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任,好像也不是電腦的問題….而是收視率的數據!」

0

著急的聲音再次傳來。

「收視率的數據?」

「嗯!電腦上顯示….我們台現在的實時收視率竟然達到了0.6,就這還在繼續增長!」

「什麼?收視率超過了0.6?這怎麼可能!今天播放的不是那個煤礦文工團臨時趕製出來的情景喜劇嗎?」

麗薩榕一頓。

話說到了這個時間段,任何電視台都不可能有這樣的數據,肯定是出了問題。

「真的是這樣…..」

「算了…..等我回來!」

再也顧不得許多,麗薩榕掛了電話后,給播音房裡面的那名青年做了一個「你等我回來」的手勢加眼神,然後匆匆忙忙的離開了電台。如題,眼睛疼,最近在吃藥,請假一天。

《京都泡沫時代:從變賣億萬家產開始》請假一天 看李方大口大口的吃着飯,李宏華不解的問道:「方子,怎麼了,你吃這麼着急幹嘛。」

咽下嘴裏的飯菜,李方才回答道:「不急不行啊,今天早上不是送了些蔬菜去杭城那邊嗎。兩家店裏的菜都快賣光了,吃的人太多了。我得趕緊吃完,叫那些幫工一起采菜,等下就送上去。要不然,倆家店晚上就沒菜了。」

