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0

一看,發現蘇白的冷厲攻勢,這般的兇猛,一時間,鄭景郡主父子倆,立馬是做出了相應的抵擋。

「轟……」

而正在這時,蘇白的手心,忽然一揮,猛地從那海神三叉戟中,就是爆發出了極為恐怖的雷霆匹練,猶如,一道巨大的雷蛟一般,劃破了長空,直奔鄭景郡主倆碾壓而去。

「砰!」

隨後,只是一擊,鄭景郡主和鄭貢倆,根本抵擋不過來,紛紛被轟擊的暴退出去,不僅如此,兩人的口中,明顯都帶有一些血跡。

可以想見,蘇白方才的一擊,乃是多麼的可怕。

而實際上,他已經留有餘地,並未發動全力,一旦真的那樣,眼下鄭景郡主父子倆,還豈有活的餘地。

隨著一擊,將鄭景郡主倆,都是給暴轟出去了千米之外,由此這輪比賽當中,他倆眼下便已經被徹底的淘汰掉了。

接下來,只要蘇白,繼續將那綠衣和紅衣堂主,也都一個個攻伐出中央區域,那麼這半決賽最終,自然就是他們天靈公會得勝了。

到了這個時候,基本上,天靈公會能夠戰勝景陽門的勢頭,根本不可逆轉。

畢竟連鄭景郡主,都已經被徹底的攻伐淘汰了,至於眼下那兩位堂主強者,又豈能繼續堅持下去。

「轟隆隆……」

伴隨著比賽,繼續激烈的進行,最終在蘇白一道驚世雷霆光刃之下,那兩大堂主強者,隨後也都被蘇白一擊給擊敗了。

由此,這半決賽第一輪比賽,天靈公會成功擊敗了景陽門,進入了下場比賽,也就是決賽當中。

而這決賽,眾所周知,那便是冠軍的得主了,一旦得到,日後即可參加封王大戰,為爭奪王位而竭力廝殺。

「蘇白會長,果然是名不虛傳,今日我景陽門雖是一敗塗地,但鄭景依舊是非常看好你們天靈公會,日後若有機緣,還請蘇白會長,定要在修行一道上,賜教我家犬子一番!他若能有你一分實力,我這後半輩子,也就無憂矣!」

