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神撫摸著額上的猩紅豎眼,呵,真是嘲諷啊,堂堂道主,竟然要對毀滅自己大陸的仇人卑躬屈膝,如果只是他自己的話,毫無疑問,死亡是最好的歸宿。

0

就算死在唯一真神手裡,他也要讓唯一真神知道何為不滅,但是,他不僅僅代表他自己,他還肩負著為人類探路的使命。

掌.不滅之境很強大,但是,太難修鍊,路不止一條,他,走通了絕壁,卻沒能找到大道,他要尋找,尋找人類真正的肉體修鍊之道!

感受著猩紅豎眼傳來的信息,古亦之狠狠握拳,旋即鬆開,一步一步走向神殿…

白無神坐在真宇星的紫山王府的最高點上,芊芊玉腿隨意擺動著,眼神明顯與平時不同,更加的深沉,更加的孤獨。

隨意翻看著分魂的記憶,嘴角逐漸有了弧度,如果不是為了人類,或許,真正的成為溫蒂宇山也是不錯的選擇,道主撐腰,可以,真正的做到言行隨心。

但是,不行啊,人類延續的使命還在她的肩上。

以這個時代的人類的實力,是不可能對抗永恆的,即使有辰祖,枯祖,符祖,陸隱這種絕世天驕,有大天尊,木神,虛主,單古,陸天一,陸源這樣的遠古強者,有慧祖,王文這樣的天嫉人傑,也不行,唯有回溯,回溯遠古的天上宗!

將三界,將六道,全部回溯出來,讓遠古的力量對抗永恆!

這,很難,幾乎不可能!

但她依然要嘗試,僅僅憑藉人類之力希望渺茫,藉助永恆的力量,尚有成功的機會…

不死神隨意的遊離在各個無邊戰場,有些雙目仍然惺忪,沒辦法,他害怕自己睜開雙目,會掩飾不住眼裡的仇恨。

他是武醒!是武天義子,是護碑人!怎麼可能被永恆誘惑!他怎麼可能被天賦的副作用侵蝕!

武天被神力重創的那一刻,他差點控制不住向唯一真神出手,直到今天,他對永恆族依然只有仇恨,這種仇恨,包括自己!

如果不是為了武碑的傳承,他寧願與唯一真神拚命!

那一天不會遠了,陸家的小子很強,繼承了武天法眼,遲早有一天,他,會將武碑交給他。

呵,永恆,你,準備好了嗎?

忘墟神打了個哈欠,九狼吞天肆意的衝撞著,切,這鬥勝天尊被古亦之吹的多神,現在看來不過是依靠拚命才能與他們抗衡罷了。

不過,還是小心點吧,別不小心打死了,人類不能在損耗道主級的強者了。

想到這,淼淼就有些咬牙切齒,夏殤那傢伙,明明知道她沒有背叛,竟然還下狠手!把小雨帶來,倒也沒有欠他!

一想起王小雨,淼淼的眼裡閃過一縷悲哀,呵,她堂堂序列巔峰強者,竟然需要後輩替她承擔這一切,不過,如果能殺死唯一真神,哪怕只是創傷,都是值得的,小雨,對不起…

突然,金色的棍子橫掃而至,淼淼有些惱怒,沒看到我正哀傷嗎!也好,出出氣!剛想收回的序列粒子瞬間暴動,九狼吞天剎那凝為實質,雖然不能殺,但是揍一頓還是可以的!

黑無神冷漠的在各個平行時空間穿梭,他儘力了,能給陸家子的幫助,永生名額,和三君主時空的突襲已經是他能做到的極限,再多,就要引起懷疑了,陸家子,別讓我失望啊!

巫靈神潛伏在輪迴時空,無聊之下,思緒飄散,呵,他是明謀的大師,怎麼會被一個小輩戲弄利用,陸家的孩子,出色,但是還沒到能碾壓他十萬年積累的程度!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布娃娃一般身體,怒火在心中焚燒,還是的唯一真神!該死的太恆!

