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去過那裡后,確實發生了一些事情。青青差點被人殺了,李謀藝回家后性情大變。」丁當繼續說道。

0

「嗯。」道長的表情很平和,似乎並不是特別在意這「鬼靈街」的事情。

「道長,你們做道士的,不是經常抓鬼嗎?你能不能到鬼靈街那裡抓幾個鬼來呢?」

雲鶴道長搖了搖頭,「這種事情,貧道做不了。「

「呃?」丁當吃驚地看著道長。

這雲鶴道長可以帶著自己到地府去,可見其道行不一般。可是,為什麼他不去抓那鬼靈街里的鬼呢?除魔衛道,難道不是你們出家人的分內之事嗎?還是,他的法力不夠?不會捉鬼?

「丁當,不是我不想做,只是每個人有每個人該做的事。」似乎看出了丁當眼裡的疑惑,道長說道,「我的職責,只是來引導,幫助你修鍊。如果你願意跟著貧道我修鍊,以後你的成就必定非凡。否則,只怕歲月蹉跎,你雖說是神仙傳世,恐怕終究也難免落入輪迴,誠是可惜了。」

「道長,我是不會去修鍊那些的。再說,我也掌握了異能,又何需修鍊呢?」

「丁當,你那些異能,不過是那三個魂魄給你的,算不得是你自己的功夫。山外有山,你只靠著這幾個招數,就想你將來的對手嗎?」道長搖搖頭,「況且,異能只是一些小小伎倆而已,怎麼能跟修仙得道的大事相提並論呢?」

「你說了這麼多,可我還是不想做道士。」丁當依然不為所動。

「丁當,你可以不做道士,只要願意勤加修鍊,在家修道也是可以的。」

「在家修道?不,我可不想傻傻地枯坐在那裡,像塊木頭一樣,那多沒勁啊。」丁當還是固執地搖搖頭,「得道成仙,對我來說,未免太渺茫了,這是根本沒譜的事情。道長,你的師傅,你師傅的師傅,有幾個是得道成仙的啊?」

雲鶴道人不說話了。

丁當笑了,「道長,我可不想把自己大好的青春年華,用在這虛無縹緲的修真上面。真不好意思,讓您失望了。「

「無妨。「道長倒也平靜,「機緣未到,機緣未到啊。丁當,既然你不想隨著我修真,也罷,我也不勉強你。但我還是有幾件事情要交代給你,你能一一做到嗎?」

「沒問題,只要不是去做道士,我都答應你。「丁當倒也乾脆。

「第一件事情,貧道需要你幫我找到一件東西。「

「東西?什麼東西?」丁當問道。

「噬魂袍!」雲鶴道人很嚴肅地說道。

「什麼?噬魂袍?這,這袍子不是已經被燒毀了嗎?」丁當詫異了。

「它根本不會被完全摧毀的。雖然它已經燒成了灰燼,但這袍子上吞噬的那些亡魂的惡念並不會根除,只要這世界上還有惡念的存在,這魔袍就會有復生的可能。當惡念聚集到了一定時候,這噬魂袍又會獲得重生。」道長道,「關於這噬魂袍,還有一個流傳已久的預言。」

「預言?」

「對。預言中說,將有魔君降臨人間,穿上重生之後的噬魂袍,重新與神界爭霸,從而引起新的一輪神魔之戰。因此,我們必須要搶在魔君之前,將這重生的噬魂袍拿到,然後再次摧毀掉!」

「啊?可這麼重大的事情,為什麼要我來做呢?」丁當驚訝了。

道長很認真地看著丁當,「因為,只有你,陰陽王的轉世之人,才可以啟動聚魂鈴,而這聚魂鈴,恰恰就是克制噬魂袍的剋星。」

「聚魂鈴?」丁當低下頭,看了一下手裡的手機。

「可我到哪裡去找噬魂袍呢?」

「這就要看你的機緣了。」道長仰頭看著天空,「天命讓你轉世投胎,就是讓你阻止這魔君穿上噬魂袍,但你何時、何地見到這噬魂袍,我就不知道了,也無法告訴你,你該往何處尋覓。你現在只要記住自己有這個使命就好了,一旦發現噬魂袍的蹤跡,你一定要找到它,並將其銷毀掉。」

「沒問題。我一定會阻止那個魔君穿上噬魂袍的!」

「很好。這第二件事情,就與這聚魂鈴有關。」道長說,「我現在,要教會你開啟與使用聚魂鈴的方法。」

「那太好了。」丁當是求之不得。

不消片刻,道長就將開啟和使用聚魂鈴的方法都傳授給了丁當。

「丁當,你要記住,這法器只有你可以開啟,但你千萬不要輕易使用這件法器。除非,是你已經找到了噬魂袍,或者是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道長很嚴肅地說道,「我怕那些不懷好意的人,一旦知道你有這法器,回起了歹心。」

「我就是送給他們,他們也用不了啊?」丁當不以為然地說道。

「人心都是貪婪的,他們怎麼會知道用不了呢?」道長笑著,搖搖頭,「重器不可輕易示人,切記切記!」

「好,我知道了。」丁當雖然口中這麼說,但心裡卻不當一回事。


這好寶貝,竟然不拿出來用,那藏在身上幹什麼啊?這就好比賺了一大筆錢,卻要裝窮一樣,那樣活著有什麼意思啊?