「要多少啊?」

「楚樂那邊每樣100斤,我店裏的話估計每樣50斤也差不多了。」

「那這就300斤了,就靠那麼幾個人要多久才能弄好啊,別耽誤時間了。等吃完我和你媽也一起去吧,人多做的快。」

「行,今天就先辛苦下,到時候我再想想辦法。」

吃完午飯,大傢伙都去了大棚,連楚敬良夫婦還有秦富生夫婦,都到田裏幫忙。所有人花了1個多小時,這才把要的菜都給摘齊了。

李紹輝等菜一摘完,就立刻驅車開往杭城,在4點左右把菜分別送到了兩家店裏。

等菜一到,楚樂就給李方打來了電話。

「方子,你這菜種的可以啊,不得不說,二哥那是真佩服你啊。」

「行了,你就別恭維我了,說吧,明天要多少。就你這點小心思,我還不知道你嗎。」

「知我這,方子也。杭城2家店,每家每樣50斤。魔都那邊少點,每樣25斤。還有我老家那邊,和杭城一樣,每樣100斤。」

「大哥,我這是要累垮我呢,沖着這要的,我那能摘的過來啊。就算我現在就摘,明天早上都不一定能給你送過去。全給你摘了,我店裏咋辦。」

「那是你說這麼辦?」

「要不少點的,先限量供應着,等我想到辦法了再說?」

「那怎麼行,如果連蔬菜都要限量,那還不被客人給罵死啊。我一下午就就到了好多老客戶的電話,都是預定了位置要來吃青菜和白菜的,這上面你可不能給我掉鏈子啊。」

「得,我想想辦法吧,具體怎麼樣,我晚點給你電話。」

掛斷電話,李方陷入了沉思,光靠家裏這些人是肯定干不下來的,光中午那會大家就累的夠嗆。現在翻了三番,大家絕對是幹不了的。

這時李宏華從外面走進來,看見在那裏發獃的李方,走上來說道:「幹嘛呢,這麼熱的天坐在院子裏發獃。」

「爸,你來的正好,你幫我想想辦法。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夠加快採摘蔬菜。」

「這能有什麼辦法,我們的大棚又不是機械採摘的,全靠人力。要想採的快,除了加人還有什麼辦法。」

「可是我們就這麼些人,想加也沒地方加去啊。」

「你看你,又進了死胡同了。你為什麼就光看着我們這些人呢,村裏還有這麼多人呢,那些不都是嗎。」

「對啊,我這麼沒想到呢。村裏這些叔叔伯伯爺爺奶奶的,雖然上了年紀了,可是都是種田出生,讓他們來採摘那是最合適不過了。」

「恩,只要給他們開工資,他們絕對會樂意來做的。他們自己的田花個一個傍晚差不多都能弄完,空閑的時間多的是。」

「那我現在就上門去問問去。不過,爸,給他們多少一次合適啊。」

「30一次吧,主要也就是早上這一波,只要人多,一個小時絕對能夠收完的。30塊錢一個小時也差不多了,再多了我們雇的那些僱工該不樂意了。」

「那行,聽你的,我現在就去找人。」

「你傻啊,你一家家去跑要到什麼時候。直接去找村長,讓他去村委拿着喇叭喊上一嗓子,大家不都知道了嗎。」

「對啊,我這就去。」

李方來到村委會,在辦公室找到村長,和他說明了來意,村長聽了,也是高興不已。

「行,我這就去廣播,到時候選人你自己選,怎麼樣。」

「好,我們儘快吧。」

村長的辦事效率很高,這種利民的事情由不得他不上心。在廣播的召喚下,留村的家庭,每家每戶都派了一個代表。

和上次李方再村裏承包土地一樣,大家都集中到了會議室,幸好會議室開了空調,要不然這麼多人在一個房間里,都要中暑了。

見人都到齊了,村長示意大家安靜下來,然後說道:「今天叫大家來呢,是有件好事和大家說。不過呢,這件事不是由我來說,是方子來說。方子,你來說吧。」

見村長叫自己了,李方站了起來清了清喉嚨說道:「各位叔叔伯伯阿姨嬸嬸,爺爺奶奶下午好。今天叫大家來呢,是有事要大家幫忙。大家都知道,我承包了50畝的地用來種蔬菜。最近這青菜和白菜都成熟了,杭城那邊我朋友的飯店預定了一些,來不及採摘,所以就需要各位去我地里幫幫忙。當然,也不讓大家白幫忙,每個人每一次給30塊錢,10天結算一次。如果幹滿一個月,就多給100,湊個1000。不知道大家認為這麼樣?」

「活到是輕鬆,不過錢真能給到位嗎?」很快就有人提出了疑問。

李方見有人問,那也是鬆了一口氣,就怕沒人問,沒人想干,那才是悲劇,現在有人問了,反而放下心來了。

「你們放心,這錢一定給到位。如果你們想要日結也行。每天早上幹完以後,就找我爸拿錢。如果不急,每次做完工了再我爸那裏登記一下就行。」

「那行,算我一個。」

「我也算一個。」

「我給我加那口子報一個。」

「只要男的嗎,女的要不要。」有人又提出了新的問題。

「要,都要,只要能采菜那就都要。一共20個名額,報滿即止。」李方很爽快的回答道。

聽力李方的話,大家喊的更大聲了,就怕漏了自己。

全村50來戶人家,有些人已經在李方家做幫工了,也就不湊這個熱鬧了,很快就報名完畢。

定好明天幹活的時間,村長就讓眾人都散去,留下李方,準備和李方聊聊。

李方也知道村長留下自己的意思,不過現在剛開始發展,也不太好做些承諾。。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刷」,有什麼飛到了門前。

墨靖堯伸手一抓,便抓到了手中。

是枕頭。

他抬頭看歇斯底里的洛婉儀,此時的洛婉儀臉色很不好,看起來象是癮發作了。

「靖堯,把我的包還給我好不好?我只要一點,一點就行。」洛婉儀一看沒有打中墨靖堯,便一個箭步衝到墨靖堯的面前,一把拉住他的手,求白粉。

墨靖堯臉色微沉,明明已經下令綁住洛婉儀的,沒想到他進來了才發現,洛婉儀根本沒有被綁,此時的她完全可以在這房間里自由的行動。

甚至於,剛剛還襲擊了他。

「不行。」冷硬的聲音,他是不會妥協的。

「靖堯,可是媽很難受,難受的就連呼吸都要困難了,我這是不是要死了?」洛婉儀哀求的看着墨靖堯,臉上全都是企盼,看起來真的很難受的樣子。

「那種東西吸多了,才是真的要死了。」墨靖堯用力一甩,便甩開了洛婉儀的手,轉頭看身後的喻色。

小女人從進來這間房間,一直都在他的身後,不聲不響。

這與她起初要率先進來的初衷完全不一樣。

接收到墨靖堯的目光,已經觀察了有一會時間的喻色這才開口,「洛董,你被人控制了。」

「胡說八道什麼?你才被人控制了,你全家都被人控制了。」洛婉儀狠瞪了她一眼,恨不得直接砍了她的眼神。

喻色忽而想起她最初遇見的那個洛婉儀,雖然看她的眼色從來都不友好,但至少是幹練的自信的風彩依然的。

但是最近的洛婉儀,就是個小肚雞腸的女人,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大氣端莊和雍容華貴。

喻色也不惱,淡淡的瞟了一眼洛婉儀,輕聲道:「你最近是不是經常性的頭疼?」

「你管不著。」

「你頭疼是你的事,我自然管不著,我也不想管,畢竟,管一個行將要死的人,那就是傻,說不定一管之下最後落得一身騷,嗯,我走。」喻色說完,真的轉身就走。

「等等。」不想,喻色才走到門楣間,洛婉儀就低聲叫住了她。

喻色佇足,不過並沒有回頭,就是背對着洛婉儀,道:「洛董既然不相信我,又何必叫住我。」

「你怎麼知道我頭疼的?」洛婉儀不理會喻色的質疑,只問這一句。

「看你的面色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我診病,從來不把脈,只看一眼病患就清楚病情了。」