比賽結束后,輸了的景陽門門主鄭景郡主,並沒有過於的氣餒,相反,他還是氣息無比振奮,隨即拱手一禮,道。

「賜教?嘿嘿……鄭景郡主,只要有機會,這個都不是問題!」

聞言,蘇白一笑道,手一揮,滿臉虛榮心的滿足。

「哈哈……貢兒啊,聽見沒有,日後你可一定要找蘇白會長多多求學,這樣,你的實力,才能更加的強大!」

一愣,鄭景郡主跟著也是大笑了起來。

「嗯嗯,知道了,爹……」

看了看蘇白,一臉崇敬,一旁的鄭貢,而後也是笑了。

顯然,他對蘇白,是佩服的五體投地,視若神靈一般。

而伴隨著,此次半決賽,第一輪比賽,天靈公會戰勝了景陽門,隨後的比賽里,便是煌風門對陣劍南宗了。

而這場比賽,進展是無比神速,只是不到片刻的時間,太虛宗主和姬吾、姬康等人,就都被煌風門的雷鯨掌教和穆擎攻伐的兵敗如山倒一般。

不僅如此,最後他們還都紛紛重傷,可怕傷勢,無比駭然,整個筋骨和血肉,都是暴露在外,旁人看在眼裡,紛紛是無比駭然,不敢正眼而看。

而在這輪半決賽,徹底的結束之後,接下來,便是那決賽了。

到了決賽,不必說,是更為的熱烈和緊張,乃至肅殺驚天。

而挺進這一輪比賽的,便是蘇白他們的天靈公會和煌風門了。

本來,蘇白就和煌風門存在著極大的間隙,曾今一度,殺了他們兩大掌教和諸多強大弟子,眼下,他們兩大戰隊對陣,那恐怖的殺氣,也就越發的駭然驚世。

可以想見,在這場決賽當中,煌風門的頂端強者們,是多麼的想在這場比賽當中,將蘇白他們整個天靈公會徹底的滅掉。

誘妻:總裁大人別使壞 ……

隨著時間的推移,翌日,略微熾烈的空氣之下,煌風門和天靈公會的選手門,便都是出戰了。

此次決賽,乃是七人對陣。

天靈公會這邊出戰的是,蘇白、李靈熙、唐雨麟、羅撒、紫霞仙子、小雷、貂蟬。

而煌風門那邊,也都是極為駭然,最為可怕的三大存在,就是雷鯨掌教和另外一位掌教,加上穆擎這位天才親傳弟子了。

儼然,在那大戰似得的比賽場地中,比賽還未徹底的開始,空氣中瀰漫的死亡勁氣,那就便是無比的濃郁和可怖,看在眼裡,上百萬觀眾,都是極度的悚然寒戰。

「小畜生,昔日里,你殺了我煌風門兩大掌教和諸多天才弟子,今日這場比賽,就當是你我之間了結深仇大恨的大戰吧,等下,本掌教,要你死的粉身碎骨不可!」

等到大戰徹底迸發,雷鯨掌教忽然是極端陰冷殺伐的道。

「馬德,老狗,你特么少跟老子逼逼,想死的話,可以,等下白爺,一定會送你一程!」

聞言,蘇白一驚后,大為憤怒和殺伐,隨即冷笑喝道,身前迸發的冷厲殺氣,宛如一股股驚天海浪一般瀰漫開來。

隨即剎那間,在整個角斗場內,都是掀起了驚天殺伐之氣。

極為的恐怖,宛如修羅戰場,赫然湧現。

第一更到,求訂閱,求推薦,多謝大家。

(本章完) ?「老狗?送我一程!」

聽得此話,那雷鯨掌教等人,皆是極端的憤怒和殺伐起來。

宛如一頭頭無比可怕的駭然凶獸一般,注視著眼前的黑衣少年蘇白,隨即那殺氣起伏的角斗場內,此刻的悚然死氣,也就越發的恐怖和龐大,猶如驚濤駭浪一般,不斷的瀰漫向四方天際。

並且,在那浩瀚長空當中,伴隨著,此刻天靈公會和煌風門之間的恐怖大戰,馬上就要開始,隨即那一望無際的天空,頓時也就浮現出了極多妖異駭然的黑暗魔雲,而這些魔雲的降臨,實際上,就都是煌風門的駭然強者,所用靈氣凝化迸發出來的。

可見,這煌風門的傢伙,此刻是多麼的驚世肅殺。

「小畜生,我殺了你!」

憤怒之下,而後那雷鯨掌教,就是極端的肅殺,朝著蘇白這邊,轟然殺來。

一時間,不僅是他這般殺伐,還有那穆擎,和一位名叫天蛟掌教的駭然強者,也都瞬間猛烈殺向了蘇白。

而這時,看在眼裡,天靈公會這邊的少年少女們,頓時都是大嚇一跳,顯然在這等恐怖的戰鬥環境當中,以他們幾個的實力,要想和雷鯨掌教們正面對抗,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雷鯨破地拳!」

隨後,只是一息間,一番結印,那雷鯨掌教的身前,就是赫然迸發出了一道,青幽色的雷鯨掌法。

只見那掌法,極度的雄渾和龐大,約莫百丈巨大,一頭巨大的雷鯨身前左右,時刻迸發著,無與倫比般的雷霆力量,猶如一道道雷蟒,在不斷的釋放超強威壓,而那頭巨大的雷鯨,則更是駭然,展開大嘴的瞬間,彷彿能吞噬萬古一切,轟然襲擊向了蘇白,卻是引得八方觀眾,都是無比的駭然,生怕會將他們傷及。

「陽陰雷!」

見著,那煌風門的掌教強者,頃刻就是迸發出了這等恐怖的雷屬性掌法襲殺過來,在那瞬間,蘇白是立即將自己的雷屬性力量,達到了地品大圓滿的可怖境界。

隨後,他掌心一打,忽然從他那靈丹氣海內,一道道極為兇悍駭然的黑白兩色相融的陽陰雷,就是如同一道百丈巨大的黑白雷蛟一般,劃過長空,直接碾壓向了那雷鯨掌教的雷鯨破地拳。

