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麻煩,你們先坐著等一會。」

0

「啊!!!是唐梓玥!!!」

蘇宓正準備付錢的時候,背後突然響起了一聲尖叫,緊跟著兩個看起來應該是高中生的少女快步走了過來。

「梓玥哥哥,請問可以給我簽個名嗎?」

全真仙門 少女a從背包里拿出紙筆,用期待的目光看著唐梓玥。

「抱歉……」

「可以的,唐唐你給她簽吧。」

唐梓玥原本是想拒絕,結果蘇宓先替他答應了。

唐梓玥有些哭笑不得,但還是寵溺的看了蘇宓一眼,給少女a簽了字。

「哇,謝謝梓玥哥哥,這位就是蘇宓小姐姐吧,沒想到小姐姐人超好唉,你說是不是?」

少女a用手肘碰碰旁邊那個一直冷著臉不說話的少女b。

少女b依舊沒有說話,唐梓玥和蘇宓對視一眼,差點以為這個少女是不喜歡蘇宓的唐梓玥粉絲,結果……

「我家蘇宓姐姐當然好,唯獨眼光不好,看上唐梓玥這個冷血男。」

「……」

「……」

「……」

敢情人家是蘇宓的粉,不喜歡唐梓玥而已。

「啊哈哈……那啥,兩位聊兩位聊,我們先撤了。」

少女a說完就趕緊拉著少女b頭也不回的走,生怕少女b再說多了,儘管少女b很不情願。

「唉,等等。」

蘇宓開口叫住她們,然後走到少女b面前,莞爾一笑:「要合影嗎?」

少女b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蘇宓。

「不可以嗎?」

蘇宓歪歪頭,露出淺淺的一笑。

「可以。」

少女b用極其微小的聲音回答了蘇宓,同時少女b的臉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起來,與剛才看見唐梓玥的時候的臉色完全不同。

蘇宓的一顰一笑對少女b來講,都是天斧神功,是上天的恩賜。

少女b認為,能跟蘇宓合影是她此生最大的榮幸。

蘇宓跟少女b合完影,原本還想請她們兩個喝奶茶的。

但是兩個少女謝過蘇宓后就離開了,她們實在不捨得讓蘇宓破費。

「看來某些人的魅力是不如小宓大咯。」

穆天倫剛做完可可,正巧聽見他們的對話,於是就笑著調侃唐梓玥。

「名氣大,也是我的,你管得著嗎?」

唐梓玥毫不客氣的嗆了回去。

「行行行,我說不過你,我走。」

穆天倫懶得和唐梓玥計較,等蘇宓付完錢,穆天倫就轉身去忙自己的了。

畢竟唐梓玥和蘇宓的狗糧太甜,第一次認識蘇宓的時候,他就領會過這種「甜掉大牙」感受了。

「誰是你的?吃了『雄心豹子膽』嗎?」

蘇宓也毫不客氣的調侃起唐梓玥,跟唐梓玥玩鬧起來。

「嗚嗚嗚,宓宓不要我了,宓宓快回來,我的小心心還在宓宓那裡。」

唐梓玥用一種奶萌奶萌的聲音,更確切的說應該是蠟筆小新的聲音,跟蘇宓撒嬌。

「咣當–」

蘇宓還沒來的來得及回話,穆天倫正在擦拭不鏽鋼勺的手一頓,勺子也跟著掉了下去。

穆天倫覺得他要石化了,這是唐梓玥!? 顏語涵接到助理Lisa的電話說是蜜語影樓來了一位很重要的客戶,但沒有說是誰,還指名要見顏語涵,顏語涵只能急匆匆的從y傳媒趕回蜜語影樓。