星辰隕落之地,屍神撓了撓頭,怎麼才能把比乾的屍體從陸家子手裡搶到呢,陸源醒了,陸家回歸了,在第五大陸,恐怕搶不到了… 蜘蛛洞穴變成了蜘蛛煉獄,到處都是燃燒的蜘蛛,以及燃燒過後的灰燼。八眼巨蛛們感到恐慌,它們是生性兇殘沒錯,但這不代表它們不知道什麼是恐懼。

死生之間有大恐怖,人類逃脫不了這種恐懼,八眼巨蛛同樣如此。

巨蛛們不斷後退,而藍色的火焰卻化被動為主動,藍色的火苗會自動竄到退得慢些的蜘蛛身上。洞穴中的蜘蛛本就是擠擠挨挨的,一個被點燃便會有一堆被點燃。

只是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地面上就積了一層厚厚的灰燼,往日裏在禁林稱王稱霸的八眼巨蛛,有可能在今天全軍覆沒。

恐怖的情緒在蜘蛛群中蔓延,它們已經沒了想吞食這三個小巫師的想法了,它們只求能讓這奪命的火焰停下。

這無情的火焰是一種防禦性質的黑魔法,根據施法者的不同,可能會呈現出藍色或者黑色兩種顏色。這種火焰可以自動保護施法者,掠奪那些對施法者不忠或者有惡意的生命。

蓋勒特·格林德沃曾經在巴黎施展過這種魔法,以此來考驗新加入者的忠心,更是差點燒毀整個巴黎。

不過,艾達在洞穴中施展的火焰,遠沒有格林德沃燃氣灶那般的威力,也沒有那麼智能。她還比不上格林德沃的法力,也沒有格林德沃的那份優雅和從容。

初代黑魔王真的是逼格滿滿,他召喚信徒的方式縱享絲滑,黑色的綢緞在巴黎上空飛舞;他考驗追隨者忠心的方式又是那麼優雅、殘忍,重點是他還有男朋友……

就問你氣不氣?

在紐蒙迦德的那一個月,艾達可不是去度假的,格林德沃雖然沒有教授艾達任何魔法,但他卻是對艾達影響最深的一個人,他扭轉了艾達對黑魔法的刻板印象,也讓艾達變得更加強硬。

若是放在之前,艾達是不會用火焰護盾這種黑魔法的。她大概會用昏迷咒、障礙咒殺出一條血路,如果實在跑不掉,她便會選擇一個超大型的火焰熊熊,大家魚死網破,同歸於盡。

可現在,她卻用黑魔法輕鬆解決了眼下的困境,隨隨便便就燒死了成群的八眼巨蛛。這才是她敢帶着雙胞胎一起來,而不是自己一個人過來的底氣,她有信心毫髮無傷的帶着雙胞胎走出禁林。

艾達雖然不是格林德沃的追隨者,但接受過格林德沃私人指導的她,卻可以算是初代黑魔王的門徒。一旦她黑魔王門徒的身份傳出去,都不用她親自吹哨搖旗,她就會收穫一大批追隨者。

當然,她也會被一大票歐洲巫師追殺,這些都是格林德沃欠下的血債,作為格林德沃的門徒,她自然是要接下的。

這就是鄧布利多不告訴任何人艾達去了哪裏的原因,也是艾達瞞着雙胞胎的原因。雖然霍格沃茨也不是什麼安全的地方,但這些危險起碼不是沖着艾達一個人來的。

艾達的能力還達不到阿不思?鄧布利多、蓋勒特?格林德沃、湯姆?里德爾的水準(排名無先後之分,按照首字母順序寫的),但她絕對可以躋身魔法界一流,能擊敗艾達的人可能不少,但能殺了艾達的人卻沒幾個。

