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藥入體?」

0

聖女嬌軀微微一顫,她想象不到是什麼丹藥這麼強大的威力。

「沒錯,這點我等都可以證明,葉天小子的體內存有一顆千年凝神天丹,由於實力原因,他無法消化這顆丹藥,反倒被其奪舍了身子!」

暴風安從一旁走出來淡淡解釋道。

「原來如此,那這一切都不是葉天的本意咯!」

聖女聽罷只是點了點頭,當即做出了決斷。

這下招生堂三老可急了,這聖女此刻的態度也太隨意了吧,於是急迫道:「聖女啊,這整件事雖然不是葉天的本意,但凝神天丹還是存在於他的體內,假以時日力量恢復過來再次爆發,那後果真的不堪設想啊!」

「你們是在質疑我的決定嗎?」

聖女彷彿完全就是在幫著葉天,當即不悅道。

聽了這話,招生堂三老頓時臉色大變道:「我等不是這個意思,只是為了中域與暴風學院的將來著想,還望聖女三思啊,要知道這可是千年丹藥,其力量比在座所有人都要厲害!」

這話使得在場眾人都是皺了皺眉,其實三老的擔心也不無道理,這凝神天丹需要四大院主才能勉強制服,假以時日它更加強大了怎麼辦?亦或者四大院主中少了一人,那所有人將要面對的就是死亡的下場。

沉默了半響,聖女再次說道:「這件事你們無需擔心,我自會去想辦法,而招生堂暫且搬入黃院之中,待此地修建好后再回來!」

「這……」

招生堂三老完全沒有想到聖女會這般的決斷,這簡直比主院那些老怪物還要狠。

原以為聖女年輕,應該對他們造成不了什麼威脅,到時候好言好語的慫恿一下就可以了,現在看來卻完全相反。


「招生堂三老,莫非你們連聖女的話也不聽嗎?」

見到三位老者依舊不服氣的語調,聖女身後兩個侍衛說話。

他們乃是兩個威嚴的中年人,全身都是黑衣纏身,只露出了一對凌厲的眼神在外頭。

之前在聖女說話的時候他們沒有絲毫言語,十分安靜。

望著這兩個氣勢非凡的男子,招生堂三老沒有辦法,只得點頭答應了下來。

誰讓他們級別低呢?招生堂說白了連一個普通的學院都不如,豈能與主院去叫板。

「現在傳布下去,今日之事不可有人宣傳出去,否則殺無赦!」

聖女見招生堂三老妥協後繼續說道。

「是!」

下方眾人齊齊點頭應道,這事就算是聖女不說他們也知道。

畢竟此事萬一傳出,那暴風學院的聲譽可就毀於一旦了。

試想,暴風學院四大院主在招生堂外齊斗下域小子葉天,結果最後慘勝!

這事假如投入中域之中絕對會成為一枚重磅炸彈,使得大家笑掉大牙。

暴風學院承擔不起這個後果,誰都承擔不起這個後果。

好在戰場幾乎都是學院內的骨幹分子,而且大部分都是教師,倒也十分聽話。

「至於葉天之事我會替他找到辦法,還大家一個安心!」

聖女繼續淡淡的說道。

言罷,她便攜著後方兩個黑衣侍衛再次向著學院內部行去。

主院之人真可謂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望著聖女離去的背影,凌寒楓突然瞧瞧道:「友宜啊,我怎麼感覺在哪裡見過這個聖女,特別是她的背影十分熟悉!」

「是啊,我也這般感覺,而且她如此袒護大哥,說不定真的認識大哥呢!」

陳友宜也深以為然的說道,但是他實在是想不起來到底是誰與聖女這般的相像。

「算了,我們也不要想了,等大哥醒來后告訴他吧,說不定他能猜的出來!」

凌寒楓拍了拍混亂的腦袋隨意的說道。

現在葉天沒有被判罪的事情才是真正值得高興的。

陳友宜點了點頭,重新將目光投向了葉天的身上。

這時,其身上的黑氣已經完全消失了,給人的精神壓力也小了很多,怕不時就能蘇醒。

「你們可知道葉天要加入什麼學院?如果願意可以讓他來本座的黃院,本座保證不虧待他!」

既然葉天被「判」無罪,那四大院主當然要開始搶人了,葉天所展現的力量足以令四大院主齊齊動心。

雖然之前本不是葉天的真正實力,但大福與大禍永遠並存,也許什麼時候凝神天丹也能成為幫助葉天的東西也說不定。

到那個時候,葉天這個弟子可就逆天了。

「宜兒,你是葉天的好兄弟,等會能否勸說一下葉天,讓他加入本座的天院,假如這小子沒有修鍊上古功法,那本座可以將上古功法《上古托天決》傳於他,讓你們倆兄弟成為我天院的中流砥柱!」

