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對我很好,我很好。」

0

其實根本就不用言語,她的臉上就寫滿了幸福。

「那就好。」詹嘯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公司的事情詹乾已經搞定。

並且叮囑他說以後不要再找譚家姐妹的麻煩,那一晚他和林均在一起喝酒也輸了。

按照約定,以後他不能再糾纏譚洛汐。

「詹嘯,你也趕緊找個女朋友吧,不要再等我了,我們不合適。」

看到詹嘯還是以從前的眼神看著她,她的心裡就覺得不太舒服,總覺得像是欠了他什麼。

「洛洛,你明知道這些年來我心裡只有你。

雖然我對不起,但我對你的心從來從來就沒有變過。」

「過去的事情就不用再說了,詹嘯對不起,我以前和你在一起只是因為感動。」

「那你對他就是真愛?」

「是啊,緣分就是這麼神奇,以前在你身邊的時候我用盡辦法都無法喜歡你,唯獨他,我一下就愛上了他。」

現在的譚洛汐分明就是戀愛中幸福少女的形象,這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

「也罷,我也答應了他不會再糾纏你,只要你覺得幸福就好,洛洛,今晚我能當你的男伴嗎?」

看著詹乾和譚晴恩愛的模樣,這是他最羨慕的。

譚洛汐吐了吐舌,「抱歉,我有男伴了哦,他來了。」

此刻詹嘯還不知道林均的身份,他順著譚洛汐看的方向看過去。

酒店門口停下一輛豪車,今天來的人哪個不是豪車?並沒有讓人覺得有什麼奇怪的。

裡面走出來的人卻是吸引了周圍所有人的目光,一個身穿藏青色西服的男人出現在視線之中。

那男人金髮藍眼,混血兒的面孔,十分耀眼。

司厲霆,不,應該是史密斯,詹嘯在美國呆的時間很長,他對司厲霆很熟悉。

當初他接手史密斯家族的時候一直在報道,詹嘯當時就懵了。

他不僅是帝凰的總裁,更是史密斯家族的繼承人,簡直是天之驕子。

只見他彎腰做邀請狀,很快裡面就出現了一位身穿藏青色晚禮服的女人。

典型的東方女人面孔,譚洛汐就是數一數二漂亮的,就算是譚洛汐和那個女人相比也有些遜色。

她將柔弱無骨的小手放到司厲霆手中,兩人攜手而來。

詹嘯腦中冒出一個想法,天作之合,郎才女貌。

這兩人如同從畫中走出來的一樣,簡直太惹眼了。

便在這時,從副駕駛裡面走出來一個男人,林均。

今天他穿了一件和譚洛汐身上裙子一樣的西服,情侶裝。

不,這不是重點,只見他跟在了司厲霆身後,不知道和司厲霆說了什麼,司厲霆拍了拍他的肩膀。

三人朝著他們的方向走來,詹嘯這一刻突然有些明白林均的身份。

也許一開始自己就誤會了,林均說他是行政助理,但他並沒說他在帝凰工作。

他竟然是帝凰總裁的助理,詹嘯的腦子轟隆一聲,彷彿被雷炸開。

怪不得他說他可以解決譚家的事情,怪不得他可以一句話就給譚洛汐全款買跑車。

詹嘯本以為自己的家世比他好,如今連這唯一的平衡點都沒有了。

自己輸得一敗塗地。

林均已經走到了譚洛汐面前,「詹先生。」他淡淡打了個招呼,仍舊是那副不冷不熱的樣子。

譚洛汐這才發現林均身上穿的西服和自己一樣,她的衣服是顧錦讓人送來的。

所以從一開始就是顧錦計劃好了讓她們穿情侶裝。

幾乎沒有看過林均穿淺色衣服的譚洛汐,今天看到他穿著這樣的衣服,她很是心動。

從林均身上的視線轉移到司厲霆,司厲霆一臉冷漠之色,她終於知道林均為什麼這麼冷了。

完全就是和司厲霆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以前都是在鏡頭或者雜誌上看到的男人突然出現在視線中。

