸中忍不住露出奇異之芒,她知曉葉飛很強,實力可以媲美通神境強者,但此刻看來,她還是小看了那人。

只是就在這時,半空之中,那位長袍老者,忽然上前一步。

「你等無需吃驚。」

「那山野小輩,手中定是有著某種厲害的法寶,能夠將此地靈泉之力轉化為防禦屏障,這股力量總有耗盡的時候。」

這長袍老者,周身氣勢不俗,此刻並未出手,而是緩緩開口說道。

他這一開口,四周的宗內弟子,隨即很快明白過來。

「原來是藉助了我宗的靈泉之力。」

「此人,當真是有些不要臉,等他出來之後,定要將其碎屍萬段。」

「……」

四周魔魂宗的弟子,此刻眼中均是泛起了怒意,目光掃向前方的金光屏障,臉上同時泛起了寒芒。

半空之中,那長袍老者見此情景,隨即微微點頭,他在稍有沉吟之後,再次抬頭掃向前方,那雙深邃的雙目內,此刻閃過一絲嚴肅之色。

此人身為劫境強者,就在方才那臣民的一劍落下,他便是已然感覺到,前方那道封印,強度已然達到了劫境封印的程度。

「此陣,老夫沒有把握破開,但你總會出來的。」半空之中,那長袍老者,眼中殺意涌動。

靈泉內部的靈力波動,逃不出他的感知,儘管眼前的封印很強,但其內修鍊之人,絕對只是一個通神境的小輩,這一點毋容置疑。

說罷,這位宮主隨即一番交代。

四周的弟子,慢慢的散去,唯有分部內的那些通神境強者,多半都聚集於此,一旦前方的封陣的力量耗盡,他們便會毫不猶豫的出手。

半空之中,那位長袍老者,此刻同樣沒有離去,磅礴的靈壓之力,時刻籠罩著前方。

時間,悄然中流逝。

這片峽谷之內,四周空氣中的靈氣,隨著時間的推移,向著前方寒潭位置凝聚的速度,隨之明顯加快了許多,地底深處的靈泉,更是有了枯竭的跡象。

「此人,究竟在做什麼?」半空之中,那長袍老者,此刻眼中有精光閃過。

他還從未見過,一個通神境的小輩,能夠吸收這麼多的靈力。

如此同時,前方禁靈領域之內,那片寒潭的底部,葉飛衝擊封印的進度,已然到了關鍵時刻,他的身軀更是由於吸收靈力太多,變得有些膨脹起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此時的葉飛,已然變成了一個圓滾滾的胖球。

唯有將體內,每一寸空間都塞滿靈力,才能將源界這一界之力的最後一道封印完全衝破,此時葉飛的面容,已然變得有些扭曲。

「你的身軀,快要撐不住了。」葉飛的識海內,璇兒的聲音忽然響起。

荒獸的感知力,無疑要遠超葉飛的本身,她此刻的聲音中,明顯帶著幾分焦急之感。

一旦靈力吸收到了極致,那麼迎接葉飛的,無疑是爆體而亡的結局。

「沒事。」

「我還可以。」葉飛緊咬著牙,眼中滿是決然之色。

這一次,若是無法衝破封印,他多半要再等數年之久,對於普通的武修來說,數年的時間只是彈指間,但葉飛卻是不想在浪費過多的時間。

他的力量必須儘快恢復,這股力量本身就是屬於他的。

寒潭底部,地底靈泉內的濃郁靈力,還在不斷地湧入葉飛的體內,他身體膨脹的速度,此刻隨著越拉越快。

「給葉某破!」葉飛大喝一聲,體內靈力隨之翻滾。

他圓滾滾地手臂,此刻迅速掐訣,古符文印訣凝聚成型,隨之一指點向自己的眉心。

霎時間,一股恐怖的反震之力,在這一刻猛然橫掃開來。

「咔,咔擦。」璇兒的禁靈領域碎裂。

「轟,轟隆……」恐怖的爆裂聲,隨之橫掃四周,前方的靈力漩渦崩碎,爆發出來的反震之力,可謂是極為驚天。

懸壁前方,魔道宗的眾人,臉上均是露出驚駭之色。

「這是!」

「通神境長老,速速退去。」半空之中,那長袍老者,此刻面色大變,同時他周身靈力涌動,劫境之力隨之爆發而出。

幾乎是瞬間抬手,一道漆黑的暗色防禦屏障,雖擋在了他的跟前。

這忽如其來的情景,使得四周魔魂宗的那些通神境強者,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身形便是直接震飛,靈力漩渦的爆裂,力量著實有些驚人。

