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0



我看的是全身的疼啊。

這裡是哪裡,這個舞台不是操場。

不是草地。

想想,真苦逼。還好我沒有上去。

這是我們平常的訓練內容,摔打自己的訓練科目。

在這裡做表演。。。

「二」

全部起立了。

肯定沒完。我想著。我們訓練的內容多了,就這麼兩下,怎麼過癮?

果然。。。

「隊形變換」

瞬間的走位,我還是服的。

接下來讓大家看過癮了,此刻,我想著,事情肯定沒有結束。。。

同樣作為教官,他們是在台上表演過了。

我們班的這群學生能放過我?

顯然會有所要求啊。

只是,我也笑了。

小意思,就當是娛樂了。

只是,我會表演什麼?

怎麼刺激怎麼來唄。 第五十五節爆場

以前看演出,都是在看姑娘。

漂亮的姑娘一出場,就是喝聲一片。

漂亮的姑娘一開始展示,就是沸騰一片。

看過之後還不過癮,還想在看。

但是現在,變了。

台上的各種表演似乎和自己沒有關係了。

不管他們怎麼秀,秀的好,我就鼓鼓掌,秀的不好,就給加加油,還是鼓掌。

總之不要忘了尊重別人就行了。

但是參見這類聚會,不是來玩的。

我是來學習的。

在這裡,我想象自己將來會成為哪一個角色。

支持人,還是表演者,或者是組織者。

這裡的每一個角色都是有各自的技能,我學的就是這個能力。

台前,幕後的各種工作怎麼協調,人員怎麼調度,都是組織能力的學習。

這種規模的現場教學可不是經常有的。

其實不管到什麼時候,在什麼情況下組織活動,不管準備的怎麼充分,到了臨場的時候,總是會有不一樣的地方。

甚至是,有的準備完全用不上。

但是依然要準備。

這是防範於未然,算是未雨綢繆吧。

只有這樣,才能夠在臨場的時候,更加自信,更加穩妥。

也更加有底氣。

至於突發情況,只要不違背大的原則,處理好與不好,無關緊要,只要大目標順利完成就好。

達到了效果,至於其他的小情況都是小事情。

可以把問題變成幽默,可以把絆腳石變成墊腳石。

當然這完全是看個人心態,和個人的能力了。

從他們的身上我看到了很多,也學到了很多。

大家都是在參加迎新晚會,但是短短的幾個小時,卻過的不一樣。

大家在看節目,我在看台前幕後。

大家在看帥哥美女,我在看節目安排意義。

可惜了青春年華,盡在想著怎麼變的優秀。

迎新晚會結束之後,我們組織退場。

其實那個時候天已經黑了,已經看不見誰和誰了。

反正在校園裡有不會丟了。

籠統的帶著大家回去,就算是任務完成了。

別說我不認真,也別說我不負責。

我問了人到齊了沒有,我說過有什麼事情需要離場的給我報告一下的。

一直到最後,都沒有人報告離場,走的時候,人員也齊了,就行了。

什麼隊列紀律,作風都是次要的。又不是我自己,對別人要求那麼嚴格幹什麼,說不定大家還會反感呢。

在說就是在校園裡。

而且大家又都不是孩子了。

終於可以回去了。

這一天天的,忙煞我也。

回去之後就是總結,記錄,把這一天好的地方記下來,把需要補充的不足也都寫下來。

做完這些,一天也就真的過去了。

只是第二天卻發生了我意想不到的事情。

「教官,昨天晚上教官們的表演太帥了。」

「教官,你會嗎?」

「這是我們平常的訓練科目,沒什麼好驚訝的。」

「教官也表演一下唄。」

「這有什麼好看的。」嘴上說著。心裡想著,我才不表演這種節目呢,老疼了。

前撲后倒練過的人都知道,疼的地方不是手臂。

手臂的疼是短暫的。

咚,一下就過去了。

真正疼的地方是脖頸。

或者說後遺症在頭部。身上被棍子打,劈磚頭疼的也就是那幾塊肌肉,過一會就好了。

但是頭部,脖頸,那是直擊大腦啊。

「教官你也來一個唄。」五排的同學也喊著,讓昌羽表演。

「沒事幹了啊,訓練都好了啊,都給我好好訓練。」五排的同學都懵逼了。

三排的同學也不是省油的燈,也喊著要周俊凡來一個。

周俊凡倒是老實。就給他們表演了一下。

前撲后倒,側倒,翻滾。。。

各種表演之後,安然無事站起來。

「大家給鼓鼓掌啊,三排長表演的這麼好。怎麼沒有動靜呢。」

大家倒是很配合的鼓鼓掌。

「低調,低調。」周俊凡謙虛的說著。

「看,表演也看過了。我們就休息吧。」

「都有,坐。」

說著,我也坐了下來。

「教官,三排長都表演過了,你也來一個唄。」大家還是不願意放過我啊。

「這樣啊,大家都看這個,沒有什麼意思。這樣,大家有沒有會交際舞的。可以和我一起來一個。」

大家不說話了。

「這樣啊,有沒有誰來唱一首歌,我伴舞。」

看著大家短暫的失神。我趕緊說。

「算了,算了,我給大家表演一下吧。」

瞬間一個後空翻。

從坐著變成站著。

啊~掌聲一片片。

爆發了,這群人。

咚、咚、咚、咚











右手

右腳

左手

左腳

往前

再來一遍。

切換。

喔、掌聲再次爆發

一個彎腰,一個甩腿,

連續轉圈

托馬斯來一套。

連續翻轉多少圈,我自己都沒在意,差不多就行了。

一個側身立定。

全場都在沸騰。

全部都在看著我。

「獻醜了,獻醜了,好久沒有熱身了,就這樣了。」

「星河,這個動作是怎麼做到的。」周俊凡立馬跑過來了,向我問,怎麼做的這個動作。

「哪一個動作?」

「就這個翻轉的動作,你在做一遍,我學一下。」

「你是說這個嗎?」說著,我又翻轉了兩圈。

「哦,是這樣嗎?」很自信的他,想要玩一下。

結果,他就是轉不起來。

「我在給你示範一下。」

又翻轉兩圈。

但是他還是轉不起來。

腿總是砸在地上。

「行了,有時間,我慢慢教給你。回去吧,別再這裡鬧笑話了。」

就這樣不自覺的成為了主場。

一群人看著我,眼裡都是在冒小星星。

「行了,別再驚訝了,這有什麼,都是我們平常自己拓展的熱身活動。」

「我在給你們演示一下軍體拳。這套拳法,估計整個訓練場只有我一個人能夠打出來。」

哦~掌聲又是一片。

「軍體拳一共四套,總共是一百零八招,看好了,我只演示一遍,學到多少,就看你們的本事了。」

「另外注意一下啊,這些招式各個都是殺招,大家學的時候,注意分寸,別傷著人。等會結束的時候,我教大家一些簡單的。」

「軍體拳第一套。」

「一、弓步沖拳。」

「二、穿喉彈踢。」

「三、馬步橫打。」

「四、內撥下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