不得不說他從外表到能力,他都是很優秀的男人。

林均將他當成偶像,他把一個普通大學生教導成今天自己心中的神,可想而知他有多強。

譚洛汐對司厲霆也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敬意。

天賜一品 倒是顧錦如同一條魚一般從司厲霆身邊溜了過來,「小洛洛,衣服合適嗎?」

「太太,謝謝你的禮服,很合適。」

「我們身材差不多,我想我能穿的你肯定也可以,這是情侶裝哦。」顧錦對她眨了眨眼。

譚洛汐和林均是情侶裝,司厲霆和顧錦也是。

司厲霆的視線落到她的臉上,譚洛汐後退了半步。

這個男人的視線好銳利,就像是天上的蒼鷹一般,強大的氣場讓她覺得膽戰心驚。

如果林均當初是他這樣強大的氣場,估計她也不敢接近的。

譚洛汐在心裡默默佩服顧錦,她居然能夠天天和這樣的冷冰塊在一起,得有多強大的心理素質。

「你就是譚洛汐?」司厲霆冷冷的問道。

見譚洛汐臉色都變了,顧錦一把將她拉到了身後,「厲霆哥哥,你幹嘛這麼兇巴巴的對人講話,沒看到洛洛都被你嚇得臉色蒼白?」

譚洛汐是真怕司厲霆,以前她對林均還好,遇上了司厲霆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

司厲霆的氣場絕對是一個人壓住全場的那種,就算他一句話不說,什麼也不做。

聽到顧錦替她說話,她都為顧錦捏了一把汗。

怎麼看都覺得司厲霆不是一個好相處的人,況且林均也都說過他的脾氣並不好。

「太太,我沒事。」

「還說沒事,你臉這麼白,小洛洛,別害怕,我先生很可愛的,一點都不嚇人。」

譚洛汐在心裡道,這麼可怕哪裡可愛了?她都要嚇尿了好嗎!

顧錦為了證明自家老公不嚇人,伸手在他金色的頭髮上揉了揉。

譚洛汐差點沒被嚇死,太太,你的手還好嗎?會不會被剁掉的?

下一秒司厲霆的反應卻讓她咂舌,猶如大型犬被順毛,他沒有絲毫不悅,反而有些委屈。

「蘇蘇,我才說一句話。」

譚洛汐覺得自己是不是眼瞎了,上一秒的大魔王瞬間變成可憐巴巴的小萌物。

「你一句話也把人家嚇到了,乖,別說話了。」

「哦。」

哦?你不是喜怒無常的暴君嗎?你不是一句話就讓我家變成火葬場的男人嗎!

你一個哦字就算了!譚洛汐在心裡咆哮。

林均在此刻打岔,「太太,先生頭髮做了造型,你這樣用力會給他揉亂的,一會兒還有很多人要見。」

譚洛汐覺得自己根本就不是他們一個世界的,重點是頭型嗎?

然而司厲霆下一秒的反應更讓她差點憋出了內傷,「沒關係,蘇蘇想揉就揉,我又不是來取悅別人的。」

顧錦一臉認真道:「就是,打了髮膠的頭髮才有揉的手感。」

太太,你這麼有恃寵而驕真的好嗎!譚洛汐想到一句話,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 店長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這位小姐,你知道他是誰嗎?」

「他是誰?不就是一個助理?」鄭欣十分不屑道。

「他是助理沒錯,不過他是……」

林均是助理,但全球頂尖名校和一個普通大學的本科生能是一樣的嗎?

店長剛想要提醒,林均已經開口打斷他。

「是的,我就是一個小助理,好了,吳森過來和我去看看車。」

「好的林助理。」店長沒有理會鄭欣,這樣的小人物根本就不值得他浪費時間。

詹嘯已經覺得不對勁了,他不過只是一個小助理而已,店長竟然親自為他服務,還點頭哈腰,怕是沒有這麼簡單。

膚淺的鄭欣顯然看不懂這一點,在她眼裡助理就是助理,有什麼了不起的。

詹嘯可是富二代家庭要繼承家族企業的,一個助理比得上他么?

雖然他不喜歡自己,好歹還要給自己買車,這輛車自己賺大發了。

「我們別理會他們了,他們那種窮光蛋一定買不起什麼好車的。」

詹嘯落在兩人身上的視線卻無法收回,事情有哪裡不對?

