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柳乘風已經被逼得釋放出自己的靈武魂獸了。」

0

盯緊看去,一隻如小牛犢大小的猛虎在柳乘風的手上變化成型,猙獰的面孔讓人看上去心中一陣膽寒。

不過即便如此,那淡藍色長衫少年依舊沒有絲毫的停頓,只見一條金色的游龍環繞他的周身,與此同時,他的雙臂在頃刻間變得極為粗壯。

只是用力的一揮手中長槍,一道紅光如閃電一般****而出,天空中布滿了漫天的槍影和火焰。

「這!」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的臉上都掛著驚駭的表情。雖然只是影像,但是他們能清楚的感覺到這一擊的威力,幾乎要毀天滅地。

「你們看!柳乘風的靈武魂獸要不行了!」

隨著一聲顫音,所有人的目光再度凝聚在畫面之上。

果然,隨著那紅光的劃過!已經高高躍起的巨虎,如紙老虎一般,輕鬆被紅光穿透,整個腹部,一道如小臂粗的傷口冒著黑色的煙氣。

「這麼簡單?!」

「不!還沒完!」

果然,那紅光穿透了巨虎的身體,威勢絲毫不減,竟直向著柳乘風射去。

畫面上,柳乘風怒目圓睜,奮力的抵抗。身上涌動著一層兩眼的金光,如置身在金鐘內一般。一看就是防禦極強的靈技。

但讓所有人心中一顫的是,那紅光卻如摧枯拉朽一般,毫無阻礙的穿透金鐘,射穿柳乘風的身體。

砰!

這一刻,柳乘風臉上的不甘和震撼在眾人的眼中清晰放大。隨之重重的橫倒在地。

「死了?」

每個人的心頭都閃過這麼一個疑問,緊接著補充了另外一句:「就這麼容易死了?」 從冥想中醒來,劉封發生了一些細微的變化,精氣十足,神采奕奕。

血劍,早就回到了體內。劉封感覺到,隨着自己修煉越來越強大,血劍也在變強,有時候,他甚至會有一種錯覺,好像血劍就像陽神分身一樣,是自己的又一個分身,而且完全依附自己的存在。

不過,劉封並沒有太在意,畢竟血劍的進化一直都在持續,從未停止過。

“神魂涎到手,是該爲父親做點什麼的時候了。”劉封取出了魂石,噬魂刀和神魂涎,一排的放在眼前。

父親的殘魂,比數月前更加虛弱,在魂石之中,只有幾條淡到不可查詢的靈魂波動在有氣無力的遊離着。

這些日子,劉封多次想把父親的殘魂送入噬魂刀中淬鍊,但是,他始終記得龍炎真人的話,如果晦魄殘缺太多,太過虛弱,那麼不但得不到淬鍊的效果,反而會被怨氣吞噬,成爲冤魂,永世不得超生。

“希望,神魂涎能有用吧!”

劉封打開玉瓶,這玉瓶只比一個大拇指大上一圈,拿在手中,除了玉瓶本身的重量之外,完全感覺不到重量。

神魂涎,是液體一樣的東西,看起來有些粘稠,但是極爲清澈,而且,幾乎沒有重量。

輕輕的一滴滴落,剎那之間,神魂涎便是融入了魂石,然後迅速的化開。

殘魂,都是沒有意志,沒有意識,根本不會主動的汲取任何的外來能量,而劉封也不能夠以自己的精神力直接操縱神魂涎,因爲他精神力的控制還不夠精細,強行這樣做的話,只會傷害到父親殘魂。

好在,神魂涎天生就具有與魂魄融合的能力,化開之後,就緩慢的開始融入到了父親殘魂之中。

這一個過程,非常的久。

僅僅只是一滴,就用去了數盞茶的時間,才終於被完全吸收。

劉封感覺到,在魂石中,父親的殘魂,雖然依舊弱小不堪,但是比之之前,已經壯大了一分。

他大喜之餘,又一次滴入了一滴神魂涎。

如此彷彿,一直滴入數十滴神魂涎之後,一瓶就用掉了四分之一,而魂石中,父親的魂魄雖然沒有恢復,但是卻已經變得凝練起來,不再那麼渙散。

“神魂涎畢竟是外物,一次性不可使用太多,看父親的晦魄,也已經凝練,應該不會遇風瞬間而散,我先把利用噬魂刀爲父親淬鍊一下。”

