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陰絕殺!」九陰地煞符魅王大吼一聲。

0

那可紫色符球飛了出去,飛出大約十多米后,紫色符球突然裂開。碰的一聲,化成紫色的氣芒飛射而出,紫色氣芒遇到哪些符雨箭、符石、符刀等等,哪些東西全部化成齏粉。

不僅如此,紫色氣芒迅速膨脹開了,如同利劍一般,飛向那些護衛。噗!紫色氣芒穿透了那些護衛的元神,元神立即碎裂。

啊!大風國的曹崔友慘叫一聲,紫色氣芒擊中了他的肩膀,肩膀上立即出現裂縫。一旁的葉南偉急忙拉住曹崔友,驚呼道:「曹建軍,你沒事吧?」

「呃,我沒事,肩膀受傷了!」曹崔友皺眉道。

於此同時尚菊華也悶哼一聲,紫色氣芒攻擊了他的右臂上,右臂立即碎裂,「尚將軍,你怎麼了?」雲格斯一把拉住了尚菊華的胳膊。

再看尚菊華的胳膊上裂開,雖然元神受傷不會流血,但是受傷了需要半個小時才能恢復。元神只要不傷到頭部和心臟部位,就不會死掉。

盛修文看到自己的人所剩無,尚菊華受了傷,扭頭看到江帆還在那裡沒動,頓時差點氣暈了,「呃,牛大江,你剛才怎麼不去偷襲九陰地煞符魅王?」盛修文滿臉不悅道。

「呃,剛才沒有機會下手啊!我在尋仙找機會呢,你們繼續攻擊!」江帆故意搖頭道,其他是故意不去偷襲的,就是要借九陰地煞符魅王消耗他們的實力。

盛修文無奈道:「好吧,我們再發動一次攻擊,你尋找機會動手!」

於是眾人又發動了一次全面的攻擊,此時除了江帆青龍處的成員絲毫無損外,其他方的人員都損失慘重,剩下的護衛總人數也就剩下二十多人了,傷亡以及過半。

面對眾人的估攻擊九陰地煞符魅王哈哈笑了,「你們這是自尋死路啊!那本王就成全你們吧!九陰煞裂!」九陰地煞符魅王一聲,九顆腦袋伸了起來,張開大嘴,發出嚎叫之聲。

這次是音波的攻擊之術,強大音波朝著眾人擴散,所到之處,無論是符雨箭還符石都瞬間碎裂,那些護衛的元神就更不要說了。

此時江帆覺得時機來了,他對著一旁的納甲土屍和代傑做一個手勢,那意思是我空間禁錮了九陰地煞符魅王后,你們就去擊殺九陰地煞符魅王。

納甲土屍和代傑兩人立即回來了江帆一個手勢,那意思是我們知道了。隨即江帆立即使出空間隔離瞬間的了九陰地煞符魅王背後,他對著九陰地煞符魅王喊道:「九陰地煞符魅王,定身符咒!」

江帆是故意這樣喊了,其實他使出的是空間禁錮術,隨著一道光一閃,九陰地煞符魅王四周空間封鎖了,他被禁錮在空間之中。

九陰地煞符魅王當頓時大吃一驚,「你,你是什麼人?我的四周空間被封死了!」九陰地煞符魅王吃驚道。

「哼,我就是要你命的人!」江帆冷笑一聲,他做了一個攻擊的手勢。

納甲土屍和代傑兩人立即沖了過去,代傑掄起碎裂狼牙棒對著九陰地煞符魅王最大的腦袋砸下,「砸碎你腦袋!」代傑大吼道。

「暴雨狂瀾!」納甲土屍換出裂空奪魄槍,對付九陰地煞符魅王需要威力更厲害的武器,裂空奪魄槍發出嗡的一聲。

砰的一聲,代傑的碎裂狼牙棒砸中了九陰地煞符魅王的最大的腦袋上,腦袋被砸凹下一塊。幾乎是同時,納甲土屍的裂空奪魄槍刺穿了九陰地煞符魅王的四顆腦袋。

九陰地煞符魅王發出慘叫一聲,突然九陰地煞符魅王九顆腦袋怒吼道:「混蛋,你們都去死吧!」九陰地煞符魅王九顆腦袋一起嚎叫起來,那聲音是剛才的好幾倍。

砰的一聲,空間禁錮被強大音波衝擊開了,嗷的一聲,九陰地煞符魅王四爪揮動,砰!砰!砰!幾乎是同時發出聲音,江帆、納甲土屍、代傑三人被打飛了出去。

納甲土屍和代傑都受了傷,納甲土屍有黑色墓碑保護,傷不是很重,代傑沒有東西保護,他受傷比較重,元神裂開,昏迷過去。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九陰地煞符魅王恨透了江帆,他嚎叫一聲瘋狂地朝著江帆追趕過去,對著江帆猛地揮爪攻擊,一連幾聲砰的一聲,江帆被打得飛出幾十米遠,元神碎裂開了一條縫隙。