驚才絕艷的天賦、外掛加持、遠超常人的努力,再加上鄧布利多、格林德沃的教導,艾達要還是人見人菜,她不如抹脖子來的乾淨利索,省得丟人現眼。

死生之間有大恐怖,艾達是經歷過死亡的人,曾經的生離死別和無邊無際的黑暗,都是上天給予她的錘鍊,能阻擋她的人只有她自己。

如今,艾達已經能直視自己的內心了,妨礙她變得更好地,只剩下了時間。

站在火焰中心的三個人反應各不相同,艾達面帶微笑,像是在欣賞美麗的風景一樣。而她身後的雙胞胎卻眉頭緊鎖,擔憂的看向艾達。

眼前燒成一片的蜘蛛,弗雷德和喬治有些覺得反胃。兄弟二人沒有經歷過那麼多,他們暫時無法接受這恐怖的場景也是正常的。

艾達的魔杖輕輕敲打着自己左手的手心,如果仔細聽的話,你還能從敲打聲中聽出一段美妙的旋律,《藍色多瑙河》。

金框眼鏡映照着藍色的火光,綠寶石一樣的眼眸就藏在火光后,讓人無法得知她的真實想法。

「停下,求你了,停下!」阿拉戈克舉起了它的巨螯,就像是舉起了白旗,「你們可以離開這裏,我的子女們不會再阻攔你了!」

弗雷德和喬治沒有說話,從火焰開始燃燒,他們兩個就在盯着艾達看,艾達的身上湧起了一股陌生感。兄弟二人此刻想知道艾達會做出什麼樣的抉擇,是會趕盡殺絕,還是放這些八眼巨蛛一條生路。

「剛才可是你和你的子女不讓我們走的,想將我們當作冬天的加餐。這會兒又要求我們離開,你當我們是什麼?」艾達冷笑道,「嗯?你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爬蟲嗎?」

阿拉戈克有什麼樣的感受不清楚,但弗雷德和喬治都在艾達身上感到了森森寒意,艾達在向八眼巨蛛討要說法。

如果阿拉戈克不能給艾達一個滿意的結果,雙胞胎相信艾達會毫不猶豫地將這裏燒個乾淨。

「你想怎樣?」勢不如人,阿拉戈克只能妥協,它每耽誤一秒,它的族群就多一分被火焰吞沒的可能,它不能坐視自己的族群就這麼消失。

是八眼巨蛛選錯了獵物,它們只能任人宰割,滿足對方提出的要求。如果站在這裏的不是艾達,只怕此刻連屍體都留不下。

「我很不喜歡你說話的語氣,阿拉戈克。」艾達慢悠悠地說道,將阿拉戈克說過的話原樣奉還。

雖然艾達和雙胞胎是闖入者,但一開始她可是捧著八眼巨蛛說話的,一直在說軟話,給足了尊重。可這蜘蛛卻不知好歹,左一句「殺了他們」,右一句「我不喜歡你說話的語氣」,還想讓艾達三人留下做宵夜,阿拉戈克以為它自己是誰?還是覺得海格能再次護住它,像幾十年前一樣?

誰的拳頭大,誰說的話就是道理。密室里的怪物將八眼巨蛛嚇到不敢待在城堡,八眼巨蛛卻連個屁都不敢放;今天碰到三個小巫師,這群醜陋的蟲子還興起來了,看人下菜碟,太差勁了!