「最後一件事,就是你最好要和你這個女朋友保持一定距離,不要太過親密。甚至,必要的時候,你要離開她!」道長說。

「什麼?」丁當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為,為什麼啊?」

「她會給你帶來災禍!」

「災禍?她可是我女朋友啊,以後是我的老婆啊,她能給我帶來什麼災禍?」丁當激動了起來,「道長,你別是說,女人是禍水吧?青青她溫柔端莊,知書達理,人品也很好,怎麼會給我帶來災禍呢?你,你這分明是挑撥離間我們兩個啊!」

「我理解你的心情。」道長卻冷冷地說道,「男女情愛,確實讓人不可自持。可惜,這女子並不配你。我怕,你們兩個在一起,將來會是一場悲劇,不是生離,也是死別!」

「你胡說!」丁當惱了,「我愛青青,我要和她在一起!我,我不想再和你說下去了。」

丁當氣得站起身來,就要離開。

真可惡,你這個出家人,管別人家的事情幹嗎?

你別以為你過去救過我,就可以對我指手畫腳了!??????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100章、捆綁不成師徒

「丁當!」雲鶴道長也站了起來,很嚴肅地說道,「貧道我這話是忠言逆耳,良藥苦口。這個青青姑娘,以後會給你帶來很多禍殃的。你自己可以想一想,你和她在一起的時候,是否曾經受過傷害,倒過霉運?你好好想想。」


丁當停住了腳步。

他想起了那天,在青青的公司里,自己就曾經為了青青而與慕容流雲爭吵,最後被小德子給打傷,差點小命不保的事。他又想起自己那天晚上跟蹤青青,被那蒙面人的暗器所傷,後來毒傷發作,昏倒在地上的事情。

還別說,這接二連三的事情,每一件都與青青有關。

「我應該沒有講錯吧?」雲鶴道人說道,「丁當,我見你的氣色不佳,恐怕你是受了內傷,體內的經脈混亂,不日就會有災禍的。我勸你,你還是遠離此女為好,免得自己倒霉。天底下好女子多的是,你完全可以另找一個啊?」

「道長,我是不會去找別的女人的。」丁當回過頭,「我就算是自己為了她,而遭受七災八難,我就算是為了她,犧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丁當,你還有更重要的使命啊,你怎麼能因為一個女子就壞了自己的前程啊?美色,不過是過眼雲煙,千萬別被女人給矇騙了啊!」

「道長,你不用再說了。」丁當冷冷地看了道長一眼,「我這一生,非青青不娶,您要是再反對我和青青在一起,那對不起,我先前答應你的那件事情,我可能就要改主意了。」

「也罷。」道長嘆了口氣,「那你也只有自求多福了。」

「道長,告辭了。」丁當頭也不回地走了。

只留下雲鶴道長,坐在那裡嘆息不已。

坐了一陣,雲鶴道長也覺得有點心灰意冷,就站了起來。

「道長,給點吃的吧?我好幾天沒吃飯了,餓,餓啊。」突然,在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個衣衫襤褸的老乞丐,伸出髒兮兮的手,向他乞討。

雲鶴道人同情這老乞丐,就從身上拿出了一百元,遞給了這乞丐。

沒想到這乞丐看了看著錢,說道:「少,還是少了點。」

「一百塊你還嫌少啊?」雲鶴道長吃驚不小,無奈,他又拿出了一百元,「再給你一百元。貧道的道觀不是旅遊景區,也沒有賣什麼紀念品,這錢,可沒那麼容易賺到的。」

「哈哈哈!」那乞丐突然笑了,「你們道士怎麼沒錢賺啊?還不如我們乞丐呢。我們一天乞討就可以賺個千八百的,比你們可闊綽多了。你還是別做道士了,不如就跟著我,也做個老乞丐好了。你這麼長的白鬍子,絕對可以討到不少錢的。」

雲鶴道長有點不悅了。


他的心情本來還不錯,但丁當剛才的那番話,就彷彿是冷水把他心頭的熱火給澆滅了。現在,這乞丐居然還奚落他,他能不生氣嗎?

