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你自己試一試啊。不過我得提醒你最後一點,不是誰都有資格去學習道法的。如果你沒有這份天賦,即使你知道看書修鍊的方法,也無濟於事,不會有任何效果。」

0

「哈?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是這塊料就看不了?」陳默吃驚地說。

「嗯,你也可以這麼理解。」老爺子摸了摸鬍子笑道。

「我說老騙子,你是不是在坑我啊!看你這樣的肯定也沒學過,要不你也不會在這算命了。你肯定告訴我的是錯的方法對不對,到時候反正我怎麼看都看不懂。」陳默不滿道。

「誒,小子,話可不能這麼講。老夫雖然沒有修習無字之書的天賦,但是這種方法的確是真的。我以我們老張家的祖師爺發誓,我若有半句假話,人死燈滅。」眼看著老爺子就要舉起右手發此毒誓,還沒等他把這一整句話說完,他頭頂的路燈就閃了一下。

陳默見此情景,慢慢的把眼睛眯了起來,盯著面前的老頭。

「呵呵,剛才是意外,意外。這不燈沒滅么,你看,亮著呢。」老爺子也是感受道了剛剛頭頂光線的變化,以及陳默此時此刻的不友好的眼神,尷尬的解釋著。

「行吧,那我就信你一次,只不過嘛~」

『只不過什麼?」老爺子一聽陳默話說一半,知道他肯定還有下文。

「只不過我現在改主意了,我覺得今天還能再多收穫一些東西。」陳默不懷好意的說出這句話,此話一出,讓面前的老爺子感受道一陣涼意。

「你還想怎麼樣?我警告你,你小子不要得寸進尺。剛才咱們可已經說好了,你都說一言為定了。」老爺子把剛才的約定又拿了出來,示意陳默把視頻刪掉。

「哦?有么?我說過?你有證據么?我們拉鉤了?還是按手印了?沒有啊。」陳默理直氣壯的說出了這段話,順便還拍了拍自己裝著手機的口袋。那表情,那語氣,那動作,那氣質,要多不要臉有多不要臉。

「你!你小子言而無信!」老爺子嘴都快氣歪了,說著就要站起來拎他的折凳。

「誒,街上這麼多人呢,坐下,來,坐,別著急。」陳默看老爺子真生氣了,趕緊把人扶住,別給氣壞了啥的。

「老爺子,你說你打我一頓也不能阻止我把視頻發出去不是,我覺得啊咱們還得這麼心平氣和的嘮下去,這樣大家才能得到一個雙贏的結局不是。」陳默又換上了他那副奸商的嘴臉。

「行,小子,算你狠,但是別以為爺爺我好欺負。你不是要談么,可以,但是這次咱們得公平一點,省的你耍賴。」老爺子坐了下來,重新回到了談判桌上。

「行,您願意談就行,你說,怎麼個公平法。」陳默說著,露出了一個奸計得逞的微笑。 「你先把手機拿出來。」老爺子說著,指了指陳默的衣服兜。

陳默也沒有多猶豫,按照老爺子的話從兜里拿出了手機,在老爺子的眼前晃了晃。

老爺子見陳默拿出了手機,這才放下了些許的防備,不過他還是有些不放心。

「放地上,省的你再反悔。」老爺子繼續要求道。

「行,這回你怎麼說都行。」陳默仍舊照做,把手機放到了自己的腳邊。

「誒,我說該我提要求了吧。不能什麼便宜都可著你先佔不是。」

「行,你這會又想知道什麼?」

「我不想知道什麼,我就是像要你幾張符,就你上次用的那個,甩出去一把的那個,你還有沒有?」

「你小子要那玩意幹什麼,給你了你也不會用。」老爺子撇了撇嘴說道。



「嘿,我說你這毛病還能不能改一改了,你咋就知道我不會用?再者說了,我不會用你還不會教么?」陳默也蹲累了,直接就坐到了地上。

「哼,想讓我教你?你想得美。這符可是我張家不傳之法,除非你拜我為師,或者當我兒子,不然門都沒有。」老爺子一說起自己的符,神情就變得驕傲了起來,一掃剛才吃癟的不爽。

「哦,這樣啊。那行吧,我就勉為其難的認你這個師傅了,快,把符交出來吧。」陳默再次沒臉沒皮的做出了讓老爺子沒想到的舉動,竟然就這麼坐著伸出了手,擺出一副你欠了我一百萬的架勢。

「不是,我說我是欠你的還是咋的啊?憑什麼你想拜師我就得收你當徒弟啊?我不認你不行啊?我跟你講,今天你就算說破大天我也不可能把符交給你。」老爺子當時就把頭一扭,擺出了一副就算我欠你錢也不還的架勢。二者氣勢上勢均力敵,旗鼓相當。