此刻就連暴風武這個天院院主也明著拉人了,畢竟他還有陳友宜這一層關係在,而且他連上古功法也搬出來了,待葉天醒來后機會不可謂不大。

在場唯有暴風安與暴風義兩人沒有說話了。

暴風義雖然內心也欣賞葉天,但是他不可能收葉天為弟子,到時候司空典那兒沒法交代。

作為一個師傅,那就要有始有終,不能吃著碗里的望著鍋里的,對於這點暴風義還是很有原則的。

他可不想擁有一對敵對的弟子,那還不如一個也沒有來得實在。

至於暴風安,他則是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黃院在四大學院中實力本就弱小,特別經過了三十年前的比試之後實力更是跌落了谷底。

說白了,暴風安完全拿不出能夠吸引葉天的地方。

雖說自己和葉天有那麼一點交情,但暴風安是個正義的人,不想就此耽誤葉天未來的前途。

在外界或者烈焰虹等人看來,暴風安無比風光,乃是一個使得所有人聞風喪膽的絕世強者。

但在暴風學院之中,他卻是最為心酸之人,雖然個人實力強大,但團隊卻完全落得下成。

「諸位院主,你們不要爭了,大哥之前說他會加入黃院!」

凌寒楓直接跳出來說道,望著他們搶人的一幕他就心煩。


「加入黃院?你沒有聽錯嗎?」

暴風武兩人明顯有些不信,這葉天是無知還是怎麼的,居然選擇加入黃院。

「宜兒,你快些和葉天說說,只要他來天院,我定然將你們兩兄弟培養成暴風學院最傑出的兩大青年!」

暴風武聽罷后立刻就從陳友宜那兒下手,兄弟情葉天應該不會拒絕吧。

只可惜陳友宜一句話卻使得暴風武當即失去了希望,只聽他道:「師尊,不好意思,弟子只會尊重大哥的意思,不想逼迫或者引薦他什麼,到時候還是讓他自己選擇吧!」

「你……」

暴風武聽罷頓時無語,沒想到自己的弟子還有這般不聽話的時候。

「我覺得之前葉天都不了解暴風學院的局勢,想必也是隨便選選的,凌寒楓你這麼早斷定實在是太早了,我們還是等待葉天醒來后讓他再選一下吧!」

暴風堅突然想出了一個理由道,雖然之前他提議殺死葉天,但此刻卻越加珍惜葉天了。


一切不利的背後都有極為有利的一面。

此刻大家所見的正是滿是利益的葉天。

「不用選了,我意已定!」

就在這時,一個堅決的聲音突然傳了出來,正是來自地上的葉天。 「大哥?你終於醒來了!」

聽到葉天的聲音,陳友宜兩人頓時就激動了起來。

「恩!友宜,寒楓,之前辛苦你們了!」

葉天朝他倆微笑著點了點頭,之前要不是他們兩個拚命護著自己,現在指不定會出現什麼事情呢?

特別是陳友宜,假如他不向暴風武求情,此刻葉天說不定已經被處決了。

「呵呵!大哥說笑了,我們這般做是應該的!」

在葉天面前,原本男子氣息十足的陳友宜也變得略有些靦腆,展現了他不為人知的一面。

葉天拍了拍他倆的肩膀,終於走到了大家的面前。

在場每一個都是面色好奇的看著葉天,這是他們第一次對一個青年如此感興趣過。

「葉天,你可知之前犯了何等大罪?」

重生之謀妃雲華 ,但他還是要發難。

聽聞他的話,葉天目光環顧四周,臉色淡然道:「此地之景其實與我無關,要怪只能怪你當時沒有阻止華虎的行為!」

「小子,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的道理難道不懂嗎?」

招生堂一位老者走出來喝問道。

「那你們想讓我怎麼樣?」

葉天目光直視那位老者,在之前他就能感覺到這老者的嘴臉,假如那時候葉天可以控制身體上的強大力量,那他定然會一道精神之雷劈死這不要臉的老頭。

「呵呵!」

聽聞,三位老者同時笑了起來,這葉天雖然實力極為強大,但性格倒是不強勢。

「我們要你做招生堂的侍衛,為你今日所做的行為贖罪!」

三位老者同時說道。

聽了這話,眾人也終於知道了其中的端倪,感情這三個不要臉的老頭也想收服葉天。

假如葉天真能加入招生堂,說不定會讓這一個區區的小堂成為學院一般的存在,到那個時候三位老者地位可就高了。

畢竟未來之事誰也說不準,特別在葉天的身上更是無不可能之事。

千年丹藥都出現了,還有什麼比這更稀奇的嗎?

「想讓我加入招生堂?」

葉天也當即聽明白了他們的意思,嘴上不由的勾勒出了一絲譏笑,道:「你們難道都是聾子嗎?我要加入的黃院,莫非你們想與暴風安院主搶人不成?」

「我……我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只是你今日所犯下的罪不能這麼算了,我等氣不過!」

三老心中一緊,忙站出來解釋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