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吧…最近買桶裝水的也不多啊。」

0

「那這樣,我想再訂兩百桶,你幫我訂一下吧。」雲熙子算了算,說道。

「好的,好的。」

哦哦超市的工作人員離開后,雲熙子急忙在群里把旱屍搗亂的事告訴了小籠包他們,讓他們多準備水,以防萬一,然後又給孫挺去了個電話,讓他想辦法聯繫政府那邊,做好預警工作。

「旱屍真的這麼厲害嗎?」桃姬也裹著棉被下來了。

「恩,當年黃帝不得已殺掉旱魃就是因為她所到之處,必然旱災,讓民不聊生。」雲熙子說道。

「當年一個旱魃就搞得大家過不下去,現在還不知道她煉了多少個旱屍出來,如果不儘快找出這群旱屍,恐怕,榕城接下來就會陸續斷水了。」熙熙再次翻了個面,直接臉朝下,開始烘乾正面了。

「如果大神在就好了…」桃姬輕聲說道。

「是呀…」雲熙子也陷入了沉思。

自從和旱魃回到她的故鄉后,就尋了一處人煙罕至,但山清水秀的地方設了一個結界。

不過,自從進入這個結界后,蕭瓚的心裡就有些莫名的不安。

「你沒有背著我搞事吧?」蕭瓚看向旱魃,問道。

「我的法術都沒了,道門心術也沒了,我又在你的眼皮底下,還怎麼搞事啊?」旱魃擺出了一副無辜的表情。

「最好沒有!」蕭瓚冷言道,說完,就把臉調開,不再看她了。

只是,在蕭瓚剛調開頭的時候,旱魃就露出了一絲詭笑。

當眾人的感冒好了后,就陸陸續續開始囤積桶裝水了,順便四處尋找旱屍的下落,不過,就像祁連大師所說的,旱屍就是一群過街老鼠,只要不出來作妖,一般人很難尋到他們的蹤跡。

這時,榕城多地都出現了斷水的情況,從泉水乾涸,到居民飲用水短缺,再到直接停水……

自搶鹽風波過去后,榕城再次陷入了搶桶裝水的風波,不要說那些5l的桶裝水了,就先5毫升的瓶裝水也沒了。

哦哦超市的工作人員在聽取了雲熙子的建議后,多進了很多桶裝水,可是,不到一周的時間,就被搶購一空了。

雖然,雲熙子自己囤了不少桶裝水,但周圍的商家鄰居卻沒有,所以,她的水借來借去,很快就借完了。

後來,乾脆就從天界搬神仙水下來用了。

「哎呀,少搬點啊,別搬沒了啊!」祁連大師心痛道。

「江湖救急嘛!」熙熙將裝著神仙水的桶裝水瓶往肩上一抗,扭頭對祁連大師說道。

不過,看著水位下降了不少的仙池,雲熙子也開始擔憂了。

總不能把仙界的水也搬空吧?找出旱屍才是關鍵啊!

可是,旱屍到底躲在哪兒? 就在桃姬幾乎24小時看守桃林的時候,三勝鄉梅林的梅花精突然跑來了桃林。頂點

「梅夏雨,你怎麼來了?」看到梅花精梅夏雨後,桃姬有些吃驚。

自從桃姬精變成人後,幾乎都守在桃林里,最多和周圍的樹妖和花妖來往一下,其中,走得最近的應該算是三勝鄉梅林的梅樹精和梅花精。

梅夏雨是一個道行有八百年的梅樹精,他曾經追求過桃姬,後來被桃姬發了好人卡,哦不,好妖卡后,一時受不了打擊,便斷了和桃姬的來往,就算他們妖界聚會,他也盡量不和桃姬碰面。