如此想着,劉封便是發出了一抹神念,強大的精神力形成了完整的保護屏障,把父親殘魂小心的從魂石中取出。

隨後,再以自己的精神力,把這抹殘魂送入噬魂刀中。

噬魂刀禁制,由九百九十個小刀陣和一個大刀陣組成,可開可合,每一個小刀陣禁制都是單獨成立的。

父親的殘魂,還太過虛弱,即便只是一個小刀陣的禁制,也可能因爲怨氣太重而受不了。

所以這一步,乃是最爲關鍵,最爲小心,出不得半點馬虎的。


一點點的釋放出父親的殘魂,那抹殘魂如同發瘋一樣的扭動起來,一瞬間,劉封就感受到了,來自父親殘魂那種撕心裂肺的痛處。

劉封自己也經歷過刮骨噬魂千刀大陣的,非常清楚這種痛苦道至極甚至會讓人永世沉淪,不過,他的意識就守護在父親的身邊,只要一發現有絲毫不妙的情況,立即就會把父親保護起來,帶回魂石。

而現在,父親殘魂儘管痛苦,但是在禁制之中的淬鍊,卻會讓他變得強大,凝練,不再那麼容易消散。

只是,感覺到父親正在承受這非人的痛苦,劉封依舊不好受,更重要的是,整個過程,他都必須完全集中精神注意着,不能有一絲的分心。

看着親人受這樣的折磨,對劉封的心境也是一種磨礪。

過了幾十息的時間之後,劉封感覺到來自父親殘魂的驚恐,痛苦已經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如果再繼續下去,就可能化成怨魂。

當下,劉封毫不遲疑的把父親重新收入到了魂石之中。

他再次滴入一滴神魂涎,讓父親的殘魂得到一份蘊養。

不久之後,這份殘魂便是緩慢的安靜了下來,似乎陷入而來沉睡。

看着魂石之中,雖然因爲淬鍊過後,有些傷痕,看起來更加細小了,但是實際上卻要凝練得多的一縷魂魄。

噬魂刀、神魂涎,一爲淬鍊,二爲蘊養,二者結合,才能更好的讓父親殘魂更好的保下來,並且一點點恢復,日後纔可能真正復活。

凡人的靈魂,一出身體就魂飛魄散,劉封此舉乃是逆天,困難無比,任道而重遠,不過爲了父親,哪怕刀山火海,劉封也萬死不辭。

“這魂石的效果還是不夠好。沒辦法保證父親的殘魂時刻得到足夠的蘊養,即便有了神魂涎,也依舊會散發不少,看來得想辦法尋找到與魂石一樣功效,但是更加強大的異寶才行。”

“神魂涎,這是好東西,在父親恢復之前,估計一直都用得到,必須越多越好。”

劉封心中想着,有了些模糊的計劃,眉心悄然爬上了一絲笑容。

試煉之地,即便是沒有涎魂獸,劉封也一樣會去,因爲在那深處,還要劉封和方清芸都必須要尋找的東西。

而有了涎魂獸,那麼就更加沒理由不去了。

只是,百念有爲和龍天雍兩人,不得不妨。

又修煉了幾次《煉氣師的基本要訣》之後,劉封輕身翻出房屋,如同夜遊神靈,一下子鑽入到了一家客棧之中。

客棧內,昏暗的燈光之下,兩個人大漢,正在低聲交談。

“山王大哥,沒想到神魂涎這麼貴,我們還想拍下來送給劉封兄弟,現在看來是跟你不可能了,我們下一步這麼辦?”封一山的聲音洪亮,雖然極力壓低,卻依舊不小。

另一個人,自然就是拓拔山王。

拓拔山王眼中露出一抹厲色:“我打聽清楚了,拍到神魂涎的,是一個姓風的小子,他也只有大士巔峯的實力,要是我們好好計劃一番,說不定還可以得手。”

“那些,我再多找些人手過來。”封一山道。

“不用,人手手雜,反而不美。”拓拔山王道:“我們一擊擊退,如果得不了手,也不能讓他們查出什麼,補給散修聯盟添加麻煩。”

正說間,突然外面一個聲音傳來,詢問道:“兩個人手不夠,加上我一個,行不行?”