九陰地煞符魅王喘著粗氣,他剛才發狂消耗了打量的體力,而且五個腦袋受到重創,還沒有回復過來。

盛修文看到了時機,對著眾人喊道:「九陰地煞符魅王已經受了重傷,我們趁機殺死他!」他知道如果九陰地煞符魅王恢復過來了,再想殺他那就是千難萬難了。

眾人立即沖了過去,使用符咒攻擊,一時之間,符雨箭、符雷、符刀如同雨點般飛向九陰地煞符魅王。趁此機會,戴莉娜、花之翹、翁玉紅三人使出大冰封禁咒,三顆符球飛射而出。

隨著砰的一聲,三顆符球釋放出白色寒冰之氣,九陰地煞符魅王被冰封了。

「哦,九陰地煞符魅王被冰封了,雲將軍、尚將軍,你們快殺死九陰地煞符魅王!」盛修文急忙喊道。

雲格斯和尚菊華立即使出符咒的絕技,雲格斯使出了「符冰裂殺」空中出現一塊紫色的符冰,那符冰一頭鋒利,如同一把鋒利的斧子一樣。

「符冰裂殺!」雲格斯喊了一聲。

那紫色的符冰飛了過去,如同一把巨大斧子凌空而下,砰的一聲,擊中了九陰地煞符魅王受傷的腦袋上。

撲哧一聲,那受傷的腦袋竟然被劈了下來,九陰地煞符魅王立即慘叫一聲。於此同時,尚菊華使出符技「符火風暴」,巨大火球落在九陰地煞符魅王腦袋上,砰的一聲,九陰地煞符魅王腦袋被炸飛了兩個。