「Lisa,客戶呢?」

「在VIP室等著你呢,語涵姐。」

顏語涵一回到蜜語影樓,連休息一下都顧不上,就風風火火的往VIP室跑。

「不好意思,剛剛有些事回來晚了……陳嘉珩?稀客呀,你來我這幹嘛?……哎哎哎,你別哭啊。」

顏語涵剛進到VIP室,就看到了雙目通紅的陳嘉珩,想來是一個人哭了很久。

顏語涵遞給陳嘉珩一盒紙巾,坐在一旁靜靜等待陳嘉珩的情緒穩定下來。

雖說陳濤叛離顏氏集團之後,顏語涵和陳嘉珩很少再聯繫過,但好歹算半個青梅竹馬,顏語涵也不好在陳嘉珩傷心難過的時候給他下逐客令。

「抱歉,突然過來打擾你。」

陳嘉珩的情緒逐漸平復了過來,雙手抱拳搭在腿上,雖然陳嘉珩低著頭,但顏語涵還是從陳嘉珩的語氣中聽出了滿滿的失落。

「看到阿宓和唐梓玥那個混蛋的新聞了?」

「嗯,我今天還在朝陽附近看見他們兩個抱在一起。」

陳嘉珩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他有多想能夠成為站在蘇宓身邊的人。

「等等,朝陽?朝陽小學?阿宓為什麼會去那裡!?」

提到朝陽小學,顏語涵瞬間炸毛。

她這輩子都不想再聽到這個害的蘇宓這麼慘的「人間地獄」。

「你先別激動,我也不知道具體情況,不過……難道蘇宓她恢復記憶了?」

「你這麼一說,阿宓今天真的有些奇怪。」

顏語涵仔細回想著今天所發生的一切,蘇宓醒過來的時候,那種冰冷,生人勿近的眼神,讓顏語涵不由得想起了十四年前朝陽小學爆炸時蘇宓的眼神。

這兩個相隔十四年的眼神,竟然相差無幾。

不過當時顏語涵並未深究,只是把那當成了錯覺。

「不對啊,如果阿宓恢復了記憶,不會對我那麼冷漠的啊。」

「那可能是唐梓玥帶她去的吧。」

「不過話又說回來。唐梓玥為什麼會帶阿宓去那裡。」

顏語涵和陳嘉珩雙雙陷入了沉默,他們誰都猜不到唐梓玥和蘇宓去那裡都做了些什麼。

「對了,我有一件事想問你。」

顏語涵打破了死寂般的沉默。

「你問吧。」

「你到底喜歡阿宓什麼?」

諸天神話羣 「喜歡她堅強勇敢,溫柔善良,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並為之努力,不像我連自己要做什麼都做不了主。」

陳嘉珩幾乎是毫不猶豫的脫口而出,他喜歡蘇宓什麼太明確了,明確到他本人都不知道他喜歡的到底是蘇宓這個人,還是這些特徵。

對於陳嘉珩說的這些,顏語涵也喜歡,不過更多的是心疼。

其實蘇宓並沒有表面上那麼堅強,內心是很脆弱的,為了生存才迫不得已偽裝自己。

「連自己要做什麼都做不了主。」這句話,顏語涵幾乎能夠感同身受。 想當初顏語涵為了堅持學攝影,幾度和顏詩豪翻臉,更是氣的顏詩豪要和她斷絕父女關係。

如果不是因為蘇宓的幫忙,顏語涵這輩子估計也就只能按部就班的在顏氏集團工作了。

「陳嘉珩,你有想過反抗你父親嗎?」

「反抗?當然想過,可他每次都拿他一個人把我含辛茹苦的養大為由,逼迫我就範,這麼長此以往我也就看淡了。」

陳嘉珩一提起陳濤就十分惱火,陳濤永遠都是拿他當奴隸來驅使,從未拿他當兒子看待過,陳嘉珩甚至幾度懷疑他不是陳濤親生的。

陳嘉珩眼中噴射出來的怒火,讓顏語涵腦中突然靈光一閃。

顏語涵準備先斬後奏,拉攏陳嘉珩。

既然陳嘉珩心裡是怨恨陳濤的,那何不好好利用這一點,讓陳嘉珩從陳濤那裡套出她們拿不到的消息,豈不是更方便。

「嘉珩哥哥,我們做了這麼多年朋友了,如果我請你幫個忙,你願意嗎?」

「語涵的忙我自然是要幫的。」

陳嘉珩的嘴角揚起一絲微笑,自從陳濤離開顏氏集團並竊取顏氏集團大量技術之後,顏語涵就不再叫他「嘉珩哥哥」,而是叫他的全名,甚至疏遠了他。

如今顏語涵終於又開口叫他嘉珩哥哥,這個忙,他說什麼也要幫。

「如果我讓你和你父親作對呢?」

「這······」

「嘉珩哥哥要是不同意我也可以理解,只是阿宓已經被······唉,婷婷姐也······」

顏語涵用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來惹得陳嘉珩不安。

至於為什麼提起藍婷婷,純屬是因為上次蘇宓告訴顏語涵,在帝都電影城碰到陳嘉珩和藍婷婷在一起。

顏語涵還沒來得及放餌料,陳嘉珩這條大魚,就自己蹦了上來,果真是「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

