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決不能讓越軍把火點着。」想到這,吳江龍故意在樹后狠狠擰了阿竹一把。

「不行,決不能讓越軍把火點着。」想到這,吳江龍故意在樹后狠狠擰了阿竹一把。

「不行,決不能讓越軍把火點着。」想到這,吳江龍故意在樹后狠狠擰了阿竹一把。 150 150 admin

情況太過於突然,阿竹一點準備沒有,更不成想,吳江龍會如此對她,所以在情不自禁之時,喊出了聲,

「啊!」

這一聲高叫,在林子內格外響亮,別說眼前這個越軍,估計在林子內的另外兩個越軍也能聽到。

準備升火的越軍被這聲音嚇了一跳,幾乎扔掉手中打火機。隨後抬頭朝阿竹這邊看。

吳江龍又從身後捅了阿竹兩下,很快,阿竹明白了吳江龍的意思,知道他是想引那越軍過來。

越軍仔細朝阿竹方向打量,除了看到阿竹一個人被綁在樹上之外,看不到其他人,也沒有什麼變化。

越軍有些不滿,罵道,「媽的,小妮子,叫什麼叫,一會有你好叫的。」不再理會阿竹,繼續升火。

這一次,不用吳江龍出手,阿竹也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所以,他看這越軍沒有上鈎,接着又叫

「啊,啊,啊」

這幾聲叫,明顯加著嗲音,讓人聽了身上直起雞皮疙瘩。可在越軍耳朵里卻不是那樣,他聽到的是一種美妙音樂,是一種牽引,女人的招喚。

「媽的,這麼一會功夫就忍不住了。」越軍扔掉打火機,從地上站起來。顯然,他被這種聲音所刺激,慢慢從地上站上站起來,一邊伸展腰肢,一邊向周圍看。

周圍很靜,除了阿竹外,沒有第三人。

越軍心裏想,「這個阿三,跑哪去了,怎麼半天都不回。」

越軍並不是在關心阿三,此時他心裏有了另外一個想法,巴不得阿三再晚些回來。見四周沒有人,越軍也起了歹意。想要在其他越軍沒有回來之前干點什麼。

看看周圍,真的沒人,阿三沒有,另外兩個打獵的同伴也沒有回來。頓時,這個越軍膽子便大起來,

「升火,着什麼急,完事了,老子再點。」

越軍不再猶豫,幾個快步便朝阿竹跑了過來。來到阿竹跟前,嘻皮笑臉地說,

「小妮子,阿哥來了。」

天黑,看不見臉,但這種明顯的挑逗聲音,太賤,能聽得很清。

這個越軍一邊說,一邊伸手來給阿竹解繩。

繩子是搭在阿竹身上的,是給人看的,所以,根本用不着這越軍解,只要一碰就掉。

越軍手伸了過來,剛一搭上阿竹肩膀,就覺得下身狠狠挨了一下。

這一下不是吳江龍打的,而是阿竹,抬腿,用膝蓋擊的。這一擊,擊在了越軍重要部位上,太近,太狠,太准,所以越軍當場便縮在地上站不起來,疼的啊啊直叫。

越軍一叫,阿竹慌了。她這一擊,只是想出出氣,沒想到越軍疼的直喊。

這一喊還了得,這不明顯是給別的越軍捎信嗎!

沒錯,那兩個打獵的越軍好像是找到了吃的,正往回返呢!由於距離近了,又是一個靜寂晚上,什麼聲音都能傳出老遠,所以他們聽了個正著。

一個越軍說,「不好,老阮出事了。」

他聽出來了,喊叫的是同伴,而且還知道哪一個,顯然這四個越軍不是親戚,就是朝夕相伴的同伴,不然的話,他也不會這麼熟悉。

「不會,」另一個越軍說,「老阮這是痛快呢!你聽!」

果然,那個被打的越軍叫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啊!啊!」

只見這個越軍說,如果有事,他們也不會這樣叫,早就大喊了。

「哼,兩個軍人,還拿不下一個小女子。」

到現在,他還始終認為,林子那一邊只有阿竹這一個俘虜,自己人沒什麼危險。

「哈哈,」突然間,這兩個越軍不言自明,恍然大悟,幸災樂禍起來。

這陣笑聲有如狼嚎,比鬼叫還難聽。因為笑聲中帶着不懷好意,帶着**。

笑聲透林而出,直奔吳江龍和阿竹。

「太好了。」吳江龍心中暗想,「小子,等著吧!」

在這兩個越軍笑聲傳過來的同時,吳江龍出手了,他知道如果還不儘快動手,這個越軍不是跑掉,就會對阿竹不利。

果然,那個挨阿竹打的越軍忍着痛朝阿竹還手了。他怎麼能讓一個小女子這樣欺負自己,就是不佔她身上的便宜,也不能讓她如此猖狂。

「媽的,你敢打老子。」這個越軍騰出一隻手來,直奔阿竹,「老子先玩了你,然後再宰了你。」

人一憤怒,就不計後果,也不管其他同伴怎麼認為,只想先泄憤。看來,這越軍真是豁出去了。此時,他還不明白這裏的情況已發生了變化,不是什麼小女子面對他們兩個越軍,而是一中一柬兩名軍人對着他這個被打了個半殘的越南鬼子。