「真不給啊?你真不給是吧!你別後悔我跟你講!再給你一次機會啊!」陳默說著就伸出了手指,裝作威脅的口氣。可是老爺子卻不為所動,仍舊一副不還錢的模樣。

「行吧,不給那就算了吧,我也不難為你了,看你那樣,讓別人看見還以為我欺負老人呢。」陳默見老爺子這回真是鐵了心不給他符了,就也沒再繼續強求,畢竟這是人家家傳秘法,自己也不能不要臉到那種程度不是。

「不過嘛,不要這個,我可以要點別的嘛~要不你把那些不是你家傳的符給我點?」

「我說你小子是不是真的不要臉啊!我還以為你真的良心發現了呢!合著你還是想要從我這白嫖啊!」老爺子一聽陳默這話,也是實在綳不住了,轉過頭來說道。

「行了,別裝了,趕緊的吧,你也不是沒有,我看你那口袋裡鼓鼓囊囊的,隨便來個十幾張的不成問題吧。」陳默說著,眼神就落在了老爺子的口袋上。

「給你也可以,那咱們這回一手交符,一手交手機。你把你手機拿過來,視頻我自己刪,對了,先把鎖屏密碼告訴我。」

「行,密碼是1008611,來吧,趕緊。」陳默說著就把身邊的手機拿了起來,同時另一隻手也伸了出去,準備拿走交換過來的符。

「我說三二一,咱們一起鬆手。」老爺子還是不放心,又定了一條規矩。

「行了,你能不能別墨跡,快點,我還趕著吃飯去呢。」

「3,2,1!」老爺子喊完一的時候,二人同時鬆手,又同時拿到了自己交換走的東西。

陳默接到了符紙,趕快拿到手裡看了看。跟上次的符差不多,黃紙上都畫著一些自己看不懂的符號。他也沒辦法去辨認手裡的這一把符紙都是幹什麼用的,不過他用屁股猜都能猜到,這老爺子肯定也把不會給他什麼好東西,估計都是一些並不是很珍貴的符。

另一邊,老爺子拿到手機之後,也是迅速的點亮了屏幕。他倒是很直接,熟練的找到了存放視頻的文件夾。

「誒我說老爺子,智能機用的挺熟練啊,連放視頻的地方都能找著,比我爸都強啊。」陳默也是用自己的餘光看到了老爺子在自己手機上這一氣呵成的操作,不禁誇了他一句。

「切,你看不起誰呢。你爺爺我也是緊跟時代潮流的年輕人,不比你們這幫小孩會的少。」老爺子說著,順手就把陳默那晚偷拍的視頻給刪了,然後把陳默的手機扔了回去。

「老爺子,完事了?我說你就不怕我還留有備份?」陳默拿了手機,直接就把它和符一起揣進兜里。

「卧槽!你小子還留了備份?不是,這視頻還能備份?」老爺子一聽這話,當時就傻了,一臉懵逼的看著陳默。

「哈哈哈,你不是緊跟時代潮流么?哈哈哈,我說你這跟的也不到位啊,掉隊了吧。」陳默看老爺子這副模樣,也是笑了起來,順帶著他的語言嘲諷,老爺子這邊的血壓蹭蹭往上漲啊。

「你!哼,行,不過就算你留了備份又如何,反正你小子也活不過明天。到時候有備份也沒人看得見。」

一聽老爺子說出了這句話,陳默一下子就止住了笑。

陳默聽他說這話,倒是也沒生氣,他知道,可能老爺子說的是真的。因為明天晚上,就是他做下一次任務的時間。

「您何以見得我活不過明天啊?」陳默的神情也變得嚴肅起來,問道。

「我憑什麼告訴你?」老爺子脾氣也是上來了,生氣的說。

「你告訴我我就把視頻的備份交給你。」陳默說著又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張內存卡。

「哼,我憑什麼相信你?萬一你有很多備份呢?」

「我陳默可以對燈發誓,僅此一份,絕無虛言。」還好,這次頭頂的燈並沒有閃。

「你先拿來。」老爺子說完,陳默就把卡扔了過去。


老爺子看了看,就把卡揣進口袋。

「哼,算你識相。看你時日無多,我也就讓你死個明白。你最近百鬼纏身,陰氣入體,陽氣受損,勢必運勢低迷,大禍臨頭。方才老夫私下算了一卦,算到你明日出門則有血光之災,在家雖可拖延些許時日,但終了也會有飛來橫禍。」

陳默聽完,內心十分震驚。因為面前的這個人,雖然說的並非全部屬實,但是也已經說對了七八分。最近他的確在和鬼怪打交道,雖然運勢上並沒有……不過就算他運勢不好也沒什麼,畢竟他的運氣向來都不怎麼樣,再次也次不到哪去。而且明天是任務發布的時間,瘋狂遊戲的任務肯定兇險之極,說不定就真的會鬧出人命。就算自己在家躲過了任務,可是自己的積分也會變成負值,到時候也只會被抹去存在。