所以,這次他突然來找桃姬,桃姬便覺得有些奇怪,甚至,還有些不安。

「桃姬妹妹,據說你認識捉妖大神,可否請他幫幫我們?」梅夏雨急忙抓著桃姬的手,問道。

「怎麼了?」桃姬想抽回自己的手,可是,梅夏雨實在是握得太緊了。

「喂,我說那個孔雀男,說話就說話,動手動腳的幹嘛?」明顯看出桃姬的尷尬和局促,熙熙急忙小短手叉腰,看向梅夏雨。

「小妹妹,我不是孔雀男,我是梅花男神。」梅夏雨在桃姬的手背上又摸了兩下后,才戀戀不捨地鬆開了。

「你少加了一個字吧?」熙熙挑眉,看向梅夏雨。

「什麼字?大字?」梅夏雨低頭看向熙熙,好奇道。

「是經,男神經!」熙熙諷刺道。

「哎呀,小妹妹,你怎麼出口傷人呢?我可是梅花精里出了名的男神,不是男神經,不信,你問桃姬妹妹!」梅夏雨不高興地說道。

「好啦,梅夏雨,你匆忙跑來所為何事?」桃姬擦了擦手背,說道。

「哦對了,差點把正事給忘了,我們梅林被一群奇怪又醜陋的人給突襲了!」梅夏雨蹬了蹬腳,說道。

「奇怪又醜陋?」熙熙好奇道。

「突襲?」桃姬好奇道。

「就是長得像殭屍一樣的人,他們什麼也沒幹,往我們那裡一站,就用狐臭把我們熏得來全部乾枯了,你看我的皮膚,水分一下就流失了,就跟老太婆似的。」說著,梅夏雨就把袖子撩起來,給兩人看。

只見,袖子下的皮膚全部都起了褶皺,確實像百八十歲的老太婆,但仔細一看,又像乾屍的皮膚,似乎是驟失水分造成了。

「你的臉怎麼沒事?」熙熙好奇道,既然身上的皮膚都失去了水分,怎麼臉蛋還是水盈光澤啊?

「那是因為我用了法術啊!命可以不要,但臉不能不要啊!」說完,梅夏雨就退卻了法術,露出了真容來。

「天啦!這不就是把毒蘋果給白雪公主吃的那個老巫婆嗎?」熙熙小短手捂嘴,一臉驚恐的模樣。

「額…怎麼會這樣?」桃姬也被嚇到了,但盡量讓自己保持淡定,以免傷害到梅夏雨的自尊心。

只見,梅夏雨那張臉在恢復真容后就變得皺皺巴巴了,就像一朵開殘的野菊花。不僅如此,膚色也變得蠟黃暗沉起來,哪有之前的水嫩模樣。

眼角和嘴角都往下耷拉著,感覺再撥弄一下,就成三角形了。

看到這張慘目忍睹的真容后,熙熙瞬間覺得,剛剛的梅夏雨真是萬分順眼,完全配得上「男神」這個稱號。

看來,沒有對比就沒有噁心啊!

「那啥,你還是用法術把臉變回去吧,你這個樣子很

影響市容啊!」熙熙搓著小短手說道。

「嚶嚶嚶…」聽到熙熙這話,梅夏雨急忙就用法術變回了那張男神男。

「你說,他們除了釋放…狐臭,就沒做其他了?」桃姬問道。

「是的,他們釋放完狐臭就走了,隨後,我們梅林就瞬間乾枯了,我們這些精變成人的妖精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衰老了。」梅夏雨哭喪著臉說道。