「心平如水不動念,順其自然在無為。」突然,那乞丐竟笑了起來。

「啊?」雲鶴道人一驚,仔細地看了一下這個乞丐。

可他這凝神一看,嚇了一跳。

「太白金星仙君在上,小道無禮了。」雲鶴道人馬上跪了下來,給這乞丐磕起了響頭。

「哈哈哈!」這老乞丐伸起手,往臉上一抹。

瞬間,一個穿著現代裝,慈眉善目的老頭,就出現在雲鶴道人的面前。

「這衣服還不錯吧?名牌的。」太平金星樂呵呵地說道,「你們現代人的衣服,要比那長袍寬袖的古裝好多了。最近玉帝在天庭里也改革了,說要與時俱進,讓大家都穿上這現代裝上朝,我這件,還算是神仙裡頭很不錯的啦。我說,雲鶴啊,你這身上的道袍,是不是也該換換了?人家年輕人都喜歡時尚,你可倒好,穿成這樣,還怎麼吸引人家年輕人跟著你修真啊?」

「小道無能,沒有完成您交代給我的使命。」雲鶴道人慚愧地說道。

「哎,這使命本來就不是我給你的。太上老君這老頭偷懶,說是去煉化金丹了,就把這破事丟給我。」太白金星搖搖頭,「好在我剛好也想到凡間走一走,旅遊一下,也就算了。你這頭小鶴啊,還不如重新做回我的坐騎,駕著我回到天上好了。」

「小道我也想上天啊,奈何修行不夠,本想讓那丁當跟著我修道成仙,也算積累了一個大功德。哎,無奈,這次是無功而返。」雲鶴嘆了口氣。

「雲鶴啊,你本是我的坐騎穿雲鶴,在天上的時候,我就知道你的脾氣。」太白金星摸了摸雲鶴道長的頭,「你這頭鶴啊,就是這頭腦太過直率了,你怎麼能跟人家那麼說話啊?還要拆散人家的好姻緣?你在人間這麼久,這人情世故都不知道啊?」

「慚愧,我從小就出家了,這種男女情愛之事是一無所知啊。」雲鶴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這都要怪我,我就怕你去了下界,沾染了那些凡人的俗氣,就特意讓你從小出家跟隨你師傅入山修行。雖然讓你心地純凈,一層不染,可也讓你變得過於直率,做事情欠缺考慮了。」

「仙君,我現在該怎麼辦呢?」

「這個很簡單啊,順其自然啊。」太白金星還在摸自己那件很整齊的現代裝,「道法自然,你又不是不知道?」

「可是,仙君,我可以耐心等著丁當隨我修道,但,我是擔心他跟著那女子,會有危險啊?」

「有什麼危險?」太白金星搖搖頭,「男人跟著女人,尤其是美女,哪個男人不危險啊?」

「啊?「雲鶴愣了。

「自古道,紅顏禍水。這女人太漂亮,身邊就多的是男人跟在旁邊,只要有男人跟著,難免會有嫉妒心,佔有心,競爭心,你說這個男人能不危險嗎?」太白金星笑道。

「仙君,我說的並不是這個意思。而是,而是這女子身上似乎帶著一股煞氣,我怕,她會對丁當不利啊。」

「有神就有魔,有仙氣就有煞氣。」太白金星道,「你可知道這個叫柳青青的女子的來歷嗎?」

「小道不知,我只是見此女身上同時有仙氣與煞氣圍繞,但不清楚她的來歷。仙君,可否告訴我呢?」


「天機不可泄露。」太白金星依然微笑道,「我只告訴你,這個柳青青就是丁當命中該遇到的人,就算丁當命中該有此劫數,也是他躲不過的。」

「啊?可是,丁當他是陰陽王轉世之人啊,萬一出個好歹,那,那我們又該如何打敗那個魔君呢?沒有他,沒有那聚魂鈴,這滅魔的大事恐怕就懸了!」

「滅魔,自然有滅魔之人。」太白金星淡淡地說道,「我只送你一句話,順其自然吧。丁當將來會成為預言中的那個可以打敗魔君的蓋世英雄,還是這一輩子就沉淪湮滅,那,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你我也好,其他任何人也好,誰都不可能幫他解決自己的問題。一切一切,就看他自己的選擇了。」

雲鶴張著嘴,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雲鶴啊,你可記得《易經》蒙卦里有句話,『非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太白金星拍了拍雲鶴的肩膀,「丁當他想不想做你的徒弟,這就要看他的了。你這個做師傅的,不要急於收下他這個徒弟,否則,就算你勉強地收下個這個徒弟,總有一天他也會逃跑的,捆綁不成師徒的。當他有需要的時候,當他大徹大悟的時候,他自然會來找你的,你可明白了嗎?」

雲鶴豁然開朗,「多謝仙君的教誨,我明白了。」

「我也該走了。」太白金星笑道,「我可是在玉帝面前說了你的好話,說你一定能把陰陽王的轉世之人,培養成為一個可以對抗魔君的大神啊。」

「慚愧,慚愧!」雲鶴低下了頭。

「你也不要灰心了。挫折失敗難免,只要你有恆心,有耐心,不愁他將來不會來找你,莫急莫急!走了!」

嗖的一聲,太白金星消失了。

雲鶴道長張大了嘴巴,半天,才點了點頭。

「我明白了,順其自然,順其自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