盛修文大喜,「哦,九陰地煞符魅王快不行了,大家繼續攻擊!」盛修文喜悅道。

眾人繼續攻擊,九陰地煞符魅王再次受傷,他慘叫起來,「卑鄙無恥的人類,我和你們拼了!」九陰地煞符魅王怒吼意一聲。

緊接著九陰地煞符魅王身體突然膨脹起來,渾身泛起青色氣芒,「啊!九陰混元殺!」九陰地煞符魅王大吼一聲,青色氣芒就像爆炸一樣,四射而出。

青色氣芒所到之處,那些距離最近的護衛元神立即碎裂,化成齏粉。葉南偉、郭之相、曹崔友當場元神碎裂,距離稍微遠的人受到了青色氣芒的攻擊,一個個被衝擊飛了出去。

盛修文、雲格斯、尚菊華、戴莉娜、花之翹、令狐玉嬌、翁玉紅、閆帥以及青龍處成員都受了重傷,這可是九陰地煞符魅王消耗元神的奮力一擊,威力太大了。

施展九陰混元殺之後的九陰地煞符魅王龐大身軀迅速萎縮,他喘著氣,望著倒下的人,「呵呵,你們全部都受傷了,等會我恢復了,我就殺死你們!」九陰地煞符魅王冷笑道。

眾人都受了傷,盛修文吃力地爬了起來,「呃,大家快施展符咒殺死他!」盛修文吃力喊道。

可是眾人元神都受傷了,沒有人可以釋放符咒,「哈哈,再過幾分鐘本王就恢復了,你們就等著死吧!」九陰地煞符魅王大笑起來。

就在九陰地煞符魅王得意的時候,突然納甲土屍爬了起來,「我靠,老子已經恢復了,你敢傷老子主人,你他媽去死吧!」納甲土屍獸撲提著裂空奪魄槍沖了過去。

九陰地煞符魅王露出驚愕之色,「你,你怎麼恢復這麼快?」九陰地煞符魅王吃驚道。

瞬間納甲土屍到了九陰地煞符魅王面前,「嘿嘿,因為老子不是人,刺破天!」納甲土屍手裡的裂空奪魄槍透出黑色氣芒,直奔另外沒有受傷的四顆腦袋。

撲哧!裂空奪魄槍刺穿了四顆腦袋,九陰地煞符魅王慘叫起來,「啊,混蛋!」九陰地煞符魅王猛地揮爪,砰的一聲,納甲土屍被打飛了出去。

裂空奪魄搶還留著九陰地煞符魅王的腦袋上,九陰地煞符魅王鷹爪抓住了裂空奪魄槍,他想把裂開奪魄槍拔出來。

突然一道人影一閃,一個人到了面前,「嘿嘿,還是我幫你一把吧!」

砰的一聲,一拳砸在離開奪魄槍桿上,裂空奪魄槍從第四顆腦袋穿透而出,噗的一聲,沒入中間最大的的腦袋裡面。

中間最大腦袋裡面是元神珠,裂空奪魄槍沒入元神珠之中,元神珠碎裂。九陰地煞符魅王慘叫一聲,「你,你元神不是碎裂了,怎麼復活了?」九陰地煞符魅王吃驚地望著江帆道。

「嘿嘿,元神碎裂了,自動修復了,我已經完全恢復了!」江帆笑道。

「你,你不是人!」九陰地煞符魅王吃驚地望著江帆。

「嘿嘿,你說對了,我不是人,我是未來的神!」江帆抓住裂空奪魄用力一擰,砰的一一聲,九陰地煞符魅王的腦袋碎裂開了。

元神珠滾落出來,江帆一把抓住了元神珠,上面出現一個洞,已經碎裂開了。九陰地煞符魅王的元神珠可是好東西,江帆樂了,「我靠,吸收九陰地煞符魅王的元神珠,我應該到達符元境界後期頂峰了!」江帆暗喜悅道。

江帆迅速吸收了九陰地煞符魅王的元神珠,隨後他走到代傑身邊,看到代傑元神有裂縫,已經昏迷了,他急忙幫助修復代傑的元神。

片刻之後代傑蘇醒過來,他知道是江帆救了自己,「老大,多謝!傻蛋沒事吧?」代傑問道。

「是的沒事,他自己在自動修復,很快就沒事了。」江帆微笑道。

閆帥以及那二十名青龍處的成員都不程度受傷,他們的元神都有不同程度裂縫,江帆一一幫助他們修復好。隨即江帆檢查其他的人受傷情況,特別是戴莉娜的情況。

戴莉娜元神受傷不重,只有一點點裂縫,她自己正在修復,江帆走到她身邊,微笑道:「莉娜,我來幫你一把!」江帆的手按在戴莉娜的額頭上。

隨著一道白光一閃,戴莉娜受傷的裂縫迅速復原,她立即站了起來,「謝謝!」戴莉娜對著江帆微笑道。

「呵呵,我們是一家人,客氣什麼!」江帆微笑道。

戴莉娜露出羞澀,「你去幫幫花之翹、翁玉紅她們吧!」戴莉娜急忙岔開話。

江帆微笑道:「呵呵,她們可不是我的女人,我才不管呢!」

江帆走到令狐玉嬌面前,她正在修復元神,江帆手掌按在令狐玉嬌的額頭上,「玉嬌,我祝你一臂之力!」江帆輕聲道。

令狐玉紅知道是江帆,她心裡很高興,她立即集中精神修復元神。在江帆的幫助下,令狐玉嬌很快就修復好了元神。

片刻之後,盛修文、雲格斯、花之翹、翁玉紅等人也修復好了元神,盛修文站了起來,他望著地面那些碎裂元神,「呃,現在我們剩下人不多了,我們必須抓緊時間開啟九陰眼吧!」盛修文望著江帆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今天有事情耽擱了,就三更了。 此時距離天亮大約還有兩個多小時,江帆點了點頭,他從懷裡摸出九塊三角形的玉石,「呃,這些玉石應該如何放置呢?」江帆皺眉道。