「那可有化解的方法?」陳默思索了片刻,還是想看看這算命的有沒有什麼解決方法。

「無解。」老爺子看了看陳默,搖了搖頭。

「誒,那行吧老騙子,無解就無解吧。」陳默說著就站起身來,拍了拍褲子上的土。

「呵呵,我可沒跟你開玩笑,生死這事,我還是勸你……」

「我知道你沒看玩笑,但是我也沒跟你開玩笑。你放心,我們肯定還有機會見面,就算我死了,作鬼我也不會放過你~」陳默說著,對著老爺子扮了個鬼臉。

老爺子聽陳默說出這句話,便也沒再多說什麼,就這麼坐著看著面前的這個將死的年輕人,不禁在內心感嘆命運無常。

陳默也沒再多問什麼,起身之後就騎上了自己的自行車。

「哦,對了,那什麼,反正我也沒多少時間了,就跟你交個底,其實我沒備份,那張卡是空的,就當作給你的紀念了啊~拜拜了您吶。」

陳默說著就蹬起了自行車,在光怪陸離的街道上揚長而去,留下老爺子一人在風中懵逼。

「不是,我又被這小子耍了?」

……

陳默很快就騎車回到了家。

剛一進家門,他就注意到了門口多出的那雙皮鞋。

「爸,你回來了?」陳默認得那是他爸的鞋子,就沖著客廳里喊了一句。

「回來了。今天局裡給我放了個假。本來昨天我就該在家的,這不又有事叫我回去,正好今天忙完了,我就回來了。」陳安國一邊在廚房炒著菜一邊回答道。

「我說呢,昨天你都把飯做好了,人卻出去了。」陳默說著換了雙拖鞋,回到屋子裡放下了背包。

「快,洗洗手,趕緊吃飯了。」陳安國把剛剛出鍋的飯菜都端到了飯桌上。

等陳默換了身衣服,洗完手,二人就一起做到了飯桌上。

「行,開吃吧。」陳安國說著就動起了筷子。

「爸,咱倆挺長時間沒一起吃飯了吧。」陳默一邊吃,一邊對身邊的老爸說道。

「可不,我這邊忙,也沒顧得上你。也不知道最近怎麼回事,案子一個接一個的。」

「怎麼樣,都順利不。」

「都不是什麼大事,除了你上次的那個,其餘的都解決完了。」

「厲害厲害,您這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行了,你小子少給我戴高帽。誒,你最近學習怎麼樣,沒掉隊吧?」

「學習這方面沒問題啊~你也不看看你問的是誰的兒子?」

「臭小子,你要是成績敢掉下來看我不把你扔局子里去。」

「瞧給您能的。」

……

吃完飯,陳安國就讓陳默回自己屋裡歇著了,他自己收拾飯桌。

陳默也沒多說什麼,走回了自己的房間。他看了客廳里忙來忙去的陳安國一眼,輕輕關上了房門。 陳默關好門,就直接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他並沒有開燈。黑暗裡,他右手拿著黑色手機,靜靜的看著天花板發獃。

老實說,陳默是一個很矛盾的人。

就好像現在這樣,明明自己很想休息一下,很想喘口氣歇一歇,不再去管什麼狗屁任務,趁著自己還有點時間好好的享受一下生活,陪陪家人,然後迎接自己的死亡。但他還是拿著黑色手機,提醒著自己有任務去做,提醒著自己你還有希望繼續活下去。

十分鐘后,陳默突然就從床上坐了起來。

「誒,都怪老騙子,沒事給我算什麼命啊,還說什麼我活不過明天。這不是搞我心態么。你說萬一讓他說中了……呸呸呸,說中個屁,那老騙子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這麼多回我都挺過來了,還能讓他給我唬住?」

陳默知道自己這樣的肯定也想不出什麼所以然。索性也就不想了。反正車道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以他的尿性程度,肯定有辦法脫險。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那個老頭算的那卦真的準的話,明天的任務肯定也會兇險異常。而且按理說隨著我完成任務的次數的提升,每次任務的難度也的確逐漸升高,說不定比前幾次的危險程度都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樣看來,我必須在任務開始之前就做好萬全的準備,把危險程度降到最低才行。」

陳默想著,首先就想起了自己從老騙子那裡「勒索」來的看那本鬼穀道術的方法。他趕緊打開了燈,從自己的抽屜里拿出了那本自己用重金兌換到的無字版鬼穀道術。

「200積分換的,整本書我能看到的字一共就7個,200除以7等於……一七得七,二七十四……得28.57……要是真沒法看的話這一個字就值28積分啊!」

陳默象徵性的翻了一下,又用他小學數學算了算一個字多少積分,不得不說,還真是給他閑的。

陳默算完之後也沒再做出什麼反人類的舉動,他直接面向窗戶坐在了地上,雙腳盤起,將兩隻手自然的放在自己的丹田之處,把這本書合上放到了他的身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