「蘇宓被怎麼了,還有小蘭……還有藍婷婷是怎麼回事!?」

陳嘉珩激動的差點把小蘭花姐姐這五個字說出來。

然而,顏語涵還是聽到了「小蘭」這兩個字,並自顧自的當成了「小藍」。

這下顏語涵真的認為陳嘉珩和藍婷婷之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沒……沒什麼,我總不能挑撥你和你父親的關係。」

你貌似已經在挑撥了吧,陳嘉珩默默在心裡吐槽了一下顏語涵。

「語涵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好,既然這樣我就直說了,你爸是什麼人,你清楚嗎?」

顏語涵也毫不客氣,直接就開問,軟的已經有了,現在要來點硬的了。

「清楚。」

「Ok.你爸跟蹤阿宓你知道嗎?你爸當年盜走我們家那麼多技術,逼的我們家幾乎快要面臨破產,我爸被氣到吐血住院,這些你都還記得嗎!?」

顏語涵的聲音由高到低,最後直接吼了出來。

顏語涵的「偏激」,「失控」震懾住了陳嘉珩。

陳嘉珩聽著顏語涵重提當年的事,心裡充滿了愧疚。

逍遙棄妃 陳嘉珩想道歉,卻無奈喉嚨像被堵住了一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最終,陳嘉珩只能無奈的點點頭,示意他知道,他記得。

接下來,顏語涵又開始了一系列的問話。

「你爸在y傳媒內部安插了他的人你知道嗎?」

「……」

「你爸是想要讓唐家成為下一個顏家嗎!?」

「……」

「還是說你爸野心大得很,想要壟斷市場!?」

「……」

陳嘉珩始終保持著沉默,顏語涵說的全都對,而且偏偏他也全都知道。

神秘讓我強大 只是陳嘉珩的底線是蘇宓……和藍婷婷,其他事陳嘉珩不想管,也管不了。

這背後一連串的陰謀實在太過複雜,可能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就會牽扯出一大段恩怨。

「你就這麼任由他胡作非為?」

顏語涵的眼睛里含著一絲眼淚,無聲的訴說著她對陳嘉珩的失望。

當然這是顏語涵裝出來的,她知道陳嘉珩從小時候開始就最見不得女孩子哭,當然蘇宓失蹤的那段時間除外。

果不其然,陳嘉珩慌了:「語涵,你別哭別哭,你讓我想想。」

「嘉珩哥哥,你真的忍心我們三個小姑娘跟你爸對抗嗎?更何況,我們只是想要阻止她。」

顏語涵忽閃忽閃淚眼汪汪的眼睛,擠出一滴眼淚。

「好我答應你,別哭了。需要我做什麼?」

「謝謝嘉珩哥哥,明天中午酈思閣三樓沁蘭閣我們再聊。」

顏語涵「破涕為笑」,還不忘把陳嘉珩往外推。

「你這丫頭,我走就是了。」

陳嘉珩仰天長嘆,隨即離開了蜜語影樓。

明明他是來找顏語涵求安慰的,結果反倒把自己給賣了。

「嘀~蘇宓邀你加入群聊『落日計劃』。」

「嘀~蘇宓邀你加入群聊『落日計劃』。」

「嘀~唐梓玥邀你加入群聊『落日計劃』。」

剛送走陳嘉珩的顏語涵,正在收拾東西準備下班的藍婷婷,以及暮色里就在唐梓玥和蘇宓面前的穆天倫。

三人同時收到了加群提醒。

三人點擊確定,加了群並進入。

「系統提示:『要吃蜂蜜嗎』邀請了『穆先生我不想看』,「一朵蘭花」加入群聊;『要吃蜜糖』邀請了『穆太太請看論語』加入群聊。」

【一朵蘭花】:拉我進來吃狗糧的嗎?@要吃蜂蜜嗎[笑哭]

【要吃蜂蜜嗎】:不是,婷婷姐要是想吃也不是不可以[調皮]

【要吃蜜糖】:收到!@要吃蜂蜜嗎

【要吃蜂蜜嗎】:抱走唐唐,唐唐我們回家吧,時間不早了。

【一朵蘭花】:……

【穆太太請看論語】:當著我的面,秀恩愛?

【穆先生我不想看】:唐梓玥你個混蛋,今天是不是你掛的我的電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