封一山和拓拔山王同時一愣,隨即都是面露喜色,劉封推開房門,一身輕鬆的走了進來。

“劉封兄弟,好久不見!”封一山最是熱情,直接就衝上來,給了劉封一個熊抱。

“我聽見你們在商量着要暗中下手,劫我的神魂涎,我要再不出現,吃了暗虧都不曉得。”劉封呵呵一笑,在面對這兩人時,他可以放鬆下來。

“原來拍走神魂涎的那人就是你!”拓拔山王驚訝不已。

三人分別已久,再次相見,自然是有很多話說,拓拔山王和封一山都是熱忱豪放之人,並沒有追問其他,只是敘舊喝酒,不亦樂乎。


這一夜,很平靜,也很快樂。

這一夜,很盡興,也很蕭條。

最後,拓拔山王和封一山都醉了過去,劉封酒量最淺,但是他略施手段,卻是一直保持者情形。

劉封知道,自己這一次進入試煉之地,就會離開七靈大陸,以後恐怕也沒有機會再回來了。

這兩人,相識不長,相處不多,但卻是肝膽相照,願意爲自己兩肋插刀,甚至還要去打家劫舍,劉封心生感動。

臨走之際,他把三百萬純元丹留在了桌上,自己只留下了數萬純元丹備用。


純元丹,主要是用以修煉,而劉封現在,已經完全用不到了,他正愁不知道該如何花掉這筆鉅款,送給兩位朋友,正是合適不過。 良久,二十人無一例外的選擇沉默,包括為首的楊哥在內。

「呼……」

一聲長嘆打破了安靜,楊哥此時的臉色陰沉的可怕,盯著那最先說話之人,沉聲問道:「剛才你說這人是下等國的修士?」

「是……是……」那人哆嗦著點頭道:「這是我的一個朋友剛才通過語音石傳給我的,還有這一番圖像。 私寵甜心:總裁老公太霸道 。他隱約聽到畫面上那個人自稱自己是紫炎國的下等國人。名字好像叫做……叫做……」

「叫做什麼!」楊哥急不可耐的低聲喝道。

「好像是叫做……林東……」

「林東?!」楊哥臉色一怔,心中暗道:「確實沒什麼印象。可這怎麼可能?一個下等國的賤民怎麼可能這麼輕鬆的就殺了一幫中等國的人!尤其是柳乘風還是淬靈二重的高手,實力比我要高上一籌。在整個中等國的修士中都是能排的上號兒的。這……」

突地!一抹充斥著驚訝的聲音響了起來:「楊哥,我想起了。我來的時候,家族長輩曾經說過。說是下等國出現了一個了不得的天才。聚靈境的時候就殺了淬靈二重的修士。然後又和紫炎國的天網分佈開戰,數位銀牌殺手都不是其對手。他的名字好像就是叫林東。之前長輩還叮囑我,若是碰到這人一定要殺了他。不能讓他有崛起的機會。」

「是他嗎?」

這人這麼一提醒,眾人總算是反應過來了。好像他們的家族長輩也這麼說過。確實提過林東這麼個人,不過他們當時都心想只是一個下等國的修士,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甚至是轉頭而就忘了。

但現在那道身影卻如同被鑲嵌在他們的視線中似的,根本無法忘卻。甚至有人回想起剛才的那場無聲的戰鬥,心中一陣的膽寒。


「林東!」

此刻楊哥的心也沉到了谷底,他也同眾人一樣,將林東這個人的一些事情早就忘了。

不過現在,楊哥卻用壓抑至極的聲音,沉聲說道:「所有人將這段兒影像都發給各自的朋友,讓他們時刻注意林東這個人,一定要小心。另外,現在必須要尋找聯盟。林東能夠一人滅了柳乘風的一大勢力,對付我們自然是不在話下。」


「聯盟?楊哥,其他人會同意嗎?」

楊哥冷哼一聲道:「他們看到這段影像,一定會同意的。另外,把各個家族長輩提醒過的下等國修士,全部匯總出來。先殺他們。」

「是!」

這一刻不再有人小瞧下等國的修士,剛剛林東的表現已經超過所有人的預料。

而此時已經開始進入眾人視線的林東卻輕巧的繞過一條路途斑駁的林路。披上隱身斗篷,無聲無息的落在一顆大樹上,再加上茂密的樹葉。如果不是用神識的話,根本不可能發現。

「之前殺的那一撥人,還真是危險。幸虧現在化猿決已經到了第二層的中段,攻擊力大增。要不然還真的不能那麼快就解決所有的對手。」

暗自說到這裡,林東的臉上閃過一抹喜色,拿出一枚儲物戒指,嘴角一彎道:「不過這次的收穫相當豐厚,剛才那一撥人足有十幾個,大多是淬靈一重的修士,少有的幾個是聚靈境界。這些可都是中等國的天才修士,這儲物戒指里的藏貨可是不少。嘖嘖嘖,都是富豪。」

說著,林東拿出來一個掛著一枚梅花的儲物戒指,相對於普通的儲物戒指的樸素,這款戒指造型精美,線條流暢,倒像是一個藝術品。

「連我都沒有想到,竟然還會碰上一個淬靈二重的修士。不過以我現在的攻擊力來說的話,淬靈二重不是什麼問題。足以做到一擊必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