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經過大哥,就去找喬冥,這樣會不會不太好?」喬林問。

0

「娜娜,我也覺得這樣也不太好,這樣會不會不把西域王放在眼裡?」喬夫人也有些擔心。

「爹,你可以借著想念父親之名,帶我去見見他,挑起他的他話題,等他問起來之後,讓我自己說,到時候大伯問起,他也不能怪你,最多怪我不懂事。」

接下來,喬娜將事情的簡單地說了一遍。

「娜娜,還是你有辦法,咱們就這麼辦。」喬林一拍大腿。

……

西域皇極山。

這裡是西域的禁地,歷代西域王隱世修鍊的地方。

方園百里之內,都被禁制罩住,沒有人能夠靠近。

「爺爺,爺爺,娜娜想你了。」喬娜在禁制之外大喊。

片刻之後,一道流光出現在禁制外面,一名身穿皇袍,留著花白鬍子的老者出現在大陣外面,看著喬娜,滿臉都是喜色。

「娜娜來了,想爺爺了,來,抱一下。」

喬娜飛快地撲了過去,緊緊地投入老人的懷裡。

……

半個小時之後,山洞之中。

「豈有此理。」

喬宏霍地站了起來,一掌擊在牆上,牆上直接就龜裂起來。

「哪來的小子,膽敢如此膽大包天,連我喬宏的孫子都敢殺,我現在就去找他算賬。」

喬宏問明方向之後,衝天而起,化成一道流光,直接就朝江南城的方向而去。

不到片刻,他就出在江南城的上空。

「江南王,你給我出來。」

一聲大吼,強大的衝擊波,在城下引起狂風,

一些建築承受不住如此強大的衝擊波,瞬間就倒塌一大片。

葉雄正抱著慕容如音睡得正沉,突然而來的爆炸聲把他驚醒,當下連忙起來穿衣服,化成一道流光出現在半空。

看著下面的城區,被摧毀數百間房,葉雄不由得火冒三丈。

「來者何人?」葉雄怒問。

「你就是江南王?」喬宏雙目之中,殺氣騰騰地望著葉雄問。

「沒錯,我就是江南王,你是何人?」

「前西域王,喬宏。」喬宏傲慢地說道。

葉雄頓時就明白了,原來對方是過來為孫子報仇的。

「看來你是來報仇的,那就別廢話,跟著來。」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瞬間就到數百公里之外的山脈之上。

為了不讓江南城被波及,他只好將戰場拉遠。

喬宏緊緊跟在他的背後,很快兩人就在半空之上,迎面而對。

大戰一觸及發。

正在兩人準備出手大戰的時候,突然遠處一道流光快速而來,轉眼之間就出現在兩人面前。

來人正是西域王喬冥,葉雄跟他見過幾次面,還是盟友。

「見過父皇。」喬冥連忙上前行禮。

「冥兒,你來得正好,我問了,侄子被殺,你為什麼不幫他報仇,你還有沒有點西域王的模樣?」喬宏怒道。

「父皇,我也是剛剛知道的,這不是馬上就趕快過來了嗎?」喬冥連忙說道。

皇極山有喬冥的耳目,喬宏剛剛離開,他第一時間就知道了,馬上就追了過來。

「父皇,借一步說話。」喬冥小聲地說道。

喬宏哼一聲,這才跟他後面,來到千米之外的高空。

喬冥布了個隔音禁制,這才問道:「父皇,問你件事,你的實力比起古蒼派的前掌門公孫洋,誰更強一些?」

「十幾年前咱們切磋過一次,我稍勝一籌,現在不知道,不過應該相差無幾。」喬宏回答之後,奇怪地問:「你問這個幹什麼?」

「幾天前,江南王在冰宮打敗了公孫洋,而且是以絕對的優勢打敗。」喬冥小聲道。

「怎麼可能,難道公孫洋實力跌了?」喬宏有些不敢相信。

「公孫洋的實力沒跌,是江南王的實力太逆天,在金丹初期的時候,他就能扛住魔界二魔尊的攻擊,現在的實力,估計整個金丹後期,沒人是他的對手……」喬冥小聲地嘀咕著。

開始喬宏還保持著鎮定,但是越聽越震驚,當他聽到江南王身兼五行所有功法,還有三名五靈神靈相助之後,他再也淡定不起來了。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未必是對手。

「父皇,我斗膽說一句,這一戰你想贏,難。」喬冥嚴肅道。

「難道不贏就不打了,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膽小了?」喬宏怒道。

(本章完) 「江南王現在是抗魔英雄,你殺了他會被罵,打輸會失了名聲,再說,這件事情本來就錯在鹿兒身上,他恃著自己是王子身份,去人家的地盤坑蒙拐騙,還態度囂張,以江南王的性格,能饒得了他嗎?」