「怎,怎麼回事!」

「難道是那人,知道自己無路可逃,選擇了自爆?」

半空之中,魔魂宗分部的那數位通神境強者,在穩住身形之後,臉上均是露出驚嘆之色,同時目光紛紛向著前方望去。

那位劫境老者,目光同樣掃向前方,只是此刻他的眼中有精光閃過,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下方,還守衛在此地的那些實力平平的弟子,同時在一番驚嘆之後,目光也是向著前方聚焦而去,古獸宗的李麗,同樣隱藏在這些弟子之中。

「他……不會有事的。」李麗此刻臉上的表情,略顯的有些複雜,此刻抬頭望向前方。

她本有機會,離開此地去尋覓藏在宮殿內的丹方,但在葉飛鬧出如此大的動靜之後,此女便是選擇了留在此地。

只要葉飛出來,她便是有辦法,能夠以最快的速度,將二人傳送離開此地。

不多時,前方半空之中,那股恐怖的威勢慢慢散去,只見從翻滾的靈霧中,緩步走出一位青年,一身淡袍,面容冷峻,目如星辰。

此刻他緩緩抬起手臂,輕輕地握緊了拳鋒,其嘴角泛起一絲淡笑。

「這種感覺很好。」平靜的聲音中,透著幾分寒意。

此人顯然正是葉飛無疑,他此刻體內的靈力,已然徹底恢復,整整三年的時間,他終於在源界之內,恢復到了全盛時期。 魔魂宗分部,此刻峽谷半空,前方的魔魂宗眾人,目光不禁齊齊落在了葉飛身上,當看到此人只是個通神境武修之後,多數人臉上均是露出不屑之色。