突然間,吳江龍從樹後轉出,一隻大掌接住了伸過來的越軍豬爪,向上一掰,只聽咔嚓一聲,越軍手斷了。

你不是覺得那疼嗎!現在讓你這也疼,這個疼比那個可要疼的厲害,因為手脖斷了,比肚子下挨那一下還重。

越軍終於拿過另一支手來握這隻受傷的手腕。同時抬起頭來,想看看是什麼人把自己的手弄傷。

暗影中站着一個人,看不清面孔,但能分辯出是一個男人。

受傷的越軍誤以為對他動手的是阿三,不覺又喊出口,

「阿三,這,這是幹啥?」

真是一頭蠢豬,到現在了,他不想想是什麼人對他下的死手,還以為是同伴在開玩笑呢!開玩笑有下這麼重手的嘛!生生把一個人的手腕弄斷?

可能也有,但那是越軍,他們平時就這樣,戰友之間沒什麼情意可講,見利忘義,見利生歹心,這都有可能。

等這越軍剛一喊完,發現不對,在阿三的旁邊又倒下一人。

只是眨眼的功夫,越軍看出來了,撅斷他手的人不是阿三,是另有其人,因為這人比阿三高大,那個倒下的才是阿三。

阿三不是死了嗎?怎麼這時還出現呢!

這是因為吳江龍把阿三拖到樹后,本想放倒。但由於時間倉促,放在地上可以,但沒時間埋了。如果不埋,這個拾柴的越軍一過來就能看到。沒辦法,吳江龍只好把他立在大樹后,用手扶著。

等他出手去抓這越軍時,手一松,屍體也就跟着落下,所以才多出一個人形,被這越軍看到。

看到就看到吧!反正你也會變成死人。

既然吳江龍出手,就不會讓這越軍活着,所以他不怕他喊。

緊接着,就在這越軍再次不明不白地發出一聲啊叫時,吳江龍已經把手變掌,從半空中凌勢劈下,直接砸向越軍后脖勁。

這一掌下去,連疊在一起的五砄磚都能斬斷,何況一隻肉脖頸。隨後,只聽咔嚓一聲,越軍脖子斷了,整個身子帶着那個耷拉的頭扎向地面。

吳江龍和阿竹忙着又把這死掉的越軍拖向樹后。

阿竹告訴過吳江龍,這裏一共有四個越軍,現在死了倆,還剩下倆,下一步幹掉他們不成問題,只要用一隻槍就能解決。可吳江龍擔心的是這兩個越軍會不會在一起。萬一不在一起,槍聲一響,打死一個,就會跑掉另一個。

「不行,不能這麼干,先等等再說。」吳江龍暗想着,把兩個越軍的槍全都收在一起,給了阿竹一支。

這時,他們聽到林子裏傳來說話聲。

只聽一個越軍喊:「阿三,老阮,你們怎麼回事,怎麼還不把火升著。」

「這兩傢伙興趣是玩女人玩過了頭,連肚子都不餓了。老杜,別管他們,讓他們玩,咱烤咱的肉,一會饞死他們。」另一個越軍說。

「好,別說老子狠,不幹活,就別吃東西。等老子吃飽了,看我的。」先前說話那越軍一說完,兩個人一齊發笑。

「哈哈,哈哈」

也不知這兩越軍碰到什麼喜事,今天一再的笑起了沒完。如果不是喜事,就是這倆傢伙天生就是笑痴。

兩個越軍一邊走,一邊說,說着話,很快便出了林子。

其實,他們也沒有出林子,只不過他們走出了密林,走到了這塊空地上。樹木一稀少,眼界就放開一些,看着也敞亮,所以,我們暫且把這算作密林之外吧!

篝火沒點起來,天又是這麼的暗,林子內當然很難看到物體。不過,也有星光從天上泄下,到了這裏變成了微光。有微光總比沒有強,對於這些長年生長在林子裏的人來說,這就足夠了。有光就不算伸手不見五指,即使那樣,越軍的眼神也能看清眼前物件,沒這本事,怎麼能在原始森林內生存。行軍作戰,總不能帶個火把吧!