接下來,喬冥又將喬鹿的一些事情跟他說了一遍。

兩人嘀咕了差不多半小時。

場外已經有很多人在圍觀著,準備看這一場大戰。

喬宏摧毀江南城的時候,引起很多人的注意。

喬宏開始的時候很憤怒,但是漸漸地,眉頭就皺了起來。

「冥兒,可我都要跟他約戰了,這半途不打,豈不是很面子?」喬宏頓時就尷尬。

「這有什麼沒面子的,你一會說我為你求情,還說見他名聲不錯就饒他一命,這不就有台階下了,到時候,別人只會說你大度,根本不在乎那麼多。」喬冥說道。

喬宏點了點頭,這才走到葉雄面前,大聲說道:「江南王,我兒剛才跟我說了你的事情,念在你對修真界有過不少貢獻的份上,這筆賬就算了。」

「爺爺,不能就這麼算了,他可是殺了你孫子。」

喬娜一直在遠處看著,現在聽爺爺就不找江南王報仇,頓時就急了。

「娜娜,事分大小,江南王抗魔有功,我現在殺了他,豈不是被萬人唾棄。」

這番話說得鐵骨崢崢,場外的人,全都被他的是非分明給感染了。

「但是,江南王你殺人孫子是實,我雖然不找你算賬,你也必須要向我兒子跟孫女道歉。」喬宏說道。

葉雄一直都沒說話,這時候才懶洋洋地說:「我說兩點,第一,我是絕對不會道歉的;第二,你毀我江南城,必須要賠,賠多少,我呆會要讓手下算算賬,不賠的話,那時候就不是你找我算賬,而是我找你算賬了。」

此言一出,場外掀起了軒轅大波,誰都沒有想到,葉雄居然會這麼說。

這根本就是不是和解的節奏。

「江南王,你已經給足面子你,你別給臉不要臉?」喬宏怒道。

「面子不是別人給的,是自己掙回來的。」葉雄冷冷道。

「既然如此,我就領教一下,你是不是像傳聞之中那麼厲害!」

喬宏身上,瞬間就暴發出一鼓恐怖的氣勢,就要動手。

喬冥見兩人要動手,連忙飛過來,擋在兩人中間,急道:「江南王,我同意賠,賠多少都行;父皇,江南王是朵拉的師兄,你要是把他給打壞了,她要是跟你鬧起來,你可別說煩。」

「他是朵拉的師兄?」喬宏有些意外。

「當初朵拉在外歷練,曾經加入一個門派,江南王是她的師兄,兩人的關係還挺不錯的。」喬冥只能將喬朵拉拿出來說事,喬朵拉是他最鍾愛的孫女,他不能不考慮。

這一戰,一旦開打,無論誰輸就贏,對於西域來說,都不是好事。

在喬冥的心裡,一萬個不願意兩人開戰。

其實剛才聽喬冥一番話之後,喬宏就不想打了,無奈對方根本就不給台階他下。

葉雄沒有咄咄逼人,見喬冥同意賠,當下化成一道流光遁走了。

絕品催眠師 「喬冥,記住你的話,別忘記賠錢,不然我去皇城找你算賬。」聲音漸漸遠去。

喬宏氣得肺都炸了,如果不是害怕丟面子,他早就追上去了。

場下的人見沒有戲看,全都紛紛離開了,只留下喬林一家三口,留在原地,滿臉鐵青。

喬冥飛過去,來到喬林面前,有些不高興地說道:「皇弟,我希望這樣的事情以後不再發生,如果我今天不是來得快,事情將會一發不可收拾,惹到江南王的人,沒有一個有好下場,你好自為之。」