「大膽小輩!」

「你可知,這裡是什麼地方?」前方之中,魔魂宗那位通神中期的強者,此刻上前一步,抬手指像葉飛,開口低喝道。

他能感覺到,前方之人與他境界相同,但此地乃是魔魂宗分部,他自然不會將其放在眼中。

峽谷石壁前,葉飛聞言抬頭望去。

「魔魂宗。」一聲低沉的低語傳來,葉飛眼中殺機盡顯。

前方眾人,均是不以為然,此刻分部宮主在此,一個通神境小輩,無疑是在找死。

「哼,既然知道,還不速速報上名來,上前跪拜,可留你全屍。」前方半空之中,那位通神中期男子,眼中滿是高傲之色,此刻開口冷哼道。

如此同時,一道道不俗的靈識,已然牢牢鎖定了葉飛的身形。

那位魔魂宗宗主,眼中更是閃過一道精光,劫境之力隨之襲卷,空氣中恐怖的威壓之力,瀰漫在四周的每個角落。

一時間,氣氛顯得有些緊張。

峽谷岩壁前,葉飛目光沉靜,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

「冰界,封。」抬手之下,他的身上的氣息陡變。

四周空氣中,溫度驟然下降數倍不止,一股冰凌寒霧,此刻凝聚於指尖。

一指點去,冰封千里。

「你敢……」前方半空,那位通神中期男子,面色頓時劇變,他也是萬萬沒想到,前方之人在被包圍之下,還敢首先出手。

不等他反應過來,只感覺四周空氣都隨之一凝。

下一瞬,此人身形被凍成冰雕,同等境界之下,二者的戰力,可謂是天壤之別,在不依靠外力之下,此刻的葉飛,完全可以正面與劫境一戰。

「碎!」葉飛的攻勢,顯然沒有停滯。

他的掌中,古印迅速凝聚,下一瞬已然成型。

複雜的古符文印訣,在半空之中,化作一道凌厲之息,彷彿是一道破空劍芒,直指前方之人而去,瞬間將冰雕斬碎。

這一切,發生得極快,以至於前方一些通神境強者,都沒有反應過來。

只見此時,半空之中,一具生機消散的軀體,此刻已然從半空之中墜樓而現,重重地砸在了下方山谷岩地之中,發出一聲悶響。

「臣……臣長老。」

「氣息消散了,死了?」

前方眾人,此刻在回過神來之後,臉上頓時露出驚駭之色。

那數息之內,峽谷石壁前,出現了片刻的寂靜。

「小輩,你找死!」前方半空,那位長袍老者,頓時全身氣勢一凝,劫境之力此刻橫掃全場,周身幽光同時暴漲。

觀其氣息,至少劫境一重天巔峰。

話音未落,一把黑晶長劍,已然出現在了老者的掌中,在此人的威勢之下,四周的空氣,都彷彿為之一凝,可謂氣勢如虹。

「老夫斬你,一劍足矣。」那長袍老者,臉上滿是自信之色。

前方之人儘管奇異,但一個通神中期的小輩,還不足以被他放在眼中。

黑晶長劍落下,那一劍之力,在半空之中,劃出一道視線可見凌厲黑芒,刺耳的破開之聲響起,直指前方葉飛而去。

「小心!」就在這時,下方魔魂宗弟子人群內,傳出一道纖細的聲音。

緊接著,只見一位身穿青衣的女子,隨即踏空而起,她的掌中緊握著一塊玉符,此刻出現在了葉飛的身前,隨即抬手之下,將手中的玉符扔出。

那玉符顯然不是凡物,其內瞬間爆發出劫境之力。

「葉飛,趁此機會,我們離開此地。」

「只需衝出魔魂宗的分佈大陣,我就有辦法,施展秘術傳送。」這來者顯然正是李麗,她此刻臉上的神情嚴肅,低聲開口說道。

蜜愛成局 在那老者出手的那一刻,她便是感應到,此人乃是劫境老怪。

儘管李麗對於葉飛的戰力,沒有一個準確的判斷,但她深知此人再強,也不可能與劫境一戰,若是不趁機逃離,二人怕是都要死在此地。

「你的丹方,可有尋到?」葉飛望著眼前之人,不禁淡笑著開口道。

前方李麗聞言,不禁面色一怔。

她因為擔心葉飛的情況,以至於沒有時間去尋找丹方,但如今之際,顯然不是談這些的時候。

「砰,轟隆!」遠處半空,兩股力量相撞,爆發出恐怖的反震之力。

李麗手中,方才認出的玉符,竟是將那位劫境老者的一劍之力,硬生生地給擋了下來,但玉符內的力量,似乎也是隨之耗盡。

「哼,你們走的了嗎?」

「今日,老夫若不將你二人練成魂奴,妄為這一宮之主。」

前方半空,威勢很快散去。

下一瞬,那位長袍老者的聲音,隨之忽然傳來,同時一股極強的氣息,瞬間將四周方圓數十里封印,這股力量無疑是劫境強者的界脈之力。

李麗見此情景,不禁俏眉微皺,臉上的表情有些難看。

「我還有一擊之力,能夠破除此印。」

「葉飛,你……」

至少稍有思索,這李麗的眼中,隨即露出堅決之色,就在她開口之時,後方之人卻是忽然一步上前,擋在了她的身前。

「無需如此,接下交給我吧。」

葉飛將其話語打斷,他此刻同時抬頭,目光掃向前方之時,他臉上的神情露出了冷漠之色。

後方半空,李麗聞言不禁微微一愣,眼前之人身上,此刻透著一股無言之勢,竟是一時間讓她不敢開口反駁,眼前的背影,彷彿可擋天地之威。

峽谷岩壁前,葉飛體內的靈力隨之轟然爆發。

「雷界,鎮神。」

「冰界,封身。」

「火界,焚天。」

抬手掐訣,三道界脈之力,三道遮天的天幕,此刻陡然而現,爆發出驚天的威勢,幾乎是在瞬間,葉飛此刻身上的氣勢,已然將前方之人壓制。

雷龍,青鳥,火獸,同時發出仰天的嘶吼,彷彿是宣告著源界它們的到來。

早在葉飛只處於通神初期之時,便已然可以戰劫境強者,更別說現在的他。

而前方,那位老者,儘管方才氣勢極強,但本身僅僅只是個劫境一重天的武修,葉飛在靈力恢復之後,完全可以將其壓制。

「這是界脈之力,那天幕內的獸影那是真身?」

「他……」

後方,李麗已然徹底愣在了原地。

她對於界脈之力,似乎有過研究,顯然是極為了解,儘管自己不曾領悟,但此刻卻是能夠一眼認出,前方之人施展的術法。

在她的的記憶中,她熟知的劫境老怪,也從未聽聞有誰凝聚出了三道界脈真身。

如此同時,前方不遠處,那位魔魂宗的公主,臉上同時露出震驚之色,身形此刻忍不住頓在了原地。

「這……這怎麼可能!」長袍老者一臉的難以置信之色,他堂堂劫境強者,也僅僅只凝聚出了一道界脈真身而已。

眼前這個小輩,此刻一出手竟是三道?

這無疑是,有些刷新了此人的世界觀。

「老夫不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