「狐臭?是屍臭吧!」熙熙補充道。

「哎呀,反正就是一股很臭的味道,完全把我們的梅花香給掩蓋了。」梅夏雨說道。

「他們還在嗎?」桃姬問道。

「哼!他們釋放了狐臭,哦不,屍臭就想跑,結果,被我們梅大哥給攔截了,但他們人多勢眾,最終我們只逮住了兩個。」梅夏雨冷哼道。

「帶我們去!」桃姬說道。

「等等,讓焦曉天和呵呵過來守著,既然他們出現在了三勝鄉,那說明肯定就在這附近轉悠,說不定會再次回到桃林。」熙熙說道。

等到呵呵和焦曉天來了后,熙熙和桃姬就跟著梅夏雨去三勝鄉的梅林了。

軍婚,就是要寵你 「梅大哥,我帶桃姬妹妹和她的小朋友來了。」梅夏雨邁著碎花布小跑進了梅林。

「好濃的屍氣!」熙熙揉了揉小鼻頭,說道。

「這個味道有點熟悉,又有點陌生。」桃姬用手扇了扇,也嗅著空氣里那股異樣的味道。

「怎麼說?和你上次對付的那群殭屍的味道不同?」熙熙抬頭看向桃姬。

「有點相似,又有點不同。」桃姬凝眉道。

「啊!救命啦!」就在兩人在研究著殭屍氣味時,梅夏雨突然尖叫著跑了出來。

「怎麼了?」桃姬疑惑道。

「梅…梅大哥變成怪物啦!」梅夏雨大喘著氣,說道。

「怎麼回事,帶我們過去!」熙熙小眉頭緊皺,拉住梅夏雨的褲腳,說道。

「好!你們自己去看,太可怕了!」梅夏雨躲在桃姬的身後,跟著她們再次進入了梅林。

熙熙甩著小短腿兒沖了進去,隨後就感到一陣勁風襲來,她一個後空翻,險險躲過了對方的突襲。

「何方妖孽?趕來偷襲你姑奶奶!」熙熙叉開兩條小短腿,小短手捏拳,怒視對方。

「吼!」對方大喝一聲,再次朝熙熙奔來,然後抬起腳,就向著熙熙的小腦袋踏去,想把熙熙踩進土裡。

「呵!你們就欺負我矮小,都想來踩上我一腳,我告訴你,沒門!」冷笑一聲,熙熙迅速抱頭側翻滾。

「咚!」

熙熙剛滾到一邊,對方的腳就踩踏下來,直接把泥土踩出一個大坑來。

「這…這不是梅大哥嗎?」桃姬問得有些不確定。

因為,眼前這個正在和熙熙纏鬥的高大男子雖然長著酷似梅林老大梅大庄的臉,但他全身的皮膚都已經乾癟青紫,五官也發生了變化,眼球突出泛白,瞳孔縮小成了一個小黑點,雙唇萎縮,牙床外露,只有鼻子似乎沒什麼變化。

這哪是梅樹精,這分明是殭屍啊!

「是呀,剛剛我走之前還好好的,一回來,他就撲過來咬我,嚇得我差點尿褲子!」梅夏雨躲在桃姬的身後,瑟瑟發抖地說道。

「你不是說抓了兩個殭屍嗎?人呢?」桃姬朝裡面看了看,除了枯萎的梅林和

奄奄一息的梅樹精和梅花精,以及屍變成殭屍的梅大庄,便沒有再看到其他殭屍了。

「好像..好像死了。」梅夏雨也有些不肯定。

「死了?」桃姬疑惑道。

「小朋友,別傷著我梅大哥了!」看著熙熙已經把梅大庄摁在地上打臉了,梅夏雨急忙說道。

「哼!姑奶奶的天馬流星小拳拳可不會對殭屍手軟。」一邊回應著梅夏雨,一邊高速揮動著小拳頭。

「啪啪啪……」

梅大庄已經被打得來毫無還手之力了。

「天啦!這是個什麼生物啊?她會不會把我梅大哥給打死啊?」梅夏雨捂著眼睛問道,他已經無法直視了,感覺打在梅大庄的臉上,痛在自己的身上。

「熙熙,這是梅大哥,梅林的梅樹精,他不是普通的殭屍。」聽到梅夏雨這話,桃姬急忙喊道。

「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那我就放你一馬吧。」拍了拍小短手,熙熙就從梅大庄的脖子上跳了下來。