狼怎麼樣,他們也能怎麼樣,這都是習性養成,雖說不是自然,但也能練個八九不離十。

所以,這兩個越軍來到林子外也並不感到十分的黑。

他們一直走到那堆柴火前,一個人搭架,一個人生火。

然而,對吳江龍而言,他就沒有越軍這麼好的眼神了,畢竟生活條件不一樣,有些機能也很難練到野獸那般的本領。

吳江龍只看到林子空地上有黑糊糊的人影,但在什麼位置上卻很難一下子定位,比如說,越軍手裏有沒有槍,他們處在什麼位置上,開槍能不能擊中?聽憑聲音,還不能完全確定出兩個越軍在什麼地方,更何況,他們身邊還有很多樹木擋着。樹木阻不住聲音,但能阻住人體,萬一子彈射不到敵人怎麼辦?

這才是吳江龍不敢用槍的結果。

既然看不清,不用槍,難道用刀就好使嘛!

當然不會,眼神不如人家,身體還沒到時,可能會被敵人搶了先手。

看見兩個越軍蹲下身子點火,阿竹有些急了,「快動手吧!一會火著了,他們會看見我們。」

「不怕,」吳江龍說,「敵人在明,我們在暗,更好乾掉這倆傢伙。」

就在吳江龍與阿竹說話那個空當,柴堆發出一陣嗞嗞聲音之後,柴火被點燃,越燒越旺。

火光一起,林子也不再那麼黑暗。

一個越軍轉過頭,剛好看見樹后的阿竹和吳江龍。

「阿三,是你們倆嗎?」越軍發出一問。

。 「沒用的,白道長。」鄢陽重新化作了人形,輕飄飄落在地上,臉上多了一塊面巾,遮住口鼻。

「你若現在認輸,我就馬上把它撤掉。這樣,咱兩個都不那麼為難。」鄢陽道。

「你!你竟然敢羞辱我!」白佩嵐滿臉通紅,很是狼狽。

一股威壓從天而降。這是要用築基期的威勢壓倒鍊氣期的嗎?

鄢陽面色一冷,只覺得千斤壓頂,讓她有跪下的衝動。但是她仍然頑強地站直了身體。

突然她莞爾一笑,好似很輕鬆的樣子道,「你快認輸吧,我保證不投靠你那個蘇公子!」

白佩嵐聞言,氣場明顯弱了下來,「當真?」

「真的!一言為定!」鄢陽肯定地點點頭。

白佩嵐權衡了一下,她並沒有其他能夠置對手於死地的手段,此刻甚至連脫困都難,而對手也並沒有馬上殺死她的打算。

現在還不是撕破臉的時候。

嗤,白佩嵐笑了,就好像兩個好友在打鬧時打輸了一樣。

「行……那,我認輸……我認輸!」白佩嵐終於咬着牙,臉上帶笑,眼睛裏卻是不甘。

「嗷嗚!!」

「噓!!噓!」底下的人噓道。

「這麼快就分出勝負了?」

「鍊氣期的贏了??!」

「還沒看夠呢,到底怎麼回事!」

「看見了嗎?那根帶子,是人階上品。」

「哦,怪不得,怪不得。要是我有人階上品的法器,我能打敗結丹期的!」

「得了吧,你要是有了人階上品的法器,何必到這裏來打擂台?」

「說得也是。」

台下一陣唏噓。

蘇未死盯着在擂台上整理衣衫的白佩嵐,一臉漆黑。

他最討厭女人糾纏了,兩個人曾經如膠似漆也好,那都是昨天的事了。如今該走的時候走乾淨,大家都好過,不懂這個道理,反倒給他生事的,他都會叫她們後悔。

鄢陽可不管那麼多。

她收起綵帶,歡歡喜喜地去刷點數去了。

還差四萬點!還需要四場!鄢陽心裏計算著。

「我要挑戰那個鍊氣期的!」

「我要賭上我築基期的尊嚴,去挑戰那個鍊氣期的!」

「我也是優勝者,我也要挑戰那個鍊氣期的!」

咦?這些人是把自己當成軟柿子了嗎?

鄢陽來到登記台時,聽見了那些叫囂的聲音。

鄢陽抱臂道:「挑戰我可以,不過,我也總共還有五次出戰機會,你們這麼多人,我該選誰呢?」

「我要挑戰你!」一個蒙住臉,只露出一雙眼睛的男子,凶神惡煞地走過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