總裁引妻入局 像是鄭欣挖苦諷刺他,他從來不動怒,並不像是不敢,而有些像是懶得理會。

什麼樣的男人被人指著罵都沒有感覺的?說明他的眼界比起一般的人要高很多。

這個男人不簡單。

「有喜歡的嗎?」林均溫柔的看著旁邊的女人。

譚洛汐搖搖頭道:「是你買車,你問我幹什麼?」

「就是買給你的,所以需要你選擇。」林均淡淡道,「反正我們上下班一起,也很方便。」

譚洛汐本來還以為是他說笑,誰知道他還真是給自己買。

「這怎麼可以!這車子那麼貴重,我不要。」

「再貴重也沒有你貴重,乖,聽話。」

「不。」譚洛汐和詹嘯交往的時候就從來沒有動過詹嘯的東西,她怎麼能要林均的車?

「你是我女朋友,不給你買給誰買?畢竟我平時也不喜歡花錢。」

「你家人呢?」

「我沒有家人,好了,你要是不做決定的話那就聽我的,其實我已經看好了一輛,我覺得很適合你。」

他將譚洛汐領到一輛紅色雙人座跑車面前,大紅色的漆身靚麗,外形小巧精緻。

「譚小姐,林助理看的這一款很適合女性開,我覺得和小姐你非常搭。」

譚洛汐一眼就被那輛車給迷住了,真的很漂亮呢。

其實她家從前也是有很多豪車的,後來因為公司經營狀況,只好賣了一些家產和車產。

如今家裡也就只有一輛車拿的出手,她對這輛車很喜歡。

但她不敢表現出來,因為這輛車頂配達到三百萬左右。

林均只是一個助理,兩人才交往多久,她不能要。

「喜歡嗎?」

「不喜歡,這車型好土,顏色也很難看。」她一臉嫌棄道。

「可以上車試一下。」

冥主 「真的嗎?」譚洛汐一秒鐘顯出原形,隨即反應過來,「不上了吧,這麼難看。」

「那你陪我感受一下。」

「好吧,先說好,我只是陪你的。」譚洛汐打開副駕駛的門上來。

林均能夠明顯感覺到她是喜歡的,「這座椅不錯吧?」

「勉勉強強。」

「提速也很快。」

「當然了,這可是跑車。」

「車身輕便,適合女人開。」

「對啊,簡直太適合了。」譚洛汐又不小心將真話說了出來。

她連忙捂著嘴,「我可什麼都沒有說過,我一點都不喜歡。」

「行吧,下來。」

林均已經得到了答案,下車的時候他分明看到譚洛汐的眼中有些不舍。

看了她再對比那位鄭小姐,簡直就是雲泥之別。

鄭欣原來看的是一輛一百萬的車,看到譚洛汐她們下來之後,立馬指著那一輛道:「我要這一輛。」

她身邊的導購立馬狗腿上前介紹,「小姐,你的眼光可真好,這輛車很適合你開的。」

「是嗎?」鄭欣波動著自己的長發,「嘯,給我買。」

「你確定要這輛不要那輛?你可不要後悔。」詹嘯冷冷道。

鄭欣看了一眼車子旁邊的售價,好傢夥,比那輛要貴這麼多,自己不要才是傻子。

「我不後悔,我就喜歡這輛。」同時她得意的朝著譚洛汐看去。

「你們這種窮光蛋最多只是試試車,要是想買看看下輩子吧。」

「你少說兩句行不行?」詹嘯很不爽她這副小人得志的樣子。

鄭欣在他面前立馬變得乖巧起來,「那我就要這一輛了。」

詹嘯本來就很反感鄭欣貪得無厭的樣子,不過在譚洛汐面前他很有表現的慾望。

「那就這了。」

譚洛汐心裡是真的很喜歡這輛車,她存了好久的積蓄是夠買的,可是好肉疼啊。

當她糾結自己要不要買下的時候,旁邊的店長已經開口:「不好意思,我們這輛車林助理已經提前訂下,本店只有一輛現貨,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從其它店裡調一下。」

「還要調這麼麻煩?」鄭欣有些不滿,「大不了我們把定金還給他,這輛給我們。」

有詹嘯在,她倒是一點都不客氣。

「抱歉,沒有這個道理,除非本人意願不要,否則我們店裡不會這樣做的。」

「好啊,既然他定了,那就付款唄,我們從其它店調也可以。」

鄭欣就是覺得他們不可能拿出這麼多錢,首付就需要一百萬。

他能拿得出一百萬的話又怎麼可能開十幾萬的破車。

詹嘯也存著一些僥倖心理,他希望讓林均出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