「梅大哥怎麼會變成殭屍了?」桃姬走過去探了探梅大庄的鼻息,發現還活著,隨即便鬆了口氣。

「殭屍?我不知道啊,他現在確實和來搗亂的那幫怪人很像。」梅夏雨說道。

「帶我們去看看被梅大哥抓住的那兩個殭屍吧。」桃姬站起來,對梅夏雨說道。

隨後,梅夏雨就帶著兩人來到了之前捆綁殭屍的那個地方,卻發現那兩個殭屍身上的繩索已經斷掉,而他倆也被擰斷了脖子,屍首異處了。

「這是怎麼回事?」桃姬有些莫名。

「看樣子,他們應該是掙脫了繩索,和那個大塊頭惡鬥過一番,最後被大塊頭給砍掉了脖子。」熙熙看了看兩個殭屍的脖根處,似乎都是被大力擰斷的。

還好自己剛剛躲閃得快,否則,自己的腦袋估計就要被那個大個子給踩爛了。

「那為何梅大哥突然就變成了殭屍?」桃姬問道。

「十有**,是被其中一個殭屍給咬了。」說著,熙熙就伸出小短手,去掰著殭屍的嘴巴,尋找線索。

「嘔!」當熙熙把殭屍的嘴掰開后,一股腥臭加腐臭味兒就傳了出來,熏得桃姬和梅夏雨一陣噁心。

特別是梅夏雨,之前沒有接觸過殭屍,並不清楚他們的情況,還以為他們散發出來的屍臭味已經很難聞了,沒想到嘴裡的口氣更加難以忍受,簡直是他這八百年來聞過的最臭的味道。

熙熙也被熏壞了,但她忍著臭味,檢查著殭屍的牙齒,發現其中一個殭屍的牙齒上沾有新鮮的血液,還有一點皮肉組織。

血液還沒有完全凝固,皮肉也泛著腥紅,應該是才咬的沒錯。

「他們不僅是旱屍,還是吸血殭屍,他們是混合型殭屍。」檢查完后,熙熙得出了這麼一個可怕的結果。

「什麼?」桃姬緊張地抓著衣襟,她知道,如果被吸血殭屍咬上一口后,就會屍變成吸血殭屍。

「你們能給我解釋一下是怎麼回事嗎?我的兄弟姐妹好像都不行了!」梅夏雨指了指周圍。

這時,熙熙和桃姬才抬頭看向周圍,除了梅林全部枯萎以外,那些精變成人的梅樹精和梅花精似乎都瞬間衰老了,就跟梅夏雨退卻法術后的樣子一樣,有些,甚至已經停止了呼吸。

梅樹林突然變成了一座死亡森林…… 桃姬和熙熙逐個檢查了一下那些梅樹精和梅花精的情況,發現他們都是因為在驟失水分后,迅速衰老的。頂點

「怎麼辦?」桃姬看向熙熙。

「你還有靈力給他們澆水嗎?我想他們急需水分。」熙熙說道。

「我試試。」桃姬自己也不敢肯定,畢竟,才剛剛從重感冒中恢復過來。

「梅夏雨,你過來,讓桃姬用靈力給你澆水。」熙熙朝梅夏雨招了招手。

「對啊,我怎麼忘了,桃姬妹妹擅長馭水術。」梅夏雨邁著小碎步跑到了桃姬面前,開心地說道。

「我前段時間耗去了太多的靈力,只能試試了。」桃姬說道。

「你盡量吧,也不要太勉強。」梅夏雨點了點頭。

「話說,你是梅花精,你擅長啥法術呢?」熙熙扭頭看向梅夏雨,好奇道。

「馭顏術。」梅夏雨說道。

「哈?」什麼鬼玩意兒?

主繼承者們 花開緩緩歸 「就是美容術啦,可以讓人變漂亮的法術,不然,我怎麼能給自己換臉呢!」梅夏雨得意道。

「呵!你怎麼不去開個整容所啊!」熙熙揶揄道,她覺得馭顏術是她聽過的最沒實際作用的法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