喬冥冷哼一聲,這才化成一道流光離開了。

喬林沒有經過他同意,就去請父皇出山,這讓他非常的不高興。

喬林三口相視一眼,臉色全都十分難看。

……

葉雄回到城主府,直接就找到何夢姬,吩咐她把毀壞的房子算上價格。

「在原價上面翻一倍,讓他們的賠償。」葉雄吩咐。

「這樣真的好吧?」何夢姬覺得他這樣做會不會太過份了。

「就還怕他不賠嗎,我敢說,哪怕我現在要五倍,喬冥他也認了。」葉雄笑道。

「好吧,就按你的意思去辦,誰惹上你,算倒霉。」何夢姬無語道。

接下來的一個多月的時間裡,葉雄將冰火破天也修鍊成了,能更加熟練地施展冰火合壁,威力比起以前也快強得多了,啟動的時間也不像以前那麼長。

修鍊成冰火爆之後,葉雄準備開始修鍊《風雷飛劍》。

相比冰火破天,他更加希望能修鍊這門單一攻擊的法術,威力極大。

雷是金的變異,風是木的變異,現在他已經能夠控制雷,只需要一門木化風的功法了。

葉雄從身上拿出《長青功》的魂簡,看看能不能找到木化風的修鍊方法。

果然,第二層之中,果真有木化風的法門。

葉雄大喜,當下開始進入木化風的修鍊之中。

接下來的日子,葉雄在城裡又住一個多月,一邊修鍊《冰火破天》,一邊跟兩女享受魚水之歡。

只是,每次他都得偷偷摸摸的,不敢光明正大。

在平時,他跟慕容如音,孤月也沒有表現得很親密,不然被冰靈發現,又把自己當成老爹一樣管著。

唐寧倒是經常來騷擾他,最後他沒有辦法,只得設了個禁制,讓她根本就沒辦法進來打擾。

接下來,江南城向非常美好迅猛的方向發展。

何夢姬拿回來的那店鋪沒有再出售,而是直接出租,現在的她不差錢,自然不肯再賣出去。

這麼多的店鋪,全都租出去的話,一個月得多一筆巨大的收入。

整個江南城,向著欣欣向榮的方向發展。

在江南城裡呆了差不多兩個多月,愛羅莎終於用水鏡術溝通他。

「鬼藥師的故居已經找到了,在東域的下界阿波羅星,我現在去東域,你直接去那邊,咱們兩天之後匯合。」愛羅莎說道。

「終於要出發了,還是跟愛羅莎一起出去,希望這是一次愉快的行動。」葉雄心裡想道。

接下來,葉雄找到三靈,跟城裡的人打一下招呼之後,直接向東域的皇城而去。 葉雄突然想起一件比較重要的事情,如果此次出發,前西域王喬宏去找江南城的麻煩那怎麼辦,以孤月的實力,根本不足以抗衡。

只有一個金丹修士助陣,還是太少了,畢竟自己結的仇家太多了。

他想來想去,決定將冰靈跟劍靈留下來,保護江南城。

畢竟自己這一次前去,應該也花不了多少時間。

想到這裡,葉雄當下回頭說道:「劍兒,冰靈,你們還是留下來保護江南城,我怕孤月到時候一個人應付不下來,我這一次辦的事情,應該很快就能回來的。」

冰靈跟劍靈雖然一百個不願意,但是沒有辦法,只得同意。

之所以留火靈在身邊,是因為火靈成熟,有些事情需要辦的時候,可能將他留在身邊,多一個幫手。

接下來,葉雄先去一趟西域皇城找喬冥,先讓他作個擔保,絕對不能趁自己不在的時候,對江南城出去,不然的話,他回來慢慢算賬。

當然,他沒有說得那麼霸道,只是隱約地說出自己的意思,讓喬冥明白,雙方怎麼說也是盟友,不能撕破臉用那樣的態度說話的。

接下來,葉雄馬不停蹄地朝東域皇城而去。

……

芥子空間,白骨山上。

此時山上半空,懸浮著一名全身穿著黑袍的女子,在半空盤坐著。

她的身上,濃出一鼓強盛的魔氣,不停地進入下面的白骨山之中。

如果葉雄此刻在地的話,肯定會認出這個女人,正是自己進入空間裂縫的那個女魔頭,也就是跟五行尊者有著感情糾葛的地魔公主霍青。

此時霍青全身爆發出鼓滔天的魔氣,源源不斷地入下面的白骨山之中。

頭髮根根豎了起來,披頭散髮,看起來十分的恐怖。

「給我起來。」

她嘴裡發出一聲大吼。

突然,堆積如山的白骨山之中,只聞細小的聲音響起,似乎有什麼東西從裡面鑽出來一樣。

如果此刻有人看見,肯定會大吃一驚。

只見那白骨山之中,突然鑽出一具黑色骷髏,全身上下全都黑呼呼的,身上魔氣繚繞,看起來非常嚇人。

霍青頭髮突然間暴漲,化成三千青絲,直接就朝那具黑色的骷髏飛去,把骷髏的身體緊緊地纏住。

狼性王爺請放手 黑色骷髏拚命地掙扎著,但是根本就沒辦法掙脫。

下一刻,一道道血元,順著髮絲,從霍青的身體上,進入那黑色的骷髏之內。

很快,那骷髏身上就漸漸地形成一層層的血肉。

肌肉,血管,眼珠,鼻子,所有的東西,以肉眼所見的速度重生起來。

過了差不多半小時,終於全部重鑄成功,面前出現一名外表三十歲左右的女人。

如果有人在此,肯定會發現,此女居然跟地魔公主外形一模一樣。

只不過,元氣大傷之後,地魔公主的臉形枯槁起來,就像一名五六十歲的老婦人一樣。

「用了足足一年的時間,消耗我一半的功力,總算將這具白骨化身煉製出來。這白骨化身,聚集萬人屍體怨氣,加上我的天魔功,誰還是對手,小子,你等著,我是絕對不會允許任何人離開這芥子空間的。」

霍青哈哈大笑,額頭上一道白芒射進那化身的額頭上。

下一刻,那具化身活,眼睛張了開來,看自己的身體,然後哈哈大笑起來。

尖銳的聲音,響徹在天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