盛修文望著九星台,「既然這裡叫九陰眼,我們上九星台去看看就知道怎麼回事了。」盛修文朝著九星台走看過去。


九星台大約有三十多米高,正好處於小山下,眾人飛上九星台。九星台中心呈圓形,直徑大約有一百多米,它的邊緣是九星形狀,有九個尖角,從高空俯視就是九星的形狀。

「既然這裡叫九陰眼,那肯定有九個洞眼,我們分別去九個尖角去看看是否有九個洞眼。」江帆望著眾人道。

眾人一齊點頭,隨即散開,分別去九星台的邊緣。納甲土屍、閆帥、代傑以及青龍處成員跟隨在和江帆到了九星台的邊緣,在尖角的頂端,果然有個三角形的凹槽。

「哦,這應該就是九陰眼了!」江帆喜悅道。


江帆拿出一塊白色三角形的玉石,試著放入凹槽之中,結果白色三角形的玉石無法放那攻入凹槽之中,「呃,怎麼回事?三角形玉石大小都一樣,為何無法放入呢?」江帆驚訝道。

「老大,是不是顏色的問題?」閆帥提醒江帆,手指著九星尖角。


閆帥這句話提醒看江帆,他看到九星的尖角上是黑色的,馬上明白了,「哦,我知道是怎麼回事!」江帆立即拿出一塊黑色的三角形玉石,試著放入凹槽之中,黑色的三角形玉石陷入了凹槽之中。

「好,果然是顏色的原因!」江帆喜悅道。

此時其他的人也發現了尖角的凹槽,江帆拿著三角形的玉石按照不同顏色依次放入尖角的凹槽之中,當他放入最後一塊三角形的玉石之後,突然九星台上的那九塊玉石發出亮光。

「哦,九塊玉石出亮光了!」閆帥驚呼道。

緊接著九星台的中心出現了光圈,那光圈的形狀就如同人的眼睛一樣,「哦,這才是九陰眼啊!」江帆驚呼道,開始還以為九個尖角上的凹槽就是九陰眼,現在才知道九陰眼就在九星台的中心。

「哦,九陰眼開啟了,北甲大帝的寶藏肯定就在九陰眼裡面!」盛修文激動地奔跑過去,他的身後跟著雲格斯、尚菊華還有那個神秘的老者。

戴莉娜也想跟著去,江帆一把拉住了戴莉娜的胳膊,悄聲道:「莉娜,你別急著去,說不定有危險呢!」

盛修文進入九陰眼之中,只見一道光一閃,盛修文消失不見了,緊接著雲格斯和那神秘老頭也消失不見。

「哦,他們進入九陰眼了,我們趕緊去吧,寶藏可不能讓他們盛家獨吞了!」令狐玉嬌領著人進入九陰眼之中,隨即也消失不見。

接著大風國的翁玉紅也領著人進入九陰眼,「老大,我們快點進去吧,去晚了寶藏就被他們搶走了!」閆帥急忙道。

江帆笑了,「呵呵,你以為北甲大帝的寶藏這麼好得到啊!九陰眼裡面肯定還有寶藏守護獸之類的東西,就讓他們打頭陣!」江帆笑道。

等待了幾分鐘后,江帆對著閆帥、納甲土屍、代傑、戴莉娜等人道:「走,現在我們可以進入九陰眼了!」

江帆等人進入九陰眼的光圈之中,隨著一道光一閃,眾人感覺如同墜落懸崖一樣,身子下墜。

「呃,怎麼回事?我們下墜啊?」閆帥驚呼道。

「不用擔心,這個九陰眼其實就是傳送台,把我們傳送到什麼地方。」江帆微笑望著閆帥道。

江帆話音剛落,眾人感覺落在地面上了,隨即聽到符獸的吼叫聲,眾人順著聲音看到前面不遠之處有兩頭渾身青色的符獸正在攻擊盛修文等人。

兩頭符獸的背後是一座青色的宮殿,整座大殿氣勢宏偉,大殿呈圓形,宮殿上面寫著:「北甲大殿」幾個字。

「哦,那應該是北甲大帝的宮殿了,寶藏就該就在宮殿裡面了!」江帆喜悅道。

「哦,那我們就去北甲大殿尋找寶藏吧!」閆帥急忙道。

「不忙,要進入北甲大殿首先要打敗那兩頭符獸才行!」江帆搖頭笑道,他目的就是等著盛修文等人消耗兩頭符獸的體力,然後再出手。

看到江帆等人的出現,盛修文大喜,急忙喊道「牛大江,快來對付符獸!」

江帆望著兩頭青色符獸皺眉道:「哦,這符獸應該是寶藏的守護獸!」

「哦,那兩頭符獸好厲害,我還是去幫助他們一把!」戴莉娜就要衝過去,江帆一把拉住戴莉娜的胳膊,「呃,莉娜,你急什麼!等我們殺死符獸,他們就要殺我們了!」江帆皺眉道。

「這不好吧!」戴莉娜皺眉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