「我不是病患。」洛婉儀咬牙,不承認自己有病。

「你承認不承認,你現在都是病患。」喻色說着的時候,拿起了手機,打開了錄播功能。

「我沒病,才不是病患。」

「不過是一個詞語罷了,洛董沒必要較真吧。」

「我沒較真,我只是實話實說,我就是沒病。」洛婉儀咬牙切齒的瞪着喻色。

喻色徐徐轉身,「你有沒有病,很快就要見分曉了。」

「你什麼意思?」洛婉儀低吼過去,恨不得直接撕了喻色。

然,喻色還沒有回應她這一句,她自己也沒有等來回答,可突然間的,洛婉儀就轉頭看向了墨靖堯,「你,去把我的包拿來。」低沉的女聲里夾雜的全都是冷冽的味道,同時,她的眼睛緊盯着墨靖堯,一眼不眨。

「靖堯,別看她的眼睛。」喻色一拉墨靖堯的手,急聲吩咐。

讓剛看到洛婉儀眼睛的墨靖堯急忙收往,這一收才發現剛看洛婉儀的瞬間腦子裏彷彿一片空白的樣子。

如果不是喻色的一聲低喝,只怕他現在也不會清醒。

「這是怎麼回事?」墨靖堯更懵了。

喻色也是不看洛婉儀的眼睛的,臉撇向一邊,「洛董,只怕要讓你失望了,靖堯不會去幫你拿包呢,說吧,你現在是不是頭痛欲裂?」

「我……我的事你管不著。」

喻色冷笑,「洛董,我原本是要出去的,就此不管你的事的,可你硬生生的非要把我叫回來,然後這居然又說你的事不用我管,洛董這出爾反爾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快的讓人目不暇接。」她邊說邊往前移動,每一次都是一小步,小的就是一隻手那麼短的距離。

不過就是因為每一次都只移動少許的距離,所以,洛婉儀彷彿沒發現似的,並沒有阻止喻色的靠近。

於是,只是片刻間,喻色距離洛婉儀已經近的再也不能近了。

可哪怕是這樣近,洛婉儀也沒有任何的反應,相反的一直在看着喻色,「你,去把我的包拿來。」

喻色手攥着手機,然後突然間的出手,一枚銀針就扎到了洛婉儀的頭上。

是的,真的扎到了洛婉儀的頭上。

這一針的針法又快又狠又准,精準無誤的扎到了洛婉儀的頭上時,喻色只覺得身上冒涼風,好冷。

不過再冷也要堅持。

扎完了針后,喻色突然間伸手握住了洛婉儀的手腕,「靖堯,抱住你媽媽,不要讓她亂動拔下頭上的銀針。」

墨靖堯微微點頭,隨即上前,頃刻間就制住了洛婉儀,讓她動彈不得。

喻色沒有說她為什麼要為洛婉儀扎銀針,可是他曾經親眼見識過喻色的針灸之術,這是很玄妙的針灸。

他只管制住洛婉儀,而喻色也趁此機會繞着洛婉儀快速轉了一圈。

轉一圈后才一停下,墨靖堯這才發現喻色的這一轉前前後後已經下了七枚銀針。

然後,七枚銀針才落下,洛婉儀的眼睛裏突然間就有了神彩,抬頭看向喻色和墨靖堯,「靖堯,你還沒有把我的包拿過來嗎?媽頭疼,不用那東西不行。」

「頭疼的很厲害嗎?」喻色反問了一句。

「我是跟我兒子說話,又不是跟你說話,你少插嘴,否則信不信我直接撕爛你的嘴,讓你從此再也不能說話了。」

「呃,洛董可真是病的不輕,明明是一條死路,卻還要飛蛾撲火般的衝上去,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你才自作孽不可活,趕緊把我身上的銀針拔下來。」

「你確定?」喻色微笑的看着洛婉儀,只是那笑卻讓洛婉儀只覺得頭皮發麻,彷彿喻色真的拔了銀針,她只怕會很慘。

。 楊平凡卻不像司空勝與劉毅濤那樣,屁顛屁顛地跑去給自家的女神送關心、送溫暖,而是默默地給了黎曉薇一個擁抱,光憑這一點,就足以秒殺司空勝與劉毅濤二人了。

兩人見狀,那叫一個不是滋味,在暗地裏忍不住大罵一句:混蛋!便扭過頭去,不再看楊平凡與黎曉薇之間的膩膩歪歪,省得糟心。

而黎曉薇剛看到自己的兩個姐妹都有男人在一旁噓寒問暖的,但自家男人卻遲遲沒來安慰一下自己,心中多少有點吃味。

這不,楊平凡一個簡單的擁抱,便立馬消除了黎曉薇心中的小九九,主動開口道:「你身上的強效太陽藥水還夠嗎?要不,我也分給你一點吧,我身上……嗚!」

楊平凡直接用一個吻,封堵住了黎曉薇接下來的言語。

司空勝和劉毅濤又忍不住地回頭觀望一眼,頓時暗罵一句:禽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