一時間,氣息極端恐怖,宛如神王發力,有滅世之危。

「砰!」

「砰!」

「砰!」

隨後,在那龐大的戰鬥場面當中,一時間,黑白雷蛟和青幽的雷鯨相撞到了一起,頓時,不知是掀起了多麼巨大的餘波,隨後,那各色的雷霆力量,簡直是要將這整片天地,都要給徹底的毀滅一般,綻放開了,無比駭然的死亡勁氣,向八方大地席捲而出。

由此,所有在觀看本場比賽的觀眾們,也就都無比的驚悚,在那一刻,紛紛不敢直視,場地中的大戰,一個個俱是極端的駭然,都在嚴密的保護自己。

然而儘管如此,到了最後,依舊是有人受傷了。

隨即,看在眼裡,越發多的觀眾,不敢再繼續停留在比賽場地中觀戰,而是一個個逃離了角斗場,開始往外圍的安全區域逃去,生怕再過一刻,就是要身死人亡。

而也就這樣,在一群群觀眾,不斷逃離的情況下,到了最後,竟然是一個觀眾,都沒有留在角斗場內。

並且就連太虛宗主,和鄭景郡主這樣在南煌郡內,乃是頂級強者的存在,到了最終,竟然也都不敢過於靠近比賽場地中的大戰,紛紛是離開了最為危險的區域,紛紛浮空在極其遙遠的天空之外,在觀看那場宏大且恐怖的大戰。

「撲漱……」

而伴隨著,人群,都徹底的遠離,哪怕是各大宗門的頂級強者們,也都退避三舍了之後,這時的比賽場地中,那雷鯨掌教的胸口,突然是暴湧出了極多的血跡,而後他喉嚨一甜,不由得便是撲漱一口,噴出了大量鮮血,頓時染紅了半邊天,極端的恐怖。

而這便是他在方才,不敵蘇白一道陽陰雷的恐怖先天冥雷玄力,所以最終產生的重傷。

雖然說,他雷鯨掌教,是那煌風門內,八大掌教之一,實力極為可怖,乃是五星武侯,方才所釋放的拳法,更是地品上階的駭然品階,然而不論怎樣,他終究是一招,就被蘇白給擊敗了。

要知道,蘇白如今的實力,是何等的恐怖,體質力量是皇品後期不說,一道雷屬性力量,更是達到了天品大圓滿的駭然境界。

並且,他方才釋放出去的陽陰雷,更是媲美地品六階的駭然冥雷之力,一擊發出,便是能讓山河崩碎,所以在這等強悍攻擊之下,自然那雷鯨掌教不是蘇白的對手。

而說起此刻的決賽,實際上,在方才,雷鯨掌教,被蘇白一道陽陰雷徹底的轟擊出去萬米之外后,其實,他就已經被淘汰掉了,因為這場決賽的勝出規則是,誰能將對方,任意選手,首先攻擊出去中央區域,最終,就能淘汰對方選手。

所以,在這等比賽機制之下,雷鯨掌教,自然是輸了比賽,並且這也是會得到本次大賽官方認可的。

可是,只不過,因為眼下,這場大賽,輪變為了,蘇白和煌風門之間的仇怨廝殺,所以哪怕是被淘汰掉了,這也絲毫不影響,雷鯨掌教他們,繼續和蘇白他們殺伐下去,以圖為了給昔日里死在蘇白手上的兩大掌教和諸多天才弟子們報仇雪恨的駭然氣機!