「說吧,你想從我這裏得到什麼?」阿拉戈克的語氣軟了下來,耷拉的巨螯上寫滿著無奈,「只求你別逼我說出那個怪物的名字。」

藍色的火焰沒有再次擴大,艾達已經達到了自己的目的,沒有必要再咄咄逼蛛了。她從袍子裏拿出了十個品脫瓶,她用魔力將品脫瓶送到了阿拉戈克身前的地方。

艾達露出了狡黠的笑容,她說道:「用你的毒液將這些品脫瓶裝滿,如果你的不夠,就讓你的子孫來。裝滿這些瓶子,我就饒過你,繞過你的子孫。」

八眼巨蛛的毒液非常稀有,從活的八眼巨蛛身上獲取毒液幾乎是不可能的,這種兇殘的蜘蛛是無法被馴化的。

一品脫的八眼巨蛛毒液,可以賣到100金加隆,艾達今晚可是發了大財了。這些品脫瓶當然不會隨時備在身上,而是艾達為了今晚特意準備的。

如果他們能和阿拉戈克相談甚歡,這些瓶子自然是用不到的。一旦阿拉戈克和它的子孫妄圖襲擊艾達和雙胞胎,這這些瓶子就可以派上用場了。

洞穴中再次響起悉悉索索的聲音,十個品脫瓶很快就被裝滿了。至於是怎麼裝的,艾達沒有看清,她可沒有興趣盯着一群醜陋的蜘蛛看。

艾達將裝滿的品脫瓶拿了回來,裝進提前準備好的包包里,這個包被艾達施加了伸展咒,就是再來十瓶都放得下。

「我已經按照你說的做了,現在,請你收起火焰,離開這裏!」阿拉戈克說道,它的聲音有些顫抖,它沒有賭上族群的魄力,從它允許其它蜘蛛攻擊艾達三人時,它就輸了。

藍色的火焰所圍成的火牆逐漸縮小,最終只是剛好護住艾達和雙胞胎。

可就算這樣,膽怯了的八眼巨蛛卻都停留在原地,沒有一隻蜘蛛敢趁著這個空當攻擊,或者上前半步,它們被這來自地獄的火焰嚇破了膽。

「另外……」

「你還想怎樣,年輕人不要太過分!」阿拉戈克憤怒地說道。

「我很不喜歡你說話的語氣,我也很不喜歡蜘蛛。所以,我不想在我和我朋友的周圍,再見到你的子孫。」艾達沒有理會八眼巨蛛,繼續說道。

這個要求不算過分,阿拉戈克可以接受,它說道:「好,我和我的孩子們不會再出現在你們的周圍,但是你也永遠不要到這裏來了!」

「當然,我可不喜歡這裏,阿拉戈克。」艾達說道,「但我是一個迷信的人,如果我的兩位朋友身上發生了不幸的事,死在床上、落水溺亡,或者是遭受任何意外,那我將怪罪洞穴中的每一位。」

擲地有聲的威脅,蜘蛛洞穴瞬間變得安靜。八眼巨蛛的智商很接近人類,它們自然聽懂了話語中的警告和威脅。

「我這人就是先明后不爭,聽明白了沒有啊,阿拉戈克。」

7017k 第849章比她更厚顏無恥的人

沒想到在魔族也有拍賣行這樣的地方。

索性去轉轉好了,萬一能買到什麼寶貝呢?

次日一早,花琉璃帶着悉等人去了黑風城的拍賣行。

「好濃的魔氣。」

魔族的魔氣對於小沫來說那可是大補之物。

所以這次出來她將剛出關的小沫也一同帶上了,經過這段時間小沫在空間里的閉關修鍊,他已經跟正常人一樣了,除了肌膚沒有溫度外。

「主人,這些魔氣我可以的吃嗎?」

「不能。「

小沫聞言有些委屈的跟在花琉璃身後。

他們身上因為帶着魔珠,到是無人能察覺出他們修士的身份。

花琉璃他們掏了入場費坐在最後一排,看着拍賣台上正在做最後的準備工作。

花琉璃百無聊賴的靠在司徒錦懷裏,道:「也不知道拍賣行到底會拍賣些什麼東西。」

「一會兒不就知道了。」

這時門口突然出現一陣騷動,花琉璃扭頭看去,就見悉一身紅衣體態妖嬈的走了進來。

「是新任的火魔王。」

悉朝着花琉璃這邊看去,隨後展露一笑,那笑差點兒勾了在場所有男魔的魂。

真是讓人神魂電腦的尤物。

花琉璃淡然一笑,道:「讓她做魔王果然是對的,這不來斂財了。」

司徒錦皺皺眉道:「你很喜歡魔石?為夫也能為你賺一些!不需要靠她。」

花琉璃看了他一眼道:「吃醋?你可以啊。女人的醋都吃。」

司徒錦:「……」

有那麼明顯?

*

隨着時間的推移,拍賣即將開始。

「今天帶來的第一件拍品一根魔杵,此魔杵不分修為都可使用。」

這些東西花琉璃他們都不能用,所以就沒打算買。

小沫卻看着那根魔杵一臉嚮往。

他沒有趁手的武器,將來對敵的時候會受制於人。

花琉璃察覺到小沫的渴望,道:「喜歡?」

「說不上喜歡,就是覺得那東西用的應該會趁手一些。」

花琉璃聞言,笑了笑道:「既然喜歡,那就買了。」

左右不過才幾塊魔石而已。

「謝謝主子。」

花琉璃笑了笑沒說話,對待自己人,她想來不吝嗇小氣。

這時,競拍開始了!

「五百魔石。」

「一千魔石。」

「……」

聽着周圍人的競拍,花琉璃淡然的坐在那裏。

等魔杵拍賣進了尾聲,花琉璃出聲道:「三萬魔石。」

三萬?

「三萬一千魔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