「狗東西,我看你還能猖狂幾時!」

發現雷鯨掌教,被蘇白一擊轟飛出去,並且受到了重傷,隨後那穆擎這位有著七星武侯可怕實力的天才親傳弟子,當即猶如一位天兵神將一般,就是轟然碾壓向了蘇白。

「魔焰印!」

而後,雙掌一結印,那穆擎的身前,便是赫然迸發出了,一道地階中等的駭然靈印,瞬間暴涌而出,那是無比可怕。

只見那龐大魔焰靈印,彷彿有百丈巨大,滔天無比的滾動著黑綠色的妖魔火焰,那一道玄奧神異的火之印記,極端的雄渾悍然,彷彿不毀不滅一般,不朽永恆。

「轟隆……」

隨後,只是一下,轟然那一道龐大魔焰印,就這樣徹底碾壓向了蘇白。

而要知道,靈印在武極大陸上的品階,可分為天、地、陰、陽四大階、每階四大等、分別是下、中、上、至上。

而穆擎所爆發的,即是地階中等,所以可見,這道魔焰印的威力,是多麼的恐怖驚天,不可一世。

「媽了個巴子,跟白爺拼火?弱雞!」

一看,蘇白一驚后,滿臉鄙夷,當即將火屬性力量,瞬間提升到了地品大圓滿境界。

「大魔炎掌,魔焱罩八荒!」

隨後,掌心一結印,陡然蘇白身前,就是迸發出了,一道地品上階火屬性功法,大魔炎掌的至強威力,也就是第四道掌法技藝,魔焱罩八荒。

頓時,驚天魔掌,攜帶滾滾黑炎,席捲八方,碾壓六合,驚地天翻地覆,萬靈震懼。

第一更,今日五更,求訂閱,求收藏,求推薦

(本章完) 這的確是一份大禮了。這句話的意思是實際上就是,任命如龍為渤原路的掌門人。

說實在的,目前能算得上四方地盤的也就只有渤原路,如果地盤很多,那麼分疆封王也沒問題。

但這句話也同樣表明了張北羽的野心!四方一定會繼續擴大地盤。

……

說完這話,全場鴉雀無聲,大家都冷了,誰都沒想到張北羽有這樣的決定。他甚至沒跟江南、立冬、鹿溪商量過。

大家都知道,如龍是張北羽的直系,說實話,從其他人的角度來看,張北羽有些偏心了。

然而,第一個站出來支持他的人,正是在四方中派系佔比最大的江南。

江南哈哈一笑站起來,看向如龍說道:「恭喜了!渤原路扛把子,嘿嘿。」

立冬也馬上站起來,跟著笑道:「以後在渤原路消費就得提你的名字了!」

這兩人一開口,其他人紛紛跟著祝賀。如龍卻還有點沒反應過來在,站起來小聲叫了一聲:「北哥,這…」

張北羽微笑著對他搖搖頭,「我話都說出去了,你還要拒絕?」

當然無法拒絕,這是這件事來的太突然了。

……

夜晚,散場之後,大家各自離去。

我的帝國 紅坊酒吧,張北羽和如龍在靠窗的位置,對面而坐,只有他們兩人而已。

從狀態上來看,兩人都到了微醺的程度。醫生囑咐的不能飲酒,早就被他們拋在腦後。

「真沒想到,以前我是渤原路的四分天下,現在…全成我的了。」如龍輕笑著說道。「但是北哥,我真的怕我不行。」

張北羽笑笑,「你怎麼會不行!沒人比你更適合統領渤原路了。有腿姐和羅晉幫你,我相信你會讓渤原路變得更好。千萬別讓我失望哦,這,是咱們的家。」

如龍含笑點了點頭,「北哥,有你這句話,我拼了命也不會給你丟人的。」

「嗯…」張北羽低頭應了一聲,隨即又長嘆一口氣,「咱們以後的路還長著呢,可無論走到哪,都得有一個堅實的後盾,這個後盾,就是渤原路。」

「還有,既然我把渤原路交給你了,其他人就不會插手,所有的事必須你一力擔起來。就憑你手下這幾個人,遠不夠支撐整個渤原路,你得多收點人。」

如龍點點頭,沉聲回道:「明白。」

「另外,渤原路所有的收入,你上交百分之七十就行了,其他的自己留下。」

「謝謝北哥。」

這百分之三十對如龍來說已經不少了,如果只按照目前的五十萬來算,那就是十五萬。何況,渤原路現在剛剛穩定,收入也一定會慢慢上升。

……

兩天之後,四方樓重新開業。這一次的排場比第一次還大。

張北羽和江南等人,發動自己的所有人脈,把能請來的人全都請來了。甚至王震山和王勇這個級別的人都來了。

當天晚上,賓客離開之後,東南西北四人聚在一間小房間里。

「把渤原路交給如龍這件事,事先沒跟你們商量。」事情過去幾天之後,張北羽終於開口提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